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三十六章我的牧場我的馬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在家的時候就經常在大黃和板栗的眼中看到的那種無所畏懼的眼神。 「當然可以,不過你要在柵欄外邊,不要被它傷到。不過不要擔心,你馴服它以後一定是一匹好馬」皮特看到劉雲軒對這匹馬有興趣,趕忙推薦...

「嗨,皮特,你這裡有好的夸特馬推薦么?」加西亞領著劉雲軒來到一個出售馬匹的馬場老闆跟前問道,看來兩個人還認識。

「加西亞,恭喜你又找到新工作了。」皮特先恭喜了一句,「我這裡當然有好的夸特,我的夸特馬在整個鎮子里都是最棒的。」

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在馬場里每個人挑了一匹,一問價格,兩匹加一起7500美元。劉雲軒真的沒想到價格這麼便宜。在津天的時候聽別人聊過,國內那些玩馬的也是以夸特為主,每匹的價格都是將近10萬人民幣,有的血統好的價格就更貴了。沒想到在美國這裡才3000多美元,核算成人民幣也就2萬左右。

看得出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對這兩匹馬的喜愛,劉雲軒痛快的付賬。

「皮特,你馬場角落裡的那匹紅色的小傢伙兒什麼情況?」劉雲軒指著在馬場邊緣角落裡用柵欄隔開的一匹無精打採的馬問道。

「哦,這個壞小子,脾氣很不好。如果你有興趣可以便宜一些賣給你。」皮特說道。提到這匹馬皮特就頭疼,當初自己花了3000美元從馬販的手中買了過來。

是一匹野馬,剛開始還以為即使是野馬也能馴服。沒想到這匹馬的脾氣太壞了,只要是將它跟別的馬關在一起就又踢又咬。而且也不怎麼吃東西,現在明顯比購買的時候瘦了很多。

自己已經賣了快1個月了,都沒有賣出去。真是擔心再過段時間會不會餓死。

「我可以過去看看么?」劉雲軒問道,注意到這匹馬的時候,劉雲軒就感覺這匹馬的眼神很熟悉。自己在家的時候就經常在大黃和板栗的眼中看到的那種無所畏懼的眼神。

「當然可以,不過你要在柵欄外邊,不要被它傷到。不過不要擔心,你馴服它以後一定是一匹好馬」皮特看到劉雲軒對這匹馬有興趣,趕忙推薦道。

劉雲軒緩步走到柵欄前,動作輕緩,省得驚到這匹馬。而這匹紅色的馬也轉過馬頭打量著劉雲軒。

劉雲軒看到,整匹馬已經瘦的不成樣子了,身上的毛也有些暗淡。不像別的馬匹那樣鮮亮。除了那雙眼睛有些傳神外,哪怕是劉雲軒也看得出這匹馬的狀況不太好。

劉雲軒跟這匹馬對視了一會,拿起邊上放著的專門喂馬用的胡蘿蔔,偷偷的往上邊滴了幾滴空間水,遞到了這匹馬的面前。

紅馬好奇的伸過腦袋聞了聞,估計是聞到了空間水的氣味兒,一口就咬住了胡羅卜,三下兩下的就吃了進去。吃完后還伸出舌頭舔了舔。

「好吧,皮特,我很喜歡這個小傢伙,不過你也知道它的狀況很糟糕。」

「劉,既然你喜歡,1500美元怎麼樣?」皮特希冀的問道。

「不,皮特,這個價格太高了,我只能給你1200美元,如果超過這個價格我就不買了。誰知道回去以後能不能養活。」劉雲軒抱怨道。

「老闆,您還是看看別的馬吧,即使這匹馬活過來,身體的恢復程度也不會太好。」加西亞在一邊勸道,其實這匹馬按中國的話說就是已經傷了元氣,恢復過來狀況也好不到那裡,這也是皮特賣了這麼久沒賣出去的主要原因。

皮特聽到加西亞的勸說,趕忙同意劉雲軒的價格,「好吧,看得出來您是真的喜歡這個壞小子,它屬於你了。」

其實劉雲軒不知道這匹馬狀況不好嗎?當然不是。不過他有空間水,空間水對靠山村兒家裡小動物們的效果劉雲軒可是知道的,有空間水在手,這個皮特口中的壞小子早晚是一條好看,不一匹好馬。

交易好以後,這匹馬就屬於劉雲軒了。邊上看著的人直搖頭,都認為劉雲軒虧大發了。劉雲軒也沒多解釋,早晚會讓你們大吃一驚。

交易市場上有專門的人負責運輸,劉雲軒只需要付出一點點的費用就可以了。主要是劉雲軒那匹紅色的馬運輸比較麻煩,最後還是劉雲軒拿著胡羅卜把它引上了車。其實現在這匹馬對劉雲軒已經不排斥了。只是劉雲軒要保持低調。

加西亞和羅德里格斯又幫著劉雲軒置辦了一套牛仔服飾,加上馬鞍馬鐙什麼的,沒想到竟然花了劉雲軒400多美元。

跟著運輸車隊回到現在已經改完名字的田園牧常劉雲軒才發現加西亞他們的馬都離的自己的馬遠遠的。看來這也是被欺負過。

牛群進入牧場沒有什麼不適應。東一群,西一堆的找吃的。雖然天氣還是比較冷,但是牧場的牧場都是那種能越冬的,也能讓這些牛嘗嘗鮮。

而劉雲軒的紅毛馬,到牧場后就看著劉雲軒。劉雲軒假裝從屋裡端出一盆水,其實裡邊都是空間水,去屋裡一趟只是做個掩飾。

聞到剛剛吃過的熟悉的味道,紅馬的馬頭直接插到盆里,喝完后還甩了甩頭,打了個響鼻兒。弄得劉雲軒一頭水。

「哦,老闆,這匹馬它已經開始接受你了。」加西亞在邊上驚異的說道。對於這匹野馬加西亞也聽說過,被稱為皮特的笑話。壞小子的名字已經叫開了,可見脾氣有多麼不好。沒想到,跟劉雲軒剛剛接觸就接受了他。

「這匹馬脾氣很好嘛,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壞」劉雲軒說著還摸了摸馬臉,又餵了幾根胡羅卜。紅馬也沒客氣,全都吃了。

邊上的加西亞心想,脾氣是挺好,你問問被它咬傷的馬就知道它脾氣啥樣了。

「好吧老闆,現在它只接受你,你得親自給它刷一刷毛了。」加西亞無奈的說道。其實在美國都是親自給自己的坐騎打理的,一是為培養感情,二是增加默契度。加西亞知道劉雲軒以前沒弄過,不過對於這匹馬,即使加西亞想幫忙也不敢幫。

劉雲軒以為給馬刷毛很簡單,可是真的操作起來才知道跟自己想的根本不一樣。

因為現在氣溫比較低,用的都是溫水。顯示用長毛刷蘸著混和這動物專用殺蟲劑的水刷了一遍,接著有用短毛刷從頭到尾又刷了一遍。最後還要用毯子將馬身上的水擦乾。忙活完這一套劉雲軒用了兩個多小時。

紅馬也很乖,一直站在馬棚里任由劉雲軒擺弄。

「以後就叫你火焰吧」劉雲軒摸了摸馬頭說道,現在已經不是剛見到時候的樣子了。估計這匹馬一直沒人敢給它刷,現在刷完以後毛色看著鮮艷了許多。

「老闆您先跟火焰溝通吧,我和羅德里格斯先騎著跑一圈兒。反正您的火焰現在也不能騎,等以後能騎的時候我再教您怎麼騎馬。」加西亞在馬上說完,就一撥馬頭跟羅德里格斯一起向草場上跑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