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二十六章金帝會館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女子更合適一些,大堂經理想到這個詞后,竟有些荒唐的感覺。主要是反差太強烈,不過又不感覺突兀。 其實這跟劉雲軒的身體改變也有關係,太極拳本就是道家拳法。劉雲軒現在也算是有些火候了。再加上他身為空...

有的人為了活著而吃飯,有的人為了吃飯而活著,總歸是要活著。將來會發生什麼,誰也無法預料,生活總是要繼續。用農民的話說,害怕拉拉蛄叫還不種地了呢。

已是十月中旬,十一小長假對農民沒有什麼意思。唯一高興的就是讀書的孩子們。

家中的葡萄,在第一個紅的時候就被芳芳摘掉吃了。今年的葡萄得到空間水的滋養,比往年的更大、更甜,產量也更多。現在芳芳每天都會數一下剩下的葡萄,大大說過,剩下的都是芳芳的。小孩子的世界很簡單,我可以給你吃,但你不能偷偷的拿走。

自從上次跟王明遠談話之後,劉雲軒的心情很是舒暢。畢竟一個人要是總把事情憋在心裡也會憋壞的。

金帝會館,是省城最豪華的會館,在省城的會館界是屬於NO.1的。這裡的會員卡並不是有錢就能辦到的,還需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而且每年只接收10位新會員。

以劉雲軒目前的實力,當然是沒有機會進裡邊去的,不過這次要找劉霖商談黃金白菜的事兒。並沒有像小說中寫的那樣,會館的保安狗眼看人低,對劉雲軒冷嘲熱諷。因為會館准入制度的特殊性,劉雲軒反而受到了優待,現在正坐在大廳里悠哉的品著茶。

因為劉霖還沒到,保安只好去詢問大堂經理,看是否有會員要招待劉雲軒。得到確定后大堂經理親自領著劉雲軒像預訂的房間走去。

與劉雲軒想的不一樣,他還以為就在樓上,沒想到大堂經理竟領著他坐上了電瓶車。看得出劉雲軒是第一次來,大堂經理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前邊的大樓上邊都是一些娛樂設施,一般的聚會都是在頂樓的包房。這次劉霖定的檔次比較高,需要到樓後邊的別墅招待。其實大堂經理也很好奇,這個年輕人,穿著普通,全身上下沒有一件能顯示出身份地位的物品。唯一特殊的就是氣質,給人的感覺很恬靜。其實這個詞要是用來形容女子更合適一些,大堂經理想到這個詞后,竟有些荒唐的感覺。主要是反差太強烈,不過又不感覺突兀。

其實這跟劉雲軒的身體改變也有關係,太極拳本就是道家拳法。劉雲軒現在也算是有些火候了。再加上他身為空間的主人,難免會沾染一些空間的氣息。只要客觀的去看劉雲軒就會有那位大堂經理一樣的感受。

穿過一片高爾夫球場,入眼處是30來棟錯落有致的別墅。每一套別墅都有著自己的風格。

「自己離有錢人的差距還是很大埃」劉雲軒如是想著。

「先生,您先在臨楓別院這裡休息,裡邊有服侍的人,有什麼需要您直接開口,劉總說了,一會就到。」大堂經理指著前邊被一圈楓樹包圍著的別墅對劉雲軒說道。

別墅的裡邊沒有那麼金碧輝煌,倒顯得很雅緻。牆上掛著幾幅山水畫。邊上的美女服務員,詢問是否先吃一些,劉雲軒客氣的拒絕了。

等了不到20分鐘,劉霖和王明華就一起來了。

「老弟,等久了吧,實在不好意思,公司里臨時有點急事兒,處理了一下,耽誤了點時間。」劉霖見面就開始解釋,可見對劉雲軒還是很重視。

「劉哥您可千萬別這麼說,再這麼說下次我都不敢給你打電話了。明華大哥今天也有空?王叔叔身體最近怎麼樣?」劉雲軒先阻止了劉霖的道歉,有對王明華問道。

「今天也沒什麼事兒,正好聽劉霖說你過來,合計咱哥倆也好久沒見了,就一起過來了。老爺子身體不錯,就是念叨你這段時間忙什麼呢,也不到家裡去。對了,還有小芳芳那個丫頭。」王明華也笑著說。自己媳婦要等兩年再要孩子,招人喜歡的小芳芳,自己的父母也很喜歡。

邊上聽著二人話語的劉霖眼睛亮了一下,看來重視這個小兄弟還真沒錯,能經常出入省委書記的家裡,並且以叔叔相稱,尤其看二人交談的樣子,完全沒有那種身份地位的隔閡存在。自己與王明華的關係都沒達到這種程度。

「我說二位,咱們也別在這裡客套了,洗手,完了咱們就開飯。我今天可是餓壞了,正好這裡有點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一起嘗嘗鮮。」劉霖說完就擁著二人往裡走。

陽澄湖大閘蟹被稱為蟹中極品,還真不是說著玩的。九雌十雄,現在是十月份,正是吃雄蟹的時候。揭開大閘蟹的蟹殼,滿滿的蟹膏。蟹膏、蟹肉、蟹鉗的味道都是鮮美至極。配著專用的蘸料,每個人吃了兩隻。

「劉哥,求您辦事兒,還讓您破費,做弟弟的在這裡敬您一杯。」劉雲軒說著,將杯中的茅台一口飲下。

「客氣了,就是你不來我也得吃飯不是,再說了,哪是你求我,我倒想說你照顧我生意呢。咱可說好了,你那些白菜全歸我,你可不能賣給別人」劉霖也喝乾了杯中的酒說道。

「生意歸生意,你倆可別拼酒,也不用誰求誰,誰照顧誰的,有錢賺大家一起來,別將來因為生意傷了大家的感情。」王明華在邊上點了一句。

「我是真心感謝劉霖大哥的,在你們眼裡這就是點小事兒,放我身上可是大事兒,我都合計要是白菜賣不出去,就拿豬場餵豬了。」劉雲軒再次感謝到。

劉霖以為劉雲軒是在開玩笑,上次看過,那麼好的白菜哪能去餵豬。再說了,有王明華在,不定有多少人要幫他賣白菜呢。他哪知道劉雲軒當時還真就這麼打算的。

「老弟,白菜味道怎麼樣?」劉霖問道。

「我給您帶了一顆」劉雲軒說著,從後邊帶來的包中拿出一顆白菜。

「不錯,老弟的白菜不錯,出口韓國完全沒問題,不過老哥不能收。」劉霖先用手掂了掂,接著有扒了扒菜葉,最後嘗了一下味道。

聽到劉霖的話劉雲軒楞了一下,剛才好好的,劉霖竟然就說不收了。劉雲軒瞅了瞅邊上的王明華,王明華聽后也很一副疑惑的樣子。

「二位別急,聽我把話說完」劉霖倒擺起了譜,還喝了一口酒。

「有話就說,有屁快放。」王明華跟劉霖認識的時間長,知道劉霖答應的事情不會反悔,尤其是中間還夾著自己,看著劉霖還要繼續擺譜就沒好氣的道。

劉霖對王明華的語氣也不在意,反倒聽了后很高興,這是親近。

「不知道二位知不知道,今年韓國的白菜大量減產。這些可苦了他們喲,這個泡菜民族,竟然沒法做泡菜了,你說能不急么。可是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十分的挑剔,不是什麼白菜都收,還得按著他們的標準來。

他們也出了政策,為了救市,出口到韓國的白菜免稅,再加上現在韓國急需,符合標準的有不是很多,所以現在白菜價格高的很。

按著以前的價格,一斤白菜3毛錢頂天4毛錢,現在一轉手到韓國去除所有費用,最少得賣到三塊多。而且老弟的白菜品質還這麼好,價格還能高一些,我怎麼能賺老弟的錢。

所以這批白菜我不收,我白幫老弟賣,最後給我個三兩成的辛苦錢就行。」

劉霖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意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