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十八章你這麼會玩,你爹知道么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王悅這兩天的行蹤一直都掌握著。 直到工商的上門,劉雲軒知道事情成了。劉雲軒一直就猜測王哲肯定會動用官面兒上的力量給自己添亂。工商來的正好,還省得自己找借口再次邀請王悅過來了。 這一天...

「明遠,想不想玩票大的?」劉雲軒看著氣呼呼的王明遠說道。

「你說怎麼玩咱就怎麼玩。」王明遠也豁出去了,反正實在不行找老爺子,這次可不是自己先惹事兒。

其實劉雲軒的辦法很簡單,你不是給我停電么?好,沒問題,我買發電機。

而且是一次買兩台,豬場和雞場一邊一台。這次倒是給劉雲軒提了個醒。要是將來真的臨時停電了,有這個東西好歹不用慌。反正也不貴,一台才8千塊。

兩台發電機安裝到位,總算是解決了燃眉之急。而且還特意為發電機建了兩間房子,一是為了防噪音,另一個也是為了保養。

「大大來電話了,快接啊,大大來電話了,快接埃」正在豬場陪著王明遠和趙岩喝茶水的時候,電話想了起來。劉雲軒一看竟然是趙叔的。

劉雲軒示意趙岩看看來電,又給了一個詢問的眼神,那意思,你跟趙叔說了?

趙岩聳了聳肩,搖了搖頭,意思是,我沒說埃我也不知道啥意思。

邊上王明遠看著樂了「你倆玩啞劇呢,快接啊?」

「趙叔,我是雲軒。」劉雲軒接通電話后說道。

「雲軒啊,現在有麻煩了吧?需要趙叔幫你找找關係不?」趙父問道。

「謝謝趙叔了,小麻煩,能解決,你到時候等著看好戲就成了。」劉雲軒樂呵呵的說道。

聽到劉雲軒的話語,趙父也放下心來。「你小子啊,縣裡都傳開了。什麼時候抗不住了,跟趙叔說,趙叔這張老臉,大夥還給幾分薄面。」

「趙叔,小子何德何能讓您跟著操這份心,幾個跳樑小丑吧了。咱的臉面金貴著呢,犯不著為了這些小事。」

結束了和趙父的通話,劉雲軒又轉過頭來問趙岩,「明遠的身份你沒跟趙叔提?」

劉雲軒想著,如果趙父知道省委書記的公子在這邊,不應該這麼急。

「我的祖宗誒,我哪敢提喲,咱這王公子可是屬於微服私訪呢。」語氣挺鄭重,如果不是臉上掛著賊笑王明遠哈真以為是這樣呢。

「得,還是我的錯了,看哪天有時間,我去拜訪拜訪趙叔。」王明遠對於趙岩的搞怪也是哭笑不得。

遠在縣裡的王哲聽到劉雲軒自己購買發電機以後,氣得差點掀桌子。

「猴子,你不是說,一斷他的電,他就得過來求饒么?」

猴子現在已經傷愈復出了,斷電的主意就是他想出來的。沒想到被劉雲軒輕鬆的化解了。

「媽的,不行咱們就派人天天去他們那裡查他們。而且咱們就一直斷著他們的電,我就不信這發電機一天兩天的還行,他還能堅持一個月倆月。」猴子又給出主意。

王哲也沒什麼好辦法,只好依計行事。

這下豬場和雞場熱鬧了。今天工商的來,明天稅務的來,後天環保的來。最搞笑的城管的都開車過來轉一圈。

連續來了十來天,這些來找麻煩的人也不好受了。為啥,工商的來,人家公司材料很齊,稅務的來人家就賣過一次西瓜,繳稅一分不差,環保的也沒轍,你說人家豬場有污染,人家豬場有自己的沼氣池處理污水。

其實這些人不知道的是,他們這段時間在廠里的一切都被隱藏的攝像機拍了下來。

省城電視台的真實新聞眼欄目組,半個月前接到一通匿名的爆料電話。電話中爆料說在凌縣靠山村,當地政府縣長公子正在用非法手段謀奪百姓財產。爆料人說自己只是一個途徑拉貨的司機。

王悅在這個欄目組已經工作三年多了。對於這通電話說的事兒也是將信將疑,任何有價值的新聞素材都是值得追尋的。反正離的又不遠,開車來回也就幾個小時的事兒。

先是到縣裡初步的走訪了一下,貌似對這個縣長公子的評價還真不咋地。

當他來到豬場的時候,劉雲軒接待的他。劉雲軒只說沒有這回事兒,豬場一直經營的很好。同時還感謝記者同志的關心。

可聽著發電機突突的聲音,王悅知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這也打消了王悅的猜測,他一直以為這個爆料電話是劉雲軒打的。

事有湊巧,還沒等王悅離開,工商的人又來檢查了。王悅就假意先告辭,然後偷偷拍攝。

其實這一切還真是劉雲軒策劃的。電話是劉雲軒打的,然後就安排廠里的人上縣裡轉悠,如果發現愛打聽事兒的人,就提高警惕。王悅這兩天的行蹤一直都掌握著。

直到工商的上門,劉雲軒知道事情成了。劉雲軒一直就猜測王哲肯定會動用官面兒上的力量給自己添亂。工商來的正好,還省得自己找借口再次邀請王悅過來了。

這一天,王哲終於忍耐不住了。直接在縣裡拉了一幫地痞,到豬場堵門來了。

劉雲軒看著面前囂張的王哲,他已經注意到在後面看熱鬧的人群中王悅的身影,心想:王公子你還真會錦上添花埃

「王公子,我就想問你一個問題,我這麼個小小的公司,用得著你下這麼大的功夫么?」其實這還真是劉雲軒想不通的地方。

「你這小破公司還真不放在本公子的眼裡,我一年的零花錢都夠買你公司的了。

主要是你太不知道深淺,折了本公子的面子,我總要討個說法。」王哲不屑的說道。

「哦,就因為我不讓你入股這點事情,損了你的顏面。你就弄這麼大的動靜。我還想問你一句,王公子,你在外邊耍的這麼歡樂,你爹知道么?」說完,劉雲軒就轉身走回豬場,關上大門。

王哲楞了一下,心想,跟我爹有啥關係。再一想,這小子在**我。

王公子那個氣啊,「把門給我堵好了,咱不弄人,咱弄車,不管是出來的,還是進去的,都給我弄了。」王哲對著手下的人氣急敗壞的說道。

「嘖嘖,王公子你太上鏡了。」王公子的表現,全被王悅偷拍了進去,特別是最後的鏡頭中,配上王哲的話語,怎是一個囂張。

王哲不會注意到圍觀的群眾少了一個人,更不知道這個人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災難。

此時他心中想的卻是來得人越多越好,也讓人們從新認識一下自己。以後想要跟自己掰腕子,要先掂量掂量。

在豬場裡面的趙岩還真有些擔心,豬場里的原料儲備僅夠一周用的,如果這王哲一直堵下去,還真是個大事。

「沒關係,明後天就解決了。」劉雲軒雲淡風輕的說。

「真能解決?」趙岩半信半疑。

「沒聽過那句話么,不做死就不會死,這個王公子既然敢做了,不管他敢不敢死,估計都得死。」劉雲軒說道。

「靠,我咋沒聽過,不過聽著還好像蠻有哲理的樣子。」趙岩琢磨了一下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