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十七章麻煩上門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蝦可厲害?」劉雲軒問道。 「不敢提、不敢提,再厲害,兩坑蝦全賠進去了。」葛老頭以前在村裡靠著養魚養蝦著實富裕了一段,可有一次兩坑蝦眼瞅的上市了,卻全都翻坑了。葛老頭也一下賠了進去。 「...

猴子很憋屈,非常的憋屈。他恨的劉雲軒要死。本來想給劉雲軒小小的教訓。沒想到反被劉雲軒算計了,被那隻可惡的狗給狠狠咬了一口。腿肚子都快要穿了。

「公子,你可得給我報仇埃」躺在醫院病床上的猴子向王哲哭訴。

「你說你也夠笨的,狗葯沒藥死你不會先看清楚啊?」王哲有點恨鐵不成鋼。

「我看了,誰他媽想到那兩隻狗會裝死埃」猴子弱弱的說道。

「行了,自己馬虎就說自己馬虎。」王哲沒好氣的道,對於猴子給的借口王哲嗤之以鼻。對,就是借口。那兩條狗他有印象,那就是兩條土狗,雖然看著長的壯一些。土狗就是土狗,還他媽狗裝死,你以為拍電影呢。

猴子也無奈,他知道自己說的是事實,可是小夥伴兒們不相信埃都嘲笑他狗肉吃多了,這次被狗嚇破了膽。猴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猴子會詛咒術,估計劉雲軒現在已經死好幾遍了。

如今的劉雲軒是真正的清閑。所有的事情都有趙岩和弟弟劉雲海打理,巡邏隊也成立了,安全措施有了保障。現在的他就是帶著芳芳四處閑逛。

前邊是大黃和板栗開路,左手邊是芳芳跟著大紅和小紅邊走邊做遊戲,右手邊是紅紅跑前跑后。

剛開始的時候還以為紅紅是大紅和小紅的媽媽,後來才發現紅紅也是一隻半大的狐狸,還沒長成呢。難道是姐弟?姐妹?劉雲軒搖了搖頭搞不懂。

邊走邊跟著村裡的人打招呼,走走停停的跟大家一起聊一聊。基本上都是詢問劉雲軒還有沒有別的發財的路子。對於這個組合村裡人已經習慣了。

剛開始看到狐狸的時候都很新奇,後來發現這三隻小狐狸就真的像家養的寵物一樣,很聽話,不亂搞破壞。偶爾的還讓人摸兩把。手頭要是有炒花生什麼的,也會餵給它們吃。

小狐狸們也懂事兒,給它們吃的,先看一眼劉雲軒,劉雲軒點頭了,它們才會接過來吃。完了還能給你作揖。

「雲軒啊,又溜狐狸呢?諾,這裡有點小魚小蝦,也賣不上錢,你拿去喂狐狸吧」住在村東頭的葛老頭遞過來一袋混裝的魚蝦。

「哎喲,可太謝謝您了葛大爺。怎麼樣?今年的魚蝦多不?」離靠山村30多公里的地方,有凌河的支流,葛老頭經常上裡邊撈些魚蝦賣,補貼些家用所以劉雲軒才有此一問。

「還湊合吧,這幾年是一年不如一年。頭幾年的時候,鯽魚沒有巴掌大的我都不要,現在巴掌大的難尋嘍。」葛老頭感嘆道。

「現在人們都愛吃野生的東西,說這東西有營養。撈魚的人太多了,估計再過幾年凌河裡的魚都該撈絕了。」反正也沒什麼事兒,葛老頭也坐了下來,一邊看著小狐狸們吃魚,一邊聊天。

「葛大爺,聽說您以前養魚養蝦可厲害?」劉雲軒問道。

「不敢提、不敢提,再厲害,兩坑蝦全賠進去了。」葛老頭以前在村裡靠著養魚養蝦著實富裕了一段,可有一次兩坑蝦眼瞅的上市了,卻全都翻坑了。葛老頭也一下賠了進去。

「葛大爺,還有再出山的打算沒有?」劉雲軒詢問道。

「老嘍,還得攢錢給小子結婚呢。可沒膽量再弄這個了。」葛老頭搖了搖頭說道。

「葛大爺,我打算弄個魚塘,不知道您老有沒有興趣幫忙侍弄一下?」劉雲軒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真的?不扯白話?」葛老頭可知道,幫著劉雲軒幹活給的工錢可高。

「當然了,我哪有心思逗您啊,我打算在靠近凌河岔子,那邊挖個魚塘。到時候還是活水兒的。」

「那感情好,活水好啊,活水魚肉緊實。」

「成那就說著,得空我去鎮里看看,那邊的地能承包不。」給三隻小狐狸擦了擦嘴,帶著芳芳回家。

「大大,來電話啦,快接啊,大大,來電話了,快接埃」這是劉雲軒的手機鈴聲。

芳芳拿著錄的。為此芳芳得意了好久,說大大以後去哪裡都跟帶著芳芳一樣。

「胖子,啥事兒還得打電話,中午家裡吃飯時候說不行埃」劉雲軒一看是趙岩打來的,就隨意的說道。

「我的祖宗誒,可等不及了。這幫龜孫子,說檢查線路,把咱們的電停了。我剛開始還以為是真的呢,後來出去轉一圈,檢查的人毛都沒見一根。」趙岩還沒等劉雲軒說完趕忙說道。

這可是大事兒,停電,都沒法抽水。對豬場和雞場都很重要。尤其是豬場,攪拌飼料,給豬舍沖水,都得用到電。

「行了,我知道了。飼料不夠的話用人工攪拌,餵食用的水,先找人從村裡拉。我去找人解決這個事兒。」劉雲軒知道,屬於王哲的麻煩來了。沒想到這小子這麼毒,竟然直接停電。

回到家中,劉雲軒開著皮卡車就來到了鎮上,這事兒還得跟王明遠商量。

「雲軒啊,你可是稀客」對於劉雲軒的到來,王明遠很意外。這老先生寧可逗狐狸逗狗,也不會主動到鎮上來看自己。

「有人找麻煩了,王哲那小子竟然找人把水和電都給停了。」前期的矛盾王明遠也知道,當時還想著找人幫忙打個招呼。劉雲軒說用不著,沒想到託大了,在電這裡被卡住了。

「這事兒你別管了,娘的有個縣長的爹就無所顧及了?還真當自己是土皇帝了」王明遠也氣的夠嗆,自己堂堂省委書記的公子,在這邊都夾著尾巴討生活,沒想到一個縣長的兒子都這麼拽。

先來到縣農電局。

「張局長,旁的我也不多說了,您就告訴我一下,靠山村豬場和雞場那邊的電什麼時候能通,回去我也好有個準備不是?」經常開會見面,相互都認識,王明遠也就開門見山。

「呵呵,王鎮長啊,那邊在對線路搶修,得搶修完才能通電埃莫急莫急」張局長坐在大班椅中,肥碩的身子向後仰了仰,緩緩的說道。

「張局長,這就沒意思了吧?」王明遠說道。

「這可真沒辦法了,這線路出毛病了,誰也預料不到啊,解鈴還須繫鈴人,我這得先找著哪裡出毛病了,才能解決是不?」張局長看著劉雲軒意味深長的說道。

「行,張局長,你牛。」王明遠對於張局長的敷衍氣的夠嗆。

「王鎮長,請注意你的身份。你走吧,一會我還要到市裡開個會。小李,送客」張局長也開始攆人。

「哼,還真以為你從省里來的就怕你了啊,當初還真以為你是下來鍍金的,沒想到一趴三年多,屁個響動都沒有。這哪是鍍金的,這是排擠下來的。」張局長心裡想著。

從農電局出來后,王明遠是真生氣了。以前是光聽說過,今天算是見識到了,怪不得都說破家的縣令,滅門的府尹。一個小小的縣農業局長,就能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利,去為難一個老百姓。

這是自己在這裡,要是自己不在,是不是就得答應王哲的條件,讓他兩萬塊錢入股。而且估計現在他的胃口應該更大,要得股份也會更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