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牧場 都市言情

田園牧場 第十一章貸款沒通過

作者:若忘書

本章內容簡介:計可栽種桃樹5萬多株,也就是說,除去飯錢,單樹坑的支出就超過25萬。這還是鄉親們挖樹坑沒多要錢。 本來苗圃是不怎麼同意這個季節就把桃樹苗送過來的,6月份屬於桃樹的休眠期,不怎麼適合桃樹的栽種。...

「行,這個事兒有搞頭,真要是搞起來,村民們也能有穩定的收入。」聽明劉雲軒的來意,劉天來肯定的說道。「不過投資這麼大,牽扯到全村的每個人,得找村民們開個會,統一一下意見,省得將來有麻煩。」

「這是應該的,後山畢竟是村裡的集體資源,而且我的承包期會很長。」劉雲軒表示理解。

「村民們注意了,今天晚上六點,每家派一個代表到村部來,商量後山承包的事情。如果有不來的就當默認村部的意見了。」村子小,所以這種通訊喊話都是劉天來親自來。

晚上的村部很是熱鬧。全村一共312戶,每家一個代表,還有好多家裡呆著沒事的過來看熱鬧。

「大家都靜一靜,下面來讓雲軒說一下他的計劃。」劉天來喊了一嗓子,同時也意味這村民大會正式開始。

「其實也沒什麼,我打算與村裡一起開發後山。由我出資進行開發,栽種些果樹,再弄個養雞常初步的意見是我承包後山50年,佔八成的股份,村裡邊佔二成的乾股。

後山的建設成本、雞場的建設成本、再加上人工什麼的投資將會在300萬元左右。到盈利的時候就會有分紅,到時候怎麼分就是村裡和大家的事兒了。而且合作的過程中在財務方面村裡的會計會進行監督。開發過程中需要用到的人工,也會在咱們村裡聘請。與我們公司簽訂正式的用工合同。」

「這個事兒不急,都牽扯到自家的利益。如果那位能夠給出更好的條件願意承包後山我也是舉雙手歡迎。」

最後劉雲軒又笑著說了句。

一下子底下就議論開了。

有的說,這事兒有搞頭,反正也不用自己出錢,幫工的時候還能賺錢。

有的說,劉雲軒眼光看的遠,跟著他肯定沒錯,沒看人家西瓜都賣了那麼老些錢。

最後意見反饋上來,基本上都同意,就是在村裡佔有的乾股方面有些疑議。看是否能再提高一些。

最後經過劉雲軒與劉天來協商,延長承包期到100年,村裡佔三成半的乾股。

看著村民興奮的在協議書上簽字按手印,劉雲軒同樣高興。初期看有所投入,如果正常的運營起來,這塊資源就是個會下金蛋的母雞,收入會源源不斷。

與王明遠來到省農行,接待的是一位客戶經理。公式化的收取了資料,然後就通知劉雲軒,回家等消息,通過後會有電話通知。其實劉雲軒不知道的是,等他走後這份資料

就被放在了文件筐的最底下,屬於最不重要的位置。

在家等了一個多星期,沒有任何消息。劉雲軒再次到省農行詢問,得到的答案是正在評估資質,不過以目前看,能貸出50萬頂天了。

300萬的投資項目,僅能貸出50萬的款項,而且現在國家還扶植農業項目的貸款的情況下。劉雲軒感覺很可笑。

王明遠也氣的夠嗆,自家老爺子還說幫著劉雲軒的農業發展保駕護航。沒想到剛說完沒幾天就有人給上眼藥。

劉雲軒反倒勸起王明遠來,咱家又沒有抬出老爺子的招牌。人家憑啥給咱好臉色?算了,不給批,咱就不貸,頂多發展的慢一些。好歹自己還有300來萬的資金,後山的開發勉強也夠了。等到年底的時候,有白菜和豬場的收入,怎麼都夠了。

雖然貸款沒有批,後山的建設已經開始動工。

雞場好辦,直接找施工隊,有專人去弄。麻煩的是後山。原本的山上,雖然沒有多少樹,可對於喜光的桃樹來說還是有妨礙。可以說是全村總動員,孩子們在山上玩耍,地里沒活兒的大人們就在山上砍樹,刨樹坑。

有的老人不禁感慨,好久沒有見到這樣熱鬧的場面了,上次見到還是有生產隊的時候。

劉雲軒也沒讓鄉親們白忙和,一個樹坑5塊錢,中午和晚上管飯。直接就在山腳下,省得大家來回走的更累。

主廚的仍然是王廚子。王廚子這幾天可樂壞了,自打劉雲軒回了村裡,自己這活是一點

都不愁。而且還不費事。每天都是一菜一湯,外加小鹹菜,主食是饅頭。沒辦法這麼些人蒸米飯太耽誤事兒。家裡有老人沒法給做飯的不用擔心,全都由劉雲海開著皮卡挨家給送。整個工程持續了4天,這四天里向陽面的山上全部清理完畢,共計可栽種桃樹5萬多株,也就是說,除去飯錢,單樹坑的支出就超過25萬。這還是鄉親們挖樹坑沒多要錢。

本來苗圃是不怎麼同意這個季節就把桃樹苗送過來的,6月份屬於桃樹的休眠期,不怎麼適合桃樹的栽種。劉雲軒有空間水的保障,便讓苗圃一次全都給送了過來。顧客是上帝,苗圃也只好由著。

苗圃的送貨車是晚上才到的,劉雲軒買的都是2年生的水蜜桃苗。這樣的樹苗貴是貴些,

不過明年就能結果,自己的投資也能早些收回。

他趁著晚上人們都休息的時候,控制著空間水往堆積的樹苗處噴水。明天栽種的時候再摻著空間水澆灌,這些樹苗的栽種肯定沒問題。

也是到這時候他才發現,空間水不是用之不竭的。以前用的少,體現不出來。可現在往5萬株樹苗的根部噴水,一下就體現出來了。頭有點疼,水池裡的水平面有很明顯的下沉,甚至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水池中央部分的泉口,很細。劉雲軒對空間的運用一直搞不太明白,只知道土地肥沃長東西快,空間水池裡的水功能強大。看來以後使用的時候一定要注意,萬一空間水池幹了,那自己的發財大計可就泡湯了,也沒法完成爺爺的願望了。

想著這些劉雲軒忍者頭疼,勉強走回自己的房間,剛躺上床就昏了過去。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天夜裡劉雲軒對於自己的空間患得患失,而在省城同樣有個人愁眉不展。

他就是當初省農行接待劉雲軒的客戶經理。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初不起眼兒的農民後邊還矗著一尊真佛,你說你認識大人物你倒是提前說啊,這不是坑人么。

原來劉雲軒不去計較,王明遠卻咽不下這口氣。借著周末回家看父親的時候提了一嘴,當時父親的秘書也在。這就夠了,領導重視的事兒,就是秘書重視的事兒。借著一個飯局,跟省農行的行長說「以後工作的時候,下邊的人一定要仔細,好好的研讀國家的政策,領導已經

聽到不好的議論了。」當時行長的汗就冒了出來,雖然不是直屬領導,可是身份擺在那裡。

飯都顧不得吃,連忙回行里徹查。客戶經理也成了櫃員。

ahref=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