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千四百八十一章 追問

作者:赤焰聖歌  |  更新時間:昨日11:19更新  |  字數:2457字

所謂的山洞其實並不好找,這山洞完全隱藏在山腰的諸多的藤蔓中,如果不是仔細查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這個地方,王峰也不知道當初雪姐她們是怎麼樣找到這裡來的。

不過雪姐既然有可能是在這個地方被下了封印,那王峰自然要進去看看。

「雪姐,走在我後面,我們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說話間王峰進入到了這山洞之中。

剛剛才進這山洞之中,王峰就察覺到了這個地方的森冷氣息,並且還有陣陣鬼哭狼嚎之聲,搞得這個地方像是地獄一般。

「雪姐,這個地方這麼陰森,你們竟然還敢來?」這時候王峰問道。

「這有什麼不敢的,我們那麼多人,又有君韻這個至尊,這難道還有什麼危險不成?」貝雲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要知道她們已經不再是過去弱小的修士了,她們現在也擁有十分強大的戰鬥力,所以這些地方她們為何不能來?

「小心點,跟緊我。」這時候王峰開口,而後他開始在前面帶路,大概也就是幾息的時間過後,忽然間前方傳來一陣尖銳的叫聲,而後一團黑霧迅速的朝著他們兩個人席捲而來。

「小心。」這時候貝雲雪低喝了一聲。

其實不用她開口王峰已經注意到了這個朝著他們橫飛而來的黑霧。

目光一掃這黑霧,王峰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冷笑,而後他伸出手頓時一縷火苗從他的指尖之上升騰而起,一瞬間就把這黑霧給點燃了。

這是王峰的太陽真火,溫度高的出奇,壓根就不是這黑霧能抵擋的。

「哼,不知死活。」

看著黑霧在自己的面前煙消雲散,王峰的口中發出了一道冷哼的聲音,而後他腳步一跺地面,頃刻之間整個洞府都開始劇震了起來。

「既然你要來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就在這時一道桀桀的怪笑聲傳來,而後一團更大的黑霧沖了出來,帶著一股強大的威壓。

「以前我們碰到的好像就是這黑霧。」這時候貝雲雪在王峰的旁邊開口說道。

「我知道。」王峰點頭,隨後他才說道:「雪姐你稍稍退後,讓我來收拾了這妖孽。」

王峰的力量何等強大,根本就不是區區魑魅魍魎可以對抗的,這黑霧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嚇人,並且氣息也足夠強大,可在王峰的面前他實在是脆弱的猶如螻蟻一般。

「怎麼可能?」

硬接了王峰的一巴掌,這黑霧頓時就潰散了小半,並且其中還傳出了一道凄厲的慘叫聲,很顯然這個黑霧中的生命已經被王峰給打傷,並且想要後退。

只是他既然都已經來了,並且還放出豪言要殺死王峰和貝雲雪,既然如此,那王峰就不會放他了。

「想走,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才行。」冷笑一聲,而後王峰的力量爆發而出,一瞬間就把這一團黑霧給鎮壓住了,完全逃不掉。

「好好配合我,或許你還能活,可你若是不配合,那我就只能夠將你滅掉了。」

「不要殺我。」

聽到王峰的話,這黑霧中頓時就傳出了求饒的聲音。

「想活就好好配合我,如果你配合得好,我可以不殺你,可你若是配合不好,那我想你可能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好好好,我配合,配合。」

「是這樣的,我妻子之前來過這裡一趟,然後我今天就發現她的腦海中竟然被人給下了封印,嚴重阻礙了她的修為晉陞,你給我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這和我沒有關係啊。」沉默了差不多兩息左右的時間,這黑霧中才傳來了聲音。

只是這黑霧中的存在肯定沒有說真話,王峰才不會信他。

「機會我已經給你了,可你自己卻不知道珍惜,我這個人不喜歡同樣的話說兩次,所以你還是去地獄裡慢慢懺悔吧。」

「別殺我,別殺我,我說,說。」

看到王峰要下殺手了,這個黑霧明顯也被嚇到了,立馬就大叫。

「那封印的確是我曾經種下的,可力量並不是我得到的啊。」

「你終於肯承認了。」聽到這話,王峰立馬就冷哼了一聲,道:「這麼說,其他的人你也下了封印?」

「你道侶修為不弱,想要種下封印並不簡單,而且當時她們並沒有在這個地方呆多久,所以我只能給她一個人下封印,其餘的我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她們就已經走了。」

「混蛋!」

聽到這話,哪怕是貝雲雪脾氣好她現在也忍不住十分生氣,這一段時間她一直都還以為是自己的感悟能力不行,所以才遲遲無法突破到仙武之境中期。

可現在看來這一切完全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啊。

「雪姐,稍安勿躁,這一件事交給我處理就好。」說到這裡王峰再次把目光放到了這黑霧的上面,問道:「你剛剛說力量並不是你得到的,不知道你口中所說的力量到底是怎麼回事?」

「您還不知道?」聽到王峰的話,這黑霧似乎也沒有想到,聲音有些疑惑。

「知道需要知道什麼?」

「那封印的作用就是吸收被封印者的力量,難道你道侶都沒有察覺到她的修為不僅沒有進步,反而還在一點一點的削弱嗎?」

「沒有感覺到啊。」聽到這話,貝雲雪也有些疑惑。

只是貝雲雪疑惑但王峰卻反應了回來,他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之所以貝雲雪沒有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流逝,那是因為她所處的修鍊環境實在是太好了,她哪怕是損失了一點點力量她也可以很快復原過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損失和補助達到了一種平衡,她自然是感覺不到這力量的流逝。

「你說力量不是你吸收了,難道你背後還有什麼人物?」這時候王峰低聲問道。

「這……。」

見王峰抓住了自己話中的把柄,這個人也有些遲疑了,很顯然他並不想透露他背後的人,可王峰現在問到了,他該如何回答?

「給你三息的時間考慮,你若是不說,接下來迎接你的就是死,你想好。」

「我若是說了,你能不殺我嗎?」這時候這一團黑霧中再一次傳出了聲音。

「在我的眼中你就猶如螻蟻一般,我根本就沒有把你放在眼中,你若是能產生價值,我自然不會殺你,可你若是體現不出絲毫價值,那你就得死。」

「好,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