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19章白天變黑夜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她久久無法回過神來,這對於她來說,這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由仙帝顯靈,親自欽點李七夜為護教人,這是何等的榮耀,這樣的事情,任何天才想都不敢想。 換作是別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或者是十分高興,而李七夜...

??

至於千鯉河的諸老,乃至是老祖,更是震撼得久久不能自己,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師竟然在祖地之內留下了後手,留下了執念。在這一刻,他們才明白,祖師的英靈一直在庇護著千鯉河!

此時,黃金神柳下那個永遠讓人看不透的影子直視著李七夜,李七夜一直這樣望著,他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今日起,李七夜便是千鯉河的護教人,他的話,就是我的詣旨。」千鯉仙帝的聲音似乎是跨越了古,當他話落下之時,便化作了永恆的真言,化作了古的法則,言出即法,無人能改變。

看著千鯉仙帝,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心面苦笑了一下,他最終還是做了奶媽!就像千鯉河剛剛開創的時候那樣。

看著千鯉仙帝,李七夜無從拒絕,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這並不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他並不希望做千鯉河的奶媽!

不管李七夜願不願意,但,他都絕對不了千鯉仙帝,最終只能是在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喃喃地說道:「你最後還是忍不住出來救了千鯉河。」

「領師祖詣旨。」聖祖伏拜於地,千鯉仙帝的法則落地生花,永恆不滅,聖祖雙手托法則,以領仙帝法旨。

「領祖師詣旨。」千鯉河弟子不論是長老還是老祖,都伏拜於地,領千鯉仙帝的無上法旨。

當千鯉河弟子全部伏拜於地之時,黃金神柳慢慢消失,在黃金神柳之下的影子也慢慢消失,最終,千鯉河歸於平靜,除了聖祖手中的無上法旨之外,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恭迎護教人1最終,千鯉河聖祖親自主持,舉行了隆重無比的儀式,把李七夜迎入了千鯉湖的重地之內。

李七夜十分無奈,在千鯉河的諸老相迎之下,他就像木偶一樣被迎進了千鯉湖重地之內。這跟他想要的不一樣,他本想大殺一場,殺到千鯉湖知道進退為止,沒有想到千鯉仙帝留下的執念還是出面救了他的徒子徒孫。

最終,千鯉河聖祖把李七夜迎上了護教人的位置之上后,才結束了這一場隆重的儀式,千鯉湖聖祖帶領著諸位老祖特地叮囑吩咐寶龜道人等諸位長老,最後才塵封,重歸於地下。

在這個時候,千鯉河上下對李七夜都是畢恭畢敬,不論是誰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祖師仙帝的詣旨,就是千鯉河最高的法旨,任何人都是敬若神明。

對於這樣的轉變,隨李七夜而來的陸白秋都不由為之震撼,她久久無法回過神來,這對於她來說,這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由仙帝顯靈,親自欽點李七夜為護教人,這是何等的榮耀,這樣的事情,任何天才想都不敢想。

換作是別人,對於這樣的事情或者是十分高興,而李七夜則是在心面苦笑,護教人聽起來是威風八面,事實上就是奶媽。這樣的事情李七夜是做膩了,甚至可以說,這是他第二次做千鯉河的奶媽了。

在遙遠的當年,千鯉河剛建之時,一切都剛起步,他這個隱身於幕後的存在,就是一直扮演著奶媽的角色,直到後來千鯉仙帝承載天命,成就無敵之後,他才從千鯉河的幕後消失,才完成奶媽的責任。

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他又成了千鯉河的奶媽。他不想成為千鯉河的奶媽,但是,他又拒絕不了千鯉仙帝。

這算是最後一次為千鯉河護航吧,最後李七夜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只好認命了。

李七夜當了護教人之後,他索性不想見人了,這看起來風光無比的職位,卻搞得他煩不勝煩,寶龜道人對他畢恭畢敬,什麼事都要請示他,最後李七夜索性說道:「掌門,我是護教人,不是奶媽,千鯉河以前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不用再來請示我。」

在李七夜的要求之下,最後寶龜道人才不事事請示李七夜,這才讓李七夜鬆了一口氣。

「你是怎麼做到的?」李七夜當上護教人沒幾天,藍韻竹一見到李七夜,都依然為之震撼,這對於她來說,都是一個不可能的奇。

仙帝顯靈,這是多麼震撼的事情,在千鯉河中出過多少的天才,都不值得他們祖師仙帝顯靈,但是,這一次他們仙帝卻為一個外人顯靈了,甚至是下了無上法旨,欽點李七夜為護教人,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因為我是這片天地的主宰。」李七夜沒好氣地乜了她一眼,說道。

藍韻竹此時都不由沉思起來,不由思考著李七夜所說過的話,在以前李七夜也說過類似這樣的話,當時她還以為李七夜是口出狂言而己,但是,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卻讓她不由發生了改觀。

「你真的要屠我千鯉河。」想到李七夜曾經說過的話,藍韻竹都有些毛骨悚然,在此之前,她還真不相信李七夜一個人能狙擊整個千鯉河,但是,現在覺得不無可能,她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后怕,似乎,在當時事情比她想象中還要嚴重。

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好了,像你這樣可愛的人當然是沒事了,不過,有一些人總是需要教訓教訓的。」

「呸,誰可愛了。」藍韻竹又氣又怒,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天搖地晃,似乎整個幽聖界都發生了變化一樣。

李七夜臉色一變,一下子沖了出去,藍韻竹與陸白秋也跟著沖了出去,當她們衝出去之後,看到天空,頓時臉色大變。

在這一刻,不要說是李七夜,不要說是藍韻竹、陸白秋,不要說是千鯉河的弟子,就是整個幽聖界的人都臉色大變。

此時本是朗朗的晴空,在這樣的大白天,但是,在這一刻卻變成了黑夜,整個幽聖界一下子變成了黑夜,在這個時候,不論是大教老祖,還是傳說中的強人,又或者是不朽的存在,都為之毛骨悚然,一下子很多無敵的人物被嚇得從時血石中爬了出來。

在這個時候,就算是大教老祖、傳說中的強人打開了天眼,都無法看透天空,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這瞬間遮住了整個幽聖界。

整個幽聖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嚇得魂飛魄散,甚至有人以為是世界末日了。

這樣的黑暗並不是維持很久,大約一盞茶功夫左右,黑暗消失了,天空又恢復了朗朗的晴空,似乎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這,這,這,這是怎麼了?」陸白秋都被嚇得說不出話來,這隻所是她一輩子見過最恐怖的事情,一下子整個幽聖界陷入了黑暗,雖然時間很短,但是,想想都讓人毛骨悚然。

李七夜一直望著天空,一直沒說任何話,他就這樣一直盯著天空,似乎要看透天空一樣,就是一直風輕雲淡的李七夜,此時也臉色凝重。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過了好一會兒,藍韻竹也不由問道,想到剛才一幕,她也不由臉色大變,她剛開打開天眼,根本就無法看透天空,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遮住了幽聖界。

「去,立即讓人看一看,迷失神島還在不在。」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吩咐藍韻竹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藍韻竹立即傳令下去。事實上,千鯉河也一直在關注著迷失神島,只不過還沒有弄明白之前,千鯉河也不敢貿然登島。

很快,千鯉河下面的弟子給李七夜傳回來了消息,藍韻竹把消息告訴李七夜說道:「迷失神島不見了,就在黑暗遮天的時候。在當時有很多人在海面上,包括一些大教老祖,所有人都沒有看到迷失神島是怎麼樣不見的,當黑暗消失的時候,迷失神島也不見了。」

聽到這樣的消息,李七夜不由為之沉默了起來,一時之間,他心面有了幾個的想法,在幽聖界,能瞬間移走迷失神島,在他看來有兩個可能,或者有第三個可能,總之,在整個幽聖界能移走迷失神島的,屈指可數。

「我要去一趟第一凶墳1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後對藍韻竹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藍韻竹不由臉色大變,說道:「第一凶墳!傳說萬古以來很少人能進去,除了仙帝1

「我知道,總有進去的方法。」李七夜雙目一眯,緩緩地說道。

藍韻竹不由呆了呆,不由問道:「與迷失神島有關係嗎?」第一凶墳,在整個幽聖界來說,一直都是一個謎,無人能解!

「還不清楚。」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若是與它有關係,這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迷失神島是不是在那裡,現在只有進去了才知道。」

在李七夜看來,若是能移走迷失神島,第一凶墳肯定是其中之一。但是,是不是第一凶墳,現在李七夜也沒把握。

今天能幾更,就指望大家的月票了!!!!!!!R1152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