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17章開戰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 「呸,誰要和你私奔了1藍韻竹又羞又氣,恨恨地睕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想得美呢!你逃不逃走,如果你逃走。我送你出千鯉河,否則,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藍韻竹做...

看著氣憤的藍韻竹,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說道:「這麼說來,你是希望我現在逃走了,連夜逃出千鯉河了。360搜索,更多更快更新」

「最好現在就逃走。」藍韻竹以為李七夜回心轉意,心面一喜,忙是說道:「今晚逃走,你還有機會逃出千鯉河。你一旦逃出千鯉河,就立即逃離南遙雲吧,去東幽疆也好,去西水蒼也行,最好是躲在鬼族多的地方,否則,你若是繼續留在南遙雲,依然是不安全。」

「丫頭,你這可是私通敵人呀。」李七夜看著藍韻竹,笑著說道。

藍韻竹氣得瞪了他一眼,美麗動人,她沒好氣地說道:「你逃還是不逃1

「你也看到了。」李七夜攤了一下手,慢悠悠地說道:「現在這個島嶼被圍得水泄不通,在這裡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著我呢,要逃出你們千鯉河,哪裡有這麼容易的事情。」

藍韻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而沉聲地說道:「我掩護你出去,有我掩護你,別人不會注意到的,只要你離開了這個島嶼,逃出去對於你來說不是難事。」

「這樣呀。」李七夜摸了摸下巴,一副要考慮的模樣,然後看了藍韻竹,**地笑著說道:「但是,我可是捨不得你呀,若是現在逃走了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胡說這些幹什麼1藍韻竹被氣得臉色漲紅,她不由恨恨地跺了跺腳。

李七夜看著藍韻竹,不失情深地說道:「丫頭。不如我們私奔吧。逃出千鯉河。雙飛雙宿,從此之後,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

「呸,誰要和你私奔了1藍韻竹又羞又氣,恨恨地睕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想得美呢!你逃不逃走,如果你逃走。我送你出千鯉河,否則,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藍韻竹做到這一點已經難能可貴了,要知道,這可是通敵大罪,一旦被發現,就算她是千鯉河的傳人,也一樣會受到懲罰。

見藍韻竹認真的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臉頰。說道:「丫頭,我又怎麼會連累你呢。你放心吧。我不逃走,如果這一點小事我都逃走的話,那我就不是李七夜了。」

說到這裡,李七夜莞爾一笑,認真地說道:「念在你的情份之上,這一次我就不太過於為難你們千鯉河,也不帶走黃金神柳,這算是給你們千鯉河繼續興盛下去的機會。不過,有不知進退不長眼睛的人,我不在乎屠殺一把的。」

「你真認為你一個人就能狙擊整個千鯉河嗎?」藍韻竹沒好氣地跺了一下腳,說道。

李七夜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就是能狙擊你們千鯉河,因為我是李七夜1

藍韻竹不由呆了一下,「因為我是李七夜」,這一句話是她聽過最霸道的一句話,似乎九天十地、古往今天沒有什麼可以阻止這麼一句霸道的話一樣。

藍韻竹回過神來,不由跺了跺腳,恨恨地說道:「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到時候慘死在這裡,可別怪我。」說完她氣惱地轉身就走,離開了島嶼。

對於藍韻竹發脾氣的事,李七夜只是莞爾一笑。過了好一會兒,他抬起頭來,看著外面的夜色,輕輕地嘆息一聲,喃喃地說道:「千鯉,這一次可不要怪我,只能怪你徒子徒孫不知進退。留下黃金神柳與諸寶,我已經給了你千鯉河夠多了!既然有人不聽話,那就換成聽話的人來掌管這片山河1

「公子,不好了,不好了。」就在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陸白秋慌慌張張地沖了進來。

「怎麼了?天塌下來了嗎?」李七夜睜開了雙眼,從容不迫地說道。

陸白秋喘了一口氣,說道:「天倒沒塌下來,但是,千鯉河的大師兄炎龍帶著一大批人來了,要逮捕公子你。」

「逮捕我?」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笑盈盈地說道:「走吧,既然有人不知道死活,那就讓他們嘗嘗鮮血的味道,今天,該是千鯉河換換血液的時候了。」說著站了起來往外走。

李七夜帶著陸白秋走到外面,只見炎龍帶著一批強者氣勢洶洶地趕來了。

遠遠一看到李七夜,炎龍就頓時雙目噴出怒火來,前幾天他被李七夜打得躺在床上動彈不多,他師父是用了大量珍貴的丹藥才治好他的傷,現在一見到仇人,又怎麼不是分外眼紅呢。

炎龍帶著一批的強者瞬間沖了過來,一下子把李七夜團團圍住,一下子把李七夜圍得水泄不通,不給李七夜任何逃走的機會。

在此時也有不少弟子遠遠看到這一幕,但是,在這個時候不論是什麼弟子都不敢出聲,更不敢過來湊熱鬧。

在這兩天千鯉河的氣氛變得特別的緊張,千鯉河的諸老甚至是下令封鎖千鯉湖,不允許任何人進出。

就算是神經再大條的千鯉河弟子也明白,宗門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至於出了什麼大事,普通的弟子根本就不敢去過問。

「姓李的,你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我們親手拿下你呢。」此時炎龍神態森然,殺氣騰騰,大有剝李七夜的皮、抽李七夜的筋的架勢。

「怎麼,你們千鯉河突然喜歡做出爾反爾的事情了,堂堂帝統仙門言而無信,那就實在是太讓你失望了。」李七夜背負著雙手,連眼皮都未撩了下,說道。

炎龍森然地笑著說道:「信用?我千鯉河的信用是對於君子才有用,對於卑鄙的小人,談何信用。你底我千鯉河,窺視我千鯉河的秘密,偷我們千鯉河的天命秘術,不論哪一條罪名,都足可以把你碎屍萬段1

「底千鯉河?」聽到這樣的罪名,連跟在李七夜身後的陸白秋都不由憤怒,李七夜為婚約而來,這件事大家都知道的,千鯉河也是認同允許的,現在到了千鯉河口中,卻變成了底,這是赤裸裸的誣陷!

與陸白秋的憤怒相比起來,李七夜倒是風輕雲淡,一點都不受影響,他笑著說道:「不錯的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廢話少說,識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否則,自討苦吃。」炎龍冷森地說道:「若是你不束手就擒,到時候被打斷手腳,折殘了身體,可怕別怪千鯉河沒給你機會。」說到這裡,他不由露出快意的殘忍笑容。

他早就恨不得殺了李七夜了,現在終於讓他等來了機會,諸老都要逮捕李七夜,現在只要李七夜落入他的手中,他會讓李七夜生不如死,讓這小鬼明白跟他搶女人的下場!

「是嗎?」李七夜依然不為所動,笑盈盈地說道:「就不知道這是你們千鯉河的意思,還是你個人的意思?」

「底千鯉河,窺視千鯉河的秘密,偷千鯉河的天命秘術,對於這樣的卑鄙小人,任何一個千鯉河的弟子都有責任誅之。」炎龍並沒有正面回答李七夜的話,冷喝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這算是公報私仇。不過,就憑你,還不夠資格逮捕我。」

「上,敢反抗,格殺毋論1炎龍臉色頓時鐵青,李七夜的話戳到了他的痛處,他厲喝一聲。話一落下,他全身血氣噴涌,他瞬間祭出了一件大賢寶器。

「轟」的巨響聲響起,在這瞬間,隨炎龍同來的這批強者立即出手,他們祭出了天羅地網,當他們天羅地網一出之時,天穹顫動,四面八立一下子被他們的天羅地網鎖祝

毫無疑問,這一次炎龍他們是有備而來,一出手就是殺手,欲一下子拿下李七夜。

在天羅地網鎖住四面八方之時,而炎龍的大賢寶器也在長嘯之聲中斬落下來,大賢之威瞬間鎮壓而下。

在生死關頭,李七夜動了,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的身體晃了一下,在這剎那之間,時空顫抖了一下,似乎在扇動著翅膀一樣。

「砰砰砰」一陣撞擊之聲響起,接著一連串的慘叫聲傳來,欲以天羅地網鎖住李七夜的一個個強者在瞬間被撞飛,鮮血染紅碧空。

「轟」的一聲巨響,李七夜的身體就是最強悍的兵器,一撞而來就像是千萬座神岳撞來一樣,大賢寶器都被撞得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大響,炎龍還沒搞明白怎麼一回事,整個人都被撞飛,骨碎聲響起,鮮血狂噴,然而,他連回過神來的機會都沒有,下一刻喉嚨一緊,他整個人被高高地吊起,李七夜已經是一隻手卡住了他的喉嚨,把他吊了起來。

「就憑你也想來逮捕我?」李七夜笑吟吟地看了一炎龍,說道:「讓你背後的主使人滾出來吧,不然,我捏死你。」

「小畜生,放了他1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巨喝響起,只見林長老一聲怒喝,一拳崩天,絕殺無情,轟殺向李七夜。

大戰要開始了,請大家投票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