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16章大戰將臨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態度,讓他也無可奈何。也護不了李七夜。 「就如揚老所說的這樣吧,給李七夜最後一次機會,明日我再與李七夜談談。」寶龜道人沉聲地說道,他以作最後的周旋,他只能做到這裡了,其他的他已經無能為力了。<...

寶龜道人回去之後,連夜召開了會議,諸位長老、元老都出席了這場會議,而會議的氣氛是特別的凝重嚴肅。

會議之時寶龜道人把這件事的具體情況說了一遍,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哼,既然姓李的不願意,那最好不過了。」早就想拿下李七夜的林長老冷笑一聲,說道:「既然他不願意合作,那就莫怪我們千鯉河不給他機會,把他拿下,嚴加拷問,到時候還怕他不招嗎?」

「掌門,一個小輩,也敢在我們千鯉河內大言不慚,這實在是根本沒有把我們千鯉河放在眼裡了,若是不給他一點厲害瞧一瞧,他還真以為我們千鯉河是虛張聲勢。」有長老也點頭說道。

在此之前,還有一些長老並不主張一開始就動用武力,希望和平解決這樣的事情,現在李七夜這樣的態度,連這些主張和談的長老都不由對李七夜氣憤填膺,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這樣的做法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掌門,一個小輩欺到了我們千鯉河的頭上,那還等什麼,現在就立即把他抓起來。」強硬派的元老,也便是林長老的師父王元老此時也沉聲地說道。

「讓李七夜好好考慮一下吧,給他最後一次機會,明天為期如何?」最終,揚老出頭,開導諸老說道。

雖然說揚老是想助李七夜一臂之力,但是,在這樣的局勢之下,他想幫李七夜說法也無能為力,李七夜這樣的態度是把整個千鯉河得罪了。

揚老在心面也搞不明白李七夜是怎麼樣做的,真的以一己之力狙擊整個千鯉河嗎?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大賢也做不到。不要說是年輕一輩了。

揚老在心面明白,夢願樹選擇李七夜是有原因的,但是。現在李七夜這樣囂張的態度,讓他也無可奈何。也護不了李七夜。

「就如揚老所說的這樣吧,給李七夜最後一次機會,明日我再與李七夜談談。」寶龜道人沉聲地說道,他以作最後的周旋,他只能做到這裡了,其他的他已經無能為力了。

與其他憤怒的長老不同,作為掌門的寶龜道人心面依然有所忌憚,諸位長老未與李七夜談過。沒有那種感觀,但是,他有那種感觀,直覺告訴他不要與李七夜翻臉反目,否則,這將對李七夜不利。

但是,現在千鯉河的諸位長老、元老都憤怒填膺,就算他這位作為掌門的人想和談,但,也無法左右大局。若不是還有揚老他們支持。只怕此時諸位長老都已經要動手了。

「只有一天。」最後,在寶龜道人的周旋之下,千鯉河的諸老作出了讓步。同意給出了李七夜最後的期限。答應在這一天之內讓寶龜道人說服李七夜,否則千鯉河將要逮捕李七夜。

至於林長老這些恨不得立即就除去李七夜的人早就迫不及待了,所以,他們對於寶龜道人的周旋在心面也是很不滿意。

寶龜道人心面是輕輕地嘆息一聲,雖然他為李七夜爭取了一天,但是,他在心面知道李七夜絕對不可能作出讓步的。這樣的局面讓他這位掌門是進退兩難,他無法說服諸老,到時候李七夜不作出讓步的話。那麼就必須逮捕李七夜。

到時候雙方只怕不是魚死就是網破,若是換作另外一個人。寶龜道人有絕對的信心把他拿下,千鯉河作為帝統仙門那可不是浪得虛名。

面對李七夜這樣的一個無名小輩的時候。寶龜道人突然之間覺得一點把握都沒有。這對於寶龜道人來說,這一切都一下子變得很神秘,為什麼千鯉河的根基作為千鯉河的弟子乃至是傳人竟然是不可以進去,而李七夜作為一個外人竟然可以進去呢。

李七夜與千鯉河究竟有什麼關係,李七夜甚至是說黃金神柳是屬於他的,而黃金神柳也樂意跟他走,這究竟是為什麼呢?這背後隱藏的秘密,這都讓寶龜道人為之沉思。

如果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如果到時候一旦翻臉反目,黃金神柳真的是跟李七夜離開的話,這將對千鯉河會意味著什麼?

想到這樣的後果,寶龜道人都不寒而慄,若是沒有了黃金神柳,只怕從此之後千鯉湖不再是一片樂土,只怕從此之後千鯉湖會成為普通的湖泊,到時候,千鯉河的無數神葯死去,無數的妖靈無法成道!

寶龜道人現在感覺肩上的擔子無比的沉重,現在他完全沒辦法說服諸老,現在若能讓諸老改變想法,或者只有請老祖出世。

但是,寶龜道人也明白,只憑自己的想是沒辦法說服老祖,更別說是請老祖出世袒護李七夜了。

這一夜,對於寶龜道人來說,可謂是徹夜未眠,這一夜對於寶龜道人來說,是一個漫長無比的夜晚。

就在這一夜,藍韻竹急匆匆趕來,連她這位遇事不慌的天之驕女此時都是神態慌張,一見到李七夜,她就說道:「你快逃,今晚就逃1

「逃,逃什麼?」相比起藍韻竹的慌張來,李七夜倒是從容不迫,他看了一眼神態慌張的藍韻竹,老神在在地說道。

「諸老已經決定要逮捕呢了,雖然掌門給你爭取了一天的時間,但是,如果你不招的話,你會被逮捕的。現在諸老都主張逮捕你,特別是王元老一脈,恨不得立即就動手,若不是掌門他們攔著,只怕他們現在就拿下你了。」藍韻竹著急地說道。

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若是他們想來硬的,我倒是十分歡迎,我隨時都奉陪。最近好久沒有動手了,骨頭有點痒痒的,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倒考慮考慮大開殺戒。」

「你瘋了嗎?」藍韻竹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雖然我知道你是很強,但是,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不說我們千鯉河的長老都是聖尊,甚至乃是聖尊的巔峰。而且,一旦動起手來,元老也會動手。我們千鯉河有不願出世的元老已經是聖皇巔峰,一旦他出手的話,就算你十條命都不夠看1

「丫頭,這就錯了。如果換一個地方,在其他的地方,巔峰聖皇出手,我倒有點忌憚。但是,這裡是千鯉河,就算是大賢來了,我也一樣是穩坐九天。」李七夜笑著說道。

藍韻竹被氣得說不出話來,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說道:「你未免也太狂妄了吧,不要忘記了,這裡是千鯉河,這裡是帝統仙門,就算是大賢也無法撼動的地方。你認為就憑你一個人就能撼動整個千鯉河嗎?雖然你六宮九星是很了不起,但,在這裡完全不夠看,你明白不1

此時,藍韻竹都不由為李七夜擔心著急起來,否則,她就不會趕來勸李七夜連夜逃走。

李七夜從容不迫地一笑,慢條斯理地說道:「丫頭,你還真的是說對了,這裡是千鯉河,而且,這裡是我的地盤!在千鯉河,在千鯉湖,我才是主宰,你明白不。」

「你真以為能對抗諸老嗎?哼,就算你真有本事對抗諸老,若一旦威脅到我們千鯉河,塵封的老祖必會出世,老祖一出世,一切都會平息,你應該明白千鯉河老祖出世這是意味著什麼。」藍韻竹恨恨地說道。她都想敲開李七夜的腦袋來看一看,究竟是什麼東西能讓他如此囂張。

「丫頭,你是搞反了。」李七夜搖了搖頭,溫柔地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嗎?那是因為我給你們千鯉河一個機會,若不是念在你們祖師千鯉仙帝的情份上,我現在就可以掀翻你們的千鯉河。聖皇又如何,大賢又如何,只要我願意大屠殺,那不是個事。只不過,我暫時還不希望雙手沾滿千鯉仙帝後人的鮮血而己。僅此而己,否則,你真以為我會為這一點的小事情接受你們千鯉河的考核嗎?」

藍韻竹不由盯著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她都覺得像看怪物一樣,最後,她不由悻悻地說道:「大叔,吹牛皮也未免吹得太大了吧,好像你認識我們仙帝一樣,難道還要你給我仙帝情面不成1

「這句話你倒說對了。」李七夜笑了起來,悠閑自在,說道:「如果你們的千鯉仙帝在世還得需要給我一點情面。」

當然,認識千鯉仙帝的話他就沒有說出來了。

「切。」藍韻竹沒好氣地說道:「吹牛皮也不打草稿,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誰,我們祖師千鯉仙帝九天十地無敵,你一個小名小輩也值得我們祖師給你情面,你太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了吧。」

「我雖然是一個無名小輩。」李七夜慢條斯理,認真地說道:「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們祖師會像你們這樣不識貨。」

「我懶得管你了,你愛自尋死就自尋死路吧1最後,藍韻竹也被氣得一肚子氣,恨恨地說道:「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自大狂,到時候你想逃走都沒機會1

說到這裡,她是狠狠地跺了跺腳,這個自大狂實在是氣死她了。

昨天月票不是很給力,今天大家努力吧!!!!!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