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百一十五章談判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道:「因為這片土地還值得我懷念1 就如千鯉仙帝一樣,這片山河,值得他們留戀,因為這片山河承載著一些往事。要知道,黃金神殿裡面的東西那是絕世無雙,擁有這樣的東西,李七夜可以再培養出一個帝統仙門,...

對於寶龜道人的話,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這一點你說錯了,正確地說,有了陰陽潭,才有了你們千鯉河,你們千鯉湖這片樂土,依託於陰陽潭。而且,陰陽潭不屬於你們千鯉河,這一點掌門明白嗎?」。

寶龜道人可以說是一直算是偏袒李七夜了,但是,今天李七夜所說的話讓他也不由為之薄然大怒,雖然作為掌門他是保持著一門之主的風度,依然不免帶著怒氣地說道:「李公子,那你說來聽聽,如果陰陽潭不屬於千鯉河,那它屬於誰呢?」

「我。」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說道:「坦率地與掌門說,除了我,陰陽潭不屬於其他人。而且,掌門所說的那個地方,只有我才准進去,外人除非是我點頭了1

「李公子,你莫欺人太甚1寶龜道人心面都不由怒火往上冒,在這件事上他可是為李七夜周旋了不少,現在李七夜連一點配合的態度都沒有,還口出狂言,這怎麼不讓他心面發狂呢。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一眼寶龜道人,說道:「掌門,我清楚你話的意思。我也清楚你們千鯉河那些老頭子的態度,無非是想得到秘密,甚至可以不惜一切手段。但是,掌門又知道為什麼我依然還在這裡嗎?」。

寶龜道人不由目光一凝,他心面凜了一下,作為一個帝統仙門的掌門可以說是見過無數風浪的人,而且,寶龜道人也是一個睿智的人。現在仔細一想。也覺得李七夜這有問題。李七夜明顯意料到事態發展,他依然還是老神在在地留在了這裡。

換作是其他人知道千鯉河對自己不利的話,只怕是早就逃之夭夭,說不定逃得越遠越好。但是,李七夜沒有逃,而且從容不迫,完全是有持無恐。

「我倒洗耳恭聽。」寶龜道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壓下了心中的怒火。

李七夜笑了一下。露出了雪白的牙齒,風輕雲淡地說道:「沒有什麼,我只是看一看你們作為千鯉仙帝的後人有沒有丟你們祖師的顏臉而己。坦白地說,我給寶龜道人你已經是三分情面,如果寶龜道人你都不知進退,我想千鯉河也應該沒落的時候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1寶龜道人不由臉色一變,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沒有什麼意思,如果你們千鯉河沒有什麼值得我去懷念的話,這片山河也沒有什麼值得我多去看幾眼。若是如此,那麼就讓千鯉河走向沒落吧。這反而讓我少了一些牽挂1

他沒有取走他自己留在黃金神殿的東西,除了是因為千鯉仙帝之外。同時也算是給千鯉河一個機會。雖然千鯉河的一些長老讓他感觀不好,但是,至少像藍韻竹,像寶龜道人,像揚老,給他的感觀還是不錯的,至少像寶龜道人、藍韻竹這樣的人值得他手中留情。

寶龜道人頓時臉色難看,他不由死死地盯著李七夜,換作另外一個人,早就發怒了,但是,寶龜道人還是沉住了氣,他沉聲地說道:「李公子,你不要忘記了,這裡是千鯉河,我千鯉河乃是帝統仙門,它能屹立一個又一個時代,並不是能被人嚇倒的。」

「我沒有嚇掌門的意思。」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己。沒錯,這裡是千鯉河,正是因為這裡是千鯉河,我更應該主宰這裡的一切。掌門,這話我說得夠明白了嗎?」。

這片天地,曾是開創於他手,這片的奇,乃是他與千鯉仙帝一同創下,若是李七夜真心要主宰千鯉河,他手段實在是太多了。

「我們千鯉河絕不是軟子,誰都可以捏一把。」寶龜道人冷冷地說道。

寶龜道人這話可不是口出狂言,作為帝統仙門,千鯉河的確是有這樣的底氣,不懼於與任何人為敵。

「我知道,千鯉河是很強大。」李七夜點頭說道:「但,你知道為什麼千鯉河為一直繁榮到現在嗎?你知道為什麼你們千鯉河能坐擁千鯉湖這樣的樂土嗎?」。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因為這片土地還值得我懷念1

就如千鯉仙帝一樣,這片山河,值得他們留戀,因為這片山河承載著一些往事。要知道,黃金神殿裡面的東西那是絕世無雙,擁有這樣的東西,李七夜可以再培養出一個帝統仙門,但是,在千鯉仙帝離開的時代,李七夜都沒有帶走這些東西!

正是千鯉仙帝所說的那樣,這片山河值得留戀,這裡曾經承載著快樂,承載著歡笑,否則,早在黑龍王時代他就帶走這裡的東西了。要知道,這些東西都是他從九天十地的最兇險地方得來的。

寶龜道人呆了一下,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換作別人,一定會認為李七夜是口出狂言,甚至認為李七夜是瘋言瘋語,但是,此時寶龜道人卻並不覺得李七夜是口出狂言,更不是瘋言瘋語。

這讓寶龜道人不明白,李七夜作為一個晚輩,他究竟有什麼底蘊與一個帝統仙門對抗呢,就算是再強大的年輕一輩也不敢口出狂言與整個帝統仙門對決。

好不容易,寶龜道人平息了心面的諸多念頭,他沉聲地說道:「李公子,這一件事情我可是作了很大的努力,我是希望和平解決這件事情。但是,如果李公子不配合的話,我這個作為掌門的人想袒護李公子,那隻怕都是無能為力。」

「掌門如此厚愛,那我感激不荊」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說掌門我人配合,只怕我是無能為力了。」

寶龜道人此時是進退兩難,見李七夜不願意配合,他依然不死心,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說道:「李公子,畢竟這件事關係到我們千鯉河的存亡,我們不得不謹慎,我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們作為千鯉河的弟子只不過是想進去看看,以更了解我們千鯉河的根基。如果李公子願意告訴我們進去的關鍵,我們千鯉河願意付出代價1

「怎麼,硬的不行,來軟的?」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

寶龜道人沉聲地說道:「這件事情,大家可以心平氣靜地坐下來談一談,只要李公子願意,可以開個價,只要我們雙方談得攏,我們千鯉河能滿足李公子的要求。」

「寶龜掌門,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開個價?掌門,如果我真的想要寶物,還等不到你跟我討價還價。你覺得你們千鯉河有什麼比黃金神柳更珍貴呢?如果我真的要寶物,我不需要跟你們打招呼,早就帶走了黃金神柳。」

「帶走黃金神柳1聽到這話,寶龜道人為之臉色一變!黃金神柳可是關係到他們千鯉河的根基,若是黃金神柳一旦被帶走,後果不堪設想。

「如果我要帶走黃金神柳,我想黃金神柳是樂意跟我走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但,你知道為什麼我留下黃金神柳嗎?那是因為我給了你們千鯉河一個機會。我說到這裡已經夠明白了,掌門人應該知道進退才對。」

寶龜道人不由呆在了那裡,帶走黃金神柳,事實上,他們千鯉河對於黃金神柳了解的很少,但是,李七夜真的是能帶走黃金神柳嗎?想到這一邊,寶龜道人心面又不由猶豫起來,但是,李七夜卻一點都不像開玩笑。

「掌門,我話至此,已經說得夠明白了。」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陰陽潭這事,你們還是忘記了吧,原來是怎麼樣,就該怎麼樣!否則,你們千鯉河是自尋滅亡。」

寶龜道人不由沉默起來,他們千鯉河乃是帝統仙門,按道理來說不會輕易的忌於一個晚輩的威脅之言。

但是,作為掌門,直覺告訴寶龜道人,若是再繼續在這件事糾纏下去,這對自己千鯉河不利,或者他不知道李七夜有什麼底蘊,但,直覺告訴他,如果真的與李七夜翻臉反目的話,或者是他們千鯉河走向衰落。

寶龜道人也沒有任何根據,他也無法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有什麼手段,只能說,直覺告訴他,與李七夜翻臉反目並不是明智的做法。

過了好一會兒,寶龜道人站了起來,最終他沉聲地說道:「李公子,要知道,這樣的事情那怕我作為一門之主也是無法作主,這件事情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

「這個我知道。」李七夜說道:「既然你作為掌門,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說服他們,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你們依然擁有千鯉湖這樣的樂土,依然是蒸蒸日上的帝統仙門!不該去的地方,你們還是不該去1

寶龜道人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就算他相信李七夜的說法,就算是他願意選擇放棄探討陰陽潭的秘密,但是,其他的長老與元老不見得願意。

該來的終於要來了,千鯉河的命運會如何,請明天繼續!!!!!!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