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14章風波起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得到了藍韻竹的彙報之後,寶龜道人立即召開了秘密會議。這個會議只有長老級別的人才能出席。而且。在這一場會議中,連平時不露臉的元老都出席了。 「陰陽潭下有黃金神柳與黃金神殿1聽到了寶龜道...

在不知覺間,她也不由為李七夜的安危擔心起來。

「關於那個黃金神殿李七夜還說了些什麼?」寶龜道人不由問道。作為掌門的他,也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

「什麼都沒有說。」藍韻竹輕輕地搖了搖頭,此時,有些話她不願意再說出來。

「這就是陰陽潭的秘密。」寶龜道人也不由喃喃地說道。一直以來,在千鯉河的內部就流傳著關於陰陽棠秘密,曾有傳言認為陽陰潭底下乃是千鯉河的根基所在之地。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傳言,千鯉河歷代以來都有了不得的大賢曾經潛入陰陽潭,欲抵達太是,不論前人怎麼樣的嘗試,都無法抵達,所以,有關於陰陽棠秘密,後世一直成了傳說。

然而,今天這樣的一個傳說卻從一個外人身上證實了,這樣的事情,這怎麼不讓作為掌門的寶龜道人為之動容呢。

「李七夜是怎麼知道這裡面的秘密的。」寶龜道人不由沉聲地說道。作為掌門的他,可以說是足夠了解自己的宗門了,但是,關於陰陽潭的秘密,他卻一無所知,而一個外人卻了如指掌。

可以說對於陰陽潭的秘密,連千鯉河的元老都不知道,甚至連塵封起來的老祖,對於千鯉河的秘密也一樣是知道得甚少。

現在這麼一個驚天的秘密竟然是掌握在了一個外人的手中,這對於寶龜道人來說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得到了藍韻竹的彙報之後,寶龜道人立即召開了秘密會議。這個會議只有長老級別的人才能出席。而且。在這一場會議中,連平時不露臉的元老都出席了。

「陰陽潭下有黃金神柳與黃金神殿1聽到了寶龜道人的陳述之後,在座的諸老都不由為之動容,所有人都相視了一眼。

「傳聞是真的。」連在座的元老都不由為之抽了一口冷氣,其中一位元老說道:「難道這是仙帝祖師留給後代的基業。」

「此等秘密,涉及我們千鯉河的存亡,這絕對不容許外人掌握我們千鯉河的秘密。」與李七夜針鋒相對的林長老沉聲說道:「應該立即把李七夜抓起來,立即嚴加拷問。」

有長老搖頭反對說道:「此事還未有頭緒。現在就把李七夜抓起來嚴加拷問,這有失我們帝統仙門的誠信,不妨先與李七夜談談此事再說。」

「哼,此關我們千鯉河存亡,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好談的。」林長老冷冷地說道:「只要把他抓起來嚴加拷問,還不怕他一五一十的全部招了?」

「此事關係重大,的確是應該把李七夜抓起來。」另一位元老也就是林長老的師父王元老也點頭贊同,沉聲地說道。

「陰陽潭的秘密連我們都不知道,為何李七夜會知道呢?」此時作為元老的揚老沉聲地說道:「說不定,李七夜與我們千鯉河有著莫大的淵源。」

「揚師兄。一個外人而己,與我們有何淵源。」王元老冷笑地說道:「這說不定這小鬼偷窺了我們千鯉河的秘密。從我們千鯉河偷到了進入陰陽潭的方法。」

「偷窺我們的秘密,從我們千鯉河偷到進入陰陽潭的方法?」揚老乜了他一眼,說道:「如果我們有進去的方法,就不用等到今天了。王師弟知道進去的方法嗎?莫說是我們不知道,就算塵封的老祖都不知道,難道說有老祖知道這樣的秘密,然後告訴一個外人?」

王元老沉聲地說道:「只要把他抓來嚴加拷問,還怕他不招嗎?到時候他是怎麼知道這秘密的,我們就輕而易舉地知道了。」

「這件事情,我個人是不主張拷問,可以與李七夜談一談此事。」揚老搖頭說道。

另一位元老也點頭說道:「我們一出手就是嚴加拷問,的確是操之過急,不過,我們必須與這個小鬼談談。」

「諸位師叔。」此時寶龜道人嗽咳了一聲,說道:「李七夜的事情,我們可以先擱在一邊,我覺得,陰陽堂我們親自下去看一看。」

「沒錯。」聽到寶龜道人這樣的話,莫說是諸位長老,連元老都不由為之精神一振,說道:「我們必須下去看看。」

千鯉河的諸老立即行動,他們立即封鎖了島嶼,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幾位長老與元老持著寶物潛入了陰陽潭,他們接照藍韻竹所說的方法,欲進入陰陽潭底。

然而,不論他們如何的用千鯉仙帝的天命秘術「命河天回」以作嘗試,但是,都沒辦法進入陰陽潭底,更別說是見到黃金神柳與黃金神潭了。

作了一次又一次的嘗試都以失敗告終之後,寶龜道人他們都意識到關鍵不在於天命秘術「命河天回」之上,而是在於李七夜身上。

「找那個小鬼談談。」最終,諸老的意見都一致,對於他們來說,不論如何,李七夜都要說出其中的秘密。

「公子,不好了。」就在當天下午,陸白秋急急忙忙沖了進來,一見到李七夜忙是驚呼說道。

李七夜看了看她,說道:「發生什麼大事了,這麼慌慌張張。」

陸白秋左右顧盼,似乎怕人偷聽,然後低聲地說道:「公子,我們獨院四周今天下午突然多了許多的千鯉河弟子巡邏游弋,只怕千鯉河會對我們不利。」

陸白秋乃是出任過堂主的人,做事謹慎警惕,當一見到這島嶼上突然多了很多的千鯉河弟子巡邏游弋,她立即知道事情不妙了。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這是他意料中的事情,藍韻竹把陰陽棠事情彙報上去,千鯉河肯定會大張旗鼓。

陸白秋不由神經繃緊,低聲說道:「會不會是千鯉河反悔這一樁婚約了?但是,公子,以我看竹仙子是對你蠻有感覺的。」

「丫頭,你想哪裡去了。」李七夜輕輕地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笑著搖頭說道:「沒有這樣的一回事,這事與竹丫頭沒關係。」

陸白秋危機感很強,她依然不由低聲說道:「但是,竹仙子應該給公子提個醒呀,現在竹仙子連影子都不見了,難道是竹仙子也是反悔這樁婚約?」

「你不用想太多了。」李七夜從容不迫地笑著說道:「這件事情就算是竹丫頭也是作不了主,只怕她也是身不如己。」

陰陽棠秘密關係到了千鯉河的興衰,這樣的事情莫說是藍韻竹這樣的一個弟子,就算是千鯉河的掌門寶龜道人都作不了主。

「我們該怎麼辦?」陸白秋不由低聲地說道:「公子,我們要不要連夜逃走?」

「逃走?為什麼要逃走?」李七夜老神在在,悠閑地說道:「放心吧,天塌下來,都有公子給你撐著,你怕什麼。」

陸白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重重地點頭,說道:「我與公子一同進退。」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緩緩地閉上眼睛,等待著事情的來臨。

就在當天下午,李七夜所在的島嶼巡邏游弋的弟子是越來越多,都快要把這個島嶼圍得水泄不通了。

此時在千鯉河內再遲鈍的弟子也都明白出大事了,見上下都緊閉瓶口,一般的弟子都不敢過問發生什麼大事了。

陸白秋見島嶼上巡邏游弋的弟子越來越多,她都不由為之心驚肉跳,唯有見李七夜從容不迫、老神在在的時候,她才在心面鬆了一口氣。

就在當夜,寶龜道人終於來造訪李七夜了,現在他們無法進入陰陽潭底,對這事束手無措,他們也都在道關鍵出在了李七夜身上,所以,作為掌門的寶龜道人親自來與李七夜談談此事。

「掌門是為陰陽潭的事而來嗎?」當寶龜道人坐定之後,李七夜也不羅嗦,開門見山地說道。

寶龜道人含笑,點頭說道:「李公子果真是明白人,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我洗耳恭聽。」李七夜笑著說道。

寶龜道人看著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端坐,然後沉聲地說道:「李公子,我們千鯉河必須知道進入陰陽棠關鍵秘密!所以,還請李公子傳授我們進入陰陽棠方法。」

「進入陰陽棠方法?」李七夜露出笑容,輕輕地搖頭說道:「這隻能說是很抱歉,這沒有什麼方法,這地方唯有我才能進去。」

寶龜道人不由雙目一凝,沉聲地說道:「李公子,這件事關係重大,還望李公子謹之慎之,千萬莫打妄言。」

李七夜乜了寶龜道人一眼,說道:「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沒辦法,還有,聽我一句勸,不要打著進陰陽棠主意。」

「為什麼?」寶龜道人不由為之一怔,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那個地方,不是你們應該進去的。如果掌門要我說淺俗一點,那個地方你們還沒有資格進去1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寶龜道人臉色大變,他不由沉聲地說道:「李公子,你不要忘記了,這裡是千鯉河,這裡是千鯉湖,在千鯉湖沒有我們千鯉河不可以進去的地方1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