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四百一十三章黃金柳冠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之章,你只有一次機會。」 「這」陸白秋拿著手中的黃金柳冠都不由猶豫起來,這樣的寶物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貴重了,這樣的寶物可以稱得上是神物。她只不過是靜溪國的一位堂主而己,像這種級別的寶物是她無法...

「隨便了。360搜索,更多更快更新」李七夜不放在心上,說道:「你們千鯉河的師祖們也不見得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你們千鯉河也進不來。」

進入這裡的關健不是天命秘術「命河天回」,而是他的黃金法則,沒有他識海中的黃金法則,就算知道這裡面的秘密也沒有用,也一樣進不來。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裡的事情呢?」藍韻竹看著李七夜漫不經心的模樣,不由輕聲地問道。似乎李七夜從黃金神殿出來之後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模樣,她都不由關心起來。

「掐指一算。」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去死算了。」藍韻竹被氣得牙痒痒的,她一片好心,這小鬼竟然一點都不領情!

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說道:「你是打算留下來繼續與我打情罵俏,還是我們快點回去,以免你師父他們擔心。」

「呸,自戀狂,誰要跟你打情罵俏,別自大。」藍韻竹被氣得粉臉通紅,恨恨地說道。

在陰陽潭邊,當李七夜與藍韻竹下去了好一段時間之後依然不見他們兩個人的影子,作為師父的寶龜道人都不由為之擔心起來。

「他們能下沉這麼深嗎?」寶龜道人不由擔起起來,一雙老眼盯著陰陽潭。雖然說藍韻道的道行很強,但是,陰陽潭的可怕,他這個作為掌門的是十分清楚。

「哼,姓李的小鬼自己找死就別連累人。」此時,不止是寶龜道人擔心起來,就是連其他的長老都擔心起來。

「若是韻竹有什麼三長兩短。絕對饒不了這小鬼。」有長老不由恨恨地說道。

此時。所有人都把怒氣直指向李七夜這個罪魁禍首。連千鯉河的弟子都忍不住罵起李七夜來,他們都擔心藍韻竹的安全。

至於李七夜的安危,也只有陸白秋一個人擔心了,陸白秋站在潭邊,一直焦急地望著潭水,她心面都不由暗暗祈禱,希望李七夜不要出事才好。

「掌門,只怕不行了。我們下去看看。」見這麼長時間李七夜與陸白秋還沒有出來,有長老不由擔心地說道。

寶龜道人也不由擔憂,點頭說道:「捉仙葵的事情暫且停一下,先下去看看,萬一他們兩個出事了就不妙了。」

「嘩啦」就在寶龜道人他們決定要下去看看的時候,突然潭下竄起了兩個影子,一下子竄了出來,落在潭邊。

「出來了」看到兩個影子從潭中竄了出來,不論是在場的千鯉河弟子,還是一些長老。都不由為之一喜,有人高呼一聲說道。

一看到李七夜從潭中竄了出來。平安無事地落在潭邊,一直擔心李七夜的陸白秋也不由鬆了一口氣,展顏而笑。

「胡鬧。」見李七夜兩個人平安歸來之後,作為掌門的寶龜道人是不由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是斥聲說道:「陰陽潭兇險無比,焉能輕易沉下去1

「掌門放心,區區陰陽潭還要不了我們的命。」李七夜笑了笑,然後取出了陰陽仙葵皇,笑盈盈地說道:「我們是捉到了一隻陰陽仙葵,不知道千鯉河的兩位護法是捉到了幾隻陰陽仙葵。」

「陰陽仙葵皇1一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這隻陰陽仙葵皇,寶龜道人頓時大驚。

在場的其他護法長老都不由圍了過來,連兩位捉陰陽仙葵的護法也一樣圍過來,仔細一看李七夜手中的陰陽仙葵皇,他們都不由為之動容。

「真的是陰陽仙葵皇1捉陰陽仙葵的護法都不由臉色大變,吃驚地說道。

一位長老動容無比,說道:「我們千鯉河已經有三千年未捉到一隻陰陽仙葵皇了,今天你們怎麼捉到了一隻陰陽仙葵皇,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看到這麼一隻陰陽仙葵,林長老是臉色難看到極點,不由冷哼了一聲,有了這麼一隻陰陽仙葵皇,李七夜是贏定了,現在他們捉再多的陰陽仙葵也不如這麼一隻陰陽仙葵皇。」這一局是誰勝呢?」李七夜笑盈盈地對諸位長老說道。

在場的諸位長老不由相視了一眼,雖然心面不甘,但,作為帝統仙門的長老,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一局是李七夜勝了。

「李七夜通過了第二場的考核。」最終,寶龜道人宣布地說道。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既然三場考核我是通過了兩場,第三場不需要再考了吧?當然,如果千鯉河一定要考核考核我這個未來的姑爺,我會樂意配合的。我相信是沒有人能把我們兩個人分開的,韻竹,你說是不是?」

藍韻竹又氣又羞,她知道這小鬼故意這樣做的,這氣得她恨恨地睕了李七夜一眼。

至於在場的千鯉河長老、弟子,心面也一樣是十分不甘,但是,又無可奈何,他們有言在先,現在也不可能反悔!

李七夜帶著陸白秋回到住處,而藍韻竹則是去向她師父寶龜道人彙報。

回到獨院之後,李七夜把陸白秋叫到身邊,把黃金柳冠遞給了她,說道:「你跟著我的這些日子都是兢兢業業,今日這隻寶冠就送給你,以作獎勵。」

「這是什麼寶物?」看著手中的黃金柳冠,陸白秋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就算她再不識寶,一看手中的黃金柳冠乃是一道道細小如金絲的法則縈繞,她也明白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這東西名叫黃金柳冠,乃是以黃金神柳最珍貴的柳條所編,而且,渾然天成,非後人所編織而成,它稱得上鬼斧神工。如果你把它當作一件兵器,那麼,它就是一件兵器,如果你把它當作是一本經書,那麼,它就是一本經書,如果你把它當作是一篇無上章法來參悟,那麼,它就是一篇無上章法。」

「這,這麼神奇。」陸白秋不由為之呆了一下,若是如此,那實在是一件了不得的神物。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頂黃金柳冠可以說是世間只有這麼一頂,這也算是我送給你的一個造化。至於你能得到怎麼樣好處,得到怎麼樣的領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記住,像參悟其中的太上之章,你只有一次機會。」

「這」陸白秋拿著手中的黃金柳冠都不由猶豫起來,這樣的寶物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貴重了,這樣的寶物可以稱得上是神物。她只不過是靜溪國的一位堂主而己,像這種級別的寶物是她無法接觸到的。

「拿著吧。」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這個是你應該得到的,我既然說過給你一個造化,就不會食言。」

陸白秋回過神來,然後向李七夜深深地鞠身,說道:「多謝公子。」除了感激於心,說再多的感激之語,都顯得那麼的蒼白。

「陰陽潭底!陰陽潭的秘密。」而在千鯉河的另一頭,作為掌門的寶龜道人聽到了藍韻竹的彙報之後,不由為之動容,說道:「傳說的黃金神柳1

藍韻竹也不由看著自己的師父,問道:「師父,黃金神柳,這究竟是何神樹?」她親眼觀黃金神樹,但是,卻無法參悟它的奧妙。

要知道,她可是雙聖之姿的人,論天賦,莫說是在當今南遙雲,就算是整個幽聖界,她也稱得上是妖孽,她絕對不會差於任何天才。

但是,當在黃金神柳之下的時候,她也一樣無法參悟其中的奧妙。

寶龜道人不由沉吟了一聲,說道:「黃金神柳,具體為師也不清楚,在宗門內的記載也是隻言片語,傳說此神樹擁有通天造化,至於究竟有何奧秘,無人能知。傳說,幽聖界最強大最了不得的神樹乃是傳說中的鬼祖樹。在幽聖界有傳言,黃金神柳排於鬼祖樹之後。」

「鬼祖樹?」藍韻竹也聽李七夜說過這樣的話。

寶龜道人搖頭說道:「鬼祖樹那只是一個傳說,但是,世間沒有人會相信有這樣的神樹存在,幽聖界的諸多鬼族都否認鬼祖樹的存在,甚至連祖界都否認世間存在鬼祖樹。在後世認為,鬼祖樹乃是子虛烏有,以訛傳訛罷了。」

「鬼祖樹這麼重要嗎?」聽到連祖界都否認,藍韻竹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寶龜道人沉聲地說道:「這個只怕永遠是一個謎,只是有傳聞說鬼祖樹涉及了鬼族的起源,如果這是真的話,有人猜測鬼祖樹乃是幽聖界的根。當然,這只是傳聞,世間根本就沒有人見過所謂的鬼祖樹。」

「不過,這樣說來,你所說的黃金神柳與黃金神殿只怕是關乎我們千鯉河的基根,我們千鯉湖有這樣的奪天造化,能成為一片樂土,或者與黃金神柳、黃金神殿有著莫大的關係。」寶龜道人說道。

藍韻竹張口欲言,但,她又閉上了嘴巴,李七夜曾經打算從黃金神殿之內帶走一些東西的事情,她沒有說出來,她在心面猶豫了一下,最終,把這件事埋在了心底。若是這件事說出來,只怕對李七夜是大大的不利。

大高朝要來了,請大家投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