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百一十一章黃金神殿求月票,求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千鯉河?」李七夜笑著說道:「丫頭,你知道為什麼你們的千鯉湖為成為一片樂土嗎?你知道,在很久以前,你們的千鯉湖那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湖泊,但,後來卻成了一片讓無數人都為之嚮往的樂土,你知道原因嗎?」...

?

李七夜與藍韻竹一直往下掉,似乎陰陽潭是深不見底,不論是掉下去有多久,都沒辦法抵達潭底。

當他們兩個人下沉一定距離之後就算是有陰陽煉仙鏡的庇護也承受不住那冰凍一切的寒氣與融化一切的熾熱,此時就算他們以最強大的血氣護體,都依然撐不住,在極寒極熱之下,連法則都能被凍碎,連道法都能被融化。

到了這個距離,就算是大賢都難於撐得下去,莫說是他們兩個人,如果再繼續沉下去,他們兩個人絕對會慘死在這裡。

「就在這個時候,天命秘術——命河天回1李七夜對藍韻竹大聲喝道。

藍韻竹一聽到李七夜的話,頓時溝通天地,天命沉浮,一道道無上的法則舒展,在這剎那之間,似乎輪迴萬古。

而就在藍韻竹施展出了他們千鯉河的天命秘術「命河天回」之時,李七夜一下子把開了識海,在他的識海深處一句真言飛出,真言化作了黃金法則神鏈,這一道黃金法則神鏈瞬間從李七夜的眉心射出。

「鐺」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這一道黃金法則神鏈一下子藍韻竹的天命秘術之中,瞬間鎖住了「命河天回」的最核心章法,在這剎那之間,藍韻竹的「命河天回」竟然不受她控制,天命法則瞬間交織成了一個門戶。

「嗡」的一聲,這個突然由天命法則所化的門戶竟然一下子把藍韻竹與李七夜吸了進去,瞬間消失在門戶之中。

藍韻竹眼前一花。此時哪裡還有什麼陰陽潭。在這剎那之間。他們已經是站在了另外一個地方。

藍韻竹她不由呆了一下,她自幼修練天命秘術,可以說,天命秘術「命河天回」是她的道根,她從來不知道「命河天回」竟然還有這樣的作用。

然而,當藍韻竹回過神來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被震撼了,她秀目睜得大大的。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此時,他們兩個人宛如是在另外一片星空之下,在這裡,竟然有一株巨大無比的柳樹,這株柳樹是藍韻竹看過最大的柳樹,只見這株柳樹直入天穹,整株柳樹似乎是撐起了這一片天地,一條條柳葉垂下之時,宛如是天梯一樣,似乎攀著柳條而上。能登上九天。

這還不是讓人為之震撼的,更讓人震撼的是這棵柳樹竟然是金黃。整棵巨大的柳樹就像是黃金鑄造的一樣,遠遠都能看到金光騰騰,站在柳樹之下,整個人都沐浴在了柳樹所灑下的金輝。當沐浴在金輝之中的時候耳邊似乎聽到了悅耳清脆的金粉灑落的聲音,交織成了一章樂曲。

在柳樹根部,竟然是極**與極陽水汩汩流淌,極**與極陽水交匯之處,便是黃金柳紮根之處。

在這棵巨大的柳樹之下,竟然還有一座巨大的黃金神殿,這座黃金神殿似乎用純金鑄造,而且兩扇巨大沉重的殿門是緊緊關閉。

「這,這,這是哪裡?」看著眼前的一幕,藍韻竹久久才回過神來,她回過神來之後,不由問道。

「陰陽潭底。」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們千鯉河根基之地。」看著眼前的柳樹,看著眼前的神殿,李七夜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多少的歲月,多少年過去,他又來到這裡了。

藍韻竹回過神來,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說道:「你是在利用我!我修練的』命河天回』是進入這裡的鑰匙。」

在千鯉河內部就曾有傳言說在陰陽潭底下埋藏著他們千鯉河最大的秘密,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進入這裡,連大賢都嘗試過,都以失敗而告終,然而,李七夜卻進來了。

「命河天回是鑰匙?」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就錯了,命河天回只不過是介質而己。沒有你,我也一樣能進來,只不過是有點麻煩而己。」

「你不是為捉仙葵而來的,你一開始就打著這裡的主意1藍韻竹不由為之一凜,不免有所警惕,盯著李七夜。

「怎麼,防備起我來了?」李七夜笑著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這裡面的秘密,你是不可能明白的。我只要對你們千鯉河不利,不需要等到今天!我今天來,只不過是想帶走屬於我的東西而己。」

藍韻竹不由呆在了那裡,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說道:「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你是怎麼知道進來的方法的?」

「掐指一算。」李七夜笑著說道。陰陽潭下的一切,他能不知道嗎?當年這片天地可是他開創的,有了他才有了千鯉仙帝,才有了千鯉河的一切!

「你不由在黃金神柳下坐坐,在這裡坐一下,觀其天道,說不定你大有收穫。」李七夜指了指巨大的黃金柳樹說道。

藍韻竹看著黃金神柳,不由說道:「黃金神柳,這是怎麼樣的神樹?」

「了不得的神樹,若沒有它,只怕就沒有千鯉河的神秘。在幽聖界,若是沒有鬼祖樹,說不定它有機會成為第一樹。」李七夜笑了笑,然後說道:「我該進去了,我要帶走幾件東西。」說著走向柳樹下的黃金神殿。

「我不同意你帶走這裡的東西。」在這一刻,藍韻竹意識到了什麼,沉聲地說道:「這裡的東西,應該是屬於千鯉河。」

「屬於千鯉河?」李七夜笑著說道:「丫頭,你知道為什麼你們的千鯉湖為成為一片樂土嗎?你知道,在很久以前,你們的千鯉湖那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湖泊,但,後來卻成了一片讓無數人都為之嚮往的樂土,你知道原因嗎?」

「千鯉湖不是一直都是樂土嗎?」藍韻竹不由呆了一下,他們千鯉湖盛產珍寶神葯,不知道讓多少人垂涎三尺。

「如果千鯉湖一直都是樂土,還輪得到你們千鯉河來建宗立派,如此的樂土,若早就是有的話,萬骨皇座、愚山老仙國這樣的傳承早就把自己的祖地建在了這裡。」李七夜悠閑地說道。

「那是什麼原因讓這裡變成了一片樂土,是我們祖師千鯉仙帝嗎?」問到這個問題,藍韻竹突然都不是那麼自信。

李七夜神秘地一笑,然後走向黃金神殿,而藍韻竹也急忙跟了上去,李七夜回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道:「如果你想阻止我,那就跟來吧,只不過,這隻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著,李七夜已經走到了黃金神殿的大門之前,看著眼前這高大而沉重的兩扇黃金大門,李七夜在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李七夜伸手輕輕地叩著大門,說道:「我回來了。」此時,李七夜說話十分有節奏,這個節奏似乎是與大道至理相吻合。

「軋——軋——軋——」在這個時候,巨大而沉重的黃金大門慢慢地打開,當黃金大門打開之時,裡面是混沌縈繞。

李七夜沉默無聲,跨入了黃金大門。見李七夜跨入了黃金大門,藍韻竹也忙是跟了上去,然而,她一隻腳剛邁入黃金大門,「砰」的一聲響起,她整個人被彈飛出去,似乎在這裡面有著無敵的存在不允許她進來一樣。

「軋——軋——軋——」藍韻竹還沒有來得及爬起來,巨大而沉重的黃金大門在一陣的沉響聲中關閉上了。

「開門,小鬼頭。」藍韻竹忙是衝上去,拍著沉重的黃金大門大聲叫道,但是,裡面根本就沒有迴音。

藍韻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想到李七夜剛才的樣子,她也學著李七夜的樣子,輕輕地叩擊著黃金大門,學著李七夜說話的節奏,說道:「我回來了。」

然而,黃金大門一點反應都沒有,藍韻竹不死心,連試了好幾次,但是,黃金大門依然沒有絲毫的反應。

「小鬼頭,竟然敢坑我1藍韻竹被氣得牙痒痒的,恨恨地說道:「不要被我揪住了,否則會讓你好看。」

一肚子怨氣的藍韻竹不由跺了跺腳,只好在黃金神柳的樹下坐了下來,靜下心來之時,她不由仰望黃金神柳。

李七夜進入了黃金神殿,在黃金神殿之內乃是混沌縈繞,宛如整個黃金神殿都裝滿了天地混沌。

似乎,這裡是一片還未開闢的天地,似乎,這裡還是天地初始,天地萬物都才剛剛起源。

站在這裡,當仔細聆聽,當打開天眼,隱隱之間能聽到裡面傳來龍吟鳳鳴之聲,隱隱之間,似乎聽到了麒麟高吼、饕餮咆哮的聲音,似乎,在這裡居住著傳說中的神獸。

在以天眼而觀的時候,在混沌之中,隱隱能見神塔,又隱隱能見天爐、仙門等等無上仙物,似乎,這一切的無上仙物都蘊藏在這片天地之中。

李七夜站在這裡,心面不由感慨,輕輕地嘆息一聲,喃喃地說道:「歲月無情,沒有想到又回到了這裡。」

「能回來就好。」就在李七夜話剛落下之時,混沌之中傳來了一個聲音。

今天爆發五更,屬於個人爆發,不要問為什麼,人帥,任性!!!!!!

月票明天累計,求月票,求推薦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