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四百一十章陽陰潭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極速下沉,但是,就算他們兩個人再了得,隨著下沉到一定深處,也難於承受兩股極寒極熱。 當下沉到一定深處的時候,李七夜祭出了陰陽煉化鏡,瞬間,陰陽魚從陰陽煉仙鏡中躍了出來,當陰陽魚在他們兩個人身邊...

第四百一十章陽陰潭

「丫頭,你還沒嫁過來呢,就一副黃臉婆的架勢了,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嫁給我呀。」見藍韻竹叉著腰肢,李七夜笑著說道。

藍韻竹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失態的模樣,她羞得無地從容,她不由狠狠地跺了一下腳,惱氣說道:「小鬼頭,我跟你沒完1說完就匆匆跑開了。

當藍韻竹離開之後,連陸白秋都不由輕輕地說道:「公子,竹仙子是喜歡你喲。」

對於陸白秋這樣的話,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只是望著外面的遠處,沉默起來。

陸白秋見李七夜沉默不語,也無聲無息地退下了,不再打擾他。

陰陽潭,在千鯉湖深處的一個島嶼之上,而陰陽潭也不大,佔地十餘畝而己,但是,陰陽潭的位置很殊,它位於千鯉湖中央位置。

在千鯉河來說,陰陽潭就像千鯉河一樣,它充滿了神秘,充滿了未知。陰陽潭雖然不大,但是,卻深不見底,千鯉河曾經有大賢親身進入陰陽潭,欲一口氣抵達太是,最終卻未能抵達潭底。

站在陰陽潭之前,只怕任何人都看不出眼前的潭水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眼前佔地十畝地的潭水看起來清澈透明,和一般的潭水沒有多大的區別。

但是,當強者打開天眼仔細看的時候,會發現陰陽潭的潭水其實是涇渭分明,右為極陽水,左為極陰水。

極陽水清明到透沏,似乎它被煮去了一切雜質一樣,而極陰水剔透到冰靈,看起來流動的不是水,而是冰。

而在極陽水與極陰水交匯之處兩股水交成成了一起,竟然如漆似膠,而且還冒出了淡淡的水汽。

從表面看,極陰水與極陽水和普通的水沒有什麼區別,但是,若是醺一滴水,就會發現極陰水能瞬間冰僵人的身體,而極陽水能瞬間融化人的身體。

就是這樣詭異的地方,在潭水深處竟然時不時浮起一條條的水草。如果說肉眼分辨不出極陰水與阿極陽水的話,那麼,可以從潭底深處浮起來的水草分辨極陰水與極陽水。

極陰水所浮起來的水草乃是墨黑如玄鐵,一看水草就能感受到它所散發出來的寒氣,而極陽水所浮起來的水草剛是赤如黃金,當它浮出來的時候,讓人能感受到它的熾熱,讓人覺得它要融化掉一樣。

而且,更為神奇的是,當兩種水草浮到了極陽水與極陰水交匯之處,兩株水草也會交纏在一起,在這瞬間,陰陽交泰,兩株水草頭首交成一股,身體生出了縷縷的法則,散發出了奪目的光采,一條條細小的法則交融在一起。

當兩株水草在兩種水交匯處融合在一起的時候,便是成了極為罕有珍貴的寶葯——陰陽仙葵。

陰陽仙葵這可是好東西,它可以代替許多珍貴稀罕的靈藥仙草,它甚至可以煉成延長壽命的寶丹!

在陰陽潭內所生的陰陽仙葵,越是往潭底深處,它就越珍貴,在千鯉河曾有傳言認為,在陰陽潭底下有可以媲美於傳說中仙藥的真正的仙葵!

在這一天,千鯉河的諸長老都聚集在了陰陽潭邊,還有不少的弟子出席了這一場考核,以作見證。

事實上,千鯉河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人負責下陰陽潭捉仙葵,而且,下陰陽潭捉仙葵這必須是兩個人才能完成。

這一次寶龜道人特地派出了兩位護法以應戰李七夜,而且,這兩位護法都是捉仙葵的老手,甚至可以說是行家。

「這一場捉仙葵以一天為限如何?誰捉得多,就算誰贏。」寶龜道人開口說道。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陰陽潭,笑著說道:「這個我倒沒意見,一天就一天。」看著眼前的陰陽潭,他都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李公子應該知道,捉陰陽仙葵,這必須是兩個人才能完成。不知道你的幫手是哪一位呢?」寶龜道人說道。

「她。」李七夜笑著指了指身邊的藍韻竹,說道:「我們兩個人聯手下去捉仙葵就行了。」

「不行1李七夜話一出,立即有千鯉河的弟子反對,事實上,連一些長老都反對,特別是林長老,他冷冷地說道:「韻竹乃是千鯉河的弟子,如果你要找幫手,找其他人去。」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一眼林長老,說道:「林長老,韻竹是千鯉河的弟子沒錯,但是,不要忘記了,她可是我的未婚妻1

藍韻竹又氣又惱,但是,又無可奈何,這件事情都已經成了事實了!至於在場的千鯉河弟子,都是怒目相視!

「等你通過了考核再說也不遲。」林長老冷哼一聲,他的目光寒冷,他徒弟現在還躺在床上,他這個做師父的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他這個小鬼!

「也罷,就讓韻竹幫你一把吧。」寶龜道人點頭沉聲地說道。

「掌門,這不妥吧。」寶龜道人作這樣的決定,私下有長老護法都不由為之不滿,忍不住低聲說道。

寶龜道人輕輕擺手說道:「我們派護法出場,這已經是佔了不小的便宜了,韻竹雖然是千鯉河弟子,但,她並不擅長捉仙葵。他們有婚緣約定,韻竹幫他一把,也算是情理之中。」

說到底,寶龜道人還是護著自己的徒弟,他還是站在藍韻竹這一邊。

「那就開始吧。」寶龜道人力排眾議,對李七夜與參戰的兩位護法說道。

這兩位護法二話不說,一個踏入了極陰水之中,一個是踏入極陽水之中,當踏入極陰水之中的護法,當他的衣襟一沾到極陰水的時候,瞬間被冰封,在這瞬間,他一條條道環撐開,以擋住極陰水的寒氣,慢慢地沉入水中。

而踏入極陽水的護法當他一踏入水中的時候,衣襟一沾到水,立即化作了灰燼,十分的驚人,那怕這位護法已經是一位了不得的聖尊,他立即祭出了一件寶物,寶物垂落下如瀑布一樣的寒氣,緊緊地護著他,以抵抗住極陽水的熾熱。

當兩位護法沉到了一定深處之後,就再也不敢繼續沉下去,若是他們再繼續沉下去就撐不住了,就算是在這個深度,一位護法被寒氣入侵是臉色發白,一個是承受著熾熱,黃豆大小的汗水一滴滴落下。

此時,他們兩個人緊緊地盯著從潭底下慢慢飄浮起來的水草,當有兩株水草慢慢地浮到了交匯之處的時候,他們都不由屏住呼吸,當兩株水草在交融變成陰陽仙葵的瞬間,他們就瞬間出手,一個是催動著極陰水,一個是催動著極陽水,兩股水流瞬間化作了鎖鏈,瞬間鎖向交成一股的草根,而且極陰水鎖的是黃金水草的草根,極陽水鎖的是玄鐵水草的草根。

「鐺」的一聲,然而,他們稍不留神,就被陰陽仙葵掙斷鎖鏈,一下子逃之夭夭。

陰陽仙葵可是極為強大的寶葯,在出水之前,只有極陰、極陽之水才能鎖得住它們,否則,任你通神,都無法抓住它們。

不過,兩位護法乃是行家,雖然一開始出手失利,但是,接下來被他們一口氣捉住了四隻陰陽仙葵。

「了不得。」李七夜笑了笑,對藍韻竹眨了眨眼睛說道:「該我們了。」說著,拉起了藍韻竹的小手。

「幹什麼——」在這樣的眾目睽睽之下,被拉著玉手,這讓藍韻竹又羞又氣。

而在場的千鯉河弟子更是雙目噴出怒火,怒視李七夜,也有不少長老為之不滿,冷哼一聲。

「你相信我嗎?」在藍韻竹又羞又氣的時候,李七夜突然問了這麼一句莫明其妙的話。

「嘩啦」的一聲,然而,藍韻竹還沒有回過神來,李七夜就一下子拉著她跳入了陰陽潭,而且他們是跳入了兩股水流交匯之處。

一跳入了兩股水流交匯之時,瞬間乍寒乍熱,藍韻竹立即催動著功法,以抵擋極陽、極陰之水。

「沉下去。」李七夜立即拉著藍韻竹往上沉,說道。

藍韻竹也只好跟著李七夜往潭底沉下去,而且他們下沉的速度是極快,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潭底。

「這是要幹什麼1見李七夜拉著藍韻竹突然沉入了貼有人都嚇了一大跳,要知道,連大賢都無法抵達陰陽潭的潭底。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就憑他也想潛下去。」林長老不由冷哼一聲。

連寶龜道人都不由輕皺了一下眉頭,不免為自己徒弟擔心起來,他作為掌門,當然知道陰陽塘恕

李七夜帶著藍韻竹極速下沉,但是,就算他們兩個人再了得,隨著下沉到一定深處,也難於承受兩股極寒極熱。

當下沉到一定深處的時候,李七夜祭出了陰陽煉化鏡,瞬間,陰陽魚從陰陽煉仙鏡中躍了出來,當陰陽魚在他們兩個人身邊游躍之時,竟然如魚得水一般,十分的歡快。

「這是仙帝真器嗎?」看到陰陽煉仙鏡,藍韻竹不上為之動容,她可是一個識貨的人。

「雖然不是,但,不見得會比仙帝真器弱。」李七夜掌持著陰陽煉仙鏡,在陰陽魚的守護之下,一直往下沉。

推薦一個作者的新書:

書號:3318393

書名:《任游天界》

簡介:

公元2020年,神魔混戰,天地崩壞。萬年後的地球,一少年離奇轉世,是剎那芳華,還是蒼莽古?是誰動亂天地?是誰扭轉乾坤?又是誰演繹這終天黑幕……

至人無己!天地萬物無所不用……

神人無功!諸天神魔無所不驅……

聖人無名!宇宙浩瀚無所不容……

勘破天道奧義,三界五行中,誰與爭鋒?逍遙獨步,天豈可擋?大羅諸天,任游蒼穹!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