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409章一招敗敵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們兩個人分開的,你說是不是?」 李七夜這樣的話實在是讓人容易產生誤會,現在他們兩個人在千鯉河的弟子看來是一對共赴苦難的小鴛鴦,而他們千鯉河就像是棍打鴛鴦散的大惡人。 藍韻竹沒好氣地瞪了...

「大師兄了不得,已經是擁有了龍魄了。」看到炎龍化出巨大的火龍,千鯉河的弟子不由為之動容。

炎龍乃是火蟒血統,屬於妖道,若是一直能擁有龍炎,生成龍魄,那麼在未來能化作真龍,到時候就是血統發生真正的蛻變,身化強大的神獸,到了那一步,就的確是逆天了。

「大師兄,好好教訓他1見炎龍出手,有師弟大聲喝采,手舞足蹈!不少弟子附聲喝采,為炎龍加油鼓勁。

就在火龍巨爪拍抓而下之時,在這瞬間,李七夜動了,在李七夜一動的瞬間,他身邊的時空「嗡」的一聲顫抖了一下,這只是輕輕地顫抖,似乎李七夜是在扇動著翅膀一樣。

「砰——」的一聲巨響傳出,所有的人都以為李七夜被火龍巨爪拍成肉醬了,然而,當所有人定眼一看之時,只見巨龍盤護的炎龍整個人被高高地撞飛,鮮血染紅碧空。

「砰」的一聲又是一聲巨響傳出,剛剛被高高撞飛的炎龍還沒有回過神來,又被人從高空中撞向大地。

「砰、砰、砰」三聲巨響再一次傳來,炎龍被從高空撞向大地的時候,他還未撞到大地之間,連續三次被人撞中,三次撞擊的力量瞬間累積在他的身上,剎那之間,把盤護在炎龍身上的巨大火龍撞擊得支離破碎!

「轟——」最後,一聲巨響震撼著整個決鬥場,炎龍重重地撞擊在了決鬥場上,被加持的決鬥場被撞擊出一個大坑來。

在大坑之中,此時炎龍是傷痕纍纍,渾身是血,趴在了大坑裡面,一動都不能動,若不是還有呼吸,還讓人以為他已經死了。

而李七夜依然在原位站著,一動都沒有動,似乎他根本就沒有動過一樣,似乎他一直都是站在那裡,根本就沒有出手。

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都嘴巴張得大大的,張大的嘴巴是久久無法合攏,開口為炎龍喝採的弟子,此時喝采之聲還在喉嚨之中就硬重重地咽住了,在這一刻,一切的聲音都嘎然而止。

就算是千鯉河的長老都臉色大變,因為這一切變化得太快了,石火電光,甚至可以說是追電奪光,這一切的動作只不過是瞬間完成而己。在這剎那之間,炎龍再強大的御防都如同不設防備一樣。

其他的弟子或者無法看清楚李七夜的出手,但是,千鯉河的長老卻看到了,就算是千鯉河的長老,看到李七夜出手,那也是一串的殘影,若不是他們道行已經聖尊甚至是邁入了聖皇,根本就根不上李七夜的速度。

這速度太快了,就算是巔峰的聖尊、強大的聖皇都不見得擁有如此駭人的速度。

連一直注視著李七夜的藍韻竹也都不由臉色大變,對於李七夜,她比外人還了解,六宮九星,這樣的古聖就算是對決上聖尊也有一定的優勢。

在藍韻竹看來,大師兄炎龍戰敗那是肯定的,那隻不過是遲早的事情而己,然而,炎龍如此快就敗下陣來,讓藍韻竹都大吃一驚,李七夜的六宮九星都還未發威,炎龍就已經敗下陣來了,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

藍韻竹可是難得的天才,堪稱妖孽,她對於自己道行也有足夠的信心,可以挑戰任何帝統仙門的傳人,今日一見李七夜出手,她都不由在心面抽了一口冷氣。

「這是什麼秘術1千鯉河的長老都不由臉色大變,如此快的速度,在他們看來,李七夜必定是修練了驚世無比的秘術。

飛仙體,鎮獄神體,兩大仙體同時施出,這將會有怎麼樣的威力,結果就擺在了眼前,而且李七夜的飛仙體還未能小成!

一身雙體,這是世人無法想象的事情,今天,兩大體質在李七夜身上施展出來,只是初試啼音,威力就駭人無比。

絕對的速度,絕對的重量,在極速之下,極重的身體那就變成了最強大的武器,破壞力絕無倫比。

「龍兒——」林長老為之大驚,急忙沖了下來,當發現炎龍還有一口氣的時候,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頓時怒視李七夜。

「好個心狠手辣的小鬼1林長老盯著李七夜,臉色陰冷,雙目中閃動著殺意。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說道:「心狠手辣?是誰說要三招之內斬殺我的?大爺我饒他一命,這已經是算仁慈了1

「好了,下去吧,救人要緊。」寶龜道人開口說道:「李七夜通過了第一場的考核,第二場考核的項目由李七夜決定。下一場考核你想選擇什麼?當然,只要你提出來,千鯉河隨時都接受你的挑戰。」

「要我挑選嗎?」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著說道:「既然要我選的話,那就比捉仙葵如何?誰捉得多,就算誰勝。」

「捉仙葵?」寶龜道人不由看著李七夜,說道:「你可知道在捉仙葵是什麼意思嗎?」

「這個倒不需要掌門提醒。」李七夜笑著說道:「誰人不知道千鯉河的陰陽潭內的陰陽仙葵乃是南遙雲一大仙物。」

「好,既然是如此,三天後,在陰陽潭一見分曉。」對於李七夜的要求,寶龜道人也未多說,就一口答應下來了。

至於在場的千鯉河弟子則是久久說不出話來,許多的千鯉河弟子都不由沉默起來,雖然千鯉河的弟子對於李七夜十分不爽,但是,現在李七夜憑著真實本事打敗了炎龍,不論他們對於李七夜如何的不爽,他們也只能服輸。

「好了,我們走吧。」李七夜笑吟吟地對藍韻竹說道:「我相信,是沒有人能把我們兩個人分開的,你說是不是?」

李七夜這樣的話實在是讓人容易產生誤會,現在他們兩個人在千鯉河的弟子看來是一對共赴苦難的小鴛鴦,而他們千鯉河就像是棍打鴛鴦散的大惡人。

藍韻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也是跟著離開了。

千鯉河的弟子心面不是滋味,甚至是憋了一肚子的氣,在開戰之前,多少弟子是興奮無比,抱著一股必勝的心態而來。在千鯉河的弟子看來,這一場決鬥必將會毫無懸念,在他們看來,大師兄必狠狠教訓一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這好讓像李七夜這種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人明白,他們千鯉河的公主不是誰都能配得上的。

在所有弟子看來,這一戰必勝無疑,然而沒有想到,在一招之內,他們大師兄就被對手打趴了,這樣的事情對於他們千鯉河來說,實在是奇恥大辱,但是又無可奈何,李七夜的確是憑真本事打敗了炎龍,他們就算是一肚子氣也是無處可出。

「哼,就算他能通過這一場的考驗,也不可能通過第二場的考驗,陰陽潭不是誰都能下去的。」最後有千鯉河的弟子不服氣地冷哼一聲,說道。

當回到獨院之後,藍韻竹瞅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下陰陽潭捉仙葵,這樣的事情必須兩個人才能完成,你一個人能行嗎?」

李七夜笑著說道,看了看身邊的陸白秋,說道:「如果你不願意幫助我,那就讓白秋跟我一同下去吧。」

「我?」陸白秋不由被嚇了一大跳,搖頭說道:「我不行了。公子,你真的知道下陰陽潭捉仙葵的意思嗎?」

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我不知道,就不會選擇下陰陽潭捉仙葵了。」說到這裡,他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

「但是,公子,你要知道,陰陽潭可是一個十分可怕的地方,陰陽潭的水分為極陰水與極陽水,雖然是同一個潭,但是,這兩種水完全不同。極陰水堪稱是世間最冷的水,醺一滴就足可以凍滅真命元神,而且越往潭下深處,就是越為冰冷……」陸白秋忙是給李七夜作個說明。

「……極陽水聽說是世間最間最熱的水,可以融鐵化銅,就算是豪雄王侯都不敢輕易碰它。」陸白秋說道:「不是我不願意助公子一臂之力,只是我道行實在是太淺,一旦進入陽陰潭,只怕只會拖公子的後腿。」

「沒事,不有緊張。」李七夜老神在在地說道:「你不行,就讓韻竹來吧。我們兩個下去就行了,你在旁邊看著。」

「誰說我要幫你了?」藍韻竹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這可是你自找的,又不是說我要你挑選這樣的挑戰。再說,我可是千鯉河的弟子,怎麼可能幫外人呢。」

「是嗎?」李七夜悠然自在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覺得師兄弟親,還是夫妻親呢?我可是你的老公,不要忘記了。」

「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藍韻竹頓時又羞又氣,說道:「想做我未婚夫,哼,下輩子吧,不,下輩子都沒門1

「喲,你這麼一說,我是不是考慮退出?」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如果我現在退出,我想你們千鯉河會很樂意送我三五件寶物的。至於你的婚姻大事嘛,以後你就慢慢考慮吧。」

「你敢——」藍韻竹被氣得粉臉通紅,不由一叉柳腰,一副要發飆的模樣。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