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407章揚元老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怕連考核的膽量都沒有了。」 「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這要讓小鬼明白,我們的師姐不是誰都能配得上的。」一時之間,千鯉河的師兄弟、師姐妹都一同討伐李七夜。 似乎,李七夜是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

「不戰而退,這好像不是我的風格,既然你們千鯉河要來考核我,那我奉陪便是了。」最後李七夜笑著對寶龜道人說道。

對於李七夜的選擇,寶龜道人也並不意外,點了點頭,說道:「那也行,三場考核,有一場考核的項目由你來指定,這也是公平起見。」

「行,既然要我指定考核項目,我選擇指定第二場考核項目吧。」李七夜爽快利索,笑著說道。

「那好,第一場考核乃是考核你的武藝,明天就開始,你可有意見?」寶龜道人說道。

李七夜聳了聳肩,說道:「隨時奉陪。」

「那你回去準備吧,明日我千鯉河會派一名弟子挑戰你,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可別小覷你的對手。」寶龜道人也算友善,特地提醒了李七夜一句。

李七夜看了旁邊一眼的藍韻竹,笑著說道:「難道你們派我的未婚妻上場來跟我決戰嗎?」

「未婚妻」這話落入藍韻竹的耳中,頓時是讓她又氣又怒,不由怒視李七夜,粉臉通紅,火辣辣的。

「這一點你放心,若是派韻竹上場,那就顯得對你不公平了。」寶龜道人笑著說道。事實上,作為掌門,又是藍韻竹的師父,寶龜道人還是支持自己徒弟的。

當然,在寶龜道人看來,若是藍韻竹上場,李七夜絕對是沒有勝算。寶龜道人對於自己的弟子還是有著十分的信心,就算是對決其他的帝統仙門的傳人,藍韻竹也一樣有著絕對的勝算,就算是對決萬骨皇座的傳人,在寶龜道人看來,他徒弟藍韻竹也是有著不小的把握。

對於李七夜來說,不論是怎麼樣的對手他都樂意奉陪,事實上,對手越強,他就戰意越高昂。

告別了寶龜道人,回到了獨院的時候,陸白秋就已經低聲告訴他們兩個人,屋內有人等著他們回來。

「揚爺爺。」進入屋內之後,看到屋內坐著的一個老者,藍韻竹都不由又高興又驚訝地叫了一聲。

坐在屋內的是一個老者,這個老者年紀古稀,身材並不魁梧的他坐在那裡卻宛如可以擋住八方風雨一樣,他坐在那裡,給人一堵高牆的感覺。

這個老者便是千鯉河的元老,也是出身於飛揚村的老人——揚老。

事實上,飛揚村出過不少了不得的人物,有凡世間的大將元帥,一國之宰,也有帝統仙門的元老,如揚老便是其中的一個。

不管飛揚村出過怎麼樣的人物,都打不破飛揚村的那一份寧靜,那是屬於仙帝晚年冥思的寧靜,誰都打不破。

「爺爺也出關了?」藍韻竹驚訝地說道。揚元老並不是藍韻竹的親爺爺,不過,他是飛揚村輩份很高的長輩,藍韻竹稱他為爺爺。

揚元老笑眯眯地說道:「既然神樹給你選擇了一個如意郎君,我這個作爺爺的又怎麼能不親自來看一看呢。」

「爺爺,你胡說什麼1藍韻竹臉皮薄,粉臉通紅,不由輕嗔一聲。

揚老則是仔仔細細地把李七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好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樣,越看越中意。

「好,好,好。」揚老看了李七夜一遍之後,連連點頭稱讚,笑著說道:「看來神樹的確是給丫頭挑選了一個如意郎君。」

「神樹是給她挑選了如意郎君,但是,不一定是給我挑了一個賢慧的妻子。」李七夜笑著說道。

「好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揚老笑著瞪了他一眼,說道:「我們家的丫頭也不會差了,不管如何,未來你們兩個人要相扶相持,恩恩愛愛。」

揚老對於李七夜是很滿意了,事實上,他是相信自己村的夢願樹,作為帝統仙門的元老,他知道自己村的夢願樹是意味著什麼,而夢願樹為藍韻竹選擇了李七夜,這裡面肯定是有原因的。

「爺爺,八字還沒有一撇呢1藍韻竹羞惱地嗔聲說道。

李七夜只是笑著搖了搖頭,這一樁婚約對於他來說,那隻不過是一場偶然而己,至於藍韻竹嘛,她也只是想借他來擺脫千鯉河的逼婚而己。

「小夥子呀,今日我是特地出關來給你鼓鼓氣,其他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只說一句話。」揚老笑著說道:「不管什麼事,放手去做吧,總之,你們這樁婚事我這老頭子是大力支持了,不管別人怎麼樣干涉,你們不動搖就可以了。我們飛揚村的姑爺,也不至於那麼容易被打敗,你說是吧。」

揚老作為千鯉河的元老,可以說是很少理會俗事,這一次特地出關為李七夜撐腰,他是怕李七夜孤掌難鳴,被諸位元老逼得選擇退讓。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特地出來給李七夜撐腰鼓勁。

「好的,我會早點抱美人歸,早生貴子的。」見揚老如此的熱忱,李七夜也笑著說道。

至於藍韻竹,被李七夜這樣的話氣得粉臉通紅,又羞又怒,恨不得把這個小鬼海扁成豬頭三。

「好,好,好,我等你們的好消息。」揚老笑了起來,臨走的時候還對李七夜說道:「放手去做吧,姻緣天定,誰都拆不散你們倆個的。」

「剛才你胡說八道什麼1當揚老走了之後,藍韻竹不由發飆,狠狠地掐住了李七夜的大腿,怒瞪著李七夜。

「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拍在了她的香臀之上,揉捏了一把,這嚇得藍韻竹尖叫一聲,一下子跳開,粉臉通紅,怒視李七夜。

「你這個小色狼1藍韻竹秀目噴出了怒火,竟然被這小鬼如此的輕薄,氣得她哆嗦,臉兒紅得如晚霞。

相對起藍韻竹的怒氣衝天來,李七夜倒是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什麼小色狼,說得這麼難聽,不要忘記了,我可是你的未婚夫,作為未婚夫,擰一把自己的妻子,那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再說嘛,你臀部又豐滿又有彈性……」

「你還說——」藍韻竹被氣得發飆,羞得無地從容,張牙舞爪地追殺李七夜。

一時之間,屋內響起了李七夜的調侃笑聲還有藍韻竹的憤怒抓狂的聲音,這讓在外面的陸白秋聽了,都不由莞爾一笑,他們兩個人是越來越像一對小夫妻。

在就第二天,關於李七夜這個未來姑爺考核的消息一下子傳遍了整個千鯉河。

「未來姑爺?呸,等他能通過考核再說吧,現在還沒有資格稱未來的姑爺。」在千鯉河之內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的弟子對藍韻竹愛慕無比,李七夜的情敵到處都是,所以,對於李七夜,不知道多少年輕一輩抱著濃濃的敵意。

所以,當一聽到要考核李七夜的時候,千鯉河的年輕一輩弟子第一個想法都是希望李七夜通不過考核。

接著,第一場武藝考核的消息也傳開了,而且第一場武考決戰李七夜的便是千鯉河的大弟子炎龍。

千鯉河要考李七夜的武藝,派出年輕一輩最強的弟子之一的大弟子炎龍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實上,千鯉河的老一輩沒有出手,這已經是很公平了。

至於炎龍出場決戰李七夜是由長老們指派還是他自告奮勇,這個就不得而知了。

當千鯉河的弟子聽到是大師兄出戰的時候,頓時不由為之興奮了,有弟子興奮地說道:「也好,大師兄出手就狠狠教訓教訓一下這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小鬼1

可以說,一時之間千鯉河的弟子不管平時是不是和陸相處,但是,今天卻難是的一直團結,都是抱著一樣想法,把李七夜這樣的小鬼趕出去!

「嘿,姓李的小鬼只怕在大師兄手中沒辦法走過三招,就憑他一個無名小輩,也能與大師兄為敵1有師妹崇拜大師兄說道。

「三招?這也太看得起這個小鬼了,以我看,一招就足夠。大師兄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古聖1有師弟說道:「嘿,大師兄一招就能擊敗這個小鬼,讓他信心頓時崩潰,接下來的考核,只怕連考核的膽量都沒有了。」

「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這要讓小鬼明白,我們的師姐不是誰都能配得上的。」一時之間,千鯉河的師兄弟、師姐妹都一同討伐李七夜。

似乎,李七夜是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一樣,千鯉河的弟子都希望他輸掉。

就在第二天,大早之時,在千鯉河的指定決鬥場外早早就已經是擠滿了千鯉河的弟子了,一大早,千鯉河的弟子都紛紛趕來觀戰了。

當作為裁判的長老們都來了之後,炎龍也進入了決鬥常今天,炎龍可以說是神采飛揚,全身的焰火如龍騰一般,熊熊的烈焰似乎可以燒穿天穹。

在今日,炎龍鬥志高昂,氣宇飛揚,他一副自負的模樣,宛如是勝券在握一般。

事實上,炎龍在心面也沒有把李七夜放在心上,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就算再強大也不是他的對手。

炎龍的自負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作為千鯉河的大弟子,他的天賦一直很高,他已經是登臨古聖有好幾年了。

今天我也不知道月票能有多少,四更應該沒問題吧,讓我們一起努力!!!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