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406章千鯉河的約定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這一樁婚約的話,必須通過考核。」 「如果我不堅持呢?」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藍韻竹說道:「對於我們千鯉河來說,若是你能放棄這一樁婚約,那再好不過,宗門會給你補償,只要你的條件適合,宗門...

「炎龍與韻竹的事情是可以放一放。 本站網址:biquwo 」林長老說道:「但是,姓李的那個小鬼,絕對配不是我們千鯉河的傳人,給他一點甜頭,讓他乖乖放棄這一樁婚約吧!哼,這種大事情,由不得他這麼一個小鬼來左右。」

「年輕人的事情,就讓年輕人做決定吧。」就在千鯉河的不少長老爭論不下去的時候,室內響起了一個聲音,一個蒼老的聲音。

「揚老。」聽到這個聲音,在座的長老在心面不由為之一凜,神態都不由莊重起來。

這是千鯉河的一位元老,在千鯉河有著極高的地位,分量極重。如果說,在千鯉河誰最有權干涉藍韻竹的終身大事,那就是非他莫屬了。他不止是千鯉河的元老,同時也是出身於飛懷村,是藍韻竹的親系長輩,也是藍韻竹的引路人。

「揚老,韻竹終究是我們千鯉河的傳人……」林長老聽到揚老的話,忍不住輕聲抗議地說道。

「難道千鯉河的傳人就不能決定自己的終身大事了嗎?連自己的終身大事都決定不了,還談什麼問鼎天命,成就仙帝1揚老雖然沒有到場,但是,威嚴的聲音卻讓人敬畏,他沉聲地說道:「韻竹是千鯉河的傳人是沒錯,但,也是我飛懷村的人,她的終身大事,不是捆綁在千鯉河的利益之上1

很明顯,揚老是護犢情深,他是給藍韻竹撐腰。

「揚兄,話也不能這樣說。」此時,另一個聲音響起。說道:「韻竹乃是千鯉河的傳人。她的終身大事。終究是要謹慎一二。」

「王老?」聽到這個聲音,在座的長老也不由相視了一眼,又是一個元老出面了,在長老之中,最高興的要屬於林長老了,因為王老乃是他的師父。

「什麼時候王師弟把這閑師管到我頭上來了。」揚老的聲音響起,依然氣勢逼人。

王老的聲音笑呵呵地說道:「不敢,不敢。關於揚老飛懷村的事情,我作為外人,敢不敢幹涉。只不過,韻竹終究是千鯉河的弟子,雖然說這樣的婚約乃是天緣所定,但是,作為千鯉河傳人的未婚未,千鯉河考核一下他也不算是過份吧,這也算是為韻竹把把關,若是他覺得沒有那個能力。說不定是知難而退。」

「那就考核一下吧,若是這位李公子堅定要選擇這一樁婚約的話。」此時。寶龜真人開口定錘說道:「既然韻竹這樁婚約乃是天緣而定,我們作長輩的就無需強制干涉,但是,考核考核,也算是為韻竹把把關。」

寶龜真人終究是掌門人,那一句話定錘,就算是元老也不好當面發作。

「也罷,就考核一二。」最終,連大力支持藍韻竹的揚老也同意了考核一下李七夜。

「掌門人見你。」當這樁婚約的事情決定下來之後,寶龜道人召見李七夜,藍韻竹給李七夜傳話。

「看來你的心情不錯嘛,婚約之事有結果了?」李七夜笑盈盈地看著藍韻竹,說道:「是不是急不可待地想嫁出去了。」

藍韻竹橫了李七夜一眼,悠然地說道:「嫁出去?等於能通過考核再說吧,如果你要堅持這一樁婚約的話,必須通過考核。」

「如果我不堅持呢?」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藍韻竹說道:「對於我們千鯉河來說,若是你能放棄這一樁婚約,那再好不過,宗門會給你補償,只要你的條件適合,宗門都會盡量滿足你的要求。」

「這麼說來,我還是選擇放棄算了。」李七夜摸了摸下巴,笑著說道:「娶一個黃臉婆,還不如拿來換寶物1

「你」藍韻竹被氣得吐血,怒視李七夜,怒氣地說道:「小鬼頭,難道我就只值得那一二件寶物嗎1

李七夜上上下下打量了藍韻竹一番,笑著說道:「這麼說來,你是很想嫁給我了?這個嘛,我倒是要考慮考慮,這可是關係到我終身大事,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你信不信我揍扁你1藍韻竹是咬牙切齒,緊緊握起了拳頭,一雙秀目盯著李七夜恨恨地說道。

「丫頭,要溫柔一點,你想嫁給我,那就必須溫柔一點,我是喜歡溫柔的女人。」李七夜笑著說道:「如果你溫柔一點,我會考慮考慮把你娶回去,唉,這還是我吃大虧了,這樣的大事,還是要考慮考慮。」

藍韻竹被氣得哆嗦,好不容易,她才平息心面的怒氣,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乜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該不會是自知考核不過,所以想放棄嗎?當然,你樂意做縮頭烏龜我也不怪你,只能說遺憾,是夢願樹選擇人了,選到了一個不孬種。」

「丫頭,你這樣的激將法太嫩了。」李七夜搖了搖頭,然後摸了摸下巴,說道:「不過嘛,你們千鯉河一群老頭子高高在上,真以為我是要高攀你們千鯉河,大爺我倒有興趣教訓教訓一下你們千鯉河1

「這麼說來,你是迎戰了。」藍韻竹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由為之一喜說道。

「怎麼,真的這麼想嫁給我?」李七夜看著她,笑著說道。

藍韻竹頓時臉色通紅,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少在這裡做白日夢了,等你通過了考核再來做白日夢也不遲。」

「丫頭,你可是把我當槍來使。」李七夜輕輕地托起她的下巴,調戲地說道:「拿我當槍使,可是要付出代價的。今天晚上過來給大爺暖床如何?看一看你這個黃臉婆會不會暖床。」

「去死吧」藍韻竹被氣得一腳狠狠地踹過來,也顧不上什麼淑女形象,她恨不得把這小鬼頭海扁一頓!

藍韻竹帶李七夜去見寶龜道人,寶龜道人在寶殿之內接見了李七夜。

「你定是李七夜是吧。」作為千鯉河的掌門人寶龜道人倒是和藹近人,與氣勢凌人的林長老他們相比起來,倒是有所不同。

寶龜道人讓李七夜坐下之後,就說道:「你與韻竹的婚約之事,本是由天緣而定。但,韻竹乃是我們千鯉河的傳人,雖然姻緣天定,但也不能草率。」

「我明白,掌門的意思要麼讓我放棄,要麼是讓我通過考核是吧。」李七夜也懶得轉彎抹角,開門見山地說道。

「當然,是放棄還是堅持,這就看你自己選擇,沒有人會強迫你。」寶龜道人說道:「我們千鯉河不會強迫放棄這樁婚約。」

「是嗎?」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是放棄這樁婚約,不知道你們千鯉河能給我怎麼樣的好處?」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引來在旁邊的藍韻竹瞪了他一眼,他們在此這前就說好的了。

此時寶龜道人揭起了桌上一個寶盤的蓋子,當寶盤打開之後,散發出了一陣光芒,寶盤之上放著三件東西。

「如果你若是願意放棄,我們千鯉河也不會虧待你,送你一艘驚濤碧天舟以作保命之用,送你一卷龜遁之術以作危難之時自救,再送你一瓶千鯉寶丹,以助你淬體洗髓。」寶龜道人緩緩地說道:「當然,這只是我們千鯉河的誠意,除了這三件東西之外,如果你願意放棄,還可以要三件東西,只要不是仙帝級別的東西,我們千鯉河都可以考慮答應你。」

千鯉河一出手就如此大的手筆,連李七夜都不由為之驚訝,看來千鯉河也的確不想藍韻竹嫁給他。當然,千鯉河這樣的做法李七夜也能理解,畢竟肥水不流人外田嘛,千鯉河培養一個傳人是談何容易。

「誠意我倒的確是感受到了。」李七夜看了一眼旁邊的藍韻竹,而藍韻竹也是瞪著李七夜,雖然沒說話,那意思已經是很明顯了。

「如果我是選擇考核呢?」李七夜看了一眼寶盤上的東西,笑著說道。

寶龜道人看著李七夜,最後點頭說道:「如果你選擇堅持下來,那就必須經過三場考核,三場考核,必須通過兩場,如果未能通過兩場,那就失敗。」

「失敗又怎麼樣?」李七夜倒來興趣了,笑著說道。

寶龜道人說道:「雖然我們千鯉河不干涉你們的婚約,但是,韻竹作為我們千鯉河的傳人,也得為她把把關。如果你失敗了,若是放棄的話,可以自行離開,若是不願意放棄,就必須留下來,你唯有努力修行,直到成功那一天。」

「條件還蠻不錯的嘛。」李七夜笑著說道:「這樣至少還有仙帝後人的風範,千鯉仙帝的道統傳到你們這一代,也算是不錯。」

李七夜根本就不在乎千鯉河來硬的,如果千鯉河真的是來硬的,對於他來說那再好不過,他更是沒必要在乎千鯉河的未來會怎麼樣,直接從千鯉河取走他想要的東西。

當然,千鯉河能給李七夜開出這麼優沃的條件,這也是作為元老的揚老為藍韻竹撐腰的結果。

相比起千鯉河的其他長老來說,揚老倒是希望能促成這一樁婚事,當然,揚老想促成這一樁婚事也是有他的道理的。!--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