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百零四章打情罵俏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拍在了她的香臀之上,順手摸了一把,藍韻竹被嚇得跳了起來,怒視李七夜,見陸白秋在場,更是粉臉通紅,她怒聲地說道:小鬼,你幹什麼! 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我摸我老婆的屁股不行嗎?既然你鐵了心要嫁給...

你——藍韻竹被氣結了,秀目怒視李七夜,真想教訓教訓這個小鬼.

李七夜老神在在地笑著對藍韻竹說道:這一樁婚約你打算怎麼辦?看來你們千鯉河還真是急著解除這一樁婚約.

怎麼,大叔,我一個黃花大閨女都還不著急,你著急什麼.藍韻竹沒好氣地說道.

李七夜一本正經,攤了攤手,說道:我能不著急唄,突然莫明其妙地多了一個老婆,那對於來說不妙,不妙,我可是吃了大虧,你這是要賠償我的損失.

小鬼,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藍韻竹被氣得哆嗦,恨不得掐死這個人討厭鬼!她可是千鯉河的傳人,可是統御百萬里江河的公主,乃是南遙雲的天之驕女,不知道有多少人上門求親欲娶她,現在到了這個小鬼頭口中倒好,好像是她變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太婆一樣,娶了她就好像是吃虧一樣.

這怎麼不把藍韻竹氣得半死呢,多少天才恨不得能得到她的青睞,然而,這小鬼頭竟然敢嫌棄她,氣死她了!

李七夜悠然自大地說道:黃臉婆,誰說我是得了便宜還買乖?我是得了麻煩,因為這樁婚約,你們千鯉河可是三番五次上門找我麻煩,我身心飽受創傷催殘,你這得好好賠償我的損失.

連在一旁的陸白秋都不由覺得無語,在南遙雲,藍韻竹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而且雙聖之姿,天賦無雙,作為千鯉河的傳人,莫說是在南遙雲,就算是整個幽聖界,都不知道有多少年輕才俊想娶到她,對於多少年輕才俊來說,若是能娶得了藍韻竹.那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現在到了李七夜口中倒好了,似乎娶到藍韻竹他是損失慘重,一副吃了大虧的模樣,在陸白秋看來.這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那還能是什麼?

呸,不娶就拉倒,我還不稀罕嫁給你呢.藍韻竹被氣得不輕,惱氣地說道.

李七夜拿出了屬於藍韻竹的那隻玉佩,在手上晃了晃,悠然自在,笑嘻嘻地說道:不嫁也不是問題,你這訂情之物唄,你也應該贖回去了.現在你拿什麼來贖呢?

陸白秋看到這一幕,心面都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多少年輕才俊渴望能娶到藍韻竹,然而,李七夜根本不在乎.他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要知道,連帝統仙門的傳人都曾想娶藍韻竹,反而,李七夜這樣一個默默無名的人,卻根本一點不在乎.

遙雲絕世大美女,千鯉河傳人,雙聖之姿的天才.這些在李七夜眼中似乎是不足為道,似乎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一樣.

本來被氣得不輕的藍韻竹此時不由目光一轉,靈氣一動,露出了笑容,當她露出笑容之時宛如是百花盛開,美麗動人.她也悠然起來,有三分的俏皮,笑著說道:大叔,你就這麼急著要擺脫我嗎?那正好,我現在反而不著急解除婚約了.訂情之物,你就先收好吧.

唉,沒辦法,人長得帥就是一種罪過.李七夜收起了玉佩,笑嘻嘻地說道:看來我這風流倜儻的無上風姿是把你迷得神魂顛倒,讓你是一心想嫁給我了.

哇——藍韻竹一副要吐的模樣,乜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別那麼自戀了.說到這裡,她學著李七夜的模樣,眯著雙目,露出三分俏皮的模樣,說道:大叔,等我嫁過去之後,那就好好修理你,每一天非把你揍成豬頭臉不可,相信我,做一個惡婆娘我是很稱職的.

看到他們兩個人的模樣,陸白秋都不知道是笑還是哭好,誰又知道人人都視之為淑女,仙子的藍韻竹也有小魔女的一面.

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拍在了她的香臀之上,順手摸了一把,藍韻竹被嚇得跳了起來,怒視李七夜,見陸白秋在場,更是粉臉通紅,她怒聲地說道:小鬼,你幹什麼!

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我摸我老婆的屁股不行嗎?既然你鐵了心要嫁給我,作為夫君的我,先調**,這有什麼問題呢!

陸白秋就別過臉去,當作什麼都沒有看到,放眼整個南遙雲,不,整個幽聖界,敢如此調戲藍韻竹的人,只怕也唯有李七夜了.

藍韻竹可是一個黃花大閨女,任誰都不敢調戲她,更別說是竟然敢摸她臀部了,這頓時讓她粉臉火辣辣得,氣得她渾身哆嗦,她這位天之驕女何時吃過這樣的虧,但是,今天卻被李七夜吃得死死的.

丫頭,就憑你也想鎮壓我?那你還嫩著點,給我燒火做飯,做一個黃臉婆還勉強勉強,至於想做惡婆娘嘛,只怕還沒有戲.沒有哪個女人能鎮壓得住我.李七夜笑著說道.

藍韻竹被氣得摔手而出,惱氣地說道:小鬼頭,你看著來,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好看!

丫頭,你這是去幹什麼?李七夜笑盈盈地看著她遠去的背影.

而走遠的藍韻竹淡淡地說道:去見諸老,我的婚約,我自有打算,不需要宗門來干涉.說著,她就離開了.

當藍韻竹離開之後,陸白秋都不由低聲地說道:公子,以我看竹仙子似乎,公子也可以娶竹仙子嘛.

李七.,!夜看了陸白秋一眼,笑著輕輕搖了搖頭,然後什麼都沒有說.

然而,藍韻竹還沒有走多久,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前來拜訪了,與其說拜訪不如說是他強闖進來.

這是一個老者,鬚髮皆白,這個老者血氣極旺盛,諸身一道道神環展開,宛如是撐開了一個又一個的世界,每一道神環如同巨大的星河一般,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尊巨人,當他出現在了這裡的時候,壓抑得人喘不過氣來.

這個老者周身竟然是有九九八十一道神環,這就意味著他是一位了不得的寶聖尊,而且是一位大圓滿的寶聖尊.

在道艱時代之後,聖尊都很罕見,至於強大的寶聖尊就更加不用說了,這麼一尊大圓滿的寶聖尊冒了出來,那絕對是讓人忌憚.

你就是李七夜?這個老者一進來,就是氣勢凌人,甚至是沒有正眼看一下李七夜,似乎在他眼中李七夜那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蟻螻而己.

哪裡來的蒼蠅,跑到我耳邊嗡嗡叫個不停.老者囂張,李七夜更囂張,也懶得多看他一眼,揮手如趕蒼蠅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把陪在身邊的陸白秋被嚇了一大跳,陸白秋立即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以極低的聲音提醒李七夜說道:這是林長老,炎龍大師兄的師尊.

而聽到李七夜的話,老者雙目一厲,可怕的氣息瞬間瀰漫整個室內,陸白秋道行淺,被壓抑得無法喘息.

別在我這裡擺架子,既然來了,有事快說,有屁快放,若是沒事,別來打擾我!李七夜這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露出了寒意.

林長老冷冷一哼,氣勢凌人,冷冷地說道:小鬼,識相的就快快放棄與韻竹的婚約!做人要有自知之明,韻竹乃是我千鯉河的傳人,就憑你,還配不上她!識相的就放棄這樁婚約,千鯉河絕對不會虧待你,拿著你應該拿的東西離開這裡,能走多遠就走多遠,最好永遠不在回遙雲來!

這是你的意思呢,還是千鯉河的意思?林長老突然冒了現來帶著威脅的氣勢讓他放棄這樁婚約,這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林長老突然來這裡威脅李七夜並不是沒有原因的,炎龍是他的徒弟,而在千鯉河之內,他是最主張炎龍與藍韻竹結為道侶的人,在他看來,作為千鯉河傳人藍韻竹與千鯉河大弟子結為道侶,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可以說是天設一對,地造一雙.

當藍韻竹突然冒出一個未婚夫來,林長老就是第一個反對這樣婚約的人,也是態度最強硬的長老,他甚至是建議採用強硬的手段讓李七夜放棄這一樁婚約!

這一次為了自己的徒弟,林長老親自上陣,欲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段解決這件事情,逼李七夜放棄這一樁婚事.

林長老冷冷地說道:這是誰的意思都沒有區別!你配不上我們千鯉河傳人,你還是乖乖的放棄吧!否則,你這是自尋煩惱.

聽林長老這麼一說,如果我不放棄這一樁婚事,會有麻煩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林長老雙目一寒,冷冷地說道:世道兇險,世事難料,作為修士行走在外,誰都不敢保證能平安無事,萬一遇到了凶人,一不小心那就是一命鳴呼,死得不明不白!說到這裡,他雙目中殺氣一閃而過.

聽到林長老這樣的話,陸白秋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氣,她也能聽得明白,林長老這話不止是威脅那麼簡單.

過幾章就有一個小**了票,請大家多多支持_R7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