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四百零三章未婚妻藍韻竹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蟑螂,甚至是踩死這樣的無名小輩,都還髒了他的鞋子! 李七夜懶得多看他一眼,根本就沒有去理會炎龍的話,只是看著千鯉仙帝的背影雕像。 「小鬼,聽到本座跟你說話了沒有。」李七夜理都不理自己,...

本是對於這件事抱有很大希望的炎龍一直認為自己才是藍韻竹最適合的道侶人選,現在突然冒出了藍韻竹的未婚夫,這怎麼不讓炎龍是暴跳三尺,心面甚至是有殺了李七夜的衝動。

所以,李七夜來到了千鯉河,其他的人都還能沉得住氣,炎龍卻沉不住氣找上門來了,他有教訓教訓李七夜的意思,讓李七夜知難而退。

炎龍俯視地看著李七夜,在他眼中看來,李七夜相貌普通,道行一看就淺薄得不足為道,他不屑地冷笑了一聲,這樣的普羅大眾的凡夫俗子,也想配得上他們的師妹?這簡直就是痴人做夢!

「你就是李七夜1炎龍冷笑一聲,高高在上,俯視著李七夜,傲然地說道。對於炎龍來說,他作為千鯉河的大弟子,一向來都是高高在上,更別說是像李七夜這種無名小輩了,像這樣的無名小輩在他眼中看來,那簡直就是與蟑螂沒有什麼區別。

對於炎龍來說,像李七夜這樣的蟑螂,甚至是踩死這樣的無名小輩,都還髒了他的鞋子!

李七夜懶得多看他一眼,根本就沒有去理會炎龍的話,只是看著千鯉仙帝的背影雕像。

「小鬼,聽到本座跟你說話了沒有。」李七夜理都不理自己,這頓時讓炎龍大怒,對於他來說,他與李七夜這樣的無名小輩說話,就是李七夜的榮幸,現在這樣的一個小鬼竟然連看都不看他一眼,這對於他來說奇恥大辱。

「哪裡來的蒼蠅,在耳邊嗡嗡叫個不停。」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才慢吞吞地說道。輕輕地擺了擺手。似乎是要趕走討厭的蒼蠅一樣。

李七夜這樣器張的話,讓跟在他身邊的陸白秋不由心面苦笑了一下,現在想不惹事都難了。

至於在場的不少千鯉河弟子不由是怒火相視,李七夜如此囂張,簡直就是不把他們千鯉河放在眼中,而有一部分把炎龍當作情敵的弟子則是抱著看熱鬧的態度在一旁觀看。

「不知死活的東西1炎龍頓時大怒,只見他怒目一張,雙目中噴出了一道火煉。宛如是火龍一般咆哮著沖向了李七夜。

見炎龍出手,李七夜不由雙目眯了一下,寒光一閃,而李七夜身邊的陸白秋不由嚇了一跳,她可不是為李七夜擔心,李七夜的兇悍她還不知道嗎?比起李七夜來,炎龍這點兇悍還不夠看!

「啵」的一聲,然而火龍還未靠近李七夜,就被人屈指彈滅了,自己火龍被人一指彈滅。炎龍頓時大怒,但是。當看到出手的人之時,炎龍就算是滿腔怒火都一下子煙消雲散。

一個女子瞬間出現在了李七夜身邊,一個穿著藍色衣裳,氣息飄然的女子此時靜靜在站在了李七夜的身邊。

這個女子靈蘊動人,一股超凡脫俗的氣息,空靈得一塵不染,雖然她的容貌乃是羞花閉月,但是,更多人會留意到她靈蘊動人的氣息。

「師妹」看到這個藍衣女子,炎龍心面的怒火是煙消雲散,立即露出最瀟洒英俊的姿態,露齒一笑,似乎能迷倒千萬少女一樣。

「是藍師姐。」看到這個藍衣女子,不少千鯉河的弟子高興地叫了一聲,不少的男弟子看到眼前美麗動人、傾國傾城的女子更是不由為之痴迷。

「千鯉河傳人,竹仙子。」看到眼前的女子,陸白秋也不由為之動容。看著眼前的女子,陸白秋也是自嘆不如,藍韻竹不愧是千鯉河的傳人,南遙雲的天之驕女,甚至可以說是南遙雲赫赫有名的大美女。

看了看眼前的藍衣女子,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眼前的藍衣女子他是再熟悉不過了,眼前的藍衣女子就是在千群島遇到的藍衣女子,被他笑稱為黃臉婆。

「師妹終於突破了關卡。」炎龍忙是高興地說道:「可喜可賀,我就知道這點小關卡對於師妹來說根本就是算不了什麼。」

藍韻竹輕輕地頷首致意,說道:「多謝師兄關懷,不知道師兄為何突然要出手呢。」

「師妹,這小鬼不知天高地厚,以你未婚夫自居,為師好好替你教訓教訓這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小鬼1炎龍忙是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看著一眼藍韻竹,笑著說道:「黃臉婆,既然你的師兄要教訓我,你覺得是我出手好,還是你來出手呢。」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把藍韻竹氣得牙痒痒的,不由瞪了李七夜一眼,至於炎龍更是被氣得怒火衝天。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辱我師妹1炎龍頓時全身烈焰衝起,整個人如同化作火龍一般,出手就是烈焰滔天,欲焚滅李七夜。

「啵」的一聲,然而,炎龍還未傷及李七夜,卻輕藍韻竹輕輕地擋了下來,雖然藍韻竹心面對李七夜是氣得牙痒痒的,但,她卻知道進退之人,他們大師兄雖然強大,但是,遇到李七夜莫說他大師兄這樣的古聖,就算是聖尊只怕也不見得能討到好處。

六宮九星,這絕對是讓人忌憚的存在,那怕是聖尊,面對這樣的逆天妖孽也一樣是談之色變。

「師妹」被藍韻竹擋下了一擊,炎龍頓時不由臉色一變,見到藍韻竹護著李七夜,他心面頓時不是滋味,不由生了嫉意!

「師兄,來者是客,這不是我們千鯉河的待客之道。」藍韻竹淡淡地說道。

炎龍恨恨地收手,恨恨地說道:「看在師妹的份上,今天就饒過這小鬼,下次絕對讓他好看。」

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多看炎龍一眼,對藍韻竹說道:「好了,你們門的事情就慢慢自己解決吧,丫頭,等一會來一趟。」說完,轉身就走。

陸白秋聽到這樣的話都不由傻眼了,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地合不上來,這可是千鯉河的傳人,南遙雲的天之驕女,不知道多少天才俊傑見到她都不由敬之三分,捧之如神女,然而,現在李七夜卻是一副使喚自己丫頭一樣。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把炎龍氣得怒火衝天,恨不得殺了李七夜,而藍韻竹無可奈何,至於在場的不少弟子是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當李七夜回到獨院之後沒有多久,藍韻竹就來了,藍韻竹一見李七夜,就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存心是來惹事的是不1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是又怎麼樣?如果你們不惹我,我會跑來惹你們嗎?終究一句話,是你們自己找的。」

「這裡可是千鯉河!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哼,萬一你出了事,看誰來保你。」藍韻竹沒好氣地冷哼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黃臉婆,你這話就錯了,正是因為這裡是千鯉河,我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喲,大叔,好大的口氣,你真以為你天下無敵嗎?」藍韻竹沒有好氣地說道。對於這個小鬼,她是氣得牙痒痒的,她就都想教訓教訓這個囂張的小鬼。

李七夜老神在在地說道:「天下無敵,那還不至於,不過,我想走嘛,在這裡,還真沒有人攔得住我,就算你們那些埋在地下的老祖出世也不行。」

藍韻竹冷哼一聲,雖然對於李七夜的囂張不爽,但,又不得不承認這小鬼的確是有囂張的本錢,六宮九星,就算是她這個雙聖姿質的天才也自嘆不如。

「你們,你們是認識的?」好不容易,陸白秋才有了插話的機會,但是,她一問又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有點白痴,他們是未婚夫妻,又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但是,一想又覺得不對,好像李七夜以前沒怎麼提過藍韻竹,好像在此之前,李七夜似乎是不認識藍韻竹,怎麼現在一見面又變得稔熟無比了。

「這個嘛。」李七夜瞅著藍韻竹,笑嘻嘻地說道:「某個人是隱名埋姓,扮黃臉婆給未婚夫做飯,看來是想打探人家的底細。」

「喲,大叔,你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藍韻竹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誰稀罕你這樣的未婚夫,我只不過是一時有興趣而己,體驗一下人生疾苦而己。」

「是嗎?」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跑到千群島這樣的孤島上體驗人生疾苦?偏偏我在那裡,這也太巧合了吧。」

「我喜歡,要你管呀。」藍韻竹沒好氣地說道:「千群島又不是你家的,我愛去又愛,你怎麼了?」

陸白秋看著他們兩個鬥嘴,都不由莞爾一笑,他們兩個人鬥起嘴來,那倒還有一點像小倆口。

「好了。」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總之呢,該打探的也打探了,作為未婚妻,你對於自己的未婚夫有什麼感想呢,打算什麼時候下嫁呢?」

「呸,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藍韻竹不由粉臉一紅,啐了一口,沒好氣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說道:「黃臉婆,我的確是喜歡做癩蛤蟆吃天鵝肉這樣的事情,不過嘛,要想成為我眼中的天鵝肉,那至少也得是真仙、仙帝這樣級別的女子,你離天鵝肉還遠著呢。」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