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四百零二章炎龍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孤單。」看著這投入了混沌之中的背影,陸白秋一種孤單從心底油然而生,似乎,千鯉仙帝投入了這混沌之中,世間的繁體,後世的榮耀,仙帝的風采,似乎都與他無關一樣,他投入於混沌,最終只留下了一個孤獨的背影。

至於千鯉河的老一輩,則是置之一笑,搖頭說道:「千鯉河傳人,豈是無名小輩所能配得上的,就算是帝統仙門的傳人都不見得有這樣的資格。」

至於年輕一輩弟子都一時之間忿忿不平,特別是年輕一輩的男弟子,更是對李七夜抱著極濃的敵意。

這樣的事情說起來也不足為怪,藍韻竹作為千鯉河的傳人,不止是天賦無雙,也是美貌傾國,單是在千鯉河之內,不知道有多少年輕一輩的男弟子對於她傾心愛慕,可以說,藍韻竹是他們心目中的神女,是他們夢中情人。

現在他們的神女突然之間冒出了一個未婚夫,這樣的事情怎麼不讓千鯉河的年輕一輩弟子忿忿不平呢。

「那不是竹師姐的未婚夫嗎?聽說他這一次來是為了迎娶竹師姐?」有女弟子不由低聲地對身邊的師兄師姐說道。

「竹師姐的未婚夫?」也有剛聽到消息的弟子不由大吃一驚,說道:「竹師姐什麼時候有未婚夫了?前段時間巨闕聖地的聖子上門提親都被長老他們拒絕了,現在怎麼突然間冒出了一個未婚夫?」

「聽說是竹師姐家裡面給她訂的這樁婚事。」有師弟說道:「這個小鬼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一下子成了竹師姐的未婚夫。」

「放心吧,這樣的一樁婚約是不會成的,諸位長老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有見識的師兄平淡地說道。似乎對於他們來說,李七夜這樣的人物是不入他們的法眼。

「沒錯,就憑這小鬼也想嫁我們竹師姐,簡直就是做春秋大夢1有男弟子冷笑地說道:「也不撒泡尿照照怎麼是什麼猴樣,就憑凡世間的一句婚約也敢來我們千鯉河提親,哼,也不看一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就算帝統仙門的傳人都配不上我們的竹師姐,區區一個無名小輩,簡直就是做白日夢1

一時之間,不少弟子為之低聲討論,對於李七夜的到來,千鯉河的弟子抱有著很大的敵意,就是這些千鯉河的弟子不會為難李七夜,但,也沒有什麼好臉色給李七夜看。

至於李七夜,根本就不把這樣的小事放在心上,依然是我行我素,帶著陸白秋在千鯉湖各島嶼之內亂逛。

對於李七夜有如此好的心態,陸白秋在心面也不由苦笑了一下,單是這一點跟李七夜相比起來,她就自愧不如了,身在敵營,還能老神在在,安步當車,閑庭信步,好像是把千鯉湖當作是自己家一樣,就算是有不少千鯉河的弟子沒有好臉色給他看,他也只不過把這些弟子的討論與不見待當作是蚊吶聲而己。

在不知覺之間,李七夜他們來到了千鯉湖內的一個中央島嶼之上,在這個中央島嶼之上屹立著一個高大無比的雕像,而這個高大無比的雕像竟然只有一個背影。

就算是這樣只有一個背影的雕像,依然是讓震撼,這個只留下背影之人宛如是從碧海中而來,投入了混沌之中,身後是留下了無盡的碧海汪洋。

甚至可以說這個背影是完全看不清楚,大半個背影投入了混沌之中,最多只能看到一個輪廓而己,儘管是如此,依然是讓人為之震撼,這一個朦朧不清的背影,橫斷了九天十地,似乎世間一切盡止於此,諸天神魔也只能遠眺這個朦朧不清的背影,不敢再踏前半步。

看著眼前這個只留下朦朧背影的雕像,李七夜不由發獃起來,久久回不過神來。

陸白秋也不由被這個背影的氣勢所懾,站在這雕像之前,就像是親眼看到了仙帝的背影一樣,宛如果孤獨前行,最後投入了無盡的混沌之中。

「千鯉仙帝的背影。」陸白秋看著眼前這個背影,不由喃喃地說道。

千鯉仙帝太神秘了,甚至有人說他是萬古以來最神秘的仙帝,作為諸帝時代的一位仙帝,千鯉仙帝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別說是他是從何出身,師從何門了。

一直以來,千鯉仙帝神秘的讓世人猜測不止,歷代以來,都有很多人在猜測千鯉仙帝是男是女,但是,最終都沒有答案。

事實上,連千鯉仙帝的徒弟都不知道自己師父是男是女,總之,千鯉仙帝這個人就是神秘無比,有關於他的一切,似乎都被籠罩在濃濃的迷霧之中,讓世人根本就無法看得透。

甚至傳說在千鯉仙帝的時代,從來沒有人見過千鯉仙帝的真面目,連他的徒弟都不例外,所以說,從來沒有人知道千鯉仙帝長得是怎麼樣的,在千鯉河之內,沒有千鯉仙帝的正面畫像,最多也只有是一個側像而己。

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知道千鯉仙帝是長得怎麼樣的,後世所唯一知道的是,千鯉仙帝乃是妖族,至於腳根是什麼,外人就無從得知了,只不過有些人在猜測,千鯉仙帝乃是一尾鯉魚成妖,但是,這一種說法從來都無法得到證實,只是猜測而己。

千鯉仙帝,李七夜看著眼前這一座雕像,在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過去的事情一切都消失在迷霧之中,過去的事情,後世再也沒有人能去追溯。

「感覺千鯉仙帝好孤單。」看著這投入了混沌之中的背影,陸白秋一種孤單從心底油然而生,似乎,千鯉仙帝投入了這混沌之中,世間的繁體,後世的榮耀,仙帝的風采,似乎都與他無關一樣,他投入於混沌,最終只留下了一個孤獨的背影。

「大道獨行。」李七夜輕輕地嘆息地說道:「三千大道漫漫,走著走著,就會有很多事情會慢慢消失,曾經陪伴著你的人,也會慢慢消失。就算有人能陪伴到走到大道巔峰,有一天也會離開的。大道獨行,或者這並不是一件壞事,這樣的一天,終究是要去面對,總有一天,當自己獨行之時,會義無反顧地投入了茫茫無盡的天地混沌之中。」

陸白秋聽到李七夜這樣的感慨,她不由為之呆了一下,聽著李七夜說這樣的話,似乎李七夜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一樣,他似乎變得蕭索落寂,變得幽遠而讓人難於接近。

「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知道什麼大道獨行1在這個時候,一個氣勢凌人的聲音響起,一個青年往這邊而來,而且,這個青年身後還跟著不少千鯉河的弟子。

這個青年還沒有走近就一投熾熱無比的氣息投面而來,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宛如是可以焚燒一切,連他身後的千鯉河弟子都不敢靠近。

這是一個全身跳動著火焰的青年,這個青年看起來高俊,身上散發出來的火焰竟然有法則交織,宛如要化作章序道幕一般,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血氣也像是被烈火燒開了一樣,沸騰不息,他一靠近,就讓人覺得口乾舌噪,感覺自己就被要被燒乾一樣。

對於這樣的一個人,任何人都不想靠近,這個人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個青年長得還是很英俊,如果不是他一頭的頭髮竟然像一條條赤紅如火的小蛇一樣的話,別人還以為他是火神之子。

當這個青年走近的時候,他俯視地看了李七夜一眼,事實上,當這個青年走來的時候,就引起了不少千鯉河門下弟子的駐足觀看了。

「千鯉河的大師兄炎龍。」一看到這個青年,陸白秋都臉色大變,以極低的聲音對李七夜說道。

炎龍,乃是千鯉河年輕一輩中的大弟子,在千鯉河曾經有不少年輕一輩弟子認為,如果藍韻竹拜入千鯉河的話,說不定炎龍乃是千鯉河的傳人。

炎龍雖然稱自為火龍後人,事實上,乃祖上乃是火蟒得道,屬於火性極強的蟒妖,他天賦極高,曾被千鯉河的諸老看好,他本身也是千鯉河長老的親傳弟子。

「大師兄來了。」看到炎龍突然出現在這裡,而且是沖著李七夜去的,這讓不少千鯉河的弟子紛紛駐足觀看,不少弟子紛紛是相視了一眼。

以於不少弟子來說,這樣的事情甚至是不意外,對於千鯉河的弟子來說,如果藍韻竹有了未婚夫,反應最為劇烈的只怕是大師兄炎龍了。

雖然說在千鯉河曾經有不少年輕弟子認為如果沒有藍韻竹的話,大師兄炎龍會成為千鯉河的傳人。

而藍韻竹成了千鯉河的傳人,炎龍卻並沒有什麼不悅,原因很簡單,炎龍也是喜歡藍韻竹,甚至在千鯉河內部曾經有不少人看好他們兩個人。

藍韻竹作為千鯉河的傳人,千鯉河的諸老當然不希望藍韻竹外嫁了,所以,曾經有元老撮合他們兩個人,對於千鯉河的不少高層來說,也是樂意看到他們結為道侶,這對於千鯉河來說,這是十分不錯的選擇!

不過,對於門中元老的撮合,藍韻竹卻是沒什麼興趣,但是,炎龍他卻抱著很大的希望,因為有帝統仙門的傳人曾上門提親都未能打動藍韻竹,這意味著他這個千鯉河大弟子還是有很大的希望,更何況,在千鯉河內部也有不少長老樂意看到他們結成道侶。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