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九十四章只手鎮帝皇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但是,這樣的事情她完全沒有決策的權力。 軒少君領命之後,出現在李七夜所在島嶼的上空,高呼道:「姓李的,速速上前來拜見我們陛下1 坐於島嶼上的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曲指一彈,「噗」的一聲,...

他被李七夜鎮壓在海底,心面不由怨恨萬分,他乃是靜溪國的天才,竟然被一個無名小輩鎮壓,這對於他來說是奇恥大辱!

「如此一個強者,我倒想看一看他的能耐1靜溪國主雙目一厲,不由沉聲地說道。話一落下,他周身是展開了一道道的神環,毫無疑問,靜溪國主乃是一位強大的聖尊。

「陛下,這隻怕不可。」陸白秋聽到這樣的話,頓時臉色大變,忙是說道:「李道兄只為迷失神島而來,並不是與我們靜溪國為敵……」

「喲,陸堂主,你這是什麼意思?」軒少君冷笑地說道:「打傷我們靜溪國弟子,辱我們國師,這便是與我們靜溪國為敵。陛下功法無敵,區區一個小輩算得了什麼東西。難道陸堂主與姓李的有一腿,欲勾結敵人……」?「你——」陸白秋頓時大怒,但是,還是忍下了這口氣,勸說靜溪國主說道:「陛下,以我之見,李道友並非是沖著我們靜溪國而來,我們何不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陸白秋相信李七夜並非是說笑,若是他們靜溪國真的是再去惹他,只怕他真的會殺入靜海國。

「陛下,老臣也覺得陸堂主所說在理,這一次衝突在於老臣,事在冒失。」靜溪國主也忙是說道:「若是他有心與我們為敵,只怕也不會放過老臣等人。以老臣之見,他必有驚天來歷,我們沒有必要一時意氣之爭,樹下了強敵1

「不管如何,我親自去見見。」靜溪國主沉聲地說道:「我們疆國之內冒出一個這樣的強者,若不摸摸底細,又如何讓人安心。」

靜溪國主這樣的話讓陸白秋在心面不由忐忑起來,她並不希望看到靜溪國與李七夜衝突起來,她相信李七夜絕對不是開玩笑的人!

「轟——轟——」當戰車碾過了千群島的上空之時,不知道是驚動了多少人,千群島的不少小修士遠遠看到幾千胄甲的靜溪國衛隊橫空而來的時候,都不由臉色大變。

「發生什麼事了,竟然是國主親征1看到靜溪國主坐於龍車之上,千群島的修士不由臉色發白,靜溪國主乃是一位了不得的聖尊,他是極少露臉,除非是發生天大的事情,否則是難於驚動他。

現在靜溪國主親臨,這是何等的大事,這怎麼又不讓千群島的許多小修士為之駭然失色。

眨眼之間,靜溪國的上千高手一下子團團圍住了李七夜所居住的島嶼。

陸白秋心面沉甸甸的,但是,她依然想為他們靜溪國與李七夜之間爭取迴旋之地,她忙是向靜溪國主請纓說道:「陛下,讓弟子請李道兄前來一談如何。」

「嘿,陸堂主,你與姓李的交好,誰知道你會不會向敵人通風報信?萬一姓李的逃脫了,陸堂主可敢撐擔下責任。陸堂主,我可是為你好,叛國之罪,可不是小罪。」軒少君陰陽怪氣地說道。

「你——」陸白秋頓時臉色大變,軒少君這樣的一頂帽子蓋了下來,誰都怒火衝天,她不由冷冷地說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1

「所以,我才是為陸堂主好,在這個時候,陸堂主若是對疆國忠心耿耿,就應該避嫌。」軒少君向靜溪國主請纓說道:「陛下,暫待我去把姓李的呼出來。」

「去吧,請他來見我。」靜溪國主坐於龍車之上,頗有三分高高在上的氣勢,對於他來說,也不算是託大,畢竟他作為成名有久的強者,作為一代聖尊,的確是自傲的資本。

陸白秋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看來這一聲風波想善終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她一直不希望發生這樣的衝突,但是,這樣的事情她完全沒有決策的權力。

軒少君領命之後,出現在李七夜所在島嶼的上空,高呼道:「姓李的,速速上前來拜見我們陛下1

坐於島嶼上的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曲指一彈,「噗」的一聲,軒少君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一指之下被擊成了血霧。

這突然的變異,頓時讓隨行而來的靜溪國強者臉色大變,軒少君乃是他們靜溪國年輕一輩最有潛力的天才,竟然被人如此一指彈死。

「小輩,你這也太狂了吧1靜溪國主頓時臉色大變,一下子站了起來,瞬間,他身邊的一道道神環張開,一共有七道神環!

就在靜溪國主發怒瞬間,影子一閃,李七夜就已經出現在了靜溪國主的面前,速度之快,誰都沒有看清楚。

「護駕1靜溪國師臉色大變,大喝道。

瞬間,靜溪國主周邊的強者齊喝一聲,瞬間是一件件兵器轟殺向李七夜,有寶塔,有神刀,有血劍……雷擊電閃,轟鳴不止。

面對如此的攻伐,李七夜連眼皮都未撩一下,手臂一掄,就直接砸了下去,「轟」的一聲巨響,轟殺而來的寶物兵器根本就是擋不住李七夜無敵的體質,一下子被砸碎,出手的強者鮮血狂噴,全部被震飛出去。

「休狂1靜溪國主不由為之大怒,一道道神環張開,如同一條條大道一般挾著磅無窮的力量碾壓而至。

「連九環都未滿的小聖尊也敢對我出手。」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泛一下,瞬間帝威衝天,鯤鵬躍空,隨著李七夜一步踏出,混沌鯤鵬一躍之下便是掀起了滔天無窮的巨浪一樣一下子拍向了靜溪國主。

鯤鵬六變之濤變,當混沌鯤鵬扇翅之時,乃是星空為海,巨浪滔滔,一股巨浪都可以掀下天宇上的星辰。

「砰」的一聲巨響,就算靜溪國主乃是小聖尊,在如此帝術橫掃之下也頓時咚咚咚後退幾步,他一道道的神環頓時光芒黯然,他被李七夜一擊之下扇得血氣翻滾,這讓他臉色發白。

李七夜乃是六宮九星的古聖,修有帝術的他,又怎麼是靜溪國主這樣的小聖尊所能爭鋒的!

李七夜雙目一寒,冷冷地說道:「再三來惹我,就算你們祖先的情面也不夠用,不殺你們一萬八千,就真以為我是豆腐做的。」話一落下,五指一張,五指如天地,向靜溪國主籠罩而去。

「李道兄,有話好說。」陸白秋大驚,忙是沖了上來,擋在了靜溪國主前面,急聲求情地說道:「李道兄,我們靜溪國對你並未有太多的敵意,只是誤會而己。」

當陸白秋擋在了前面,李七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陸白秋,收回了如天地一般的五指,淡淡地說道:「陸堂主,有時候你的情面還不夠用1

陸白秋心面不由苦澀一笑,但是,她作為靜溪國的弟子,總不能看著李七夜對他們靜溪國大開殺戒吧,她忙是說道:「我們國主是想跟李道兄談談迷失神島的事情,彼此有所誤會,還望李道兄能諒見。」

此時,靜溪國主也是臉色大變,他看到李七夜頭頂上所高懸的鯤鵬,他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帝威騰空,在這瞬間,他意識到自己踢到鐵板了,對方修練了帝術,毫無疑問,李七夜是來自於帝統仙門,這樣的傳承,不是他們靜溪國所能惹得起的。

「不知道這位道友是哪一個帝門?」靜溪國主心面一凜,此時不得不收斂起氣勢,雖然他是一個小聖尊,但是,若真的是與一個帝統仙門為敵,莫說是小聖尊,就算是大聖尊也不夠看。

李七夜瞥了靜溪國主一眼,說道:「看在陸堂主的情面上,這一次我就算了!你上島來見我吧,只准陸堂主隨行。」說完,轉身就走,瞬間消失在島內。

靜溪國主可是一國之主,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知道讓多少隨行的強者為之臉色一變。

「陸堂主,隨我上島。」靜溪國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雖然作為國主的他不免會擺擺姿態,自視高人一等,但是,經歷過風浪的他也是能曲能伸的人!

「陛下——」見國主要獨自上島,這讓隨行的強者都不由為之大驚,欲護駕前行,但是,靜溪國主攔住了護衛,輕擺手說道:「就算你們去也無濟於死,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吧。」

連他這樣的小聖尊都不行,至於其他的強者就更加不行了,去了也是去送死。

當靜溪國主上島之後,守在外面的強者都嚴陣以待,劍拔弩張,只要裡面有動靜,他們立即衝進去救駕。

在島上,李七夜端坐在那裡,靜溪國主看到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他放低了姿態,向李七夜鞠首了一下,說道:「此次我靜溪國前來,只是想問清迷失神島的事情,未想到發生如此的誤會,實在是遺憾。」

靜溪國主也是一個聰明的人,像他這樣的老修士都已經是成精的人物了,像他們靜溪國這樣的小門小派,該服軟的時候還是服軟。

在靜溪國主看來,李七夜乃是出身於帝統仙門,這樣的龐然大物,不是他們靜溪國所能惹得起的,而且,李七夜的實力明顯也能撼動聖尊。

所以,靜溪國主先服了個軟,以緩和兩者的氣氛。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