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九十三章不要來惹我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這個青年名叫軒少君,乃是靜溪國少有的天才。在一年前他就登上了王侯境界,成為了靜溪國年輕一代最有潛力繼承皇位的人之一。 而軒少君一直把陸白秋視為強大的竟爭對手。雖然說陸白秋只是近兩年才...

飛仙體,作為十二仙體之一,不論是與哪一個仙體相比,它都不會遜色!對於修士來說,一旦修練成飛仙體,那就意味著速度無敵。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若是一旦速度無敵,那麼,什麼功法,什麼寶物,都變得不重要了,因為你永遠追不上對方的速度,你還沒有出手就已經被斬殺了。

飛仙體一旦大成,可以穿越任何空間,更可怕的是可以停止時光!試想一下,一個人速度無敵,這是何等的可怕,如果他還能停止時光,那就更可怕了!

所以說,飛仙體一旦大成,世間基本上無人能殺死他。曾經有人評論過,飛仙體大成的人,除了時光歲月之外,世間再也沒有人能殺死他了。

李七夜在其他的十一個仙體之中選擇飛仙體,那是有他的原因的。鎮獄神體可以鎮滅一切,但是,它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速度不夠快。

現在李七夜的鎮獄神體的速度是依託於「鯤鵬六變」,這讓他的速度變得足夠快,但是,這對於李七夜來說,這還遠遠不夠,他必須是要速度無敵。

試想一下,最重的身體,再加上最快的速度,這會發生怎麼樣的事情?這就意味著李七夜的身體就是最強大的兵器,這就是李七夜選擇飛仙體的原因!

隨著飛仙體魄的一次又一次顫動,李七夜周圍的時空似乎慢了一拍,「嗡、嗡、嗡」一陣陣輕鳴之聲與泥宮穴內的轟鳴之聲交織成了一篇樂章,李七夜沉醉在了其中……

「迷失神島1在靜溪國的皇城之內,靜溪國主坐於龍椅之上,聽到了從千群島趕回來的陸白秋彙報之後,他不由沉吟起來。

「陛下,迷失神島那隻不過是傳說而己。」在這個時候,龍殿之上一個青年立即說道。這個青年氣宇軒昂,神采飛揚,王侯氣息騰騰。他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氣息,甚至為之自得。

這個青年忙是說道:「我們靜溪國乃是堂堂大國,又何需為這種飄渺虛無的傳說而大動干戈呢。」

「軒少君,迷失神島就在海外。何來飄渺虛無1對於這個青年的話,陸白秋立即沉聲地說道。

這個青年冷笑一聲,說道:「這可說不準,海外迷霧,常有之事,說不定是陸堂主眼花。這樣的事情若需要陛下前往一趟,萬一只不過是普通迷霧而己,那忌不是勞師動眾。嘿,誰又敢說這不是陸堂主為了立功而誇大其詞。」

這個青年名叫軒少君,乃是靜溪國少有的天才。在一年前他就登上了王侯境界,成為了靜溪國年輕一代最有潛力繼承皇位的人之一。

而軒少君一直把陸白秋視為強大的竟爭對手。雖然說陸白秋只是近兩年才豪雄境界大圓滿,一隻腳已踏入王侯境界,論道行是不如他,但是。陸白秋所立的功勞卻比他大,而且,陸白秋在靜溪國的聲望很高,靜溪國諸老都認為陸白秋能擔大任。

正是因為如此,軒少君處處把陸白秋當作最強大的竟爭對手,處處與陸白秋作對。

「你——」陸白秋被軒少君這樣的話氣得臉色一沉。

此時靜溪國主輕擺手,打斷他們兩個人的針鋒相對。說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迷失神島雖然一直是個傳說,但,傳說這是一個古老時代的真神留下的迷島,傳聞其中隱藏著天大的秘密!既然是有可能,就讓國師去看一看究竟吧。」

「領命。」在座的一個老者站了出來。應命說道。

李七夜住在島嶼之上,他除了修練還是修練,然而,在這一天卻來了訪客,帶訪客而來的正是陸白秋。

「李道兄。這位是我們靜溪國的國師。」陸白秋把旁邊的一個老者介紹給李七夜認識,而與陸白秋同來的國師之外,還有清溪國的其他強者。

「我們國師想知道迷失神島的事情。」陸白秋忙是補充一句說道。

靜溪國師打量了李七夜一番,在他看來,李七夜普普通通,絲毫沒有出眾的地方,雖然他聽陸白秋說過李七夜不凡,但是,在他看來,這隻怕是陸白秋見識不廣所造成的。

事實上,李七夜經過天地原漿淬鍊蛻化之後,這又焉是區區一個靜溪國的國師所能看得透的。

在靜溪國師眼中,李七夜只不過是普通的修士而己,而他作為靜溪國的國師,那已經是一位大聖了,道行強大。而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普通修士,還真是不入他的法眼。

「聽白秋所言,你是第一個發現迷失神島的,你把你所知道的有關於迷失神島的事情說來聽聽。」靜溪國師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平淡地說道:「迷失神島,這不是你們靜溪國所能涉足的,你們還是回去吧,就當作什麼都沒看見。」

「放肆1靜溪國師還沒有說話,站在他身邊的一個青年一下子竄了出來,對李七夜斥喝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輩,竟然敢出言辱我靜溪國,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1

這個突然竄了出來的人正是軒少君,他跟國師而來,就是為了找機會立功。李七夜一說這樣的話,立即被他抓到了立功的機會。

陸白秋不由臉色一變,李七夜是她的朋友,軒少君說這樣的話也太過份了!

「砰」的一聲,李七夜連正眼都沒有看軒少君一下,曲指一彈,頓時把軒少君彈飛,「撲」一聲,軒少君一下子掉入了海里。

軒少君狂怒,欲衝起來,但是,一隻大手壓下,「轟」的一聲,直接把他鎮壓在了海底,再也爬不起來了。

「休得傷人1隨國師而來的其他強者頓時大喝,都一下子撲向李七夜。

李七夜連動都未動,身體一震,「砰」的一聲,撲向來的強者全部被李七夜震飛出去,鮮血狂噴。

「小友,靜溪國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1靜溪國師頓時臉色大變,瞬間大聖之威滔滔不絕,出手使是本命寶兵鎮壓而至。

李七夜身體一閃,「砰」的一聲,靜溪國師還沒有回過神來,就鮮血狂噴,整個人被擊飛出去,下一刻他身體還沒有落下,就被李七夜一隻手卡住了脖子,整個人被高高吊了起來。

「你——」靜溪國師頓時駭然,張口欲說話,但是,李七夜一用力,骨碎聲響起,他呼吸不上來,整個人動彈不得,一下子臉色雪白。

「李道兄,手下留情。」突然的變異,把陸白秋都嚇得臉色發白,聽到骨碎之聲,陸白秋急忙求情說道。

雖然軒少君他們做得太過份,但是,他們終究是靜溪國的人,陸白秋不可能見死不救。

李七夜隨手把靜溪國師扔在了地上,就像是一條死蛇一樣扔在地上,臉色煞白的靜溪國師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

李七夜懶得再看他一眼,說道:「看在陸堂主的份上,今日饒你們一命!下次再敢在我面前指手劃腳,就莫怪我不給陸堂主三分情面。」

靜溪國國師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他可是堂堂大聖,連一招都還沒有接下來,就被對方鎮壓了,對方這是何等的可怕!若不是陸白秋開口求情,只怕他有十條命都不夠殺。

想到後果,靜溪國師都不由心面一顫,毛骨悚然,手掌心都不由冷汗涔涔。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不敢再停留半刻,帶著受傷的弟子轉身就走,至於被鎮壓在海底的軒少君,那是好不容易才被挖了出來。

「李道兄,我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在離開的時候,陸白秋不由苦笑了一下,向李七夜道歉地說道。

「也罷,這與你無關。」李七夜輕輕地擺手說道:「回去告訴你們的皇主,最好不要來惹我,否則,小心我滅了你們靜溪國1

這樣的話讓陸白秋不由抽了一口冷氣,背脊發寒,開口便滅口,這是何等的霸道,這是何等的囂張!

但是,想到連他們的國師在一招之下都被李七夜鎮壓,陸白秋也不認為李七夜是口出狂言!看來,李七夜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最後,陸白秋深深地向李七夜一鞠身,轉身就走。

「什麼——」當靜溪國師他們回去之後,靜溪國主一聽到彙報,頓時不由為之震怒。他不由動容地說道:「連國師都不是他對手1

「回陛下,說來慚愧,老臣一招之下便不敵,未看清楚他是什麼來歷。」靜溪國師忙是說道。

雖然被李七夜一招擊敗,但是,靜溪國師不敢心生怨恨,像他這種經歷過許多風浪的老修士知道,世間有一些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惹得起的存在!

「陸堂主,這位李七夜究竟是何來歷?」靜溪國師沉聲地說道。

陸白秋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陛下,我對於他的來歷也是一無所知,我與他只是偶爾而己,後來是經他的指點才擊敗了踞蟹族。」

「嘿,陸堂主,你與那個姓李的走得如此近,竟然不知道他的來歷,嘿,這話說來誰會相信?」而有傷在身的軒少君在一旁陰陽怪氣地說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