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385章割樹膠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著極有規律的日子,白天收割樹膠,晚上修行。雖然李七夜是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李七夜卻一點都不著急。因為他要在千群島上銘下一個龐大無比的道紋,割痕就是道紋的一部分! 當千群島上的居民都習慣了...

千群島,這個位置對於靜溪國來說並不重要,對於千鯉河來說也不重要,這裡是大江的入海口,出了千群島之後,便是茫茫的汪洋大海。

雖然說這一片茫茫的汪洋大海也有海族諸妖存在,但是,不論是海族也好,還是海妖也罷,在這片茫茫的大海中難於形成氣候,對於靜溪國,對於千鯉河,乃至是整個遙雲,都構不成威脅。

在當年李七夜曾經建議靜溪國的始祖建都於千群島,可惜,他放棄了在此建都,而是把都城建於肥沃之地,這使得靜溪國錯過了萬古機緣。

李七夜站在山峰之上,遠眺整個千群島,九十九座島嶼巋然屹立在這片大海之上,島嶼有大有小,九十九座島嶼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是,李七夜卻知道,這個地方藏著驚天的秘密,他對這個地方也是研究了很久,但一直都沒有太多的收穫,直到他在東百城得到了鬼源祖鑰,當他參悟了這鬼源祖鑰的玄機之時,他才知道千群島的玄機。

這也是為什麼李七夜要來幽聖界的原因了,當然,千群島還是他眾多目的之一。

李七夜拿出了鬼源祖鑰,仔細地揣摩著這片天地,最終認準了方向,往南方的島嶼而去。

李七夜一個又一島嶼勘探,最終,他登上了最南端的一個島嶼。這個島嶼在千群島這麼多的島嶼之中並沒有太多出色的地方。如果真要說它與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從高空看的時候,這座島嶼看起來像是一隻手掌。

李七夜登上了這座島嶼地最高處,看到最高處的時候,他不由喃喃地說道:「果然是在這裡,有些事情,萬古都無人能推算出來1

在這個島嶼最高處有一株枯樹,正確業說,那是一個枯死的樹頭,這樹頭如桌子大小,通體焦黑。看來這樁樹頭很有可能是引來了天雷,最後天雷劈在了它的身上,把它劈死,最後枯腐得只剩下了一個離地三尺的樹樁。

而且這個離地三尺高的樹樁還是中空,樹洞直入地下深處,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深,往樹洞裡面看去,是黑漆漆的一片。

就是這麼一個如同被雷劈死去的樹樁,看起來像是一個張開的手掌,像是一隻黑手從地下伸出來一樣。

「鐺、鐺、鐺」當李七夜以手指叩著樹樁之時,中空的樹樁響起了一陣清脆的金屬聲,宛如這不是樹樁而是神鐵。

「果然是它。」李七夜仔細觀看了這株樹樁之後,然後又對比了手上的鬼源祖鑰之後,不由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這樹樁,最後不由露出了笑容,喃喃地說道:「且讓我看一看傳說是不是真的,萬古之謎就讓我來解開吧1

自從這一天起,李七夜在這座島嶼之上坐了下來,李七夜隨手建了一座茅屋,然後開始了如凡人一樣的生活。

李七夜在這個島嶼住下來之後,開始收割鬼槐樹的樹膠,他似乎是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膠農。

而且李七夜不止是只收割這個島嶼的鬼槐樹的樹膠,他是要踏翻千群島的所有島嶼,每一個島嶼上鬼槐樹的樹膠他都去收割。

李七夜要收割遍千群島上的所有島嶼上鬼槐樹的樹膠,這不單是因為他需要大量的樹膠,整重要的是,他要在千群島所有島嶼上的樹膠留下他的痕,獨一無二的割痕。

如果只是收割樹膠那麼簡單的話,李七夜直接花錢雇傭凡人就行了,又何需自己親自動手呢。

當然,這件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李七夜不止僅僅是需要樹膠。

從李七夜在這島嶼住下來之後,日復一日,做著宛如膠農所做的事情一樣,割膠、收膠!反反覆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千群島雖然說是入海口,但是,在這千群島上依然居有幾十萬眾的凡人,其中幾個比較大的島嶼還擁有不亞於內陸上大城的城池。

可以說,千群島也是一個熱鬧繁華的地方,居住在這裡的凡人百姓多數是以打漁為生,根本是沒有人做膠農,因為鬼槐樹的樹膠根本就沒有用處。

李七夜走遍千群島在每一個島嶼割樹膠,的確有點另類,也有一些凡人百姓為之奇怪。不過,千群島乃是靜溪國的地盤,而千群島最高的掌權人就是靜溪國在千群島堂口的堂主陸白秋。

作為千群島堂主的陸白秋都允許了李七夜在千群島上收割樹膠,至於其他的人也懶得干涉李七夜。

就是後來,陸白秋也來探望過李七夜,不得不說,陸白秋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只要是人族的修士,來到千群島之後不惹是生非,都能得到他們千群島堂口的照顧。

當然,陸白秋看到李七夜踏遍千群島收割了那麼多的鬼槐樹樹膠也不由驚奇,說道:「你收割那麼多鬼槐樹的樹膠,這是用來做什麼?」

要知道,鬼槐樹的樹膠一直以來都沒有什麼用處,雖然說鬼槐樹只有千群島盛生,但是,卻並不珍貴。

「我正好煉一味膏藥,需要大量的樹膠,好不容易來千群島一趟,所以打算收割大量的樹膠帶回去,免得以後又要往這裡跑。」李七夜笑著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說辭也沒有什麼值得懷疑之處,陸白秋也沒有再去追問,她是允許李七夜繼續在千群島收割樹膠,只要李七夜不在這裡惹是生非,他還能得到陸白秋的千群島堂口的照顧。

有了陸白秋的允許,李七夜在千群島上割樹膠也沒有人去管他,一開始還有一些人覺得李七夜這樣的一個膠農的確是有些另類,但是,日子久了,大家也習慣了,也沒有誰去關注李七夜這樣的一個膠農。

而李七夜在千群島上過著極有規律的日子,白天收割樹膠,晚上修行。雖然李七夜是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李七夜卻一點都不著急。因為他要在千群島上銘下一個龐大無比的道紋,割痕就是道紋的一部分!

當千群島上的居民都習慣了李七夜這個膠農的時候,卻有人注意了李七夜。

在李七夜所居住的地方,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一個女孩子,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穿著一襲藍衣,氣息飄然。這個女孩子容貌可以說是羞花閉月、落雁沉魚,她容貌飽滿,儀態綽爾,舉止之間有一股超然的氣息,似乎她不是屬於紅塵中的人物。

女孩子一襲藍衣,一雙秀目水盈有神,她整個人看起來像是蘊著天地靈氣。同時,她的氣息如同翠竹,靈蘊動人。

這個女孩子來到了千群島之後,就留意上了李七夜,她一連觀察了李七夜二三天,似乎要從李七夜身上看出什麼端倪來一般。

而二三天之後,收割樹膠的李七夜就對這個女孩子悠然地說道:「丫頭,可別在我後面盯哨,我可是沒有那麼好的脾氣,小心我把你扔到大海里喂鯊魚。」

藍衣女子對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由無語,她明顯比李七夜大,但是,李七夜說話卻老氣橫秋。不過,女孩子也沒有動怒,有三分俏皮地笑著說道:「大叔,我是想提醒你而己。」

「大叔?」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說道:「如果你想靠近我,叫大叔可是不行的,叫一聲少爺,或叫一聲公子,我還考慮考慮收了你。」

藍衣女子有些哭笑不得,眼前的這個傢伙口氣也太大了吧,放眼整個遙雲,誰敢口出狂言說是收了她的!

「大叔,小心閃了舌頭1藍衣女子笑盈盈地說道。她靈蘊動人,一笑之下宛如百花盛開,黃鶯歡鳴,十分的賞心悅目。

藍衣女子笑著說道:「吹牛皮也是要打草稿,不然把牛皮吹破了天,那就圓不了了。」

李七夜乜了她一眼,說道:「你一個小丫頭懂什麼,別礙著我做事,否則大爺我不管你什麼來歷,一定會把你扔進海里喂鯊魚。」說完不去理她,繼續收割樹膠。

藍衣女子心面是哭笑不得,囂張的人她見過不少,但是,如此囂張的人,她還真是沒有見過。

但,藍衣女子依然不死心,跟在割樹膠的李七夜身後,她說道:「大叔,我好心給你提個醒。」

「提什麼醒?」李七夜一邊收割著樹膠,一邊回答說道。

藍衣女子也學著李七夜的模樣,悠然而自在,笑著說道:「你知道千群島的來歷嗎?」

「千群島的來歷?」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來,瞥了她一眼,說道:「我倒想聽一聽千群島是怎麼樣的來歷。」

藍衣女子說道:「傳說在遠古無比的時代,曾有九十九個凶鬼為亂幽聖界,把幽聖界化成了鬼域。九十九凶鬼所作讓蒼天震怒,蒼天降下了無上的懲罰,鎮殺了九十九個凶鬼,最後,九十九個凶鬼的屍體隨著千鯉河的河水往下飄,最後飄到了入海口,沉入了海中,最終,九十九個凶鬼的屍體在這入海口化作了島嶼。」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