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383章夢願樹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出了不少的大人物,嘿,你現在拿了她的玉佩,又不想做新郎倌,只怕你是要死翹翹了。」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 說完之後,大智和尚轉身就走,李七夜看他要走,就奇怪地說道:「你逃什麼逃,又不是你做新郎倌...

李七夜與大智和尚在飛懷村走了一圈,不知覺間走到了飛懷村的村口,在飛懷村的村口有一株老樹,老樹極古,不知道有多少歲月,樹榦要好幾個人才能抱得過,樹枝婆娑,看起來如同一株大傘一樣。

因為老樹不知道活了多少的歲月,樹榦上都生長了不少的苔蘚。

雖然這一株老樹看起來模樣普通,但是,李七夜看到這株老樹,他都不由感慨地嘆息一聲,說道:「夢願樹,世間罕見呀。」

「世間或者也只有仙帝才有這樣的手筆。」大智和尚都不由喃喃地說道:「一個小村有如此的神樹守村口,這是何等的了不得!一株通神的夢願樹護村,就算大賢來了,也是夾著尾巴做人1

李七夜看了看眼前這株神樹,什麼也沒有多說,雖然這裡只是凡世間的普通小村莊,但是,它卻擁有仙帝的底蘊,而且是一個從來沒有被使用過、損耗過的仙帝底蘊,這樣的一個普通小村莊只怕是舉世罕有!

就在李七夜與大智和尚兩個人站在夢願樹下的時候,老村長也來了,他見到李七夜與大智和尚也在樹下,就跟他們兩個人打了聲招呼,然後站在樹下,雙掌合什,喃喃細語,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似乎是祈禱一樣。

當老村長一番喃喃細語的祈禱之後,他隨之向夢願樹拜了又拜。

「傳說夢願樹能讓人實現願望,難道老施主也向夢願樹許願?」見老村長站了起來之後,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

老村長搖頭說道:「不是,我是給我們家的丫頭祈禱,我家的丫頭曾經是在這裡立過誓,所以,老漢每天都來給她祈禱1

「你們家的閨女也會立誓?」大智和尚驚奇地說道:「這不可能吧,你們家的閨女可是了不得的人1

老村長不由乾笑了一聲,說道:「這都怪老漢倆逼她逼得緊了。她年紀也不小了,我們倆老希望她是能早日找個如意郎君,傳下我們家的血統。可是這丫頭就是不聽,最後被我們勸多了。她就在夢願樹許下了誓言,如果夢願樹給她挑了如意郎君,她就嫁,如果沒有,她就不嫁1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都不由莞爾一笑,夢願樹的確是有許願的傳說,不過,眼前這株夢願樹已經通神,根本就不是一株許願樹!看來老村長家的閨女是被她父母逼緊了。所以才會在夢願樹前發誓。

「咚」的一聲,一物從夢願樹上掉了下來,這東西一下子砸在了李七夜的頭上,李七夜順手接下砸在頭頂上的東西。

李七夜一看手中所接到的東西,那竟然是一塊玉佩。此玉佩入手溫潤,上面刻有一個「竹」字,看這玉佩的款式,應該是女孩子之物。

「這是我家丫頭的玉佩1當李七夜還奇怪的時候,老村長驚喜地大叫一聲,立即對李七夜驚喜地說道:「這是當年我家丫頭許誓時留下的玉佩,這玉佩後來被樹神收走了。今天,今天它,它竟然出現了1說到這裡,老村長是激動得很。

「哈,樹神有眼,終於給我家丫頭挑選了如意郎君。」老村長緊緊地抓住了李七夜的雙手。興奮地說道:「哈,我去告訴我家老伴去1說著,他轉身就往村裡跑去。

「老伴,老伴,天大喜事。天大喜事。」老村長一邊往村裡面跑,一邊大聲叫道。

李七夜看著手中的玉佩,一時間都傻了眼,他看著眼前的夢願樹,他是有把這株老樹連根拔起的衝動!剛剛才說老村長閨女的事情,夢願樹就把這玉佩砸到了他頭上,他相信一定是這株夢願樹故意的,這株老樹可不是普通的老樹,它可是已經通神!

「嘻,嘻,恭喜,恭喜,你快要做新郎倌了。」見李七夜手中拿著玉佩發獃,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恭喜你的頭,誰說我要做新郎倌了。」

「嘿,做不做只怕由不得你。雖然說揚老施主是個凡人,但是,她女兒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而且這飛懷村曾經出了不少的大人物,嘿,你現在拿了她的玉佩,又不想做新郎倌,只怕你是要死翹翹了。」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

說完之後,大智和尚轉身就走,李七夜看他要走,就奇怪地說道:「你逃什麼逃,又不是你做新郎倌。」

「嘿,你不知道,揚老頭家的那個丫頭,可是一個了不得的角色,如果她知道自己突然冒出一個未婚夫,說不定她會抓狂,到時候就是掀翻了天。嘿,更重要的是,如果她知道貧僧也在場,那貧僧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我還是先溜為妙。」大智和尚說著逃之夭夭。

李七夜有些哭笑不得,他也不清楚老村長家的閨女是何方神聖,不過看大智和尚都要逃走,也可以想象這丫頭的確是不凡。

不過,李七夜一生沒有怕過誰,但是,這件事情實在是過於詭異,他自己莫明其妙地成了別人的未婚夫,這樣的事情他就算是想解釋都解釋不清楚。

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遠遠看到了老村長夫婦往這邊趕來,而且後面還跟著一大群的村民,一大群的村民有老有小,明顯是很興奮,拖家帶口的往村口這邊衝來。

看到這樣的陣勢,李七夜都不由發毛,此時不溜,還待何時,想到這裡,李七夜不再多想,轉身就走。

當老村長夫婦來到夢願樹之下,看到人影空空,老村長夫人頓時埋怨地說道:「看看,這都怪老頭子你了,這麼激動,這一下把新姑爺都給嚇跑了吧。」

「不行,絕對不行1老村長都不由跳了起來,說道:「快快仙音傳書給丫頭,讓她趕快回來,她的未婚夫逃了1

李七夜逃出了飛懷村,就遠遠看到有一座小寺建在村外的小山上,而在這個時候,大智和尚從小寺中沖了出來,他是背了一大包的東西。

「揚老頭家的那丫頭要趕回來了,你自己保重吧,我先逃了。嘿,你自己看著辦吧,如果你要逃婚,說不定到時候會有千軍萬馬殺過來。」大智和尚一下子逃到天邊,雖然說他是提醒李七夜,但是,話中有幾分幸災樂禍的語氣。

李七夜是哭笑不得,搖了搖頭。雖然說李七夜也是從飛懷村逃了出來,不過與落荒而逃的大智和尚相比起來,他就顯得從容不迫了。

李七夜認準了方向之後,也縱身而去,眨眼之間消失在天邊。

李七夜這一次來幽聖界是懷著目的而來的,所以當他往南縱身而去之時,他是取出鬼源祖鑰,喃喃地說道:「有些謎團,在這一世要解開了1

李七夜來幽聖界,乃是沖著某些東西而來的,所以,他一路南下,前往一個地方,一個他並不陌生的地方。

李七夜雖然是一路南下,不過,他依然還在千鯉河疆土範圍之內。說到千鯉河,千鯉河這個名字,它既是一個門派傳承,也是一條河的名稱。

在幽聖界來說,如果修士提到千鯉河,那肯定是想到千鯉仙帝所傳承下來的妖門!事實上,千鯉河也是一條大江河。

甚至可以說,千鯉河乃是遙雲乃至是整個幽聖界,都可以稱得上是第一大的江河!在遙雲大地之上,千鯉河綿延千萬里,宛如一條巨龍一樣盤在了遙雲大地上,最終直奔入了汪洋之中。

千鯉河所管轄的範圍可以涉及到了一條大江河兩岸的千萬里之廣的疆土,而在這片疆土之上,更是有許多傳承門派、疆國大教是依附於千鯉河這樣的帝統仙門的!

千鯉河作為一條巨大的江河,甚至是幽聖界的第一大江,它起源於高峻無比的大川之上,曾經有人追溯,千鯉河的源頭可以追溯到第一凶墳。

所以在遙雲乃至是整個幽聖界有了這樣的說法,千鯉河起源於第一凶墳,止於千群島!正是因為千鯉河這一條大江起源於第一凶墳,這讓整條大河充滿了傳奇的色彩!

千百萬年以來,千鯉河一直被一種神秘的霧紗所籠罩著,似乎在這一條大江之中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這千百萬年以來,也曾有不少人追溯過千鯉河秘密,但是,卻很少人能探得千鯉河秘密。曾經有人說,如果說有誰知道千鯉河的秘密,那就是非千鯉仙帝莫屬。

這一句話並非是無的放矢,正如千鯉河一樣,作為仙帝之一的千鯉仙帝也是籠罩著神秘的霧紗,世間曾是有著傳聞,認為千鯉仙帝就是出自於千鯉河!

李七夜沿著千鯉河一路南下,他並不著急一下子趕到目的地,所以,他時候飛行趕路,時候步行緬懷這片大地。

幽聖界,千百萬年以來,李七夜來過許多次,至於千鯉河,他來的次數更多,特別是在千鯉仙帝的年代,他的足跡更是遍布千鯉河兩岸。

昨天月票太給力了,一下子七更,今天有多少更,就指望大家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