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八十二章和尚驅鬼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認識認識。」 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阿彌陀佛,老施主這個主意的確是不錯,你們家的閨女乃是美貌如天仙,我們道友見了,絕對會喜歡。」 被大智和尚如此說媒,這讓李七夜哭笑不得,他笑著搖了搖...

至於乒乒乓乓的打鬥聲,那隻不過是大智和尚以障眼法製造出來的,外面的人聽起來那是他與餓鬼在狠斗!

在這幾天間,大智和尚留在後院中,天天在那裡騙吃騙喝,而在混沌空間之中,李七夜推算「璀璨一擊」也接近了尾聲,最終,李七夜把完整的「璀璨一擊」完整仙章推算出來了。

得到了「璀璨一擊」,李七夜不由再看了看這片混沌空間,不由喃喃地說道:「仙帝真器的鎮壓呀,果然是了不得。」

李七夜並沒有繼續留在這混沌空間,借著零域空輪打開了門戶,瞬間從混沌空間穿越出來,一下子落足於後院之中。

此時,繁星滿天,一顆顆星辰高懸於夜空之上,明亮而璀璨,小村的夜晚寧靜安神,清風徐徐吹來,讓人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而此時,大智和尚在後院之中是大快朵頤,他整天留在這後院中騙吃騙喝,好像是吃不飽一樣,似乎他才是真正的餓鬼轉世。

「你這驅鬼是驅到了酒肉上了。」李七夜站在了大智和尚後面,悠然地說道。

大半夜的,背後突然冒出一個人來,換作是別人,只怕是會被嚇得半死,然而,大智和尚卻一點吃驚都沒有,他雙手捧著一條大肥豬手,猛啃了起來,滿嘴是油,一見到李七夜,笑嘻嘻地說道:「道友坐下來一同嘗嘗,這是老林的手藝,實在是棒極了。」

「原來是偷來的。」李七夜笑了起來,大馬金刀坐下,瞅了大智和尚一眼,說道:「你這個驅鬼的和尚。竟然與餓鬼同桌,就不怕餓鬼上身?」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大智和尚笑了起來,他笑嘻嘻地說道:「這話若是在其他地方。還能嚇一嚇人。這裡可是幽聖界,在外面滿街跑的鬼比地下的鬼不知道要多多少。在這裡。就算是有鬼,那也是嚇不了人。」

李七夜莞爾一笑,而大智和尚招呼著李七夜吃喝,雖然他是招呼著李七夜吃喝,而他在眨眼之間就消滅了一隻燒雞、一條大魚,看他風捲殘雲的模樣,那簡直就是餓鬼投胎。

比起大智和尚的吃相來,李七夜就是不知道斯文多少。他只是淺嘗而己。

「嘻,嘻,不知道道友在裡面得到了怎麼樣的寶物?」大智和尚在大快朵頤的時候,笑嘻嘻地問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怎麼?你也是沖著飛懷村的東西而來的?」

大智和尚宣了佛號,笑嘻嘻地說道:「阿彌陀佛,飛懷村有寶物,這隻怕不算是什麼天大的機密,歷代都有不少人來過這裡,只不過是無人能探明而己。這裡有大手段。誰來了都不敢放肆,誰敢在這裡胡來,就算是大賢也只怕會慘死1

李七夜笑了一下。什麼都沒有說。正如大智和尚所說的那樣,飛懷村的大庇護乃是飛揚仙帝以無上大道留下的鎮壓,在這裡就算是大賢敢來亂,只怕也一樣會慘死。

「貧僧雲遊四海,路此這飛懷村,見此必有大造化,可惜,一直看不透這片天地。」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是看透又如何,這地方。乃是留給有緣分的人,沒有緣分的人。是無法得這裡的大造化!若想強取,那必是招來滅頂之災1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大智和尚宣了一個佛號,這個酒肉和尚雖然是在口上宣佛號,但是,卻是猛吃個不停。

在第二天,天剛亮起,老村長就忙來後院看個究竟,當他看到後院突然冒了出一個人來的時候,老村長也不由嚇了一大跳。

「阿彌陀佛,我佛仁悲。」大智和尚宣佛號,給老村長解釋地說道:「老施主莫怕,這位乃是貧僧請來的道友,幸得他大力相助,貧僧兩個聯手,昨晚才斬去餓鬼。老施主從今日起便可以安心了,餓鬼己除,再也沒有鬼物來此作祟。」

聽到大智和尚這樣的解釋,老村長不由鬆了一口氣,連口贊聲地說道:「兩位仙人果真是法術無邊,竟然把餓鬼剷除了,了不得,了不得。」

見大智和尚在裝神弄鬼,李七夜是哭笑不得,但也沒有拆穿大智和尚的把戲,雖然大智和尚跑這裡來騙吃騙喝,但他也沒有什麼惡意,憑他的本事,根本就不需要在凡人面前騙吃騙喝。

餓鬼已剷除,而老村長夫妻是大力挽留大智和尚與李七夜,大智和尚竟然也一口答應下來,在飛懷村多住幾天,李七夜也有心再看看飛懷村,也是同意下來了。

聽到大智禪師斬了老村長家後院的餓鬼,這惹來了村裡的不少村民趕來觀看,一時之間,李七夜與大智和尚在村民的好奇與熱情之下,就好像是馬戲團里的猴子一樣,被一群村民指指點點。

好好的修道強者變成了神棍,李七夜都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而大智和尚則是相反,他是十分享受這樣的感覺,他應付起村民來那是行雲流水,進退自由,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不知道他底細的人,還真的以為他是高僧。

李七夜與大智和尚留在了老村長家裡,老村長夫婦那是十分熱情地招待李七夜與大智和尚。

特別是對於李七夜,老村長夫婦更是熱情得不得了,老村長時不時詢問李七夜說道:「仙人在哪家仙府修道?婚配了沒有?」

對於老村長這樣的詢問,李七夜不由覺得怪怪的,而在一旁的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老施主問得如此詳細,難道是要把你家的閨女許配給我們道兄不成?」

老村長只是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家那丫頭的事,我們兩個老頭可作不了主,若是仙長有意,你們倒可以認識認識。」

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說道:「阿彌陀佛,老施主這個主意的確是不錯,你們家的閨女乃是美貌如天仙,我們道友見了,絕對會喜歡。」

被大智和尚如此說媒,這讓李七夜哭笑不得,他笑著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走出了老村長的家,在外面走走。

而大智和尚笑嘻嘻地跟老村長告了個罪,然後追上了李七夜,笑嘻嘻地對李七夜說道:「老村長的閨女,那可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都娶不到。」

「你舌頭再長一點,信不信我把它拔出來。」李七夜乜了他一眼,風輕雲淡地說道。

大智和尚立即閉上了嘴巴,宣佛號道:「善哉,善哉,不說也罷,不說也罷。」

飛懷村,這村莊不大不小,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不大不小的村莊,卻出過不少的人物,有凡世的將軍大員,也有修士界的強者,但是,不論這個村莊走出了怎麼樣的人才,都難於在這個村莊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

總之,不論是飛懷村走出的人才,還是外面進來的人物,都無法打破這村莊的寧靜。不知情的人或者會覺得奇怪,知道其中玄機的人就不會覺得奇怪,在仙帝的無上庇護之下,又有誰能抵抗仙帝的意志呢?

飛懷村,雖然並未與外界隔絕,但是,它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樣,小橋流水,青山翠林,整個小村莊都沉浸在寧靜祥和之中。

李七夜與大智和尚繞著村莊走了一圈,事實上,李七夜不第一次來飛懷庄,在很久以前他還是陰鴉的時候,他就來過這裡。

事實上這麼長久的歲月過去,雖然飛懷庄是傳了一代又一代,但是,這裡的青山,這裡的綠水,依然沒有變,物是人非,但,風景依舊,這就是仙帝的庇護!

「實在是了不得的大手段。」走在飛懷莊上,大智和尚也一樣是打量著這片山河的格局,不由感慨讚歎地說道:「如此的大手段,要何等逆天的存在才能打破它的寧靜1

李七夜笑了一下,並沒有說什麼。仙帝的手段,當然是了不得了,在曾經一段歲月,他曾經以逆天的手段推算,說不定飛揚仙帝就埋在這個不起眼的村莊。

當然,這只是一種可能,是真是假就很難說得准了。萬古以來,雖然很多仙帝是留下了道統,甚至是延續了血脈,但是,基本上是沒有聽說過哪一位仙帝把自己埋在世間!

所以,飛揚仙帝是不是埋在飛懷村,這還是一個謎,除非是打開飛揚仙帝的大封禁,否則,誰都不知道答案。

事實上,萬古以來,歷代仙帝的去向也是一個謎,很多人相信仙帝也不可能長生不死,也不可能永留世間,所以,不少人認為仙帝也有死去的那麼一天。

雖然說,仙帝也有死去的一天,但是,從來沒有人知道仙帝死了之後會埋在哪裡,這一直以來是一個謎。

也有帝統仙門曾向外界揚言,他們的祖先仙帝是埋葬在了他們祖地宗土之內,但是,對於這樣的消息,並不是人人都相信。

那怕是有帝統仙門信誓旦旦地說他們祖先埋在他們的祖地宗土之內,但是一直以來都有人懷疑這事情是真是假。未完待續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