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七十九章飛懷村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妖族,如血族、石人族……等等。 不過,在幽聖界的四荒中的幽疆、水蒼、澤地這三大荒乃是鬼族雲集,在這三大荒中人族等各族的勢力很弱校 而在遙雲就不同了,在遙雲這一荒內人族、妖族、石人族等等...

幽聖界,與人皇界同為九界之一,如果說人皇界是人族的祖地,那麼,幽聖界就是鬼族的起源之地。

事實上,關於人族是不是起源於人皇界,這沒有敢下定論,但是,從荒莽時代開始人族就一直在人皇界開拓疆土,經過了人族無數先賢的努力,最終人族紮根於人皇界,成為了人皇界最強大的種族。

在今天來說,人族是不是起源於人皇界,對於人族的無數生靈來說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皇界已經成了人族的祖地,人族世世代代紮根於此。

而同為九界之一的幽聖界不一樣,在幽聖界中,鬼族是十分肯定自己是起源於幽聖界。當然,也有鬼族把幽聖界稱之為鬼仙界,因為鬼族他們更樂意自稱為鬼仙,而外人卻偏稱人們為鬼族!

說到幽聖冥是鬼族的起源之地,或者有人會想到那一定是一個鬼氣森森的世界。事實上,這樣的想法就是大錯特錯,幽聖界那乃是山河壯麗,與人皇界一樣,無盡的山河值得去探索。

就算是鬼族,也不是說鬼氣森林,鬼族不止只有一個族,事實上鬼族是有很多的種族,每一個種族又有不同的特徵,只不過外人把他們統稱這鬼族,以區分人族、血族等等大各族而己。

在鬼族中只有少數的種族是鬼氣比較重之外,其他的鬼族多數與人族差不了多少,都是有血肉之軀的生靈,而不是真正的鬼。多數鬼族也是與人族一樣,世代相傳,繁衍後代。

幽聖界與人皇界一樣,廣袤無比。在幽聖界有四荒之說,整個幽聖界可以劃分為四個部分,東為幽疆。南為遙雲、西為水蒼,北為澤地。這四個部分共稱這四荒。

雖然說鬼族是起源於幽聖界,或者說幽聖界是鬼族的起源地,但是,鬼族並沒有一統幽聖界。這就像人皇界一樣,在人皇界人族是主流,依然還有其他種族。

幽聖界也是一樣,在整個幽聖界,鬼族乃是最為龐大。但,依然有其他種族在這裡生存,如人族,如妖族,如血族、石人族……等等。

不過,在幽聖界的四荒中的幽疆、水蒼、澤地這三大荒乃是鬼族雲集,在這三大荒中人族等各族的勢力很弱校

而在遙雲就不同了,在遙雲這一荒內人族、妖族、石人族等等各族的實力是十分強大,在這一荒之內鬼族無法統治著這片天地。

遙雲作為幽聖界的四荒之一,廣袤無邊。億萬里大地可以說是生靈無數,也是萬族林立,同時。在遙雲大地,更是修士多如牛毛,各大傳承宗派也是如過江之鯽,數之不荊

在遙雲大地,小門小派是數之不盡,而大教疆國也一樣是林立在這片天地之間。

在遙雲大地,就不得不提一個傳承,那就是千鯉河。千鯉河,它不是一條河。它是一個門派,它統治著強大無比的疆國。統治著千萬里的大地。

在遙雲大地,千鯉河絕對是一個強大而可怕的傳承。它是一個帝統仙門。千鯉河的始祖乃是千鯉仙帝,自從千鯉仙帝創建了千鯉河之後,它就屹立到現在。那怕幽聖界這種鬼族強大的地方,依然也難有人能撼動千鯉河這樣的存在。

千鯉河乃是妖道大統,因為傳說千鯉河的始祖千鯉仙帝乃是由妖成道。儘管是如此說,事實上那怕是在千鯉仙帝的時代,千鯉仙帝也一直是一個謎。

傳說,千鯉仙帝乃是鯉魚成妖,也有傳說認為,千鯉仙帝乃是龍魚成妖,更有人認為千鯉仙帝乃是魚躍龍門,最終成為仙帝……

總之,關於千鯉仙帝的種種,那都只限於傳說。因為千鯉仙帝在眾多仙帝之中是最神秘的仙帝之一。

不要說是現在,那怕是在千鯉仙帝的時代,千鯉仙帝也一直是一個謎,沒有人知道千鯉仙帝是什麼樣的出身,沒有人知道千鯉仙帝是來自於何方,甚至連千鯉仙帝是男是女,這都是一個謎!

千百萬年以來,甚至是在千鯉仙帝時代,都很多人想知道這個謎,都很多人想知道千鯉仙帝是怎麼樣的出身,是怎麼樣的來歷,最最讓人關心的是,千鯉仙帝是男還是女!

然而,連是男是女這個最簡單的事情,千百萬年以來都沒有人能知道,它一直以來是一個謎,千鯉仙帝就像是隱身在雲霧之中,讓世人完全看不透,他整個人都隱沒在時間的長河,而且,這一切的秘密都隨著千鯉仙帝而消失。

或者,千百萬年以來,也唯有千鯉仙帝他自己才知道這其中的所有秘密,或者也只有千鯉仙帝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

不管怎麼說,不管千鯉仙帝有多神秘,但是,千百萬年以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千鯉仙帝是由妖成道,最終成為了仙帝,至於千鯉仙帝本身是什麼妖,後人也不知道,只能是猜測。

飛懷村,又稱之為飛懷庄,這是一個寧靜的小村,村子不大不小,有幾百人口。然而,這個寧靜的小村莊,卻出了不少的人物,有俗世將軍,有俗世大豪,更有凡人眼中高來高往的修士,甚至這修士中出了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管飛懷村是出了怎麼樣的大人物,飛懷村依然是飛懷村,一直沒有改變過,它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寧靜的小村莊。

在這個寧靜的小村莊里,千百萬年不論是什麼樣的人物出現,都未能打破這個小村莊的寧靜。

似乎在歲月的長河宗,不論是怎麼樣的人物來了,不論這裡走出怎麼樣的人物,都不能影響到飛懷村,它一直都是很寧靜,一直都是一個安居樂業的小村莊,宛如是世外桃源一樣。

似乎在這冥冥之中,有什麼力量庇護著這個小村莊一樣,任何人都沒辦法打破這小村莊的寧靜。

就這樣的一個小村莊,它坐落在千鯉河的這片天地之中,顯得特別的不起眼。

不過最近幾天飛懷村老村長家裡卻不是很寧靜,因為老村長老家鬧鬼了。在幽聖界,此乃是鬼族的天下,如果說在幽聖界某一個地方說鬧鬼了,那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在幽聖界,莫說是修士,就算是凡間的老百姓都不怎麼相信世間有鬼,如果說世界有鬼,像鬼族這樣的鬼,那麼就跟人差不了多少,這樣的鬼連老百姓都不會害怕。

不過這幾天老村長家的後院的確是鬧鬼了,在老村長家後院常常會出現一個鬼影在漂蕩,不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會跑出來漂蕩,膽小一點的人甚至是會被嚇壞。

而且老村長家後院鬧的鬼,好像是一個年輕的鬼,至於這個鬼是怎麼個模樣,老村長他們也說不清楚,總之那是一個影子,看起來像是個年輕人,但是,那偏偏是一個沒有實體的影子,一個看起來很模糊的影子,常常緋徊在老村長的後院。

對於自家的後院鬧鬼,老村長老夫妻兩人倒看得開了,他們一大把年紀,對於他們來說,人也好,鬼也罷,似乎都不重要,反而讓他們家添了一點小熱鬧,至少每天村裡的人都跑來看看鬼。

不過,村裡的人還是勸老村長老夫妻倆想把法把鬼超渡了。對於這樣的建議老村長笑著說道:「這鬼徘徊在後院,也不見做傷天害理的事,總有一天他飄膩了,就會自然離去。」

「老揚,話不是這樣說,鬼物之事,誰能說得清楚,說不定有一天他作惡傷人,那該是怎麼辦?」村裡的好心人都勸老村長說道。

「是呀,你家丫頭不是在千鯉河學藝嗎?不由讓她回來看看,以她那一身本事,超渡一個區區小鬼,那也不是一件難事。」村民們都在勸老村長。

提到自己的女兒,老村長夫妻是輕輕嘆息一聲,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們家的丫頭一直在千鯉河忙著修練,很少回來。

「老揚,你家丫頭不在,不如請大智寺的主持來超渡超渡吧,大智禪師可是一個佛法無邊的高僧,有他來給你超渡,那肯定是沒問題。」村裡的村民給老村長出主意說道。

最後,老村長經不住村裡的眾人相勸,最終他也只好親自去一趟村外的大智寺,把大智寺的主持大智禪師請了過來。

大智禪師在村民口中乃是一位佛光無邊的和尚,但是,如果你把他想作是一位長眉白須的和尚,那就是錯了。

大智和尚是一個很年輕的和尚,大智和尚看起來也就二十多的光景,一個光溜溜的大頭顱,頭顱上是滴著兩排歪歪曲曲的戒疤,看那兩排歪歪曲曲的戒痛疤都讓人懷疑他這個戒疤是不是真的。

大智和尚有一雙十分明亮的眼睛,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當在眾人面前之時,這笑容看起來是和善慈悲,當趁人不注意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總是有三分的賊意,總是給人一種賊兮兮的感覺。

新副本,新開始,新征程,又一條無敵之路在李七夜面前鋪開………………未完待續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