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六十五章大戰將在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嚇得屁滾尿流了,嚇得全身哆嗦1 對於一些大教疆國弟子這些陰陽怪氣的話,有一些強者是皺了皺眉頭,特別不少支持李七夜的小門小派或散修。 「喲,你說得如此威風,當李七夜大殺八方的時候你在哪裡...

眨眼之間,月圓之日便到了,這一天虎嘯宗外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強者遠觀,有來自於大教疆國,也有來自於小門小派,更是有來自於各方散修。

此時,虎嘯宗乃是山門大開,各要塞、各大陣都打開了門戶,一副開門揖客的氣勢,唯有怕李七夜不來一樣。

在虎嘯宗之內,池小刀被高高吊起,而獅吼聖皇被鎮壓在古寶之內,雖然裡面不時傳出轟鳴之聲,古寶搖晃,但是,獅吼聖皇依然是無法從古寶之中衝殺出來。

看虎嘯宗山門大開,各要寒、各大陣都打開了門戶,讓不少人在心面暗暗吃驚,喃喃地說道:「虎嘯過好大的自信,唯有怕李七夜不來1

此時,虎嘯宗外來自於天下各方觀戰的無數強者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一雙雙眼睛看著盯著虎嘯宗,等待著李七夜的駕臨。

而虎嘯宗之內是一片寂靜,雖然虎嘯宗諸弟子各司其職,但是,整個虎嘯宗卻靜得可怕,似乎整個虎嘯宗唯剩下了呼吸的聲音。

時間一刻又一刻過去,李七夜依然還沒有出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人沉不住氣了,在虎嘯宗之外,有遠觀的修士忍不住說道:「李七夜怎麼還不來1

相比起虎嘯宗外那些旁觀的修士,虎嘯宗反而是更能沉得住氣,時間過了那麼久,虎嘯宗依然不著急,他們竟然也不急著行刑,似乎是非要等到李七夜到來不可。

事實上,對於虎嘯宗來說,斬了池小刀沒有任何用處,對於他們來說,池小刀也好,獅吼聖皇也罷,那隻不過是引李七夜上鉤的誘餌而己,如果池小刀、獅吼聖皇都死了,拿什麼來引誘李七夜上鉤?

但是,隨著時間一刻刻的流逝,驕陽高掛,此時在虎嘯宗外的旁觀者都不由騷動起來,有人忍不住說道:「都大半天過去了,李七夜不會是怯戰不敢來了吧。」

「這不可能,李七夜這樣的凶人,他什麼時候怕過事了?」有曾經在天道院觀戰過的強者搖頭說道:「這小鬼的詞典里根本就沒有怕字,連搖光古國、青玄古國都照斬不誤,就憑虎嘯宗能嚇得住他?」

「嘿,這就不一定了,在天道院是有天道院的人庇護他,他當然是膽氣壯了,現在這裡可是虎嘯宗,此乃是龍潭虎穴,只怕他沒有那個膽來送死。」有東百城大教疆國的弟子冷笑地說道。

在天道院一戰,李七夜可以說是得罪了很多的大教疆國,在東百城內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疆國視之為眼中釘、背上刺!

「嘿,姓李的只怕是不敢來了。」另一個大教疆國的弟子也是陰陽怪氣地說道:「說不定姓李在這個時候不知道躲到了哪一個烏龜洞不敢爬出來了,嘿,說不定已經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嚇得全身哆嗦1

對於一些大教疆國弟子這些陰陽怪氣的話,有一些強者是皺了皺眉頭,特別不少支持李七夜的小門小派或散修。

「喲,你說得如此威風,當李七夜大殺八方的時候你在哪裡?你有這個膽量就在李七夜面前說一下這樣的話,看你敢不敢?嘿,說不定你在李七夜面前是被嚇得屁滾尿流。你算什麼東西,李七夜殺虎岳、斬霸下、屠祖皇武、滅青玄天子,哪一個死在他手中的天才不是赫赫有名,你殺過什麼大人物了?」也有修士心面不爽大教疆國弟子這一番陰陽怪氣的話,立即反諷地說道。

「你——」這個大教疆國的弟子頓時怒目相視,而反諷的修士也頗有來頭,毫不示弱地冷眉橫視。

這樣的事情對於整個等待來說那隻不過是小插曲而己,真正關注這一場戰爭的大人物還是沉得住氣的。

「這是一個死局。」有智者在暗中觀看,遠遠看著虎嘯宗,最終說道:「不論李七夜來不來都改變不了結局,來了,他必死,池家爺孫倆也必死,他不來,池家爺孫倆依然必死1

聽到這樣的話,智者的晚輩不由說道:「李七夜可是個大凶人,他修練仙體,手中又掌執著兩件仙帝寶器,虎嘯宗根本就沒有寶物能擋得住仙帝寶器,在兩件仙帝寶器之前,只怕虎嘯太上皇也擋不住吧。我覺得李七夜勝算更大呀。」

智者搖頭說道:「若是區區一個虎嘯宗,李七夜只怕是有勝算,雖然說,虎嘯宗的四座凶墳極為強大,但是,李七夜掌兩件仙帝寶器,只要他不戀戰,速戰速退,在仙帝寶器的庇護之下還是有機會逃走的。但是,現在局勢不同,就算李七夜掌仙帝寶器,甚至他有強大的救兵,他若是前來,依然是自投羅網。」

毫無疑問,這智者知道別人所不知道的內幕,知道一些驚人的秘密。

「虎嘯宗也有援兵?」智者的晚輩聽到長輩的話,心面不由為發怵,畢竟李七夜在東百城結仇太多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慾除之而後快。

「何止是有援兵1智者嘆息說道:「這簡直就是神來殺神,魔來屠魔,不論是誰來,那都是死路一條,所以說,這是一個死局。」

聽到長輩這樣的話,作為晚輩的都不由為之駭然,忍不住問道:「虎嘯宗請來了怎麼樣的人物?」

「很可怕很可怕的存在。」有智者望著虎嘯宗,最後輕輕地嘆息說道。

時間一刻刻流逝,終於驕陽高高掛在了天空之上,終於虎嘯宗主冷笑一聲,說道:「哼,姓李的小鬼是不敢來了,推出去斬了,先斬了小的,然後再斬老的1

當虎嘯宗已經下命令要斬池小刀的時候,連遠觀的許多修士都不由為之嘩然,那些與李七夜有仇的人更是有出了一口惡氣的感覺,冷笑地說道:「李七夜終究還是做縮頭烏龜了1

「就是,什麼凶人,以我看他就是一個十足的狗熊,一個孬種,只會欺弱怕硬,最後面對一個大教的時候,他還不是慫了。說不定他已經躲在哪個烏龜洞尿褲子……」另外一個大教疆國的弟子也不由揚眉吐氣,好像李七夜不敢出現,對於他來說是一件十分痛快的事情。

「啪——」的一聲,這個修士還沒有把話說完,一個巴掌狠狠地抽了過來,把他滿嘴的牙齒抽得滿天飛,一下子把他抽得分不清東南西北。

「誰,誰偷襲老子1這個修士好不容易站穩,怒喝道。

「你覺得是誰呢?」此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只見三個人安步當車而至,李七夜徐徐而來,李霜顏、陳寶嬌相隨於左右。

眨眼之間,李七夜已經站在了虎嘯宗之外,他環視了天下諸雄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既然有人對我不滿,我倒很希望對我不滿的人站出來。我這個人一向對人很公平,想找我算帳的人就站出來吧,今天跟著虎嘯宗一同算了1

但是,此時無數人都屏住了呼吸,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剛才那些陰陽怪氣的修士被嚇得臉色煞白,躲在後面,不要說站出來,看都不敢去看李七夜,雙腿直打哆嗦。

李七夜的凶焰誰人不知道,連搖光巨子、青玄天子都如同屠狗一樣,這些大教疆國的普通弟子跟搖光巨子這樣的人物相比起來,算什麼東西,他們也只不過在李七夜沒有出現之前逞一下口舌之快而己。

李七夜懶得再去理會這些土雞瓦狗,他站在虎嘯宗山門之外,懶洋洋地看了一眼新建好的山門,不由露出了笑容,一腳踏下,「轟」的一聲,新建好的山門在這一腳之下頓時崩倒,李七夜風輕雲淡,宛如閑庭信步,走入了虎嘯宗。

「小畜生,找死1這讓虎嘯宗的無數弟子頓時狂怒,一聲怒吼響起,一下子幾百個守著四方的弟子衝殺上來。

對於一個大教疆國來說,山門就是他們的門面,李七夜一腳就踏碎他們的山門,這是等於一腳狠狠地踩在了虎嘯宗的臉蛋上。

然而,面對幾百個弟子殺了上來,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依然閑庭信步地踏入虎嘯宗。

「錚——」頓時劍鳴刀嘯,伴隨於李七夜左右的李霜顏、陳寶嬌剎那之間出手,一個是劍化陰陽,大陣鎮殺而下,萬劍齊鳴;一個是一刀橫天,有我無敵,一刀斬出,上屠神靈,下還魔王,極為兇猛霸道。

一劍掌六道劍,一個執霸仙刀,雙雙出手,瞬間血瓢天空,宛如是下起血雨一樣,慘叫聲都來不及,刀劍雙擊,幾百弟子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隕落。

這一幕看得無數人心驚肉跳,李七夜的兇悍很多人知道的事情,沒有想到他身邊的兩個如花似、美麗無雙的李霜顏、陳寶嬌也是兇悍得一塌糊塗,有著橫掃天下八方之勢。

「男兒當是如此1見李七夜身邊的侍女都如此逆天,不知道讓多少人又羨慕又疾妒,李霜顏、陳寶嬌乃是天之驕女,卻被李七夜收為了婢女,這是何等逆天無敵的事情。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