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六十二章獨闖虎嘯宗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氣,在剎那之間,李七夜就殺入了虎嘯宗之內,遇人殺人,遇山拆山,兇悍得一塌糊塗。 「虎嘯宗現任宗主雖然無法與虎皇之流相比,但,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古聖呀!眨眼之間就被擊敗了?」虎嘯宗外有人不由臉色大...

「我們就這樣殺進去嗎?」池小蝶不由為之擔憂,說道:「聽說虎嘯宗的四大凶墳了不得,可以斬殺大賢?」

「不,暫時不殺進去,去通知通知他們。,ybdu,」李七夜看了看虎嘯宗一眼,笑著說道。

「通知他們?」聽到這樣的話,陳寶嬌她們都不由愕了一下,他們是救池小刀爺孫兩人而來的,最好就是殺得他們一個措手不及,現在要跑去通知敵人?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是一個仁慈的人,也是一個不喜歡殺人的人,你們說是不。既然他們都要滅門了,我總得給時間讓虎嘯宗把他們的老小孺弱離開吧。總不能一上去,就用仙帝寶器一陣狂轟濫炸吧,這樣就不好了,說不定大家都以為我是殺人魔頭1

陳寶嬌不由白了他一眼,她當然不相信了,論兇悍,還有誰能與他相比!

「轟——」的一聲巨響,在突然間,地動山搖,整個虎嘯宗宛如被撞塌一樣,在轟鳴之間,石滾沙飛,山崩地裂。

「發生什麼事了?」突然之間的山崩地裂,把許多人都嚇了一跳!特別是留在虎嘯宗之外的人,更是被嚇得望虎嘯宗望去!

「什麼人——」虎嘯宗的許多弟子也被嚇得一大跳,當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山門竟然被人拆了,正確地說,是被人撞毀了。

此時虎嘯宗的山門完全崩碎,以神金所鑄刻有「虎嘯宗」三個字的大匾此時被一個青年踩在了腳下。

「不知死活的東西1虎嘯宗的弟子頓時狂怒,瞬間。幾十個弟子衝殺上來。

「砰——砰——砰——」一陣巨聲響起。虎嘯宗的這些弟子連青年的衣袖都還沒有摸到。頓時被撞飛,伴隨著骨碎聲響起,慘叫聲起伏,眨眼之間,一個個弟子被撞飛墜落。

「殺——」隨之而來的虎嘯宗弟子狂吼一聲,衝殺上來。

然而,青年如同是暴龍一般,身如長虹。長驅而入,無人能擋,不論是兵器還是寶物都對他不起作用,只見他長驅而入,任何寶兵寶物都會在瞬間被他撞得粉碎。

「轟——轟——轟——」一陣地動山搖,山峰崩裂,青年不止是在瞬眼之間把虎嘯宗衝殺上來的弟子撞飛,他就像是狂暴巨龍一樣,遇山開山,遇峰斬峰。

只見他狂沖而來。虎嘯宗的山峰巨岳在他面前如同紙糊的一樣,一陣「轟、轟、轟」的巨響。沙飛石走,一座座山峰被他一口氣撞斷,至於衝殺上來虎嘯宗的弟子就不用說了,頓時是血染碧空,一陣陣的慘叫聲響起,一具具屍體被撞得高高飛起,血肉橫飛。

「是李七夜——」不少在虎嘯宗外遠觀的修士看到如暴走巨龍一樣的青年不由駭然地說道。

「小畜生,受死——」在這個時候一聲狂吼響起,虎嘯宗主趕來,一見到李七夜長驅而入,遇山拆山,遇人殺人,無人能擋,頓時怒吼一聲,神劍直斬千里,欲屠李七夜!

「砰——」的一聲巨響,劍斷之聲響起,虎嘯宗主狂噴一口鮮血,隨之「轟」的一聲巨響,他整個人重重地撞在了一座山峰之上,他被一隻手緊緊地卡住了脖子,被重重地撞在背後的山上,鮮血狂噴。

一招之下,竟然被對方重創,被對方一下子卡住了脖子,動彈不得,這頓時把虎嘯宗主臉色嚇得雪白。

「這太變態了吧——」看到這一幕,虎嘯宗之外的不少人抽了一口冷氣,在剎那之間,李七夜就殺入了虎嘯宗之內,遇人殺人,遇山拆山,兇悍得一塌糊塗。

「虎嘯宗現任宗主雖然無法與虎皇之流相比,但,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古聖呀!眨眼之間就被擊敗了?」虎嘯宗外有人不由臉色大變,心面發毛。

李七夜一隻手卡住了虎嘯宗主的脖子,看了他一眼,風輕雲淡地笑著說道:「既然你們虎嘯宗約戰我於月圓之日,那好,我在月圓之日即來應戰。不過嘛,我好心先給你們虎嘯宗一個提醒,把你們虎嘯宗的老孺殘弱先送走吧,待到月圓之日後,東百城再也無虎嘯宗,這片山河將會不復存在1

「口出狂——」虎嘯宗主怒吼道,但是,他話還沒有說完「轟」的巨響之聲響起,他整個人被李七夜砸了出去,撞斷了好幾座山峰,鮮血狂噴,染紅了泥土,當他爬起來之時,李七夜已經不知道蹤影了。

「小畜生,納命來1此時,一聲狂吼在虎嘯宗最深處響起,一個人衝天而起,周身神環縈繞,血氣橫掃而至,山川都為之顫抖!

虎嘯太上皇瞬間而至,怒吼一聲,但是,李七夜已經離開了,當他看到山門倒塌,峰巒崩碎,被氣得全身哆嗦。

「小畜生,不把你千刀萬剮,誓不為人1最終,虎嘯太上皇的怒吼之聲響徹了整個虎嘯宗的天地!

「不愧是凶人呀,簡直就是暴走巨龍附體,毀山碎岳,明明是王侯境界的存在,竟然屠古聖如屠雞犬。」在虎嘯宗外的許多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為之發怵。

「仙體就是仙體,鎮獄神體,這簡直就是讓人嫙妒到抓狂的好東西1也有一些人忍不住嘆息,又羨慕又是嫉妒。

仙體無敵,這不是一句空話,在很多人看來,王侯境界的存在,敢與古聖為敵,那是自尋死路,然而,現在古聖在李七夜面前,竟然不堪一擊!這簡直就是要屠聖尊的前奏,小成仙體都如此神威,若是大成仙體,豈不是可以橫掃天下!

李七夜離開了虎嘯宗,吩咐司空偷天盯緊虎嘯宗,然後帶著陳寶嬌她們前往一個地方。

「我爺爺和小刀不會有事吧?」池小蝶不由擔心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小刀肯定是不會有事,沒有小刀,他們拿什麼來引我入瓮,至於你爺爺嘛,以我看,也沒有什麼大硬。他被鎮壓在古寶之中,對於他來說,這說不定是一個機會,我看鎮壓他的古寶乃是魔氣吞吐,如果你爺爺撐得下來,有很大機會能渡過仙體小劫!這是對他的一個考檢。如果這一關他都撐不過,未來他在仙體修練上只怕寸步難行。」

聽到李七夜這樣說,池小蝶既是鬆了一口氣,又不由擔憂起來。

李七夜不出手救獅吼聖皇是有道冷然說獅吼聖皇是霸仙獅王的後人,又是天生聖體,可以說,他本身的天資條件是很好。

可惜,他年少時修練的不是仙體術,雖然後來他在天道院找回了他們祖先霸仙獅王的仙體術,但,那怕對於已經是霸聖體有所大成的獅吼聖皇來說並未能改變得多少。

雖然修練仙體術之後獅吼聖皇曾閉關突破,但,依然無法突破自身的格局。反而這一次虎嘯宗的對他鎮壓,更能激發獅吼聖皇本身的潛力。

李七夜雖然只是遠遠看了一眼,他便知道獅吼聖皇的情況,如果獅吼聖皇能突破自己的極限,他修練的仙體必將會水到渠成!所以,李七夜有意讓獅吼聖皇繼續被鎮壓古寶之中,以刺激獅吼聖皇的潛能!

「我們去哪裡?」李七夜帶著陳寶嬌她們繞過虎嘯宗,陳寶嬌不由奇怪地說道。

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去一個地方,既然虎嘯宗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他們。虎嘯宗知進退的話,我倒還給他們留一個立足之地,既然他們不想活了,那我就把這片天地煉化了,到時候,世間無虎嘯宗,世間也將會無白虎地脈。」

「煉化天地?」聽到這樣的話,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動容,傳說煉化天地只有大賢中立國封神者才能做得到。

「到時候你們就明白了。」李七夜神秘一笑,笑盈盈地說道。

「東百城再無虎嘯宗,虎嘯宗的山河從此不復存在?」當李七夜給虎嘯宗主留下的狠話傳出去之後,不少人為之面面相覷。

「讓他來吧1在虎兄邢炱鵒艘跎的聲音,說道:「就算他神通無敵,只要敢進來,就有入無出。到時候,無敵的仙體之術,天命秘術,都是屬於虎嘯宗的1

「只怕天道院會插一手?」在虎兄校虎嘯太上皇態度恭敬地說道。

「哼,傳說天道院敢來,也是一樣有來無回1黑暗中冷冷的聲音響起,說道:「到時候,自會有人對付他們1

「好,到時候姓李的小鬼就是我們的瓮中之鱉,就算他大賢轉世,也唯有一死1虎嘯太上皇不由興奮地說道。

「只要我們虎嘯宗掌握有仙體之術、仙帝功法,憑著我們虎胸脈,未來我們虎嘯宗必能大興1黑暗中的陰冷聲音冰冷無情,讓人聽之不由毛骨悚然。

聽到這樣的話,虎嘯太上皇也不由心面為之激蕩,雖然他們虎嘯宗是人才輩出,但是,終究無法與帝統仙門相比,虎嘯宗缺乏帝術這一級別的功法。

現在若是能活捉李七夜,那麼仙體術、天命秘術都是手到擒來,想到這一點,都讓人為之興奮。未完待續。。RL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