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五十八章相見難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靈之意。 「只是誤打誤撞而己,世間萬法,總有萬流歸宗之時。」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後說道。 「你鯤鵬繞身,萬道塵封,實是罕見。」空谷仙音一樣的聲音從古閣之內傳來。 李七夜心面不...

說到這裡,域神頓了一下,說道:「當年自從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他們是擊碎了九界通道。雖然現在道艱時代已經結束,世間再蘊天命!但,九界通道依然未恢復,界壁可謂是牢不可破。我送你去幽聖界是可以,但,沒辦法保持你的落腳點,只能說把你送到幽聖界的某一個地方。」

「這個不是問題,只要把我送入幽聖界就可以了。」李七夜點頭說道。

域神說道:「這個可以,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跟你說明,我送你入幽聖界,但是,不能把你接回來。如果你要我接你回來也可以,我必須本體親臨幽聖界,我若是離開天道院,離開這祖脈,就算我答應你,天道院也是需要你兌換承諾。」

「這倒不用域神親臨,回來我自有解決之道。」李七夜笑了笑,搖頭說道:「天道院的那一群老頭子當然是捨不得了,域神真的要離開這祖脈,那是動筋勞骨之事。天道院的一群老頭子可是心疼,他們是需要把域神當作寶貝貢奉著。」

域神也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這也不怪他們!我也一直捨不得離開這片天地,他們就像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1說到這最,輕輕地嘆息一聲。

李七夜也沒有說什麼,對於域神來說,活得越久,承受得就越多,他也曾是打算離開過,但,終究還是沒有離開!

對於域神來說,天道院是他的家,天道院的所有弟子都是他的晚輩,有些甚至是他曾教導過的晚輩!正如他所說的一樣,天道院的諸多老祖,就是他看著長大的孩子!他終究還是捨不得離開天道院!

在很久以前,李七夜就曾經說過,對於域神本身來說,成了天道院,敗也天道院。天道院終究是他的牽挂,不然,在當年他離開天道院,或者他已經成為了仙帝,承載天命!

「虛空門如何?」最終,域神問了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問題。

傳說域神與虛空門有著莫大的關係,他是天道院的一位先祖從萬古門戶帶出來的,有著神秘的來歷,曾有傳言說他是來自於虛空門!

「終會有再開的一天。」李七夜說道:「九大天寶,世間又有誰能捉摸它呢?不過,這一世,必須再開的一天,等著看吧。」

李七夜這話十分肯定,域神也點頭,最後感慨地說道:「九大天寶呀,萬古以來多少人垂涎三尺,多少仙帝曾是求索而不得!總有一天,我會去看看的,或者,那是我的歸宿1

對於域神這樣的話,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或者對於域神來說,那裡的確是最好的歸宿,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

「你什麼時候要去幽聖界?」最後域神問道。

李七夜說道:「用不了太久,我準備好了就會跟域神說一聲。」去幽聖界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一時的興起,而是早就有的想法,有些事情,他必須搞清楚!

「好,等你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來跟我說一聲。」域神也是一個爽快的人,沒有更多的嗦,一口答應下來了。

離開了域神的居所,一見到李七夜,彭老道士立即說道:「我帶你去見祖師。」他是一副怕李七夜反悔的模樣。

李七夜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點了點頭,該來的終究是要來的。他隨彭老道士往秀峰而去。

秀峰獨立,它坐落在天道院的無垠疆土之上,宛如是與世隔絕一樣,此峰並非是天道院疆土之內最高大最壯闊的山峰,相反,它有幾分的秀麗,但是,就這麼一座秀峰,卻偏偏給人感覺是與世獨立,宛如是與世隔絕一樣。

飛瀑從天而降,似乎它是直通九天。在秀峰之上,在飛瀑之前,有古閣懸於那裡,出塵而與世無爭。

古閣關閉,乃是大道為鎖,就是如此的古閣,大道為鎖,只能是讓人遠觀,不敢靠近,以夠打擾了此地的清修。

事實上,在天道院也是如此,秀峰所在之地,百里疆土,便是安寧清靜之所,就算是天道院諸祖,都是遠避此地而修行,不敢打擾祖師長眠,至於天道院的其他人,更是不能接近這片天空了。

站在秀峰之下,李七夜對彭老道士說道:「我自己上去便可,有些事,有些話,或者應該有一個結局。」

彭老道士心面不由一凜,他雖然不知道李七夜真正的來歷,但是,他並不希望這裡面牽扯上彼此的恩怨情仇,畢竟,天道院不希望與李七夜這樣的人為敵!

「放心吧,我祖上與麻姑無仇。」李七夜知道彭老道士所想,笑著搖頭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彭老道士這才鬆了一口氣,說道:「替我向祖師請安。」說著就無聲無息地退下了。

李七夜不由抬頭望了一眼秀峰,心面暗暗嘆息一聲,最終攀登上秀峰。

登上秀峰,站在古閣之前,看著眼前陳舊而古樸的長生閣,李七夜心面不免有所感慨,多少年過去了,這承載著多少的記憶!

古閣的門戶無鎖,但是,卻以大道為鎖,鎖住了時光,鎖住了紅塵,鎖住了天地!在這大道之鎖外,一切都止步,大道之鎖內,鎖住了萬古的沉寂,也是鎖住了萬古的堅持。或者,這大道鎖就像麻姑的道心,一直沉寂而堅定!

「你救域神,我見過你手段。」最終,古閣之內響起了一個聲音,聲音極為脫俗,宛如是空俗仙音,脫離了紅塵,聽此音,讓人為之心生空靈之意。

「只是誤打誤撞而己,世間萬法,總有萬流歸宗之時。」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後說道。

「你鯤鵬繞身,萬道塵封,實是罕見。」空谷仙音一樣的聲音從古閣之內傳來。

李七夜心面不由默了一下,不知該如何說為好,他沉默了一下之後,最終神態不驚,說道:「我只不過是洗顏古派的弟子,修練有』鯤鵬六變』之法,因得先祖奇遇,有道法封塵,此乃是我們洗顏古派的祖師意志。」

「原來如此。」古閣之內,聲音空靈,說道:「不過,你御駕』先賢的防線』,乃是輕車熟駕,實在是讓人驚嘆,天道院諸老未見能如此嫻熟。」

這話讓李七夜心面一凜,不由輕輕地嘆息,十分無奈,最終說道:「我只是曾在先賢手扎讀過此事,曾是有所研究,不免有所心得。」

古閣之內沉默起來,久久沒有說話。站在古閣之內的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鞠身說道:「其是前輩無他事,小子就此告辭。」說完轉身就走。

「老師——」然而,李七夜剛走沒兩步,古閣之內空靈之音輕輕呼道。

欲走的李七夜不由身體僵了一下,這一句「老師」的稱謂太熟耳了,這不免讓他想到了當年的那個小女孩。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轉過身來,說道:「這隻怕是認錯人了。」

「老師,我知道是你。」古閣之內的空靈之音響起,說道:「我修練的是長生體,此乃是老師所授。老師仙體有所成,當老師站在這裡,我便知道這仙體乃是出自於《體書》。老師曾是萬道封識海,這塵封最深處的力量,我曾留於老師身邊,曾感受過老師塵封的力量。我知道,世間,除了老師,沒有人以諸帝之道,塵封識海1

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他的身份或者能瞞得過別人,不見得能瞞得過曾經在他身邊呆過的麻姑,不見得瞞得過他曾經是言傳身教的麻姑!

「當年黑龍王裂天,我便知老師出事,可惜,我邁向長生體最重要關頭,未能從永眠中出世,未能助黑龍王一臂之力,為老師掃平魔障1古閣之內,空靈的聲音充滿了情感。

「今日見老師,我便知黑龍王已經成功1古閣之內的空靈聲音說道:「麻姑駑鈍,自知無法與黑龍王諸帝相比,不如老師座前諸多天驕。老師若不願意見我,我不怪老師。」

李七夜心面不由感慨萬千,多少年過去,那個小女孩依然還記得那件事。

「你錯了。」李七夜輕輕地搖頭,說道:「我一直以來都以你為傲,這話發自於內腑。雖然你的確是不如黑龍王他們鎮壓萬古,但,你卻是有著連黑龍王他們都無法超越的道心,有著萬古的堅持。」

「老師應該多謝你。」李七夜輕輕地嘆息說道:「我曾培養過不少的長生體,但,你是唯一真正能成功的人,長生體大成,這比培養仙帝還要困難。」

「老師,這真的是你1古閣之內,空靈的聲音不由激動,又是驚喜。

「原來你是在坑我。」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看來你也不是很肯定。」

「我相信是老師。」古閣之內空靈的聲音是驚喜而又歡悅,說道:「只是我不知老師是否還有我的記憶而己。」

大家一直企盼著的師徒相見終於要來了,麻姑終於要露臉了,大家歡呼吧…………………………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