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五十七章見域神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要求,你的一個承諾隨時都可以兌現1 「總有那麼一天的。」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說起來,我倒要見見他,我有一點小事倒需要麻煩一下他。」 「有多小的事?」彭老道士心面不由跳一下,他總覺...

沒過幾天,彭老道士又跑來了要見李七夜,池小蝶只能是去轉告。

在室內,氣氛安祥寧靜,陳寶嬌坐於貴妃椅上,本為是嫵媚動人的她,此時卻是寶相庄象,神聖高潔,這氣息配上她那嫵媚嬌艷的容顏,實在是讓人觀之動心。

李七夜頭枕著陳寶嬌的美腿,陳寶嬌環抱著他的頭顱,那豐腴無比的酥胸都快能包住李七夜的臉龐了。

而在一旁,李霜顏手持寶經,口吐真言,緩緩地朗誦著奧義,李霜顏聲音清脆,帶著三分的冰意,宛如口吐真言之時,朗誦仙經之際,地生冰花,宛如雪蓮,慢綻放。

而此時,陳寶嬌全身是水霧縈張,宛如是仙泉涌動,化不開的神聖氣息瀰漫著整個房間,陳寶嬌宛如是涌動著甘露,滋養著著美人膝的李七夜。

李七夜此時全身混沌縈繞,他整個人都被混沌包裹住了,都快看不清面目了,混沌氣息宛如是世間最有生命力的氣息一樣,任何人感受到李七夜那混沌的氣息,都感覺是血氣變得更加具有活力。

看到這一幕,站在門口的池小蝶都不由為之羨慕,都不由為之神往,這種祥和,這種寧靜,在她的心面都不由慢慢地化開了,讓她芳心都不由飄蕩起來,一種說不出來的意境,宛如此時此刻,乃是仙王當座,闡釋著天地奧妙一樣。

最終,當李霜顏朗誦仙經一個段落之後,池小蝶這才輕輕地說道:「天道院的彭老前輩想見公子。」

若不是彭老道士一定要見李七夜,池小蝶都不想打破這份美妙的寧靜。

好不容易,李七夜這才張開了眼睛,如同鯨吞一樣把所有混沌收入了體內,坐了起來,笑著說道:「寶嬌的霸牝聖泉體的確是了不得,益處不校」

「我也是沾了公子的混沌之氣,說起來,是我沾了公子的好處。」陳寶嬌抿嘴輕笑,風姿撩人無比,讓人怦然心動。

李霜顏收仙經,寒梅傲雪的她,也難得一笑,說道:「體有三劫,能沾公子混沌,受天地原漿之華,未來渡體劫,大有益處。」

「事實上沒有三劫之說,只有兩劫,只不過在小劫與大劫之間是一個漫長的修練過程,有些人堅持不下去,心生躁意,不免入魔,事實上,只有這一劫之說。只要你道心堅定,又有何來入魔?寶嬌的霸牝聖泉體雖然說不是仙體,但是,未來依然前途無量,而霜顏的無垢體就不用說了。你們修練的是世界最好的體術,未來大成,那是必然的,時間雖然漫長,但是,誰修道又不是需要漫長的時間?何來心躁入魔?」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們對自己有信心,也要對公子爺我有信心,未來必大成,不需要急於求成!仙帝不是一天練成的,神皇也不是一天可封的1李七夜悠然閑定地說道。

陳寶嬌與李霜顏都不由點頭,站在一旁的池小蝶也是把這話牢記在心,追隨李七夜,留在他身邊,可以說是讓她終生受益!

「好吧,我見見老道士。」最後,李七夜轉身就走。

在屋內,李七夜見到了彭老道士,這老道士依然是一副髒兮兮的模樣,不過很明顯的是,他臉上掛著笑容,神態明顯是開朗了很多。

「大劫已過,是你們天道院收穫的時候。」李七夜看到彭老道士滿臉笑容,也明白他的心態。

彭老道士笑嘻嘻地說道:「域神已經安然無恙,這一次域神可謂是因禍得福,他老人家這一世必是生龍活虎。」

「你們天道院的心思我明白,你們當然是希望他一直活下去了,這是何苦呢。」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

至於彭老道士,也無法回答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問題,這是一個無解之局!事實上,域神也曾有想過離去,只不過是天道院的諸老再三挽留,而域神一直都是生長在天道院,最終還是盛情難卻,繼續守護著天道院!

最後,李七夜不談這個問題,這是天道院的死局,這件事情天道院早就是討論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了!

「你找我有什麼事?」李七夜看了一眼彭老道士,說道。

彭老道士笑嘻嘻地說道:「域神現在已經是完全恢復,他老人家也答應了你的要求,你的一個承諾隨時都可以兌現1

「總有那麼一天的。」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說起來,我倒要見見他,我有一點小事倒需要麻煩一下他。」

「有多小的事?」彭老道士心面不由跳一下,他總覺得李七夜口中所說的小事,那絕對是捅破天的事情。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怎麼,你什麼時候變成了鐵公雞了,域神都不見得會拒絕,你緊張個屁呀。再說了,你長生院一直以來都不管事的,你怎麼突然那麼操心起來了。」

「嘿,嘿,我是不管事,不過關於李公子的事情,老道肯定是無比的熱心,無比的熱忱,李公子乃是我們天道院的貴客,又怎麼能怠慢呢。」

李七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熱忱?我看你這是防賊吧。老道,我還沒打過你們天道院的主意呢1

彭老道士立即義正嚴辭,一副發誓的模樣,說道:「絕對沒有,李公子多心了,天地良心,老道士,不,我們天道院乃是奉李公子為上賓1

「好了,別嗦了,你就給我帶路,我要見一見域神。」李七夜打斷彭老道士的話說道。

「這,這,這個。」彭老道士搓了搓手,欲言而又止,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李七夜盯著彭老道士,說道:「怎麼,見一見域神都這麼難嗎?老頭,有什麼事直說,別跟我繞彎子。」

彭老道士乾笑地說道:「見域神這絕對沒問題,只不過,有人想見見你。」

「誰——」李七夜雙眼一眯,但,他立即又是臉色一變,沒有多少事情能逃過他的一雙眼睛。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盯著彭老道士,彭老道士被他盯得發毛,最後,李七夜說道:「麻姑嗎?」

「是的。」彭老道士輕輕地搓了搓手,說道:「祖師要見見你。」?「你跟她說了?」李七夜凝神著彭老道士,而彭老道士不由心驚肉跳,感覺是被凶獸盯上一樣,他成就老祖之後,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沒有,你不願意見,我哪裡敢提。事實上我沒有見到老祖,今天老祖的手詣突然從長生閣飛出來,我接的手詣,老祖在手詣上說要見你。以我看,應該是你救域神的時候,老祖看到了你。」

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麻姑呀,歲月漫漫,時光冉荏,多少的記憶應該讓它過去呢,多少的過去應該讓它消失在雲煙之中呢!

「你若不肯去,我這個做徒子徒孫的很難做呀。」彭老道士乾笑了一聲,搓了搓手,說道:「嘿,你去見見她老人家,又不會掉一塊肉,去見吧。我們天道院的弟子想見都見不到呢。」

李七夜在心面最終是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好罷,見吧。」要來的事情,終究還是要來的。

「好,最好不過。」彭老道士頓時大喜,忙是說道:「我這就給你帶路,嘻,這件事我就有了一個交差了。」

「先見域神吧。」李七夜說道:「我跟域神說點事,然後再去見麻姑。」

「也行。」彭老道士從善如流,只要李七夜願意去見麻姑,那一切都好辦多了,他笑著立即站起來為李七夜帶路,好像怕李七夜突然反悔不去了一樣。

在天道院的最深處,李七夜見到了域神,今天的域神,顯得無比蒼勁,雖然古松不是很高大,但是,直可刺天擎,可破九界。他就像是一尊巨人站在這裡一樣,讓人看到他都不由為之仰視。

當然,域神也可以幻化為人,只不過,他紮根在這裡,更願意以本相出現。

「後生可畏,你竟然解決了我的厄難,也是救了天道院,你只換一個承諾,這已經是天道院佔了便宜。」蒼老的聲音響起,域神沒幻化人形,神念如聲音一樣回蕩。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順手為之,雙贏局面,這又何樂而不為呢。」

作為松樹的域神,竟然也像人一樣點了點頭,說道:「只要你需要這個承諾之時,隨時可以來兌現。」

「會有那一天的。」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嘛,在這之前,我倒有一點小事想麻煩一下域神。」

「你說說看,只要我力所能及,我一定幫你一把。」域神說道。這可是域神,在當世堪稱無敵,他力所能及的事情,那就太多了,別人看起來做不到的事情,他都輕而易舉地實現。

「我想去一趟幽聖界。」李七夜說道:「域神通萬域,我想這對於域神來說不是一件能事。」

「去幽聖界?」域神頗為意外,說道:「送你去幽聖界這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不敢保證把你送到具體的某一個地方。」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