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353章域神復原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麻,雖然說他們天道院是足夠的強大,但是,李七夜卻給他一種詭異無比的感覺,似乎他們天道院也是鎮壓不住他! 「放心了,如果真的跟你們借寶物,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李七夜笑了起來。 彭老道士...

當星辰萬物水滴在了世界樹的嫩葉之上的時候,世界樹的嫩葉竟然開始融化,沒有一會兒,世界樹慢慢地融化入藥水之中。

「嘩啦——」的一聲,就在這個時候,彭老道士雙手所託著的寶缽竟然像是一口噴泉一樣,兇猛地噴出了高高的仙露。

「嘩啦——嘩啦——嘩啦——」在這個時候,寶缽出噴出的藥水全部噴洒在了作為松樹的域神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焦黑的松樹一陣陣道鳴之聲響起,本是焦死的樹枝竟然是垂落了一條條的秩序神鏈,茫茫一片,宛如一個小瀑布一樣,一時之間,這垂落的一條條秩序神鏈像虹吸著噴出來的藥水。

隨著松樹的秩序神鏈虹吸著藥水,本是焦黑外皮竟然開始脫落,就像是老蛇一樣蛻下了一層老皮,慢慢地發生了變化。

慢著松樹吸得藥水越多,發生的變化越來越快,最後,松樹把一身的焦黑都脫落了,慢慢地生長起松針,而老枝也重新煥發出了生命力。

最終,所有的藥水都被域神所吸收,此時一棵翠綠的老松出現在了李七夜他們的面前,只怕任誰都想不到,眼前的這麼一棵老松樹就是天下無敵的域神。

「蓬——」的一聲響起,在這瞬間,松樹衝起了無窮無盡的綠光,綠光充滿了生命力,宛如是生命的海洋一樣,在殺那之間,如汪洋大海的綠光把整個天道院淹沒。

當這綠光衝天而起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為之震撼,在天道院內的人被淹沒有綠光之中,感覺自己處身於無窮無盡的汪洋之中,自己在這無窮無盡的汪洋之中那隻不過是一滴微不足道的海水而己。

在天道院之外,甚至是廣袤的東百城的天地之中。在這瞬間,無數人都感受到了那無窮無盡的生命力。

在這剎那之間,東百城的許多大教疆國的地下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睜了開來。甚至一些被塵封埋在地下的老不死都一下子被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

在這剎那間。不論是多麼強大的人都感受到了那無窮無盡的生命力,似乎這無窮無盡的生命力從天道院溢滿出來,足可以淹沒整個東百城一樣。

「域神——」在這一刻,在東百城不知道多少人為之動容,不知道多少人為之駭然,就算再強大的存在,在這一刻都不由為之變色!

域神的無敵,那可不是一句空話。他與當年洗顏古派的禍神被稱之為人皇界兩大神,不需要任何人來封,他們都可以稱之為真神,受之無愧!

「這是換得新生嗎?」感受到如此無窮無盡的生命力,那怕是被埋在地下的老不死也駭然失色,喃喃地說道。

若是域神換得新生,世界誰人能撼動天道院,就算是仙帝親臨,也不見得能成功!傳說,域神守天道院。世間無人能撼動!

「轟——轟——轟——」此時,在天道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崩裂的天地開始合攏起來。斷裂的河流又重新流淌,崩塌的山峰又重新崛起……

這宛如是改天換地,又或者是再造天地,如此無敵的力量,何等的讓人駭然,任何強者看到這一幕,都不由雙腿發軟。

打碎山河,對於真正的大人物來說,這或者不是一件難事。但是,改天換地。再造天地,那就是傳說是神皇、真神又或者是仙帝才能做的事情了!

在域神所居住的地方。一切都變了模樣,化作千里焦土的大地,此時山川重塑,江河再流,大地重新生長出了樹木……

看到這一幕,李七夜都不由為之感慨,說道:「這不止是域神的強大,也是這地下祖脈的無雙,這條祖脈,擁有蘊神孕天的天地精氣,誰人又不想擁有這麼一條祖脈呢。」

仙帝親自出手,域神能守住天道院,這不是一句空話。這除了域神的無敵之外,同時,也是這一條祖脈的神奇。

域神紮根於祖脈之上,只要它本體不離開天道院,只怕仙帝親自出手,也不見得能滅掉天道院。

也正是因為如此,萬古以來曾經有無數的人對天道院地下的這一條祖脈是垂涎三尺,這條祖脈匯聚了人皇界的太多天地精氣了,不論是誰建派在這一條祖脈之上,都能讓後代享用萬世!

「好了,我們走吧,讓域神先療養一下。」李七夜看了看此事已經滿足結束了,就對彭老道士說道。

彭老道士搓了搓手,笑嘻嘻地說道:「那個,嘻,那個業火剪是不是應該歸還我天道院呢。」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風輕雲淡,說道:「怎麼,啥不得了?這一次可以說是你們大賺特賺。域神吞納了這麼多的世界樹的生命力,他一個人絕對是吃不下,只怕是會反饋於你們天道院的祖脈。至於你們域神被救了過來,那就不用說了。」

「嘿,嘿,這個嘛,這個嘛,我們天道院對於李公子那是感激不荊」彭老道士搓了搓手,十分為難,笑嘻嘻地說道:「但是嘛,一事歸一事,一碼歸一碼,李公子說是不是?老道士可是拍著胸膛向諸位師兄弟擔保過……」

見彭老道士的模樣,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把盛有業火剪的寶盒隨手扔給了彭老道士,笑著說道:「拿去吧,只不過是跟你開開玩笑而己。如果我真的貪你們天道院的寶物,也不會看上這把業火剪……」

「……對於我來說,要強佔你們天道院的寶物,怎麼也得從你們的洪荒爐作為起步吧,又比如帝世院什麼的,隨手收了,那才叫強佔。區區一把業火剪還不值得我去耍賴,這太掉我的檔次了。」說著,李七夜摸了摸下巴,一副考慮考慮的模樣。

這話說得彭老道士是臉色大變,乾笑地說道:「嘿,嘿,嘿,李公子還真會跟我們開玩笑,我天道院乃是家小業小,不入李公子的法眼。」

李七夜風輕雲淡地乜了他一眼,從容自在地說道:「這個可說不準,說不定有哪一天虛空門再開,我是借你們的天道院幾件壓箱底的東西用一用。」

這話讓彭老道士頭皮發麻,雖然說他們天道院是足夠的強大,但是,李七夜卻給他一種詭異無比的感覺,似乎他們天道院也是鎮壓不住他!

「放心了,如果真的跟你們借寶物,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李七夜笑了起來。

彭老道士忙是笑嘻嘻地說道:「對,對,有借有還,再借不難。若是真有這樣的事情,我天道院一定是鼎力相助。嘻,李公子,說到虛空門,老道倒是有幾個疑問,想請教請教,望李公子指點迷津。」說著,他是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樣。

李七夜笑了起來,搖頭說道:「你還真會打蛇隨棍走!等真的有那麼一天再說吧,現在我什麼都不知道。」說完轉身便走。

彭老道士也無可奈何,只好乾笑了一聲。他明白,李七夜肯定知道虛空門的一些東西,只不過他不願意告訴別人而己。

事實上,彭老道士乃至是天道院也想搞明白虛空門的事情,九大天寶之一,連仙帝都坐不住,他們天道院又怎麼可能不動心呢?天道院曾經有不少先賢都琢磨過這件事情,只不過都是空手而歸,並沒有收穫。

萬古門戶崩塌,一場盛宴就此結束,而同時天道院災難結束,開始接回在此之前被遣散回去的學生。

而來自於天下各方的諸多年輕一代修士都開始隨教派宗門的諸老撤離,甚至有不少天道院的學生也開始撤離,因為這一部分的學生本來就是沖著萬古門戶而來的,並不是真正為求道而來,現在盛宴結束了,他們也是打道回府了。

不過,也有不少的大教疆國的弟子繼續在留在了天道院中求道問學。

這一次萬古門戶盛宴結束之後,有人喜,有人悲,有春風得意,也有人是黯然失色……不論如此,這一次盛宴,還是有很多人得到了收穫,這一次盛宴改變了太多人了,特別是那些資質普通或者出身普通的年輕一代修士,得到了機遇造化之後,從此改變了命運,甚至有人在未來踏上了漫漫的無上大道!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也不足為奇,天道院的萬古門戶開啟了不知道多少個時代,它也曾經是改變過許多人的命運!

雖然說萬古門戶盛宴這件事情結束了,但是,有些事情遠遠還沒有結束。

比如說是虛空門,對於年輕一輩來說,知道虛空門的人少之又少,但是,當那些帝統仙門、大教疆國的弟子把虛空門的事情述說給門中的大人物或老祖之後,這些知道一鱗半爪的人都為之動容,開始打聽著這件事情。

虛空門一直以來對於無數人來說都只不過是傳說而己,現在有可能出現了,這怎麼不讓這些大人物為之動容呢。

而在當時進入了虛空門所在時空的也只有四個人,李七夜、梅素瑤、姬空無敵、紫翠凝,但是,姬空無敵與紫翠凝決戰於虛空門之外。未完待續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