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四十三章業火剪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李七夜收下了三片嫩葉之時,一個女子瞬間踏上了巔峰,她落於巔峰之上,也不由嬌喘噓噓。不食煙火的她,有著這番的模樣。更是一番讓人怦然心動的韻味。 「李兄好大的造化,竟然得了三件嫩葉。」梅素瑤登上巔...

好一會兒,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問道:「掌門為何沒來呢?」此次大機遇,他是要重點培養李霜顏她們,同時,他師父蘇雍皇他也想培養一番。

「她只怕趕不及了,在此之前她回了一趟天涯海角,她還沒有回來。」李霜顏說道。

「回天涯蘇家。」李七夜不由為之意外,不過,也沒有再多問,作為蘇家的傳人,她離開天涯海角那麼久,回去一趟也是應該的。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突然一凝目光,往下望去,李霜顏她們也不由望去,李霜顏天眼極為強大,忙是說道:「有人來了。」

「這丫頭也的確了不得。」李七夜輕點頭,說道:「該摘嫩葉了。」說著,取出了一個寶盒,當寶盒打開之時,一股熱浪撲面而來。

寶盒之中躺著一把剪刀,但是,這把剪刀不是以神金所鑄,也不是以寶鐵所制,它竟然由兩道神火法則所鑄,兩道神火法則不是那種熾熱奪目的神火,是一種淡然卻又宛如渡三千大劫的神火法則!

「這是什麼寶物?」陳寶嬌不由好奇,伸手欲摸此寶,但是,被李七夜一下子拍開,說道:「別亂動,小心它一下子把你焚燒成灰。這是業火剪,當年浩海仙帝以極大的機緣才得到這件寶物!沒有業業剪,誰都別想能摘下世界樹的三片嫩葉。」

「去」話完,李七夜祭出了業火剪,業火剪立即剪下了一片嫩味,當業火剪一剪向嫩葉之時。頓時異象紛呈。一個個小世界浮現。似乎欲擋住業火剪一樣,但是,業火剪竟然是一下子渡化了這浮現的一個個小世界,剪下了這一片嫩葉。

眨眼之間,業火剪是剪下了三件嫩業,李七夜早就有所備而來,一下子以寶盒盛起了這三片嫩葉。

世界樹的三片嫩葉,這可是無價之寶。此物生於世界樹之巔,就算你能登上世界樹之巔,也無法摘下它,除非是有業火剪了。

當年浩海仙帝在世界樹得到了大機遇,最後天道院與他有了約定,其中就是把業火剪留在了天道院。

當李七夜收下了三片嫩葉之時,一個女子瞬間踏上了巔峰,她落於巔峰之上,也不由嬌喘噓噓。不食煙火的她,有著這番的模樣。更是一番讓人怦然心動的韻味。

「李兄好大的造化,竟然得了三件嫩葉。」梅素瑤登上巔峰之時。也不由動容地說道。

李七夜風輕雲淡地看了她一眼,說道:「我看你沿途而上,只怕也有不小的收穫吧。」

梅素瑤含笑,如仙子臨世,說道:「偶得一二物而己,踏空山的姬空道友機遇更大,遇得到了機緣,循浩海仙帝的足跡而去。」

這話讓李霜顏她們都不由為之動容,浩海仙帝來過這裡,但是,沒有人知道他是得到了怎麼樣的機遇,但是,他得到的機緣絕對是了不得,現在姬空無敵竟然是發現了浩海仙帝當年的機緣,這是何等大的機緣。

李七夜並不在意,只是笑了一下,對於他來說,就算是浩海仙帝這樣的大奇遇也無緊要關,單是得三片世界樹的嫩葉,這已經是可以比肩任何大奇遇了。

「李兄好快的速度,帶如此多人上來,素瑤的秘寶也是望塵不及。」梅素瑤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

雖然此時梅素瑤已經是收起了身上的寶光,李七夜只看一眼,便知道是什麼寶物,說道:「你們長河宗的』長河落日舟』也算是了不得,不然,你也不能登頂。」

「看來李兄對我長河宗了解不少。」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梅素瑤並不否認,她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未說什麼,只是看著更遠處。而梅素瑤也看著更遠處,過了好一會兒,她說道:「有傳言說,世界樹的真正大奇遇不是指世界樹本身,不知道李兄可知一二?」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世間傳言千萬,我又怎麼知道怎麼樣的傳言是真是假,萬古以來,太多傳言,誰也無法一一去考究真假。」

「我相信李兄有能力去判斷真假。」梅素瑤一笑,她本是不食煙火,謫世仙子,當她一笑之時,宛如是曇花一現,美妙無雙,她聲如天籟,悅耳動聽,縈繞不散,仙音一般地響起:「李兄乃是絕世之輩,慧無雙……」

梅素瑤一笑之時,仙音悅耳,不論是誰聽之都不由為之怦然心動,宛如是聽大道倫音,讓人如醍醐灌頂,上天神授……

觀其笑容,聽其仙音,就算是李霜顏、陳寶嬌、池小蝶都產生了不一般的感覺,宛如是聆聽大道。

「小丫頭,在我面前竟然敢施手段1李七夜一聲沉喝,只手鎮壓而下,瞬間,鎮獄神體爆發,「嗡」的一聲,體魄如神魔,無窮無盡的力量一下子撕破了一切,李七夜只手鎮壓而下之時,宛如是神魔之手,一隻手便三千大世界的重量,瘋狂地碾壓而下,虛空如玻璃一般的碎裂,法則頓時哀鳴,大道受到了鎮壓。

剎那之間,梅素瑤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橫移,以不可思議的姿態脫離了李七夜的鎮獄神體所鎮壓的領域,瞬間站在了另一邊,依然是不食煙火,依然是綽世無雙。

李七夜一聲沉喝響起,如同是晨鐘暮鼓,當頭棒喝,被其所感染的李霜顏她們三個人一下子清醒過來,回過神來之後,李霜顏她們都不由打了個激靈,,差點中了梅素瑤的道。

「小丫頭,你的阿賴耶天香道對於我來說,那隻不過是雕蟲小技而己1李七夜眯著眼看著梅素瑤,說道:「別以為你這種小術能自成一道!你最好自斂一點,否則,到時候,莫說是我把你全身剝光,小心我折了你們的長河宗1

這是何等狂霸兇猛的話,梅素瑤可是站在當世年輕一輩巔峰的絕世驕女,人稱仙子,又有誰敢如此調戲她,至於長河宗,那就更不用說了,乃是當世最強的傳承之一,一門三帝,誰人敢說拆了長河宗!

「李兄何需動怒,素瑤只是想試探一下李兄的定力而己。」梅素瑤並未動怒,依然不食煙火,風姿超然,宛如真的是出世仙子。

李七夜眯著眼睛看著梅素瑤,在這一刻,李七夜宛如是洪水猛獸,瞬間變了一個人,殺那之間,他就像是萬古凶人出柙,一股可怕的氣息在他出身瀰漫不散。

「試探我?」李七夜眯著雙眼盯著梅素瑤,緩緩地說道:「丫頭,你信不信本大爺把你吃了,到時候,本大爺把你收為禁臠之時,莫說本大爺不給你們長河宗的祖師情面1

在此時,李七夜就像是凶狼一樣盯著梅素瑤,宛如梅素瑤就像是一頭**宰的小羔羊一樣。

被李七夜如此盯著,梅素瑤不由為之一凜,第一次感受到危機感,她作為長河宗的入世之人,何等風險未見過,何等人物未見過?但是,此時此刻,李七夜卻給她一種說不出來的危機感,宛如是萬古凶人盯上她一樣。

作為長河宗的入世傳人,作為是仙骨天資的她,有著足夠的自信,但在這一刻,她感覺自己在李七夜的眼中就像是**裸的羔羊一般,似乎李七夜根本就不把她放在心中。

「李兄息怒,就此別過。」梅素瑤一笑,傾倒眾生,不食煙火的她一笑之時,有著說不出來的風姿,然後她一閃,瞬間消失在了一條紫氣騰騰的主樹之中,瞬間沒入其中。

「好一個妖女1梅素瑤走了之後,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嗔聲地說道:「看似不食煙火,原來也有蠱惑人的手段。」

李七夜此時笑著說道:「慢女,誰能比得上你,媚絕天下,妖艷入骨,你的煙視媚行,才蠱惑人心。」

「我才沒有哩,你這是幫那妖女說好話。」陳寶嬌嬌嗔一聲,的確嫵媚入骨,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搖魂銷!

李霜顏都不由為之莞爾一笑,然後說道:「梅素瑤的手段的確是了不得,不知覺間就入了她的道,如要她有心收伏天下豪雄的話,只怕難有人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阿賴耶天香道,這丫頭用錯地方了。」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雖然它此道大有來頭,只不過是你太不小心了,你的無垢體何等的了不得,論萬法不侵,諸魔不入,世間還有什麼能比得上無垢體?十二仙體,可不是浪得虛名,你留心一點,她的阿賴耶天香道又能奈得你何1

李七夜如此說,李霜顏默默地點了點頭,把這話記在了心面。

池小蝶聽之不由動容,無垢體,十二仙體之一,她也沒有想到李霜顏竟然修練了無垢體。雖然她未見過無垢體的威力,但是,見過鎮獄神體的威力,這足夠可以想象無垢體的強大了。

李七夜丈量了一番巔峰,最後,選定了位置,招李霜顏她們過來,左右手拉著李霜顏、陳寶嬌,而陳寶嬌拉著池小蝶。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