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三十五章配方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彭老道士都不由呆了一下,說道:不是入魔暴走是什麼?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你知道域神的真正出身嗎? 李七夜這樣的話還真難住了彭老道士,他與在場的諸老相視了一眼,最後一位年紀最大的老人...

要知道,前兩天的大戰之役,密謀聯盟被天道院一網打盡,所有殺入天道院祖地宗土的黑衣人都被困在了諸天伐神陣之中,最後被殺死,全軍覆沒,沒有一個逃出來的!

毫無疑問,有什麼人參加了這一場密謀,這對於天道院來說,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有哪個門派哪個傳承哪個疆國參加了這一場戰爭,天道院一清二楚,而且,屍體落入天道院手中,那是鐵證如山.

如果天道院此舉反擊這些門派,天道院可以說是出師有名,皇堂正派!

現在鐵證落入天道院的手中,還想進入天道院的萬古門戶,天道院能忍那才叫怪,不發兵掛丫夠仁慈了.

任何一個門派對於這個名單有異議,天道院隨時歡迎來理論!天道院的長老態度極為強硬,這一次,天道院改變了策略,不再退讓妥協!

被滅入名單之中的大教疆國就算依然還有弟子留在這裡,此時也不敢再開口,選擇了沉默!

天道院有實力屠滅密謀聯盟,現在更有實力屠滅他們!現在誰敢去茨逆鱗!

對於這樣的名單,有一些大教疆國心面不由冷笑,搖光古國他們結成了如此巨大的聯盟,對於未加入這個聯盟的大教疆國來說,有著很大的壓力,他們今天可以滅天道院,明天也可以滅掉其他的大教疆國.

現在天道院給了這個聯盟一個痛擊,對於這些中立的大教疆國來說當然是樂見其成了.

天道院宣布了決策之後,直接受到衝擊的是不少的大教疆國.而受益的是很多力量不夠強大的傳承門派.最眾最大的還是天道院的五大院中的大世院與閑世院!而鼎世院與聖世院很多學生失去了進入萬古門戶的資格.

天道院如此的決策.讓聰明的人看明白了,天道院此舉除了要把敵人排除在外,還有意培養大世院與閑世院的學生!

前兩天的風波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毫無疑問,在這一屆的學生而言,大世院與閑世院的學生對於天道院的歸屬感比鼎世院,雜世院更強!天道院有意給大世院,閑世院的學生留下奇遇的機會,這也不足為怪.

沖了,我們要成為第二個浩海仙帝當天道院的山門再一次打開之時.把有資格的年輕一輩修士放進來的時候,這一群年輕人是熱血騰沸,興奮無比,一馬當先沖了進去.

萬古奇遇,我來了!大世院的學生也是興奮無比,一群年輕人狼嚎虎嘯,當天道院的長老一聲令下的時候,一馬當先沖了進去!

至於被天道院排除在山門之外的修士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這群年輕人爭先恐後的衝進去.就算有人對天道院極為不滿,甚至是抓狂,那也只能忍下這一口氣了.經此一戰,任何人都清楚天道院可怕的實力.在這個時候與天道院為敵,那是極為不明智之舉,那是自尋死路!

在古老的門戶開啟的第二天之後,李七夜也從域神所居住的地方出來了.

怎麼樣?一見到李七夜出來,彭老道士急忙問道.在場天道院的諸老都不由望著李七夜,他們都束手無策了,都不由把希望寄托在李七夜身上.

你們搞錯了,域神不是入魔暴走.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彭老道士都不由呆了一下,說道:不是入魔暴走是什麼?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你知道域神的真正出身嗎?

李七夜這樣的話還真難住了彭老道士,他與在場的諸老相視了一眼,最後一位年紀最大的老人說道:聽先輩說,域神乃是一位先祖從萬古門戶帶出來的.

在場的諸老雖然不是天道院的七大古祖,但是,他們之中也有年紀極老的存在,這一次為了給域神逐魔,他們都從塵封中出世.

這個沒錯,正確地說,域神與世界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李七夜說道.

世界樹!聽到這樣的話,彭老道士與諸老都不由為之變色,彭老道士呆了好一會兒,最後喃喃地說道:世界樹,那只是傳說,我們這些老骨頭中也是有人進過門戶,但,從來未見過世界樹!

這並不是傳說,這是的確存在.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正確來說,就算域神不是生於世界樹之下,它的本源也與世界樹有一定的關係.他出自於萬古門戶之內,這一點是千真萬確.域神自小被帶出來,生長在你們的天道院,除了他經受你們天道院無數先賢的千百萬年培養之外,同時,他也吸納了你們天道院地下祖脈的天地精氣修練成道!

問題就出在這裡,在以前,域神沒事,那是因為世界樹沒有再出現,然而,這一次,世界樹出現了,世界樹的生命力是一下子充滿了域神的本源.但是,域神大道是以你們天道院的血氣與祖脈天精氣修練而成.一時之間,兩者相衝突,若是一般的相衝,以域神的無敵道行那是鎮壓得住,但是,世界樹的生命力太強大了,那怕域神本源與生命樹的本源相差太遠,但,其中所逸出來的生命力域神也鎮壓不了.兩者衝突,反噬域神,這才是域神暴走的原因!李七夜娓娓道.,!來,胸有成竹.

這樣下去怎麼樣?諸老也不由為之變色,一位老人忙是問道.

李七夜說道: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兩股力量衝突,域神自爆而亡,以我最保守的估計,可以毀掉你們天道院地下的一半以上的帝基!

這話頓時讓彭老道士與天道院的諸老臉色大變,天道院的地下帝基乃是天道院的根本,沒有帝基,就沒有天道院.

對天道院來說,就算天道院被毀了,但是,帝基還在,依然可以重建!

沒有補救的辦法了嗎?彭老道士急忙問道,直覺告訴他,李七夜肯定有其他的方法.

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域神移出天道院,這是最簡單的方法,或者讓他回萬古門戶!

誰能移得了?除非域神他自己,誰都移不了,現在完全沒辦法與域神溝通.一位老人不由苦笑地說道.

域神這樣的存在,他紮根於天道院祖脈之上,就算天下無敵的人都無法把他移走,除非是他自己走,要麼是有強大到可以把祖脈與域神連同拔起的人!這樣的人,只怕世間難於存在!

還有一個方法.李七夜慢悠悠地說道.

我的小祖宗,有方法就說出來,你這一驚一詐,那不是要把我們這群老骨頭嚇出病來.諸老中的一位老人見李七夜胸有成竹,忙是央求地說道.

很簡單,中和兩股力量,我倒有一種配方.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有兩件東西比較難於得到,星辰萬物水與世界樹的嫩葉,一片嫩葉,一滴星辰水!

星辰萬物水?彭老道士不由苦笑地說道:這不可能,世間找不到星辰萬物水.

是呀,這東西萬古以來聽說出現過,連仙帝都親自出手,一滴星辰萬物水,連仙帝也一樣垂涎三尺!諸老搖頭嘆息.

這個嘛,星辰萬物水我倒有一滴.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聽到這樣的話,諸老與彭老道士立即精神一振,彭老道士立即說道:小祖宗,你要我們拿什麼來換?你可不是下手狠,不然,我們天道院會被你一刮而光!

我可以拿出一滴星辰萬物水,也不需要你們天道院的任何東西!但,我要域神的一個承諾,我可以救他,我需要他的一個承諾!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彭老道士與諸老都不由呆了一下,但是,仔細一想,這樣的要求也不過份,畢竟星辰萬物水乃是無價之寶,域神的確是上可凌九天,下可伐地府,不過,以一滴星辰萬物水換一個承諾,也不算是過份.

最後,彭老道士與諸老商量了一番,可以說,天道院最有權勢的老頭子都在這裡了,他們商量了一番之後,彭老道士答應李七夜說道:我們天道院可以替域神答應下你的條件!

那最好不過.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可以肯定的是,這一世你們的萬古門戶開啟,世界樹必出現,想摘下一片嫩葉,那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但是,你們天道院有一件東西卻可以做到.我要你們天道院手中的那件東西!

什麼東西?彭老道士與諸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老頭,別跟我打哈哈,你們天道院有幾根毛,我比你們更清楚.別說當年浩海仙帝沒有從世界樹帶回一件東西!別說你們天道院當年沒有與浩海仙帝做交易!沒有浩海仙帝當年帶回的那件東西,想摘下世界樹的嫩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努力投票,努力爭取六更七更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