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三十一章大戰之後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 大戰後的第二天,彭老道士出現在了李七夜居住的地方,見到李七夜之後,彭老道士把一個古盒遞給了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怎麼,大獲全勝還唉聲嘆氣,若是慘敗,那皆不是要...

然而,當不少人在暗中認為李七夜與天道院一唱一和把密謀聯盟一網打盡的時候,卻沒有人知道,這一場戰役根本就是李七夜親自主導,引蛇出洞,閉門打狗,也是他一手策劃出來。wsxs.net/愛玩愛看就來

天道院的大裂變是真的,不過,天道院的大末日來臨、大裂變最終爆發,這是假的,那隻不過是天道院有意放出去的假象,引密謀聯盟上鉤。

密謀聯盟真的認為天道院再也撐不下去了,大裂變全面爆發,天道院最終要灰飛煙滅了!他們不知覺間跳入了天道院的圈套。

李七夜親自主持了這一場戰爭,天道院由守變攻,一場戰役,屠盡了所有欲滅天道院的老東西!這讓天道院一下子逆轉了劣勢,一下子掌握了主動權。

現在就算天道院大裂變的最終爆發來臨,其他人想再打天道院的主意,都必須掂量掂量自己,會不會成為第二個密謀聯盟!

這一場戰爭結束了之後,獅吼皇主再次見到李七夜的時候,都敬畏無比,在此之前,獅吼皇主是求賢之心,但是,這一場戰役之後,獅吼皇主再見李七夜,那是變得敬畏!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女兒願意留下來給李七夜當下人!獅吼皇主心面都不由暗捏一把冷汗,幸好他們獅吼門沒有什麼得罪李七夜的地方,不然,真的是怎麼樣死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獅吼皇主才想起他女兒說過,不論是什麼時候,都不要去惹李七夜,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小鬼頭,這場陰謀不會是你的主意吧。」當這場戰役結束之後,當晚冰語夏就冒了出來,瞅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上下打量她一番。說道:「妞兒。現在三更半夜的,你往我這裡跑,不會是你今晚想投懷送抱吧。不過嘛。你一身男裝打扮,我還真是興趣缺缺,想爬我的床先換女裝吧,說不定我還有性趣1說著,捉狹地笑了起來。

「你去死吧1冰語夏頓時被氣得臉色通紅。一腳狠狠地踹了過來,李七夜輕易地躲過了,而冰語夏被氣得不輕。

「小妞兒,我大難臨頭我卻不知道跑到哪裡躲起來,你的忠心需要考驗呀,以後有什麼好事,我還真考慮考慮要不要給你分一杯羹。」李七夜沒把冰語夏的怒氣放在心上。悠閑自得地說道。「切,什麼大難臨頭,蠢材都看得出來是你在算計別人,只有霸下那群蠢材才會認為自己能搞定這一切!本公子才沒有興趣去攪你們這樣的渾水1冰語夏一打開摺扇,灑瀟地說道。

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好了。妞兒,沒事你回去吧。」

「那麼急幹什麼,難道你金屋藏嬌?」冰語夏笑著說道:「說到金屋藏嬌,我給你介紹一個,青蓮宗的公主如何,現在你大出風頭,以我看,她鬩饉跡我給你牽牽線,不用謝,以後有好處記得我這個媒人就是了。」

李七夜環了她一眼,說道:「金屋藏嬌嘛,妞兒,這事不急,想給我牽線也不難,要不要我們兩個人先試一試,你先給我暖暖床,再考慮這件事情。」

「呸——」冰語夏沒好氣地說道:「不要就算,這麼好的女孩子我還捨不得介紹給你,我自己留著慢慢泡1

「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拍在了她的香臀上,氣得冰語夏秀目怒視。

「一個假小子,天天說泡妞。」李七夜拍了拍帶香的手掌,悠然地說道:「回去好好當一個女孩子吧。」

冰語夏怒視了李七夜一眼,轉身就走,但,身後響起李七夜懶洋洋的話,說道:「妞兒,不要整天玩世不恭,以後要多多表現,多多努力,說不定我真有心收了你,給我做丫頭,不會辱沒你1

冰語夏被氣得跺了跺腳,不理李七夜,就離開了。

大戰後的第二天,彭老道士出現在了李七夜居住的地方,見到李七夜之後,彭老道士把一個古盒遞給了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怎麼,大獲全勝還唉聲嘆氣,若是慘敗,那皆不是要哭爹喊娘?」

不正經的彭老道士難得正經,苦笑了一下,說道:「雖然說這一場戰役我天道院大獲全勝,但,只怕也是慘勝,我們損失也很慘重,門下長老、護法這樣中堅實力的弟子損失不校而且,七大古祖昨晚坐化了兩位,一位還是我師弟。」

天道院的七大古祖,可以說是活了很久的人,事實上,他們早就應該死去了,他們都已經是壽元干竭的人,但是,他們被塵封下來,被海量的時血石塵封起來,埋葬在地下,苟活於世,他們被埋了起來,就是庇護天道院而存在。

他們這樣的存在,一旦出世,後果不堪設想,必須是付出外人難於想象的代價。經這一戰,七大古祖出世,最終還是有兩位古祖經受不起時間的流逝,在昨晚坐化。

「世間,有得必有失。」李七夜閑定地說道:「如此的大世之戰,不損一兵一卒,談何容易,經此一戰,只怕在這段歲月沒有大教疆國敢再動你們天道院的主意。再說,你們奪回了損失,也得到了三件仙帝寶器1

「變守為攻,這總比等待著敵人攻陷好,人終須是要一死的。」李七夜說道:「再說,你們天道院也總不能一直依仗前人。這一點,你們天道院與戰神殿有點相似,存在得太久了,底蘊雖然越來越深,但是,也不夠積舊陳腐。」

「話雖然這樣說……」彭老道士不由苦笑了一下,不由搖了搖頭。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能看得開,就放得開。這一場大戰你們不虧!與其指望敵人仁慈,不由主動出擊,進攻才是最好的防禦1

「我們也要以這東西來換這一場戰役。」最終,彭老道士開始活躍起來,笑嘻嘻地說道。

這一場戰役由李七夜親自主導,作為活了漫長歲月的彭老道士,又或者是天道院的諸老,都不得不感慨,這將會是年輕人的天下,面對如此的大災難,天道院的諸老終究是老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樣的曠世大戰,能避免就盡量避免,像七大古祖這樣的存在,能不出世就盡量不出世,像七大古祖這樣的存在,在一般情況下都不會主動出擊,他們出世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

但是,這一場戰役李七夜親自主導,力排眾議,設下了圈套,七大古祖提早出世,雖然說天道院損失慘重,但是,就算是天道院諸老也不得不承認,天道院諸老的確老矣,缺的正是這種大魄力,缺的正是這種霸氣的熱血!

李七夜拿著手中的古盒,打開細細地看了一眼,最終盒上,收了起來,緩緩地說道:「買賣,當然要付出代價。再說,這東西留在你們天道院太久了,與其放著發霉,不如讓我把它帶走,發揮它真正的用處1…

「你打算怎麼樣用它?」彭老道士都不由充滿了好奇,問道。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這是秘密,說不定以後你會知道。」此寶關係甚大,他當然不會輕易讓人得知。

「就像山門古碑,那也是秘密。」彭老道士說道:「先賢的防線1

天道院山門的那塊古碑,其中的秘密在天道院知道的人很少很少,古碑的秘密在天道院也只有七大古祖這樣份量級別的人才知道,但是,李七夜作為一個外人,卻知道「先賢防線」的秘密,而且竟然還能御駕「先賢防線」,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沒錯,這也是秘密。」李七夜乜了他一眼。「先賢的防線」,就算天道院對它了解的人,只怕也不如他知道得多。

雖然說,天道院的「先賢的防線」建於荒莽時代,但是,在後世經過好幾次的改進,特別是好個黑暗時代的血戰之後,「先賢的防線」經過了大規模的更變改進,讓它的威力底蘊更加強大,若是真正發揮它最大的威力,可以讓天道院固若金湯!

先賢的防線,當年改進,就是出自於他的主意,其中的防禦乃是由他主導之下才進行改進的。

彭老道士只好嘻嘻哈哈一笑而過,他也不願意再去追問,李七夜太神秘了,雖然他也想刨根問底,但是,他明白李七夜也有底線,不論誰超過李七夜的底線,只怕不會有好下常

「還有一件事,或者你能解決。」最後,彭老道士開口說道。

李七夜眯了眯眼睛,看著彭老道士,說道:「是域神是吧。」

彭老道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鄭重地點了點頭,說道:「沒錯,這正是域神,他的情況更加嚴重,現在我們完全無法與他溝通,事實上在他出現了狀況之後沒多久,就已經斷了聯繫,我們很難跟他溝通,而且,現在他的情況變得很不理想,真的這樣下去,只怕真的要毀掉天道院。」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