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三十章先賢的防線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就站在這裡,以「先賢的防線」承受住了敵人一輪又一輪的強攻,在那一戰,這塊石碑以多少鮮血染紅,有他座下戰將的鮮血,也有古冥的鮮血! 多少年過去,今日,他又再次啟用了一次「先賢的防線」,雖然這一戰...

?

!--go-- 在這一刻,無數的存在伏拜在地上,甚至可以說,有修士不是因為被鎮壓才伏拜在大地之上,因為有人見到了他們的祖先!見到了祖先的影子,追思祖先的榮耀!

「先祖」看到那個滿頭皆是黃金頭髮,宛如一頭雄霸無比的獅王的人影之時,獅吼皇主、池小蝶姐弟、獅吼門的池家子弟,都不由伏拜在地上,激動無比,喊著自己的祖先!

見祖先無上雄姿,便可想象祖先當年何等的無敵九天十地,何等的笑傲天宇八荒!見祖先雄姿,思祖先榮耀,這讓多少後人為之激動得涕零!

「先賢的防線,讓一切都結束吧。」李七夜背負石碑,聖光籠罩,當他雙手合閉之時,當他手結法印之時,天易地換,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轟」的一聲,一個又一個高大無敵的影子伸手遮天,李七夜手印所指,便是這一隻只無敵大手所鎮壓之處。

「開」神壇上的老不死狂吼,但是,面對這一隻只無敵的大手,就算是他們以壽血祭器,也一樣打不開!這一隻只的巨手,代表著一個個無敵存在的意志,萬古以來,天道院走出的無敵存在是何等之多!

「砰」的一聲巨響,神壇崩裂,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一下子爆露,十一位蒼老的老不死一下子暴露出來。

神壇乃是他們聯結在一起的紐帶,這座神壇可以把他們的血氣聚集,能把九件帝器的無敵之威凝成一股。但是。此刻神壇被擊碎。他們再也無法聯合在一起。

「砰」的一聲,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以及十一位老不死都當場被逼回了「諸天伐神陣」,被逼回了洪荒爐煉化之中。

「不」不甘慘叫響起,沒有了神壇,十一個老不死無法捏成一股,無法聯手起來,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的威力一下子大減,被困在「諸天伐神陣」中的他們。在天道院地下帝基的推動之下,諸天伐神陣威力發揮到了最大,而天穹之上還有洪荒爐的煉化,再加上一隻只大手鎮壓而至!

在這一刻,就算是仙帝寶器、仙帝真器都無法庇護他們,頓時間,十一位老不死灰飛煙滅,血霧滿天。

「鐺」的一聲,仙帝寶器、仙帝真器長鳴,它們也受到了極大的攻擊。

「寶器來1借著諸天伐神陣、洪荒爐、先賢的防線鎮壓。彭鏗老道士不知道哪裡冒了出來,他打開了一個仙袋。大喝一聲,就要收走七件仙帝寶器。

「定」李七夜也長嘯一聲,陰陽煉仙鏡懸浮在頭上,陰陽魚躍起,一陽一陰的兩股仙光鎮壓向兩件仙帝真器,他也想把這兩件仙帝真器奪到手。

與仙帝寶器相比起來,仙帝真器不知道強大多少,寶物兵器,終究是無法與本命真器相比,本命真器的威力強大得不止十倍,更何況是仙帝的本命真器!

「轟」然而,在這剎那之間,兩件仙帝真器突然爆發,像有仙帝蘇醒過來一樣,兩件仙帝真器撐開了九天十地,撕裂了時空,「嗡」的一聲,竟然帶著四件仙帝寶器穿越了虛空,瞬間消失,逃之夭夭。

李七夜想控制它們,都控制不了,完全不來不及了,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兩件仙帝真器帶著四件仙帝真器逃走。

「嘩啦」的一聲,彭老道士比李七夜幸運多了,他的仙袋竟然收走了三件仙帝寶器!

「這傢伙夠聰明1李七夜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是太貪心了,如果他以陰陽煉仙鏡去鎮壓仙帝寶器的話,一二件仙帝寶器還是能鎮壓住的,但是,仙帝真器就不行了,這終究是仙帝的本命真器,想鎮壓住它,比鎮壓仙帝寶器困難百倍!

接著,諸天伐神陣消失了,七大古祖也帶著洪荒爐消失了,背負著石碑的李七夜大喝一聲,降落于山門,石碑重歸原位,一個個名字又烙印在石碑之上,一個個無敵存在的影子也隨之消失在名字之中。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看呆了,多少人認為這只是見證榮耀的石碑,然而,又有誰知道,這裡面藏著的天大秘密呢?這裡面承載著一個又一個古老而無敵先賢的意志!

就算是天道院的很多長老護法都傻眼了,他們都不知道這塊石碑的奧秘,然而,一個大世院的學生卻知道,而且還以這石碑鎮壓了敵人!

「先賢的防線1最後,李七夜輕撫一下石碑,遙想在那個黑暗的年代,人族多少大教疆國崩滅,最後又有多少人退守到這裡,那一場戰爭,他就曾站在這裡,面臨萬敵!

那是一場逆轉戰局的戰役!在那個時代,他就站在這裡,以「先賢的防線」承受住了敵人一輪又一輪的強攻,在那一戰,這塊石碑以多少鮮血染紅,有他座下戰將的鮮血,也有古冥的鮮血!

多少年過去,今日,他又再次啟用了一次「先賢的防線」,雖然這一戰遠遠比不上當年一戰的殘酷,這依然讓他想起了當年的一戰,那個黑暗的年代,讓他心面都不由為之一黯!

看到這個石碑,讓他塵封的記憶想起了太多的人。

「大師兄萬歲」久久之後,當所有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大世院的學生都不由歡呼一聲,興奮無比。

眨眼之間,李七夜被大世院的學生包圍了起來,無數學生大聲喝采道:「大師兄萬歲1許多學生把李七夜拋得高高的。

「還有我,還有我,我也是大功臣。」小泥秋不甘寂寞,急忙擠入人群,嘿嘿地笑著說道。

一群學生也興奮地把他揪了起來,拋得老高老高。

至於司空偷天,這小子一見大戰結束,他早早就溜掉了,他的身份見不得光,他可不想被人認出來歷!

一時之間,戰後的喜悅感染了大世院的所有學生,雜世院的許多學生也不由為之興奮。

當然,也有人興奮不起來,特別是一些聖世院、鼎世院的學生,更是興奮不起來,最多也只是臉色撐起了笑容。

一戰落幕,不止是聯盟的十一位老不死戰死,就是所有進入了天道院的黑衣人最終全部都被斬殺,沒有一個人活著逃出來的。

雖然天道院損失也很嚴重,但是,這一戰最終還是大獲全勝,屠滅了最強的聯盟,奪走了三件仙帝寶器!

當消息傳出去之後,整個東百城都一片寂靜!對於年輕一輩修士,或者是一般的強者,他們知道的內幕很少很少,但是,不少大教疆國的老不死,卻知道不少的內幕,甚至有大教疆國的老不死參加了這一場戰役!

二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十一位老不死,這樣的陣容,這意味著最少有兩個帝統仙門參加了這一場密謀聯盟,至於有多少大教疆國參起了這一場謀奪天道院的陰謀,那就不得而知了。

天道院大災難臨降,多少老不死在暗中認為,如此強大的聯盟,必能奪下天道院,瓜分祖脈,然而,最終全軍覆滅,甚至是丟失了三件仙帝寶器,不論是哪一個大教疆國參加了這一場密謀,都只有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

甚至,參加了這一場密謀的大教疆國都開始擔心天道院反撲,以報此仇!

「天道院從萬古屹立到現在,不是沒有道理的。」也有一些並沒有參加這一場密謀的老不死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後,感慨一聲說道:「在最黑暗的年代天道院都沒有倒下,今日就算天道院大災難來臨,也不見得能倒下。」

在這一場戰役間,也有老不死躲於暗處旁觀,對於這一場戰役的落幕,都為之變色,要知道,有些老不死雖然沒有參加這一場密謀,依然有人打算渾水摸魚,欲在天道院崩塌之時撈到好處。

現在見大聯盟全軍覆沒,丟失了三件仙帝寶器,都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他們都不由慶幸當時沒有加入這一場密謀,否則,神壇十一位老不死的下場就是他們的下場!

「陰謀,這是一場赤裸裸的陰謀,這不止是密謀聯盟的陰謀,也是天道院的陰謀!這根本就是天道院設下的圈套,引蛇出洞,關門打狗1最後,有老不死變色地說道。

大戰結束之後,就算很多人都想明白這是天道院有意設下較套引蛇出洞、關門打狗,那也沒有人敢跳出來指責!

如果密謀聯盟不是欲滅天道院,又怎麼會落入天道院的圈套!在這個時候,甚至有人懷疑,天道院的大裂變是不是真的,說不定這也是天道院放出的假象之一,欲一舉把對天道院有謀奪之心的敵人全部打盡!

在這場戰役之後,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個角色,那就是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大家都明白,李七夜與天道院那是在一唱一和,李七夜在明,天道院在暗,李七夜最先出手殺霸下、虎岳,屠祖皇武、青玄天子,那隻不過是引蛇出洞而己,他是有意引導這一場戰爭!!--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