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二十五章帝兵出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手段,在這一擊之下,都似乎變得灰飛煙滅,根本就擋不住仙帝寶器的一擊。 「砰——」最後,李七夜的身體撞穿了大地,撞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鮮血染紅了這片大地,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 帝威仙...

祖皇武、青玄天子橫飛而出,鮮血染青天,這一幕震撼著所有人,不論是年輕一輩天才妖孽,還是老一輩強者豪雄,都震撼得久久說不出話來。

祖皇武也好,青玄天子也罷,都是當世天之驕子,出身於古國,一身兼雙帝之術,多少人看好他們,甚至很多人都認為他們在當世必能走出自己的天道,問鼎天命!

然而,今天兩人聯手,卻未能敵過這位小子,這簡直就是讓人難於相信,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連世人都不敢相信。

「好,打得好——」此時,大世院的學生都暴喝如雷,大世院的學生此刻立即大聲喝采,都不由揚眉吐氣。

祖皇武、青玄天子,絕對是屬於聖世院妖孽中最強最逆天的存在,一身兼雙帝之術,那怕是妖孽橫行的聖世院,青玄天子與祖皇武也一樣力壓眾天才,然而,今天祖皇武與青玄天子卻被李七夜橫掃,這是大世院的驕傲!這是大世院的榮耀!

「呼——」的一聲,雖然祖皇武與青玄天子被李七夜的體魄擊飛,但是,在瞬間,他們又飛回來了,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想,他們被擊穿的胸膛,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癒合,眨眼之間,被擊穿的胸膛竟然一下子恢復,若不是胸前衣襟血痕斑斑,都讓人難於想象在剛才他們的胸膛被擊穿了。

「不愧是一身兼雙帝之術,這簡直就是殺不死一樣。」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雖然說,當修士達到了天元境界,把真命修練成天命元神之時,可以讓真命脫離肉身而存活,就算是肉體被毀了,依然有機會活下來,依然有機會重塑肉體。

但是,真正的實施起來,卻是困難重重,那怕是王侯,那怕是古聖,當肉身受到重傷的時候,想恢復肉身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特別是祖皇武與青玄天子的胸膛被鎮獄神體的體魄擊穿。

仙體的體魄擊穿胸膛,這種創傷可以說是致命的,仙體的法則神威可以讓身體留下永久性的傷害。

然而,胸膛被擊穿了,祖皇武與青玄天子都一下子癒合傷口,竟然好像沒有事的人一樣,換作他人,被仙體擊傷,這隻怕是不止是肉身的傷害,連真命都會受到創傷。

「一切都結束吧1此時,祖皇武狂吼道,如同一條怒龍狂暴,這對於他們來,這一戰是奇恥大辱,他們乃是天之驕子,是天才是最拔尖的存在,今日他們聯手都被李七夜橫掃,這讓他們顏臉何存,不殺李七夜,天下何以讓他們立足。

「轟——」這一刻,九天十地都顫抖,億萬生靈都伏拜在地上,在這一刻,不知道多少王侯,多少豪雄,一下子被鎮壓,連古聖都站不起來。

「帝兵1剎那之間,連活了上萬年的古聖都尖叫,嚇得臉色煞白,至於王侯豪雄,在無敵帝威之下,戰戰兢兢,伏拜於地。

在這石火電光之間,祖皇武與青玄天子同時打出了一件仙帝寶器,祖皇武手持一支戰棍,戰棍在手,橫掃世間一切,當戰棍砸出之時,玄武吼哮,宛如是玄武神獸一足踏下一樣。戰棍化玄武,在這剎那之間,似乎伏魔仙帝坐在玄武之上,鎮殺世間一切神靈魔王!

玄土龜棍,此乃是搖光古國伏魔仙帝所留下的一件仙帝寶器,有傳言說,此棍乃是伏魔仙帝入仙土,斬玄武神獸,以其道骨祭煉成了一支帝棍!

青玄天子打出的仙帝寶器那就再熟悉不過了,這件仙帝寶器曾經在天古屍地出現過,這便是當年的帝紫錘!

兩件仙帝寶器打下,似乎,一切都沒有懸念,一切都歸於混沌。

「開——」李七夜狂吼,千手逆九界,草劍擊仙式,橫天八刀,三才劍,鎮獄神體,晝天仙秘、九陽鎖天功……一切無敵之術,在這一刻都發揮到了最極限。

在這剎那之間,李七夜的壽**發,血海滔天,無窮無盡的血海之中,浮現了血月、金陽,宛如太極一般流轉。

在陰陽血海的無盡神血灌注之下,李七夜的道基璀璨奪目,鯤鵬遮住了整個天空,李七夜身上的神環由九環一下子漲到了三十六環,欲擋這天地間最無敵的一擊。

「轟——」天地崩碎,虛空毀滅,星辰墜落,這一擊之下,連整個東百城都為之顫抖,在這一擊之下,天道院的地下不知道衝起了多少粗大如星河的法則,籠罩著整個大地,以免大地被這一擊打沉。

「轟——轟——轟——」然而,那怕李七夜在逆天,在這一擊之下似乎一切都變得沒有懸念,刀劍寒芒皆毀,千手萬臂斷裂,草劍崩碎,九陽坍塌……

那怕再逆天的手段,在這一擊之下,都似乎變得灰飛煙滅,根本就擋不住仙帝寶器的一擊。

「砰——」最後,李七夜的身體撞穿了大地,撞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鮮血染紅了這片大地,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縫!

帝威仙勢橫掃天地,鎮壓八荒,整個東百城的無數生靈都被震撼了,在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遠望天道院的地方,感受到了無上橫掃的帝威仙勢,不知道有多少老不死心面顫了一下。

「真的是在攻打天道院嗎?」有老不死還以為有人持帝兵攻打天道院,心面顫了一下。

此時,這片平川支離破碎,整個天地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在了那裡。

「不可能,不可能——」池小蝶頓時臉色煞白,雙腿發軟,這一切變化太快了,祖皇武與青玄天子突然打出了仙帝寶器,當許多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已經遲了。

此時,大世院的學生都臉色灰白,帝威仙勢之下,他們根本站不穩,很多人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甚至是伏倒在地。

更讓他們震撼的是,可以橫掃祖皇武、青玄天子的李七夜依然擋不住這無敵的帝兵!他們以李七夜為榮,他們視李七夜為平民修士的表率,是平民修士的偶像,但是,最終,不是李七夜道行不如青玄天子、祖皇武他們,而是被他們的仙帝寶器斬殺了。

「哈,哈,哈,一隻蟻螻而己,也敢與古國宣戰,不知死活的東西,蜉蝣撼大樹1此時,有站在祖皇武與青玄天子這個陣營的大教疆國天才不由狂笑地說道。

「看一看,這就是你們的英雄,也不過是爾爾而己。」有疆國王子冷笑,對大世院的學生嘲笑地說道。

大世院的學生都不由怒目相視,但是,在兩件仙帝寶器的無敵帝威仙勢之下,一切都變得那麼蒼白,在兩件仙帝寶器之下,他們變得無力,無與相抗!

「都結束了1祖皇武沉聲地說道。說出這樣的話,不論是他,還是青玄天子,都在心面長吁了一口氣。

李七夜的存在,讓他們感受到了無比大的壓力,如芒刺在背,此刻,斬殺了李七夜,他們如釋重負一般。

「結束?這隻不過是開始而己。」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大局已定之時,突然之間,那個從容不迫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個聲音充滿了魔力。

「嘩啦」一聲,李七夜從地下爬了起來,渾身是血,此時,李七夜全身碎裂,他就像被打碎了的陶瓷瓶,全身是裂縫交錯,輕輕一碰,他就會全身碎裂成無數的碎片落在地上。

李七夜連頭顱都出現了可怕無比的裂縫,眉心都裂開了,但是,他依然還活著。

「錚——」此時,居於李七夜胸膛的體魄再一次爆發了仙光,體魄的法則神鏈就像針線一樣把李七夜身體的無數交錯的裂縫縫了起來,最後,「鐺」的一聲,精火巨鎖落下,鎖住了他整個身體,一條條精火法則以不可思議的神效澆灌著李七夜的傷口。

命宮道基的鯤鵬展翅,天地精澆灌著李七夜的身體,治療著李七夜的傷勢,而壽輪內浮現血海,壽血反哺李七夜的身體,催速療傷!

天命仙光從天而降,無盡的天命仙光沐浴著李七夜全身,晝天仙秘溝通天地大道,以天地之力彌被著李七夜的損傷。

「唉,這體質,雖然不能像金剛不滅體那樣不死不滅,但還是能捱得下來,療傷塑體,也不是只有一身兼雙帝之術的人才會。」李七夜從容不迫,充滿了自在,說道:「可惜,你們道行還是淺了,如果你們擁有真正的聖尊實力,或者還能發揮仙帝寶器的十分之二的威力,但是,你們只能發揮仙帝寶器的十分之一威力而己,還不能砸死我1

「仙體——」此時,青玄天子、祖皇武都變色,他們兩個人都不由後退了一步,仙帝寶器打下,那怕他們只發揮了十之一二的威力,足可以屠滅一切!在仙帝寶器之下,不論是什麼命功,什麼壽法,什麼式術,都變得無足輕重了。

千手逆九界、九陽鎖天功、橫天八刀……不論什麼功法,在最後一刻,只怕都無法擋住仙帝寶器的一擊,都要灰飛煙滅!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