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一十九章眾敵圍攻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氣。 然而,現在一口氣跑出了兩位聖尊,現在天命離鼎盛還很遠,這意味著這一次非同凡響,現在不止是聖尊冒出來了,只怕還有更可怕的人物冒出來,只不過是躲在背後而己。 此時,在場的人都不由屏住...

!--go-- 「怎麼,這樣的仗陣都輸不起呀?」李七夜環視在場虎嘯宗、怒仙聖國的諸多王侯古聖,風輕雲淡,說道:「這樣都輸不起,那還跑出來混。」

李七夜說得輕鬆,但是,對於虎嘯宗、怒仙聖國來說,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把李七夜團團圍住的虎嘯宗、怒仙聖國的王侯古聖都不由有些投鼠忌器。

對於虎嘯宗、怒仙聖國來說,培養一位傳人這談何容易,兩大傳承不知道在霸下、虎岳身上傾注了多少的心血,傾注了多少的人力物力,更何況霸下與虎岳在兩大傳承中的地位都非同一般,今天不論如何他們也要把霸下與虎岳救下來。

「道友,在東百城,與我怒仙聖國為敵,並不是明智之舉。」在僵峙之時,一位老而成精的老一輩古聖放下架子,勸說道。

這樣的話讓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什麼叫明智之舉?擋我道者,殺無赦,就算是怒仙聖國也是如此,你們怒仙聖國要與我為敵,我也樂意踏著你們無數的枯骨走過。」

「好大的口氣,我怒仙聖國焉是你一舉之力所能撼動。」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尊威無上,一個中年人踏步而至。

這個中年人出現之時,尊威浩蕩,大道之力磅澎湃,宛如他是紮根於大道之上,溝動了大道,借引了天地之力,當這個中年人踏步而至之時,就算是古聖也心面一顫,因為他身上散發了壓制的氣息。那怕是古聖在他面前都被他那磅澎湃的大道之力所壓制。

這個中年人周身有神環。九道神環拱護。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威嚴無比,神聖而莊嚴!

「九環,小聖尊大圓滿。」看到中年人九環拱護,獅吼皇主抽了一口冷氣,失聲說道:「怒仙聖國的人皇1

「果然跟傳言一樣,怒仙聖國的人皇的確是在千年就就踏上了聖尊境界,現在已經是九環護體,這意味著小聖尊大圓滿1在場有觀戰的古聖見到中年人。不由為之動容,喃喃地說道:「在道艱時代怒仙人皇都踏入了聖尊境界,這太了不得了,未來他還是有機會衝擊聖皇境界,問鼎大賢1

聖尊一出,許在場的真人、古聖都不由為之動容。在當世,聖尊不出,古聖為首。

特別是在此之前的道艱時代,天下強者為了躲避大道的艱難,以免壽元損耗。無數強者都遁世不出,世間再難見到聖尊!這一二十年間天命恢復了元氣。道艱時代結束,大時代開啟,終於有聖尊蠢蠢欲動,要臨於世間。

而怒仙人皇在道艱時代便踏入了聖尊境界,而且是千年之前,若不是他生於道艱時代,天命虧損,只怕他早就踏入了大賢境界了。

「那怕是小聖尊,在道艱時代有如此的成就,這已經足夠驚艷了。」見怒仙人皇有九道神環拱護,這是大圓滿的象徵,都不由感慨嘆息。

如果是大世時代,小聖尊或者不是十分的驚艷絕世,但是,在道艱時代,絕對是驚艷絕世。

同樣是聖尊境界,層次也有高低之分,而且實力相差極為懸殊,聖尊的層次由低到高,分別是:小聖尊、大聖尊、寶聖尊、界尊、世尊!

特別世尊,可怕得不可想象,傳聞像世尊這樣的存在,可以秒殺一切聖尊!

「小聖尊。」李七夜看了一眼九環拱護的怒仙人皇,笑著說道:「原來是小聖尊親自駕臨,背後給小輩撐腰,難怪他們敢搶男霸女,看來,倒是底氣十足。」

怒仙人皇雙目一寒,雙目之內,大道演化,極為深奧,不愧是聖尊,已經觸及了天地大道,演化著大道的奧義!

「放了吾兒,你還有一條生路可走1此時,怒仙人皇冷冷地說道。

「沒錯。」此時,一個老者冒了出來,血氣如真龍一樣長吟,一步踏至,血氣把這片天地淹沒,他也是神環拱護,聖尊之威滔滔,他雙目如神炬一樣,盯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這是你唯一的出路1

「虎岳的師祖,傳聞虎嘯宗的虎皇1見到這位老者,有人不由動容,說道:「他竟然還活著,又是一位聖尊出世1

兩位聖尊鎮壓整個場面,這讓在場的年輕一輩、老一輩修士都不由為之臉色大變,都覺得不妙。

有一位老古聖不由喃喃地說道:「今天怎麼了,突然冒出了兩位聖尊,雖然道艱時代已經結束了,但是,聖尊依然避世,以等待天命鼎盛之時才出世,以避免血氣虧損!今天,竟然是一下子跑出了兩位世尊1

事實上,在這一刻,很多人都意味到不妙,這一次駕臨天道院的大人物,只怕是沒有那麼簡單,只怕是不止只有聖尊駕臨。

大家都知道,雖然說現在已經是道艱時代結束了,但是,天命才恢復,天命還不到鼎盛之時,那些真正的強者、大人物刈諭林內,借自己祖地宗土的底蘊來庇養己身,以免天命還未鼎盛就虧損血氣。

然而,現在一口氣跑出了兩位聖尊,現在天命離鼎盛還很遠,這意味著這一次非同凡響,現在不止是聖尊冒出來了,只怕還有更可怕的人物冒出來,只不過是躲在背後而己。

此時,在場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兩位聖尊鎮壓,幾千王侯古聖圍困,不論是什麼樣的天才妖孽,都不敢說能全身而退。

聖尊,究竟是聖尊,除了他們本身強大得讓人畏恐道行之外,還有誰人知道他還有怎麼樣的底蘊,說不定聖尊挾大賢寶器甚至是大賢真器而至!

「可惜,我還真的沒把聖尊放在心上。區區小聖尊而己,這算得了什麼東西,如果說世尊親出手,還有看頭,小聖尊有什麼看頭。」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

「不知天高地厚1怒仙人皇雙目演化著一條又一條的法則,他不怒而威,說道:「你覺得你能活著離開這裡嗎?就算你有通天徹地之能,今日你若是敢傷吾兒,休想活著離開1

李七夜雙眼一眯,笑盈盈地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怒仙聖國不止是只有你這位聖尊駕臨了,你們是來了世尊,還是聖皇,又或者你們那些藏在棺材里作為壓箱底的老不死、老祖親自來了?」

「你明白其中利害,就速速放了吾兒。」怒仙人皇咄咄逼人,他並沒有回答李七夜的話,冷冷地說道:「就算你今日是聖皇,也休想活著離開這裡1

怒仙人皇沒有回答李七夜的問題,但是,他的話已經是說明了一切,這讓許多人臉色一變,特別是小派散修、平民學生,都一下子臉色發白。

這意味著怒仙聖國還有更強大的人來了,或者,不止是怒仙聖國,說不定其他的大教疆國都有更強大的人來了,在前幾天怒仙聖國、虎嘯宗、搖光古國……等等東百城這些龐然大物站在了一個陣營之中,這似乎都已經足夠說明了一些問題,他們這是要獨霸門戶。

而一些聖世學院的妖孽天才想到了更多,特別是一些來自於中大域、西荒野、南赤地的大教疆國的天才妖孽他們想到了更多,雖然他們的宗門的千軍萬馬來不及趕到,但是,他們依然能知道一些內幕。

怒仙聖國他們來了這麼多的大人物,聖尊出世,說不定他們不止是為萬古門戶而來,或者還有他謀,比如說,天道院……

一時之間,那些出身於帝統仙門的天才妖孽都不由浮想聯翩。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無數雙眼睛都看著李七夜,大家都想看一看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決擇。

怒仙人皇的話已經說得夠明白了,今天怒仙聖國只怕不止是怒仙人皇這位聖尊在此,還有更強大的人物。

在這樣的局勢之下,明智的人都知道是怎麼樣選擇,現在已經擊敗了霸下、虎岳,這對於年輕一輩的任何人來說,都是巨大無比的成就,單憑著這一戰,就足可以笑傲東百城,成為年輕一輩最強的天才,名利雙收,榮耀無比!

到了這樣的地步,不論對於任何出身的年輕一輩來說,這已經足夠了。至於此,何需再與怒仙聖國、虎嘯宗結下生死大仇呢?

在這一刻放了霸下與虎岳,不止是贏得了聲譽,而且,還能全身而退,換來了安全,這樣的事情,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何樂而不為?

「李公子,退一步海闊天空。」此時獅吼皇主也不由大叫一聲,他為李七夜擔憂起來。

雖然說李七夜以一己之力擊敗了霸下與虎岳,這已經足夠強大了,但是,在這樣的局勢之下,還要與怒仙聖國、虎嘯宗誓不兩立,只怕是死路一條。

池小蝶攔住了欲勸李七夜的父親,輕輕搖頭,低聲說道:「他是不會退讓的,就算是聖皇親臨,也是如此。」

「李學長,沒有錯,退一步海闊天空,你已經贏了。」此時有大世院的學生都忍不住支援李七夜。!--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