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三百一十四章逼婚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在舔著嘴唇,就像是意猶未盡一樣,這讓司空偷天不由發怵,他好像是聞到了血腥味一樣。 此時,祖皇武他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們背後的龐然大物想把其他人排除在外那都已經不可能的事情了,...

「這小子奪了公子的風頭。www。wsxs.net」在李七夜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不知道什麼時候,李七夜身邊坐著一個看起來黝黑的青年,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就知道這個傢伙是司空偷天。

「風頭是什麼玩意。」李七夜不在乎,笑了一下,說道:「有人喜歡就拿去,我更喜歡殺人1說到這裡,舔了舔嘴唇。

見李七夜這樣的動作,司空偷天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冷顫,他見過很多的風浪,連大教疆國的宗土祖地他都潛進去過,對於他來說,能讓他害怕的東西並不多,但是,當李七夜舔了舔嘴唇的時候,他卻毛骨悚然,在這一刻,他恍然間看到了血流成河、屍骨如山的景象,李七夜就像是一尊嗜血的惡魔,看著這血流成河、屍骨如山在舔著嘴唇,就像是意猶未盡一樣,這讓司空偷天不由發怵,他好像是聞到了血腥味一樣。

此時,祖皇武他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們背後的龐然大物想把其他人排除在外那都已經不可能的事情了,對於搖光古國他們而言,未來最好的發展是先清場,方便他們騰出手腳。

但是,現在他們想把其他人排除在外,清理掉其他想染指分享門戶的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最終,這一場所謂的會議不了了之,祖皇武他們這些大教疆國想架空整個章程序秩也是如意算盤落空,這場會議成了一場鬧劇,最終什麼事情都未能達成一致。不了了之。

「可惜了。」在離場之時。李七夜不由扼腕嘆惜。被梅素瑤、姬空無敵他們一攪和,他的好事未能達成,他這一次出席會議,當然不是為什麼秩序而來。

他正愁沒有導火線呢,他正打算大開殺戒,看那些躲在後面的老不死還能不能沉得住氣。

「可惜什麼?」李七夜離席之時,冰語夏乜了他一眼,也跟了上來了。

李七夜悠然地笑頭說道:「沒什麼。本想雙手沾點鮮血,好摘下玫瑰。本想讓這天空蕩漾著血河的波瀾,好染紅大地。可惜,這樣的好戲被攪黃了。」

鮮血淋漓的事情,到了李七夜口中似乎是變得詩情畫意一般,這招來了冰語夏的一個白眼。

「你想幹什麼?」當回去之後,冰語夏就盯著李七夜看,好像是要把李七夜看透一樣。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沒幹什麼,就是殺殺人。做做事,再撈撈寶物。就這樣簡單,還能幹什麼。大家都不是這樣幹嘛,現在所有修士都聚集在這裡,所做的事情,也就無非是這些了。」

「打打殺殺,本姑娘沒興趣。」冰語夏是「涮」的一聲,打開手中的摺扇,逍遙自在地說道:「等門戶開了,再找我。打打殺殺的事情,你自己去玩吧,我要陪姑娘們去瀟洒了。」

李七夜瞪了她一眼,說道:「姑娘家家的,整天左抱右擁,還是好好做女孩子吧。」

「管你什麼事1冰語夏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本姑娘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用得著你來管嗎?大爺,你就少瞎操心了。」

「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打在了她的香臀之上,這把冰語夏嚇得一跳,一下子跳開,張牙舞爪地警告說道:「小鬼,你敢再占本姑娘的便宜,小心我剁了你的雙手1

李七夜拍了拍還有餘香的手掌,悠閑自在地說道:「妞兒,如果你是男人,我還懶得占你便宜,好好做一個女孩子吧。」

這話把冰語夏氣得牙痒痒的,最後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不願意去理李七夜。

雖然這一次的會議一事無成,一切都不了了之,但是,進入了天道院之後的人,不論是大教疆國,還是小派散修,都不願意撤離出去,大家心面明白,呆在天道院中,就是對自己最有利,甚至其他大教疆國都想盡辦法,把宗門的千軍萬馬弄進來。

對於這樣的事情,對於小派散修來說,當然是壓力很大了,大教疆國把千軍萬馬弄進來,直接威脅到他們。

然而,作為東道主的天道院對於這樣的事情乃是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當作沒有看見,天道院在這件事上完全是做一個甩手掌柜,根本就不去多過問。

天道院如此的態度,這讓很多人一時之間意識到,此時天道院已經是自身難保,天道院的大災難臨頭,天道院本身都應付不過來,哪裡還有精力去管這件事情。

特別是在天道院內之後,天地裂變一天比一天劇烈,大家都明白,天道院這一次真的是大難臨頭了。

想到這一點,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眼熱起來,眼紅起來,垂涎三尺。要知道,如果天道院真的崩潰了,那就意味著這片山河的寶藏就成了無主之物,試想一下,天道院經在了千百萬年的積累,這是擁有多麼驚人的仙珍神器!所以,想到這一點,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蠢蠢欲動,甚至有人開始在暗中探試著天道院的祖地宗土,偷偷地潛入天道院的最深處。

獅吼門也沒有撤離,他們本是為支援天道院而來,他們欲靜觀其變,看這場風波要演變到怎麼樣的地步。

然而,就在第二天,李七夜在室內打坐修練功法的時候,池小刀焦急地闖了進來,一見到李七夜,就像是見到救星一樣,急聲地說道:「李兄,大事不好了,快救我姐姐。」

「怎麼了?」李七夜站了起來,皺了一下眉頭,他印象中池小蝶並不是一個會惹事的人。

「怒仙聖國上門逼婚了。」池小刀氣憤無比,此時,他是臉色漲紅,憤怒得恨不得殺出去,但,偏偏他不是對手。

「逼婚?」李七夜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怎麼,怒仙聖國不要臉到這樣的地步了?你姐擺明不嫁給司馬龍雲,難道他們怒仙聖國還要強娶不成。」

「正是如此!怒仙聖國大皇子霸下帶著不少人來了,向我父皇逼婚,要我姐嫁給司馬龍雲那畜生1池小刀憤怒地說道。

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一個疆國,不要臉到這樣的地步,還真不容易,這還真需要有一點水平才行。」

「嘻,嘻,這不足為奇。」此時,司空偷天在門外冒出來,笑嘻嘻地說道。

司空偷天進來,笑嘻嘻地說道:「我正好打聽到一些小道消息,娶池姑娘,司馬龍雲肯定是求之不得。不過,對於怒仙聖國來說,娶池姑娘,那只是附帶的事情,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你們池家的仙體術,還有最近池姑娘修練的』神瞳千兵道』……」

「……嘿,不論是你們池家的仙體術,還是池姑娘的』神瞳千兵道』,那都不亞於帝術的無上絕學。若是娶到池姑娘,那就意味著兩大無上絕學盡括囊中,如此划算的事情,就算怒仙聖國的聘禮再珍貴也一樣是值得1

聽到司空偷天這樣的話,池小刀的臉色難看到極點,恨恨地說道:「我們池家絕對不會讓這群畜生得逞的1

「我最近打聽到一點小消息。」司空偷天笑嘻嘻地說道:「嘿,怒仙聖國的霸下仙體術的確是不完整,霸下生前雖然作有補憾,但是,依然還不是十分完整的仙體術。聽說最近怒仙聖國的大皇子想渡仙體小劫,但是,他體魔很兇狠,他體魄的體煞乃是極為斑雜,就算他渡過了這樣的小劫,體煞依然不能驅除乾淨,這會為未來仙體的大劫埋下反噬的隱患……」

「……最近霸下可就急了,他想補全他們怒仙聖國的仙體術。傳說你們池家的仙體術乃是傳承於荒莽遠古時代,並非是你們祖先所創,這是完整的仙體術,所以,霸下想看一看你們池家的仙體術!看能不能彌被他們怒仙聖國仙體術的殘缺部分。」

說到這裡,司空偷天咂了咂舌頭,看著池小刀,笑著說道:「事實上,在東百城垂涎你們池家仙體術的大教疆國不止一個,這也是為什麼一直沒有人動手的原因,就像怒仙聖國,他們直的是滅了你們獅吼門,奪了仙體術,那麼,就會讓其他大教疆國有了討伐他們怒仙聖國的借口,說不定,到時候,你們池家的仙體術就是人人抄一本1

池小刀臉色難看到極點,他不由緊緊地握住拳頭,事實上,池家的仙體術他也一樣沒見過,只有他爺爺清楚!

對於池家的仙體術人人如此垂涎,這不足為怪,畢竟,這東西比帝術還要珍貴,可以媲美於天命秘術!若不是池家的老祖獅吼聖皇還活著,而獅吼聖皇又與天道院的幾位院主有著不淺的交情,不然,早就有人對獅吼門動手了!

不過,對於不少大教疆國來說,現在動手也不遲,現在天道院自身難保,不可能幫助獅吼門,現在局勢如此混亂,甚至怒仙聖國他們結成聯盟,此時不奪池家的仙體術,還待何時?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