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一十一章傲視群雄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一口氣拿下天道院,否則,不會請出如此多的仙帝寶器、仙帝真器。 不論任何人知道如此的秘密的話,絕對是被嚇得屁滾尿滾,兩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那絕對是可以打沉東百城,這隻怕是會成為當年黑龍王與...

李七夜留了下來,還沒有等到獅吼聖皇出來的時候,卻等來了樂毅,樂毅專程來到獅吼門的紮營之地,當然,樂毅是秘密而來,外人並不知道,因為外界早就傳聞樂毅已經隨天道院的子弟撤離了。

「李兄,老祖讓我傳話於你,一切都準備就緒。」樂毅秘密而來,給李七夜帶來了秘密的消息:「同時,老祖得到可靠的消息,對方挾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而至,具體是由哪些大教老祖出手,這暫時還是一個秘密。」

「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好大的手筆。」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如此大的手筆,至少要有兩大帝統仙門聯手,否則,想一口氣拿出七件仙帝寶器、兩件仙帝真器,放眼天下沒有幾個帝統仙門能拿得出來。

毫無疑問,這一次敵人秘謀,懷著必勝之心而至,必定是要一口氣拿下天道院,否則,不會請出如此多的仙帝寶器、仙帝真器。

不論任何人知道如此的秘密的話,絕對是被嚇得屁滾尿滾,兩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那絕對是可以打沉東百城,這隻怕是會成為當年黑龍王與踏空仙帝一戰之後的最可怕一戰!

樂毅秘密離開之後,李七夜招來了小泥秋,看著星空夜色,緩緩地說道:「大屠殺開始了1

「嘿,嘿,嘿……」小泥秋不由為之興奮,摩拳擦掌,說道:「好久沒有大開殺戒了,嘿。嘿。這一次一定殺個痛快。」

「你給我把風。」李七夜吩咐地說道:「該出手的時候。便出手1

「好咧——」小泥秋興奮地應了一聲,此時此刻,他比誰都要興奮,他是憋了很久的歲月沒有出過手了,此時他恨不得熱身熱身。

在此時,天道院外聚集了天下各派,聚集了無數的強者高手,豪雄王侯多如牛毛。真人古聖雲集於此,就是傳說的聖尊、聖皇都親自駕臨,只不過並未親自出面而己。

此刻甚至有謠傳說有大教老祖親臨、疆國老不死鎮坐,有謠傳說,怒仙聖國、虎嘯宗都有老不死、老祖親自駕臨坐鎮,但是,這樣的謠言卻被怒仙聖國、虎嘯宗所否認。

在兩天之內,天道院外熱鬧非凡,人山人海,而與此同時。天道院除了仙光依然從大地下之噴涌而起之外,天地裂變依然沒有停止。而且似乎有一天比一天強裂的傾向。

雖然天道院的大地下的帝基強大得不可思議,粗大無比的法則神鏈鎖住了大地,但是,整個大地依然搖晃不止,天道院的千萬里山河依然裂開,而且裂縫是越來越大,大家都看得出來,再這樣下去,天道院要崩碎了。

看到天道院的情況一天比一天不妙,在黑暗中有一雙雙可怕的眼睛盯著天道院,有陰冷的聲音在黑暗中幽幽響起:「天道院,很快就成為歷史1

當東百城無數門派傳承聚集在天道院山門之外的時候,三天之後,天道院突然打開了山門,由大世院的院主親自主持,對外宣布此時為萬古門戶而來的門派、個人開始進天道院!

天道院作為東道主,不主持對萬古門戶內資源寶物的分配!所以,在萬古門戶開始之前,天下諸派都先商議好各進入門戶內的秩序、分配規則等等。

任何門派與修士都有資格商議這一件事情,所以,在這一天內,天道院的山門開啟,允許天下諸派進入,當然,各大派的千軍萬馬依然被擋在了天道院山門之外,大教古派只有在商議出此次進入萬古門戶的規則章程之後,才允許進來。

天道院此舉,無疑是有利於散修,不過,諸大門派也未多說什麼,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對於大教疆國、帝統仙門來說,他們擁有著絕對的優勢定下秩序章程!

這一天,無數的大教疆國的精銳強者以及來自於天下各方的散修進入了天道院,在天道院的主持之下,眾多的人馬紮營在了天道院內的一片平坦山川之中!一時之間,門派林立,聯盟迭起,小門小派也有抱作一團結成臨時聯盟的,也有小門小派附庸於大教疆國的。

虎嘯宗、怒仙聖國、搖光古國、千岳聖地……等等這樣的東百城大教疆國、帝統仙門佔據著絕大的優勢,畢竟,東百城的大教疆國離天道院最近,天下他方的大教疆國就算接到消息,一時之間也不可能像東百城大教疆國那樣一下子調過千軍萬馬過來。

當天下諸派都紮營入這片山川之後,由天道院牽頭,共商此次進入古老門戶的秩序、章程,以免古老門戶還沒有開始,先開始混戰殘殺起來。

原則上是說人人都可以發表意見,事實上,絕大多數的權力依然是由怒仙聖國、搖光古國這樣的龐然大物所把持,他們擁有著絕對的優勢。

獅吼門也進去了,不過,獅吼門進去的人很少,只有獅吼皇主幾人隨李七夜進去而己。

「原則上講,古老的門戶人人都可以共享,但是,有些人不一定能共享。比如說獅吼門,應該考慮考慮1這次百族萬派大聚會才剛開始,就立即有人跳出來針對獅吼門了,第一個站出來的便是虎嘯宗的傳人虎岳。

在這裡,聚集了諸多門派,但是,像虎嘯宗、怒仙聖國這樣的龐然大物的真正強者是隱於背後,由年輕一輩作為領袖!

虎嘯宗的虎岳突然跳了出來針對獅吼門,這頓時讓出席了這場會議的獅吼皇主臉色一變!一開場虎嘯宗就打擊獅吼門,這也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此時,在場的許多人都往獅吼門這一邊看去,在場的大教疆國都不可能給獅吼門出頭,在這一刻,大教疆國都差不多是站在了一邊,排擠小門小派、各方散修,對於大教疆國來說,他們又怎麼如願地把萬古門戶這樣的肥肉拿出來跟別人分享呢?

在場的一些小門小派就算是有心想替獅吼門說話,但,此時也是識相閉嘴,以夠招來打擊,到時候失去了進入萬古門戶的資格就不划算了。

「虎嘯宗是什麼意思?」就算獅吼門無志爭奪萬古門戶的奇遇,但是,現在在天下人面前虎嘯宗如此的打擊挑釁獅吼門,獅吼皇主也一樣咽不下這一口氣,當著天下人的面如此被挑釁,如果獅吼門都要咽下這口惡氣的話,以後還怎麼在東百城立足!

虎岳乃是虎目生威,一站起來之時,乃是氣勢壓人,宛如是一頭猛獸下山,凶獸一樣的氣息席捲全場,雖然虎岳乃是年輕一輩,但是,他可怕的氣勢,就算是老一輩的真人都為之忌憚三分,他今天這樣的實力,絕對是有資格站在這裡。

虎岳沉冷地說道:「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不過最近獅吼門所作所為令人不齒!你們獅吼門挑拔各派,搬弄是非,欲引起東百城諸派不和,相互殘殺,可謂是心懷不軋、居心叵測1

虎岳這一席話,頓時讓獅吼門在座的弟子都不由怒目相視,被氣得哆嗦,虎岳這樣的話是有意把獅吼門推到東百城諸派的敵對一面。

「虎賢侄,東西可以亂吃,但是,話不可能亂講!我獅吼門一向與天下無爭,與諸派和平相處,何來挑拔各派,搬弄是非1獅吼皇主怒聲地說道。

虎岳冷冷地說道:「是不是如此,你們獅吼門自己最清楚不過1

此時,在座諸多門派的強者都在場,不知道內幕的人就奇怪,為何虎嘯宗會突然針對獅吼門呢,雙方完全是不同檔次的門派,可以說,獅吼門難給虎嘯宗構成威脅!

當然,知道內幕的人隱隱猜到了一些,大家都知道,虎岳有意迎娶寶雲世家公主,而寶雲世家也樂意與虎嘯宗結盟,唯一對這樁聯姻不感興趣的就是寶雲公主,正是因為如此,這樁兩派聯姻之事一直拖了再拖,但是,近年來獅吼門的傳人池小刀卻與寶雲公主走得特別的近,頗有郎情妾意之勢,這一次虎岳無非是借題發揮,打擊獅吼門而己。

「什麼搬弄是非,什麼挑拔各派,那都只不過是胡說八道而己。」坐在獅吼門這一邊的李七夜悠然地開口說道。他正愁沒有人找上門來挑釁,現在有人送上門來找死,他樂意成全。

李七夜笑著說道:「所謂的挑拔各派,無非是獅吼門的公子想迎娶寶雲世家公主而己!男未婚,女未嫁,難道只准你們虎嘯宗上門提親,就不允許獅吼門上門提親?虎嘯宗的挑拔各派關係,那隻不過是以公謀私,藉機打擊獅吼門而己。」

李七夜在出手之時,也隨便幫了池小刀一把,如此一來,池小刀更是應該上寶雲世家提親,這事一說出去,就變得明朗了。

「胡說八道,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也敢在此處信口開河1虎岳虎目一寒,殺意霍霍。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