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09章提親小風波

作者:厭筆蕭生  |  更新時間:2014-11-01 03:43  |  字數:3324字

?李七夜坐定之後,開門見山,說道:「不知道皇主來此為何?難道是為天道院的門戶而來?若是如此,皇主聽一句勸,還是請回吧。此間兇險,不是皇主所以意料的。這隻怕不是一場奇遇,而是一場大劫,最後誰能活著離開只怕是一個未知數。」

獅吼皇主怔了一下,回過神來,搖頭說道:「李公子誤會了,此次我們獅吼國傾力而至,並不是為門戶奇遇而來,是為援助天道院而來。」

「援助天道院?」李七夜聽到這話反而是意外了。

獅吼皇主苦笑了一下,說道:「此乃是家父的意思,天道院對我們獅吼門相助甚多,家父入天道院尋先祖足跡之時,曾受天道院恩惠。現在天道院有難,家父援意我們援助天道院,以盡綿薄之力。」

「獅吼聖皇出關了?」李七夜為之意外,說道:「若是如此,我倒要見見他。」

獅吼皇主說道:「家父前幾日才出關,他便在古閣之中,李公子要見家父,只怕還需要等些時日,聽家父言,他在調整體質的狀態。」

「你父親得到的體術還不完整。」李七夜一聽這話,就明白是何意了,獅吼聖皇乃是霸仙獅王的後人,可惜,他們家傳的仙體之術已經失傳,獅吼聖皇曾回天道院尋找祖先的足跡,毫無疑問,他是有所收穫。

獅吼皇主幹笑一聲,說道:「這個唯有家父才清楚了,等家父出閣之後。李公子不妨與家父談一談。」

這一次獅吼聖皇也來了。只不過。他是乘古閣而至,並未見外人。事實上,獅吼門的弟子除了長老之流,其他也不知道他們的老祖出關了。

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援助天道院的事情,以我看就算了,你們就看熱鬧吧。如果情勢不妙,速速回去便是。」他可不想因為獅吼門而壞了他的大事,他正等著魚兒上釣呢。

「李公子的意思?」獅吼皇主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不由沉吟起來。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天道院的底蘊,不是皇主所能想像的,天道院諸位老祖那一位不是焚天煮海之輩,天道院深不可測,對於天道院來說,大教老祖、塵封老不死。這樣的存在算得了什麼,就算是傳說中的強人。對於天道院來說,也不見得是一回事,甚至是面對不朽的存在,天道院也能撐得住……」

「……說句不好聽的話,就算傾獅吼國全力,在這大劫難中也是杯水車薪。捲入這一場大劫,說不定會為你們獅吼門招來滅頂之災。獅吼門的仁義,我想天道院會銘記於心的。」

李七夜當然不希望獅吼門壞了他與天道院的好事,到時候他可沒有餘力去救獅吼門。

「這個……」獅吼皇主沉吟了一下,然後對李七夜說道:「李公子的話,我會轉告家父,家父也是明喇人,他會有個斷定。」

雖然說李七夜的話是難聽,但說的也是事實,天道院究竟有多強大,到現在為止,無人得知。

「稟陛下,怒仙聖國的閣老帶弟子司馬龍雲來訪。」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門下弟子忙進來向獅吼皇主稟報。

聽這消息,獅吼皇主心裏面凜了一下,問道:「是何事?」

這個弟子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在場的池小蝶,又看了看李七夜,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獅吼皇主吩咐說道:「直說無妨。」

「只怕,只怕是上門提親,閣老一行隆重,重禮齊備。」這個弟子期期艾艾地說道。

獅吼皇主心裏面一沉,這一天終於要來了,他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這件事情,若是晚輩是兩情相悅那也就罷了,與怒仙聖國聯姻,可以說是獅吼門高攀,但是,作為父親的他卻心裏面明白女兒並不希望這一樁聯姻!他並不勉強自己女兒,但是,他也清楚,這件事情遠沒有如此簡單。

「就讓他們進來吧。」李七夜高坐上首,笑了一下,慢吞吞地說道:「怒仙聖國倒還真是熱心得緊,這竟究是為美人而來,還是為絕學而來!」

池小蝶沉默不語,她什麼話都沒有說,而獅吼皇主在心裏面輕輕地嘆息一聲,吩咐地說道:「請閣老與司馬公子進來吧。」

很快,司馬龍雲一行被請了進來,司馬龍雲一行進來,一箱箱貴重的聘禮抬了進來,這一次司馬龍雲是隨他師父前來,他師父閣老乃是一位古聖,而且是一位大聖,血氣綿長深厚,壽元精盛,的確是一位強大的人物,若是聖尊聖皇不出世,他可是能站立在當世舞台巔峰。

一箱箱貴重的聘禮被抬了進來,當個又一個寶箱打開的時候,頓時之間寶氣萬丈,神光吞吐,聘禮之重,讓人為之動容,神鐵寶金、聖石古銅,靈藥丹草……可謂是應有盡有。

司馬龍雲進來之後,看到李七夜也在場,頓時臉色一沉,冷哼了一聲。

「池兄,貴千金與我徒兒乃是兩小無猜,俗話說得好,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雙雙都到了該婚的年紀了,而我徒兒也是對池姑娘一往情深,今日閣某厚顏上門提親。」司馬龍雲的師父閣老在怒仙聖國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對於這樣的事情,獅吼皇主也不由為之頭痛,怒仙聖國想娶他女兒,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在外邊一直傳說怒仙聖國的仙體之術不完整,一直尋找補全之方,他們獅吼門無疑是怒仙聖門的對象之一。

「兒女終身大事,應該是兒女去操心,這還得看小女的意思。」獅吼皇主很無奈地說道。

閣老忙是說道:「池兄此話差矣,男大當婚,女大當退,父母言媒,兒女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