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307章虎視眈眈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於他們來說,門戶之內的奇遇乃是錦上添花,對於他們個人或者他們的宗土教派來說,天道院地下的這一條絕世無雙的天地祖脈才是讓他們最怦然心動的東西! 對於心懷異志進入天道院的一些天才妖孽,門戶奇遇,那...

世間沒有什麼不透風的牆,紙總是包不住火的,當不少大世院、閑世院出身於平民的學生離開之後,還是有一些學生聽到了一些風聲。

在鼎世院一些傑出的學生在此之前也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的內幕,但是,當這些傑出的學生打聽到了一些內幕之後也開始堅守下來。

就是大世院、閑世院一些本來打算要離開的學生打聽到一些內幕的消息之後,也一樣是堅守下來。

傳說中的門戶呀,萬古以來很多人進去過,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千帝門的浩海仙帝。傳說在當年浩海仙帝也是天道院的學生,他曾經進入過這門戶,甚至有傳言說洗海仙帝得到了傳說中的九大天書之一!

後來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世代傳頌。浩海仙帝成為了一代無敵的仙帝,承載天命,掌執乾坤!更可怕的是開創了千帝門,四世仙帝皆出此門,創下了萬古前所未有的奇。

傳言說,浩海仙帝創下的千帝門能萬古無敵,四世仙帝皆出此門,與他在這門戶內得到的奇遇有著莫大的關係。

現在門戶再次開啟,聽到這樣的消息,就算是在此之前不知道內幕的學生都為之怦然心動,問世間,誰人不想做第二個浩海仙帝?

或者大世院、閑世院的學生堅守下來,只是為門戶中的奇遇而留下來,甚至說,在鼎世院的學生,只怕絕大多數都是純粹地為門戶的奇遇而堅守下來。

至於聖世院的妖孽天才就說不準了,聖世院的妖孽天才。皆出於大教疆國、帝統仙門。他們知道更多的內幕。

「轟轟轟」隨著一天又一天過去。天道院的劇變越來越強烈,大地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若不是天道院地下的帝基鎖住了這片天地,只怕可怕的裂變早就把這片天地撕裂了,儘管是如此,情況依然是一天比一天嚴重,再這樣下去,只怕天道院會被毀去。變得支離破碎。

「難道是開啟門戶前的徵兆嗎?」不知道內幕的學生看到天地裂變,不由心驚膽顫,如此可怕的力量足可以撕毀一切,如果門戶之內有這樣可怕的力量,他們進去能得到奇遇嗎?說不定會死在裡面。

至於知道內幕的學生就不一樣了,特別是聖世院內的一些學生,他們看著一天天的天地裂變,就算表不露色,心面也是變得興奮!

「天道院,或者在這一世要消失了。這片天地祖脈,終究是有易主了1有聖世院的學生在黑暗中。抑制不住興奮。

對於出身普通的學生來說,或者是渴望奇遇,若是能遇到像浩海仙帝這樣的奇遇,說不定一飛衝天,從此問鼎巔峰。

至於那些出身於古老傳承、帝統仙門的學生來說,那就不一樣了,他們擁有深厚的底蘊,擁有帝術,擁有無盡寶物兵器,甚至是擁有仙帝真器、神物仙珍!對於他們來說,門戶之內的奇遇乃是錦上添花,對於他們個人或者他們的宗土教派來說,天道院地下的這一條絕世無雙的天地祖脈才是讓他們最怦然心動的東西!

對於心懷異志進入天道院的一些天才妖孽,門戶奇遇,那隻其次,為宗門謀奪天地祖脈那是首要之事!更何況,天道院經歷了千百萬年的積累,擁有著足可以讓天下無數門派傳承都為之垂涎三尺,怦然心動的底蘊,神物仙珍,多到只怕難於想象!

「最後一次警告,天道院大難,望諸位學生速速度去1隨著天地裂變一天一天的嚴重,天道院發出了最後一次嚴厲的警告。

「天道院有難,作為天道院的學生,應該是同舟共濟,與學院共度難關!雖然我們道行還淺,但是,院內諸老相信我們能一盡綿薄之力。」在這個時候,有人站出來誓言要與天道院同舟共濟。

一個青年從天而降,大道鳴和,盼顧之間,氣勢恢宏,唯我獨尊之勢油然而生。

「神人姬空無敵,他終於從帝世院出來了1見到這位唯我獨尊的青年,就算是聖世院的妖孽天才也不由為之失色。

神人姬空無敵,三聖之姿,當然無人能與他比肩,若是有,只怕唯有仙骨的梅素瑤,曾有人言,神人姬空無敵乃是年輕一輩第一人!

「沒錯,姬空兄說得沒錯,我們出身於天道院,作為天道院的學生,應該與學院同舟共濟,共渡難關1神人姬空無敵登高一呼,可以說是無數天才妖孽隨從。

「我們要與天道院同生共死1一時之間,不少學生高呼,呼應神人姬空無敵的提議,這其中,也有不知道內幕的學生,這是真正熱血的學生,當然,也有一些心懷他意的學生,欲渾水摸魚。

「諸老應該打開天道院的宗土,讓我等一同與諸位師叔伯並肩作戰,共渡難關1有聖世院的天才妖孽更是趁機要求。

對於堅守下來的學生所提出的要求,天道院並沒有回應,依然緊閉宗土,雖然五大院中依然留下有天道院的大人物鎮守,但是,除了寥寥無幾的幾位大人物之外,天道院的其他強者都沒有再露臉,似乎都去應對天道院的災難了。

「不論如何,天道院有難,作為學院弟子,人人有責1雖然天道院沒有回應五大院的學生要求,但是,神人姬空無敵還是堅守下來,誓言要與天道院共渡難關。

對於姬空無敵的倡議,堅守下來的學生都紛紛附和景從,此時,神人姬空無敵可以說是登高一呼,天下景從,隱隱高居年輕一輩第一的寶座。

「一群人還真是有演戲的天份1對於堅守下來慷慨呈詞的學生,冰語夏笑了起來,手搖摺扇,笑著說道:「天知道他們心面怎麼樣想的。」

留了下來的司空偷天也嘿嘿地笑著說道:「大世院那群沒見過世面的學生,不少倒還是滿腔熱血,閑世院、聖世院倒不好說,至於聖世院嘛,嘿,嘿,那群大有來頭的天才妖孽,他們心面一清二楚1

「是不是真心要與天道院共渡難關,會很快見分曉了,誰才是對天道院忠心,誰心懷不軌,用不了幾天了。」李七夜悠然地笑著說道。

司空偷天笑嘻嘻地對李七夜說道:「不管他們這樣的爛事,嘻,到門戶開啟之後,我們就立馬進去,到時只要公子一聲令下便可1

「我們不急著進去。」李七夜老神在在,緩緩地說道:「我們先看戲。」

「進不進去,到時聽公子吩咐,不論做什麼,公子爺一聲令下,我必赴湯蹈火。」司空偷天拍胸效忠。

小秋泥瞅了他一眼,說道:「喲,現在想拍馬屁是不是遲了一點,嘿,我公子爺身邊可不缺打手。」

而司空偷天卻一點都不在乎,好像是沒聽到小泥秋的話一樣,嘿嘿地笑了起來。

「你們就慢慢開戲吧。」冰語夏一收手中的摺扇,風采無雙,說道:「我約了姑娘踏青賞月,我先走了,你們決定要進去了,通知我一聲。」

對於冰語夏這種她自己明明是姑娘家還要泡女孩子的作風,司空偷天他們倒不敢說什麼,他們心面清楚,冰語夏發飆起來,可一點都不好惹。

「丫頭,你就不能改改作風嗎?」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一個女孩子,整天扮男孩子的,這不累嗎?好好扮回女裝,找個人嫁了吧。」

冰語夏卻一點都不在乎,灑瀟地說道:「怎麼,你嫉妒了?是不是嫉妒我有女人緣?還是嫉妒我有三千佳麗1

李七認悠然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身邊的女孩子不錯,有一些可以說得是國色天香!不過嘛,對於我來說,女人,我從來不缺!何需要嫉妒你?」

「好大的口氣1冰語夏乜了李七夜一眼,說道:「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個姑娘,說不定能把你迷祝清蓮宗的公主如何?她可是得體大方,溫柔如水,若是你見到她,說不定會陷入溫柔鄉一發不可收拾。」

此時冰語夏給李七夜做起媒來,慫恿李七夜去相親。

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她一眼,說道:「九天仙女,也難讓我沉醉。這就不需要你費心思了,以我看,你留下來,給我當一個使喚丫頭,我說不定還可以把截天碑的真正奧秘告訴你。」

萬古以來,怎麼樣的女人他沒見過,就算是當年他身邊絕世無雙的女劍神,也可以照耀千百萬年,不論是美貌,還是溫柔,又或者是天賦!

「切,拉倒吧,截天碑的奧秘,我會自己慢慢摸索的。」冰語夏乜了李七夜一眼,驕傲得緊,「唰」的一聲,打開摺扇,然後轉身就走。

「哼,哼,這妞兒錯過天大機緣,想當公子爺使喚的婢女,萬古……」小泥秋哼哼吭吭地說道。

李七夜瞪了他一眼,小泥秋立即閉上嘴巴,他都差點忘記了身邊還有池小蝶、司空偷天在。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