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三百零五章聯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系鈴人,你們域神躁動,真正要解決的,或者就在門戶之內1 「關門打狗,也是無奈之舉。」彭老道士搖頭說道:「你所說不是沒道理,但是,現在域神壽元已虧,一旦脫離時血石,對他很不利,若是他入門戶,受到...

彭老道士神態凝重,說道:「域神有入魔的傾向,剛才突然躁動,諸位師弟聯手才勉強安撫住他1

剛才只不過天道院突然天崩地裂,那隻不過是域神的一個躁動而己,如果他發狂的話,那豈不是可以毀滅整個天道院,甚至是毀滅東百城!

「你們門戶要開了,你們域神與虛空門有感應1李七夜目光一凝說道。

如果說小泥秋來自於虛空門,那只是萬相真神的猜測,但是,域神的確是來自於虛空門,可惜,他從虛空門出來的時候很幼小,除了把他抱出來的天道院祖先之外,連域神自己都說不清楚自己與虛空門真正的關係了。

彭老道士說道:「這的確是,域神也推算過,門戶一定是要開了,但是,以前也開過門戶,以前開門戶,他從來沒有如此的躁動,這導致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現在域神只能自我塵封,以避免入魔,毀了天道院。」

「你們天道院,有時候,成也域神,說不定敗也域神。」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他沉吟了一下,說道:「看來這一次不一樣,或者能探清你們天道院門戶的機會。」

彭老道士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幾位師弟已經商量妥當,這一次門戶開啟,向天下人開放,允許任何人進去。」

「怎麼,你們也得到一些消息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天道院能屹立到現在,不是沒有原因的!

彭老道士笑嘻嘻地說道:「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有些人要謀我天道院,這不是什麼秘密!既然來了。我們天道院就是開門迎客。」

「你們天道院不會拿他們的晚輩開刀吧。」李七夜摸了摸下巴。

「這就難說了。」彭老道士眯著眼睛。笑嘻嘻地說道:「天道院向天下敝開門。這已經夠了,如果還有人不知足的話,莫怪我們天道院舉起屠刀1

天道院絕對不是什麼信男善女,絕對不是什麼善茬兒,天道院屹立到現在,經歷過多少的血戰,雖然平時天道院以學院自居,招天下弟子。以授道解惑,但是,必要時,天道院一樣會血洗八方!

「已經有人湊夠了幾件帝器,有仙帝真器也被請來了。」彭老道士笑嘻嘻地說道:「嘿,有些人真以為天道院是大難臨頭,末日到來了,這樣的肥肉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咬一口!到那時候,來時容易,想離開。就不見得容易了。」

「你們打算呢?」李七夜猜到了七八分,一些老東西早就嗅到不一樣的氣氛了。大難臨頭,天道院也舉坐於待斃。

「以我個人見解,不希望你入門戶。如果那些垂涎天道院,垂涎門戶的人不願意調解的話,那麼,門戶之內,就是修羅屠場1彭老道士雙目一寒,他已經事先提醒李七夜。

別看彭老道士玩世不恭,他這種經歷過無數大風浪的人,一旦動起手來,絕對是殺伐果斷,冷酷無情!

「你們想在門戶之內大開殺戒1李七夜明白天道院的做法!這是關起門來打狗。

李七夜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或者,解鈴人還需系鈴人,你們域神躁動,真正要解決的,或者就在門戶之內1

「關門打狗,也是無奈之舉。」彭老道士搖頭說道:「你所說不是沒道理,但是,現在域神壽元已虧,一旦脫離時血石,對他很不利,若是他入門戶,受到影響更大,真的入魔狂躁起來,那就真的無人能幫他一臂之力。留在祖地之內,先祖留下的無上神咒,還能壓抑著他的心魔1

「你們成也域神,說不定敗也域神。」李七夜搖頭說道:「當年早就應該讓域神回歸或者坐化,一直續命延壽到今天,也不見得是一件好事1

彭老道士苦笑了一下,最終提醒李七夜說道:「作好準備吧,血戰是免不了的,被捲入這場風波之中,不論是誰,都不見得能全身而退1

李七夜笑了一下,悠然地說道:「不能全身而退的人,那肯定不是我。不過嘛,血戰肯定是免不了。你們天道院想不想一網打盡,一下子屠掉萬敵,橫推萬國1

「屠掉萬敵,橫推萬國1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彭老道士不由目光一凝,盯著李七夜,然後笑嘻嘻地說道:「這話可就開玩笑了,我天道院一向愛好和平,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呢。」

「老道士,別跟我裝這一套,你天道院有怎麼樣的底蘊,有怎麼樣的過去,我比你清楚。天道院若是愛好和平,就別想屹立到今天1李七夜乜了彭老道士說道:「我不跟你打哈哈,要麼一勞永逸,要麼,等你們域神真的狂暴之時,毀了你們天道院之時,你們天道院再去面對那些居心不良的強敵吧……」

「……我知道天道院像你這樣的老不死還有好幾個,但是,你覺得你們撐得住像一輪輪的強攻嗎?特別是你們域神要狂暴入魔之時!到時候,就算麻姑出手,也不見得能穩住狂暴入魔的域神,你好好考慮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彭老道士一凜,他是一個活了很久的老不死,可千萬別被他邋遢的外表所迷惑,他的道行深不可測,是天道院老祖級別的人物,現在李七夜這話一出,換作別人或者不當作一回事,但是,他卻意識到了什麼。

彭老道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說道:「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一旦屠萬敵,我天道院可是與天下為敵1

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你天道院怕過與天下為敵嗎?你們天道院現在這樣的局勢,就算你們不想與天下為敵,天下也會要與你們為敵!你們天道院佔據著這片天地,誰不垂涎三尺,現在你天道院大難臨頭了,誰都想分一杯羹!這樣的肥肉,誰不想咬一口。與其自己大難臨頭之時,才屠殺萬敵,不如先下手為台,先屠掉萬敵再說1

「一些帝統古國,可不好惹,特別是守護神這樣的存在1彭老道士緩緩地說道,毫無疑問,他已經是動心了。

李七夜曬笑了一下,說道:「你見過幾尊守護神會滿天下蹦蹦跳的,就算守護神來了又如何,我知道你們域神現在不能出戰。但,先屠掉萬敵,然後把域神的問題解決了,接下來的事情,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

彭老道士沉默起來,李七夜笑著說道:「這件事嘛,我倒可以幫你們天道院一把,一,我要借你們天道院的一些東西用用;二,我考慮收點辛苦費。問題是你在天道院能不能作主,你相不相信我的能力,如果你不能作主,那就算了。」

「怎麼樣的做法?」彭老道士最終沉聲地說道:「只要你的要求合理,一切都可以商量1毫無疑問,彭老道士同意了李七夜的說法,先下手為強。

「這就對了,陪我演一場戲吧。」李七夜眯著眼睛,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在陽光燦爛的笑容之下,他兩排雪白的牙齒特別的雪白明亮。

彭老道士看著李七夜那雪白明亮的牙齒,看著李七夜那陽光燦爛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就算是他這種活了很久年代的老不死,都不由覺得毛骨悚然,好像是一頭凶獸張開血盆大嘴,擇人而噬。

李七夜回到大世院之後,池小蝶的一幫小姐妹還在,幾十個女孩子湊成一堂,那是熱鬧萬分,鶯聲燕語,軟音嬌嗔,個個女孩子都是花枝招展,各有千秋,乃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當李七夜回來之後,歡笑一堂的姑娘們都靜了下來,在此時,看著李七夜的時候,諸位姑娘都靜了下來,一時間沒有一個姑娘說話。

在此之前,池小蝶的這群小姐妹還取笑李七夜呢,在那個時候,這群姑娘們都覺得李七夜只是一個可愛嘴貧的小鬼而己,在當時姑娘們還以為李七夜是池小蝶的堂弟,一群姑娘在一起,忍不住取笑李七夜。

現在,她們對於李七夜的感觀完全不一樣了,眼前這比她們還要小的少年比她們想象中還要可怕,屠鬼扶樹,挑釁祖皇武,何等的霸氣,何等的囂張,她們都難看得出來眼前少年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不覺間,姑娘們都對眼前的少年產生有敬畏,不敢像再此之前那般調戲李七夜。事實上,回來之後,姑娘們也向池小蝶打聽李七夜的來歷,對於這件事,池小蝶也避而不談。

「小蝶,我們先回去了。」見到李七夜之後,姑娘們都靜了下來,最後,那位鄰國公主忙是對池小蝶說道。

李七夜也沒挽留,笑著說道:「諸位姐姐慢走,有空來玩。」

這一次姑娘們還真不敢調戲李七夜,向李七夜打招呼離開,池小蝶忙是送她們出去。

「小蝶,你老實跟我說,他真的不是你的未婚夫?」諸位姑娘離開之後,最後離開的是鄰國公主,是與池小蝶交好的一位姐妹。

今天月票太猛了,今天九更,請大家打個賞吧,蕭生更新也給力呀。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