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九十七章驚天陰謀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美女如雲,鶯聲燕語,如小泥秋所說的,白花花的玉腿,那不看白不看。眾女環繞,此乃是一大享受,我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的時機呢。」 這本來是很好色很猥瑣的話,換作另外一個人說了出來,那絕對是一個好色下...

「我明白公子爺的想法。」司空偷天揣摩李七夜的心思,低聲地說道:「若是平時,給那些人一百個膽,也不見得敢攻打天道院,現在有些不同了。」

李七夜一笑,說道:「哦,怎麼樣不同了?說來聽一聽。」

司空偷天左右盼顧了一下,說道:「聽說天道院的域神要殞落了,天道院的域神有可能受到這一次門戶的影響,不止是隕落,說不定會暴走。傳說天道院的域神有點問題,甚至它發狂之下毀了這片天地都不一定。」

「所以,有人想混水摸魚。」李七夜笑吟吟地說道。

司空偷天說道:「是的,到時只怕天道院是難於自顧,說不定會亂成一片,在那個時候,那絕對是趁火搶劫的好機會。」

「說的是你呢,還是別人?」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

司空偷天乾笑了一下,說道:「我哪裡有這個膽,再說,趁火搶劫的那都只不過是一些小偷小摸做的事情。我得到了一個機密消息,有人想拿下整個天道院1

「吞下整個天道院,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對於天道院的實力,李七夜更清楚,就算是古國的底蘊也沒有天道院厚。

「是的,所以,有人在暗中結盟,一口氣請借出了幾件仙帝寶器,甚至有可能仙帝真器都會請出來。」司空偷天低聲地說道。

李七夜眯了眯雙眼,說道:「好大的面子,能湊夠幾件仙帝寶器的傳承是有。但。不多。如果要湊夠幾件仙帝真器,那就更難了。」

「這的確是要了不得的人出面,聽說有傳說中的強人出面,秘密遊說了幾個了不得的傳承,有一些遁世了很久的老不死也心動,欲出世。這件事,只怕不止是涉及東百里,甚至是涉及到了中大域、西荒野、南赤地、北汪洋。」司空偷天低聲地說道。

李七夜摸了摸下巴。想吞下天道院,只怕一個傳承是不行,就算是帝統仙門也一樣吞不下整個天道院,這必須是有幾個大的傳承暗中聯手。

「傳說中的強人。」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道艱時代不可能出傳說中的強人,這種存在絕對是埋葬起來的老東西!

「公子覺得呢?」司空偷天低聲詢問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天道院的事情,你就別去攪和了,到時候千萬別沒吃到羊肉反而惹來一身膻。這一次天道院門戶打開,你跟著我混。說不定有用得上你的地方。」

「這個……」司空偷天不由猶豫了一下,揉了揉鼻子。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不再說什麼,轉身就走。後面的司空偷天一咬牙,跺了跺腳,然後對著李七夜背影叫道:「公子需要我的地方隨時都可以吩咐一聲,我絕對不會推辭1

李七夜這個時候才停下,轉過身來,看了看司空偷天,笑了一下,最後說道:「池小子的藥材你還了沒有?」

李七夜突然這樣一問,司空偷天呆了一下,然後他心虛地乾笑一聲,說道:「嘿,回公子的話,這小子沒空理我,他最近跟寶雲世家的丫頭打得火熱,整天卿卿我我,如膠如漆,不離彼此,嘿,我不好意思打擾他們。」

「送回去吧。」李七夜說道:「就從這件事做起吧,這事我就不再說第二遍了。」

司空偷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猛然一點頭,說道:「公子既然這樣說,我一定會親手送到他手中。」

李七夜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走。

「公子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通知一聲,我在閑世院。」司空偷天忙是對著李七夜背影說道。

司空偷天去了閑世院,李七夜一點都不驚訝,閑世院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這小子躲入這樣的地方,那肯定是如魚得水了。

當李七夜回到大世院的時候,他們所居住的院子已經冷冷清清了,沒有那天早上美女成群的美麗風景線。

李七夜回來之後,池小蝶默默為李七夜張羅洗涮,到今天為止,她以李七夜身邊的下人自居,但是,對於池小蝶的去留,李七夜也未談過此事。

「明天我入城與小姐妹聚聚。」當李七夜洗涮完畢之後,池小蝶向李七夜徵求意見地說道。

「聚一聚?」李七夜只是輕輕地問道。

池小蝶忙是說道:「有大世院的學生,也有幾位鼎世院的學生。她們不是出身於獅吼國,便是鄰國的年輕一代修士,有幾位也是皇室出身。」

「聯絡一下感情。」李七夜明白,點了點頭。這是池小蝶與李霜顏最大的不同之處,如果說李霜顏傲雪寒梅,那麼池小蝶便是紅塵佳人。

池小蝶作為獅吼國的公主,她起始點不如李霜顏高,換句話說,池小蝶更貼近於小門小派,而李霜顏在小門小派看來,那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池小蝶也需要與獅吼國或鄰國的年輕一輩交往,以穩固獅吼國的地位,為獅吼國添增朋友。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與你同去吧。」

「呃」池小蝶都不由呆了一下,她沒有想到李七夜會與她同去。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悠然自在地說道:「美女如雲,鶯聲燕語,如小泥秋所說的,白花花的玉腿,那不看白不看。眾女環繞,此乃是一大享受,我又怎麼會錯過這樣的時機呢。」

這本來是很好色很猥瑣的話,換作另外一個人說了出來,那絕對是一個好色下流的人,但是,這話從李七夜口中說出來,卻變了味,悠然自在,宛如是風花雪月,一切都是那麼的優雅。

池小蝶都呆了一下,事實上她從來沒想過李七夜這樣的一面,自從追隨在了李七夜身邊之後,李七夜給她的印象是高深莫測,威如山嶽,讓人忌懼,司空偷天如此,連彭老道士都是忌憚三分!

雖然李七夜明明比她小很多,但是,自從追隨李七夜之後,她從來沒把他當作一個少年來看待,宛如李七夜是一位尊威莊嚴的上位者。

現在李七夜的轉變,讓池小蝶都不由發獃,這跟她想象的又有點不一樣。

「好了,別發獃了,出去輕鬆輕鬆是好事。」李七夜笑著說道:「最近對你也夠嚴厲了,就放鬆一下吧,我也是一個年輕人,風華正茂,是不是?這麼熱鬧的事情怎麼不能去湊一湊熱鬧呢。」

李七夜也頗為感慨,最近對池小蝶也的確是嚴厲。回到東百城之後,太多過去的往事了,太多塵封的血戰了,追憶過去,不免讓他是沉甸甸的。

同時,愛之深,切之也深。這裡的愛,當然不是指的愛池小蝶,池家祖先百戰神皇曾是他座下愛將,這一次來東百城遇他的後人,李七夜本是不想培養池小蝶的,但,沖著百戰神皇當年的忠心,他還是改變了初衷,這使得他對池小蝶變得嚴厲起來。

「好,我會安排,明日為公子引見一下我小姐妹。」池小蝶不由露出了笑容,突然之間,似乎變得親切起來,「公子」稱謂,也叫得自然,她也不知覺間輕鬆起來,在此之前,李七夜宛如是她的嚴師一樣,她都快忘記了李七夜也是青春年少,現在李七夜的話讓她也不由感受到那青春氣息。

「做自己吧。」最後李七夜笑著說道:「大道理今天我就不講了,放寬心懷,坦然面對獨行大道。我指引你走到今天,未來修行還是要靠你自己,我不是你的師父。」

「我明白。」池小蝶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然後深深地看著比自己還要小的李七夜,然後是展顏而笑。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搖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第二天,池小蝶與她的小姐妹在城內聚餐。雖然說天道院號稱之為院,事實上它可以稱之為國,擁有廣闊的疆土,甚至是擁有城池無數!就是在天道院內,依然是古城巍然,熱鬧非凡。

池小蝶與她小姐妹在離大世院不遠的城內酒樓上歡聚,獨包一層。雖然說是池小蝶的小姐妹歡迎,事實上,卻是有幾十個美女,多數都是出身於獅吼國或鄰國,有幾個女弟子的身份比較高,乃是一國公主或一教傳人,地位道行都與池小蝶相差不遠,除了她們幾位是入了鼎世院之外,其他的女孩子都是大世院。

一時之間,席間是歡鬧無比,鶯聲燕語,酥軟輕呼,嬌嗔發嗲,諸多美女風姿都讓人是目不暇接。

論美貌,與在席的諸多女孩子相比起來,池小蝶可謂是數一數二,池小蝶乃是獅吼國的金絲雀,可謂是天香國色。不過,就算眼前諸多女孩子美貌不及池小蝶,但也各有各的風采,依然是秀色可餐。

一群女孩子相聚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談起各種事情了,看著一群女孩子歡笑,談笑風聲,靜靜坐在一角的李七夜,也不由露出笑容。

………………………………………………………………………………………………………………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