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九十一章天道院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人族最古老的傳承,世間甚至有人說,人族的大道起源有兩個傳承,一是戰神殿,二便是天道院!天道院太古老了,古老到讓人不知道它起源於何年代,甚至它的起源不可追溯。 當站在天道院山門之下的時候,才真正...

「傳說中的域神?」一直在旁邊聽他們談話的池小蝶,此時也不由為之動容,關於天道院的守護神,她也只到過一些傳說。

天道院的守護神一直都很神秘,傳說,天道院的守護神活了很久很久,至於它活了多久,一直沒有人知道,而且千百萬年以來,世人根本就沒有見過天道院的守護神獸!

在世間,甚至有人猜測,天道院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守護神,那隻不過是天道院故意散播出去的消息而己。

「正是域神。」提到天道院的守護神,就算是不正經的彭老道士也不由為之庄容,說道:「最近師弟他們幾個老頭在說,最近域神躁動不安。」

「你們天道院開了幾次門戶,域神本就是應該走了,它來世間太久了,可以說,它是應該落葉歸根了,塵歸塵,土歸土,可惜,你們天道院歷代都捨不得,一直把它挽留下來了。」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域神呀,我聽說過,奶奶的熊,嘿,嘿,未來我就是要成為這樣的存在,一念開萬域,一念成天界!不,我要越超它,嘿,成為真正的空間之神,等著吧,未來我就是空間仙帝。」提到這尊守護神,小泥秋都不由崇拜,立下豪言壯語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就憑你這好吃懶做的個性也要成仙帝?你做什麼春秋大夢?要做仙帝,先把自己的零域煉化掉吧!域不成界,何談成仙帝1

「嘿,公子爺在,小的怎麼敢跟你爭仙帝之位,嘿,我成真神便可,不成仙帝,不成仙帝,公子爺才是真正的天命所歸,公子爺不成仙帝,世間都沒資格1小泥秋被李七夜看得心虛,立即大拍馬屁地說道。

「兩大神呀,若是師弟他們安撫不了域神,只怕它也會像洗顏古派的禍神那樣消失吧。」彭老道士都不由喃喃地說道。

「洗顏古派曾擁有禍神,天道院擁有域神,並稱兩大神,誰更強大?」在旁的池小蝶都忍不住問道。這樣的傳說,她很小的時候也聽說過,兩大神,一直都是遙遠的傳說,沒有想到今天能如此近距離談這件事情。

「這個,不好,不好說,很難說。」彭老道士笑嘻嘻地搖頭,儘是打哈哈。

李七夜則是說道:「這要看是在哪裡,如果是在天道院內,域神據有天地之脈,它本身是就生於此,證神於此,它紮根在了這片天地之中,這片天地便為它所用。它守天道院,可謂是萬夫莫敵,只要是它不離開天道院,紮根在這天地之間,就算是仙帝親臨,也不見得能強攻下它這一關。若是它離開天道院,那就難說了,它終究是血氣衰竭了,與禍神爭鋒,它必吃大虧。」

「這麼強大?」池小蝶不由為之動容,仙帝親臨都不見得能攻關,這是何等的可怕。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天道院能從萬古屹立到現在,不是沒有原因的,更何況,域神來歷驚天,也不是你能想象的!只可惜,它為天道院所累,成了天道院,敗也天道院,若是在它年輕時走出天道院,它必承載天命,成為一代仙帝1

「域神自小生於天道院,諸老傾盡心血把它養大,它也把天道院當作家,不願離開也是可以理解的。」彭老道士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是你們天道院捨不得它離開吧!千百萬年來,它為天道院擋過了多少的難關。天道院對人族有著巨大的功勞,事實上,域神也一樣是功不可沒。」

「那是,那是。」彭老道士乾笑,不由心虛地說道。

「終究是要塵歸塵,土歸土的,域神活得夠久了,總有一天會離去的,世間無人能長生,仙帝是如此,不朽的存在也是如此。」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彭老道士聽到這話,不由神態一黯,輕輕地嘆息一聲,這個道理他懂,而天道院的諸老也一樣懂,這一天終究是要來臨的,為了留住域神,天道院不知道用了多少心血為它延壽!不論如何,它總有一天要離開的。

「我要去一趟你們的天道院。」最後,李七夜對彭老道士說道:「最近你們的天地脈波動太強烈了,很反常,這一次門戶開在哪裡不好說,我必須入你天道院看一看。你們祖地道基鎖住了這條天地脈,我要親自勘探你們的祖地才清楚這一次的變異。」

這段時間,李七夜不止是讓小泥秋探索天地之脈的變化,他也在推算著虛空門,在當世,已經沒有人比他更了解虛空門了,所以,他覺得這一世能找到真正的虛空門機率很大。

「好——」彭老道士忙是說道:「我讓師弟他們幾個老頭安排你一下。」他樂意見李七夜入天道院,深不可測的李七夜說不定能給天道院爭取一個機會。

「不。」李七夜沉默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我進大世院就可以了。」

「要不要向祖師提一下?」彭老道士不由輕聲問道。事實上,他也想搞懂李七夜的來歷,他想知道為什麼李七夜認識他們長生院的祖師!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李七夜是他們祖師故人的後人。

「不。」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不需驚動他人,我只是想看一看這天地脈的情況。」說到這裡,他心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

相見,不如不見。在現在,他並不想見麻姑,時代太遙遠了,過去的事情,都已塵封,何需再去相見呢。

彭老道士也沒有強求,點頭說道:「那我就讓樂小子給你安排安排,那小子是我們天道院年輕一輩最傑出的弟子,這小子性情心態很好,絕對值得培養。」說著,他是有意無意地看了在旁邊的池小蝶一眼。

李七夜笑了一下,對於這樣的話,也沒有說什麼,對旁邊的池小蝶說道:「收拾收拾,明天我們上天道院。」

第二天,李七夜帶著小泥秋、池小蝶離開祖神廟,彭老道士雖然未離開長生院,但,他已經為李七夜安排好了入天道院的諸事了。

在離開之前,池小蝶不由依依不捨地看著這破舊的老廟,更是看著她祖先的雕像。在這座老廟之中,藏著太多秘密了,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座老廟的來歷,更不知道這座老廟還有什麼樣的秘密,就算是她也一樣不知道。

對於她來說,這座老廟承載得太多了,可以說,居住在這座老廟的這段歲月里,改變了她太多了,不論是心態,還是見識,可以說,來到了這座老廟之後,給她打開了一個門戶,讓她真正的接觸到了堂皇大道!

在來此之前,她可以說是一個傲氣的金絲雀,獅吼國的公主,天之驕女,不論如何的謙虛,骨子裡依然有著金枝玉葉的傲氣,金衣玉食的貴氣。但是,當離開這裡的時候,她只是一個虔誠的修道之人,磨盡傲氣,藏鋒於內!虔誠地留在了李七夜身邊。

在此之前,她所看到的只不過是大道的一小角而己,但是,追隨李七夜之後,她才真正見到了大道,她才真正的踏入了堂皇大道,通往無上殿堂!

「走吧,以後你想回來,隨時都有機會。」李七夜看了一眼依依不捨的池小蝶說道。

池小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拜了拜她祖先,最終才起身跟隨著李七夜離開。

天道院,屹立萬古的傳承,是人族最古老的傳承,世間甚至有人說,人族的大道起源有兩個傳承,一是戰神殿,二便是天道院!天道院太古老了,古老到讓人不知道它起源於何年代,甚至它的起源不可追溯。

當站在天道院山門之下的時候,才真正的領悟到了天道院的磅大氣。只見天道院神山無數,巨宮從立,有神山直入天宇,插入天外,最高深處有星河縈繞,有巨宮遮天,宛如是自成一方天地,在巨峰之間,更是有神橋跨越萬里,從一端直落於另外一端……

在天道院內,有神鶴翔空,有蛟龍藏雲,更是有瑞獸出入……站在天道院之外的時候,所有人感覺這哪裡是院,那簡直就是自成一界,稱之為天道界也不為過。

看著天道院的磅大氣,池小蝶也不由動容感慨,天道院疆土的西陲,那隻不過是天道院的一角而己,一個毫不起眼的角落!

一入天道院山門,可見一座巨大的古碑,與其說是古碑,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石壁更適合。古碑之上刻著一個又一個名字,有鐵筆銀鉤,有筆走龍蛇,也有揮毫潑墨……

飛揚仙帝、浩海仙帝,踏空仙帝、霸仙獅王、武神、刀祖……一個個曾經是驚艷一個時代的人物,一個個曾經是橫掃八荒的無敵之輩,一個個名字刻入於古碑之上。

這都是從天道院走出來最為驚艷的學生,沒有成就無敵的學生都不好意思回來在這古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在這古碑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一個又一個的名字,這代表著一代又一代的無敵曾經從天道院走了出來。RS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