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八十四章渡空蚯蚓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聲。         「有人呀。」聽到這一陣陣驚天動地的鼻鼾之聲,池小蝶都不由嚇了一跳,她還以為長生院沒有人呢,她不由放低聲音對李七夜說道。   &nb...

        在當時,她一時間衝動答應下來,沒有想太多,同時,她也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她沒有想到李七夜帶她來這裡,是為了傳授她祖先的絕學給她。         「你,你這……」池小蝶一時之間呆住了,心面是百般滋味湧上心頭,是什麼樣的滋味,她都說不清楚,有點酸酸的,又有著感動,她都不知道怎麼說。         「以你的姿質,以你的見識,以你的個性,本來我是不打算培養你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念在你池家的份上,我還是給了你一個機會,你怎麼掌握了機會,也是你自己掌握了命運。」         池小蝶不由呆了一下,如果當時她沒有答應跟來做下人的話,那就意味著她是錯過了讓她抱憾終生的天賜良機。         「別胡思亂想,坐下來,這正是好時機。」李七夜沉聲對池小蝶說道。         池小蝶回過神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遵從李七夜的指點,慢慢地坐了下來,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池小蝶閉上了眼睛。         「用心去看,神瞳,是用心去看的,它直指本源。如果你不用心去看,就算你擁有神瞳,也無法發揮它的威力,神瞳築萬道,本源不在於瞳,而是在於心,神瞳只是一面窗戶而己,神瞳打開了窗戶,但是,能不能看到窗戶之外的風景,還是需要你的心靈去看……」李七夜指點池小蝶說道。         池小蝶在李七夜的指點下,第一次沒有看到,第二次沒有看到,第三次的時候,突然間,她祖先的雕像在她的心面清晰起來。就在這一刻,在這瞬間,突然。她的祖先雕像一下子轉過頭來,他的一雙眼睛突然睜開。在這一刻,她看清楚了她祖先的眼睛,同時,她也被嚇了一跳,她祖先的眼睛也是如黃金鑄造的一樣。         「我看到了1池小蝶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又驚又喜地叫道。她一睜開眼睛,剛才看到的又消失了。         「不錯。」李七夜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說道:「只是看到了,這還不夠,要繼續用心去看,能不能得到你祖先傳於你』神瞳千兵道』,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池小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點頭地說道:「我會努力的。」她明明是比李七夜大好幾歲,然而,現在她在李七夜面前就像一個學生一樣,兩個人的年紀完全是不符。         池小蝶再一次閉上眼睛,慢慢地。她再一次看到了她祖先的眼睛,那是一雙黃金之眼,慢慢地。他祖先的眼睛發生的變化,當他祖先神瞳打開之時,竟然一下子變入無比深邃,讓她宛如處身在一個大道的世界一樣,此時,神瞳慢慢地演化出了秩序神鏈,慢慢地構築大道,變化莫測……         一時之間,池小蝶也不由沉醉在這裡面。在此時,池小蝶宛被大道的玄妙深深地吸引住了一樣。         接下的一段時間來。池小蝶都沉醉在她祖先的無上絕學「神瞳千兵道」之中,而李七夜也留在祖神殿修練。除了修練他本身的功法之外,也是修練從萬相真神之內取出來的「千手逆九界」。         千手逆九界,這是一門無上的式術,比任何仙帝式術都不會差,那怕是最逆天最禁秘的式術,千手逆九界都依然可以與它比高下。         千手逆九界乃是萬相真神的鎮族之術,他當然知道威力了。隨著他的修練,唯有讓他可惜的是他趁手的兵器不多。         現在李七夜手中可以用來作戰的兵器寶物並不多,特別是他修練了「千手逆九界」之後,更覺得自己的兵器太少了。         現在李七夜手頭上所能拿出來用的寶器兵器也就是只有「九語真弓」與「零域空輪」,至於「六道劍」與「霸仙刀」他都留在了李霜顏與陳寶嬌的手中。         在祖神殿這一段時間裡,池小蝶十分珍惜這一次難得的機會,所以她修練得很刻苦,這一點李七夜還是對她讚賞的。         李七夜修練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帶上池小蝶,吩咐地說道:「走,我帶你去挖一件東西。」說著,把鏟子之類的工具全部遞給了池小蝶。         池小蝶二話沒說,就跟著李七夜去了。李七夜帶著池小蝶進入了天道院的西陲山河,在一個深谷之中砍到了十幾根竹子,這竹子紫翠色,硬如鐵,入手沉冷。         「這是什麼竹?」池小蝶為李七夜扛竹子的時候,不由問道。         「翠鐵竹,最通木性。」李七夜說道:「我們去長生院,我有一個東西在那裡。」         池小蝶還不知道長生院在哪裡,但她也沒有多問,跟著李七夜就對了。呆在李七夜這段時間裡,她慢慢養成了習慣,不該問的事情,她不會多問。         當來到長生院的道觀門外的時候,池小蝶才知道他們所居住的祖神殿對面竟然有著這麼一座道觀,在此之前,她都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看了看這陳舊而又小的道觀,池小蝶都看不出這道觀裡面有什麼寶物,當然,現在不論遇到什麼情況,她都會選擇相信李七夜,沒有誰比李七夜更能讓她相信了。         當池小蝶跟著李七夜踏入這個叫長生院的道觀的時候,長生院里竟然傳出一陣陣如同打雷一樣的鼻鼾聲。         「有人呀。」聽到這一陣陣驚天動地的鼻鼾之聲,池小蝶都不由嚇了一跳,她還以為長生院沒有人呢,她不由放低聲音對李七夜說道。         當在站那個老道士的房間口的時候,看到胡床上躺著的老道士,池小蝶不由有點傻眼,搞不清狀況。         老道士依然仰天而睡,似乎自從李七夜上次來了之後,他就一直睡到現在,連姿態都沒有變換一下。         「不管他。」李七夜看了一眼老道士之後,帶著來到長生院的堂內,然後以腳一次又一次地丈量著道觀,一時之間,李七夜走了道觀,一時之間,他又圍著道觀丈量起來,一時之間,他又踏著牆而上……         李七夜以腳丈量道觀,似乎是墈探著什麼。這讓跟在李七夜身後的池小蝶都不由屏住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們可是來挖寶物的,而道觀中還躺著一個老道士,萬一驚動了他,那不是白費功夫了。         李七夜一次又一次丈量之後,最終,站在了道觀的門口三丈之地,把鏟子扔給了池小蝶,他自己手握著翠鐵竹,吩咐池小蝶說道:「當我每插三支翠鐵竹的時候,你就在這個地方三寸處挖三鏟,動作要快,明白沒有1         「明白了。」池小蝶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她不由緊緊地握住了鏟子,她都不由為之緊張起來。         李七夜雙目一凝,突然出手如閃電,瞬間在地上釘下了三支翠鐵竹!在這瞬間,池小蝶立即挖三鏟,動作十分的快,完全是配合著李七夜。         李七夜出手極快,每一次釘下都是三支翠鐵竹,李七夜每一次釘下,池小蝶都立即挖三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與差錯。         最終,李七夜手中的所有翠鐵竹都釘在地上了,正好圍成了一圈,李七夜立即拿過池小蝶手中的鏟子,在圍成一圈的中央立即往下挖。         當挖到足夠深的時候,終於挖出了東西。竟然是一隻巨大的蚯蚓,池小蝶長了這麼大,都還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蚯蚓,她不由被嚇了一大跳。         一隻巨大的蚯蚓,它背上竟然背著一個黃泥箱,這個箱子並不大,卻是以黃泥所制的。         此時,這隻蚯蚓趴在那裡,一動都不動,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昏迷了。         「這是什麼?」看到這樣奇怪的一幕,池小蝶都不由吃驚,地下挖出一隻巨大的蚯蚓也就算了,然而,這隻蚯蚓竟然是背著一個黃泥箱,這太詭異了。         「渡空蚯蚓。」李七夜看著這隻蚯蚓依然完好無損,他也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要這樣挖呢?」一隻古怪的蚯蚓已經足夠古怪了,而李七夜的挖法也是十分的古怪。         「渡空蚯蚓它不是一隻蚯蚓,就算你知道它在這地下,如果你勘探不出它的具體位置,那怕你把這整座山挖掉,那也見不到它,它與我們不在同一個空間!只有你勘探出了它的具體異空之位,在瞬間鎖定它。」         李七夜說道:「但,這還不夠,如果一旦驚動它,它能立即逃走,瞬間渡到另個一個空域!想挖出它來,你必須困住它。它天生是神土性,想困住它,必須是神木性,以木克土,才能困得住它,所以,這必須要最通木性的鐵翠竹。」         「就是說,有鐵翠竹就能困住它了?」池小蝶說道。         「不。一旦它離土,什麼都困不住它!只有在土裡,才能以木克土困住它。一旦離土,那就是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空間就是它的天地,它瞬間能渡到另外一個零域1李七夜說道。         池小蝶都不由呆了呆,這樣的東西她還是第一次聽過,什麼渡空蚯蚓,在以前她從來沒有聽說過。         此時,李七夜已經抱起了那隻蚯蚓,他打開了蚯蚓背上的那個黃泥箱。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