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八十章公主當下人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征著祖神郡權力的大印交給了李七夜之後,李七夜便成了祖神郡最高的掌權者,這片土地,便成了李七夜的私人領土。 李七夜也未拖泥帶水,受封之後第二天,他啟程前往祖神郡,而池小蝶隨行。獅吼皇主當年是舍不...

?

在李七夜想到霸仙獅王留下的寶盒之時,獅吼皇主也沉吟起來,欲言又止。

「皇主有話便說吧,我們不需要轉彎拐角。」李七夜見獅吼皇主欲言又止,說道。

獅吼皇主幹笑了一聲,猶豫了一下,最後說道:「聽我兒言,道友出身洗顏古派,未封王侯。呵,我獅吼門實屬小國,不知有無緣封道友為侯呢?」

封王侯,每個疆國不同,有的疆國極為講究,甚至極為嚴格,特別是古國更是講究嚴格。一般來說,被封王侯的修士,都必須是玄命境界的強者,所以這一境界的強者也被世人呼之為王侯。

但是,不一定被封王侯的人就是玄命境界的強者,有一些小國留不住大人物,也會放底封王侯的條件。不過,絕大多數的疆國,封王侯第一個條件都必須是玄命境界。

像獅吼國這樣實力弱的小國,想留住人才不是那麼容易,所以,封王侯都會降低條件,他們不敢稱封王侯,只敢稱封侯,雖然是一字之差,事實上還是很講究的,不敢輕易逾越老傳統。

對於獅吼皇主的話,李七夜笑了笑。而獅吼皇主忙是說道:「道友雖然在我們獅吼國封侯,但,依然可以在他國封王侯,而且,道友不臣侍我國,不需行君臣之禮,只希望未來國難之時,道友能援助一二。道友若是願意,我獅吼國疆土,任由道友取一塊。」

獅吼皇主所開的條件,已經是夠優沃,甚至說沒有任何限制,這已經是極屬罕見的事情了。事實上,獅吼皇主也想留李七夜,李七夜道行強弱是另外一回事。一位可以改命的藥師,那怕不是傳說中的傳奇藥師,那都已經極為逆天了。這樣的人才,若是世人皆知的話。莫說他獅吼國,就算是天下大教疆國都搶著要!這絕對是搶手的人才。

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想了一下,然後說道:「我記得你們獅吼國曾經有一塊疆土,叫祖神郡,不知道還在不在。」

「在,在,那是我獅吼國北端的一片封地。」聽到李七夜的話。獅吼皇主忙是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我就受封為侯吧,土地要不要,我無所謂,我就暫時住在祖神郡吧。正如你所說那樣,未來你們有國難,我助你們一二。」

李七夜這樣的要求,讓獅吼皇主呆了一下,連池小蝶也呆了一下。李七夜若是願意受封的話,他們都以為李七夜會挑選獅吼國最肥沃盛產寶金靈藥的山河為封地,然而。他們都沒有想到,李七夜會選祖神郡。

祖神郡一直在獅吼國的北端,可以說是山高皇帝遠,而且這塊地方人煙稀少,並非是什麼肥沃之地,也不是什麼寶地,然而,李七夜卻偏偏選擇了這樣的貧瘠之地,這怎麼不讓獅吼皇主與池小蝶呆了一下。

「行。行,行。只要道友想要,這絕對沒問題。」當獅吼皇主回過神來。立即點頭說道,這簡直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李七夜悠然自在地說道:「祖神郡倒荒蕪,我身邊少一個使喚的人,這樣吧,小蝶隨我去吧。」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獅吼皇主頓時臉色大變,雖然說,他獅吼國是小國,但是,他女兒乃是他掌上明珠,不論怎麼樣,還不至於讓他女兒給人當下人的時候!

「放心好了,我只是缺一個使喚的人,我不會對她怎麼樣的。」李七夜笑了笑說道。

這話讓池小蝶聽得都不由滿腔怒火,這話說得好像她是大丑女一樣,這讓她心面都不由惱火,李七夜說要她當下人,這還遠不如這一句話讓她心面冒火。

「父皇,我隨他去便是1就在獅吼皇主欲拒李七夜要求的時候,池小蝶卻站了出來,看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說道。

「這——」獅吼皇主反而是猶豫起來了,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池小蝶,他都覺得離譜了,他女兒終究是他掌上明珠,獅吼國的金枝玉葉,給人當下人,他當然不願意了!但是,現在他女兒便便卻同意了。

怒仙聖國的司馬龍雲曾上門提親,雖然他女兒沒有直接抗爭,但,作為父親的他也知道自己女兒不願意,然而,現在卻又願意給李七夜當下人,這讓他都有些發懵。

「罷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最後,獅吼皇主輕輕地嘆息一聲,也算是同意了自己的女兒。

最終,李七夜接受了獅吼皇主的冊封,在金鑾殿前許下了許諾,獅吼皇主象徵著祖神郡權力的大印交給了李七夜之後,李七夜便成了祖神郡最高的掌權者,這片土地,便成了李七夜的私人領土。

李七夜也未拖泥帶水,受封之後第二天,他啟程前往祖神郡,而池小蝶隨行。獅吼皇主當年是捨不得自己的女兒了,在臨行的時候,他都勸自己女兒打消這個念頭。

但,也不知道怎麼了,池小蝶就像是著了魔一樣,鐵了心跟去了,而且是以下人的身份,最終獅吼皇主只好是輕輕地嘆息一聲,為自己女兒與李七夜送行。

可惜,池小刀未能來送行,池小刀在前一個晚上便送寶雲公主回寶雲世家了,為寶雲公主作護花使者。

李七夜也未打擾池小刀的好事,所以並沒有把消息告訴池小刀。不過,司空偷天跑了,就在當晚講經盛宴結束之後,這小子也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就是主持當晚盛會的池小蝶也沒有看到司空偷天什麼時候溜掉了。

李七夜不管這些,機會掌握在司空偷天自己的手中,就像池小蝶一樣,機會是掌握在她的手中,如果她自己錯過了,李七夜也不會為她留著。

李七夜離開皇城,進入了獅吼國的祖神郡,但是,他進入了祖神郡之後,卻不是去祖神郡主人應該掌管的郡都,而是一路往北而行。

「我們不是去郡都嗎?」見李七夜並沒有入郡都的打算,池小蝶都不由一怔。

「不去郡都。」李七夜把象徵著祖神郡大權的大印隨手扔給了池小蝶,說道:「祖神郡的行政,以後你想管也好,歸你父皇管也罷,我都隨便,我只是暫住一二。封侯,那只是因為我與你池家有一段因果而己。」

池小蝶拿著大印,呆了一下,回過神來,她心面輕輕地嘆息一聲。這話聽起來囂張無比,目中無人,但是,此時她已經沒有再說什麼了。

最終李七夜帶著池小蝶進入了一片平坦河川,這片平坦河川有千里之廣,放眼望去,竟然茫茫一片。

池小蝶一路隨著李七夜前行,她都不知道這是去哪裡,雖然她是獅吼國的公主,但是,對這片山河知道得少之又少。

最終,在這一片平坦河川盡頭有一座不高不低的山嶺。若是越過前面,繼續前行,那就是巍峨綿綿的山脈了,那裡乃是山峰起伏,雲鎖霧籠,乃是極為壯麗的山河。

池小蝶打量了前面,說道:「前面起伏不止的山河,應該是天道院的疆土了。」說著,再仔細打量了這一帶,說道:「這裡好像是天道院的西端,乃是天道院疆土的西陲,離天道院祖地山門遙遠得很。」

「沒錯,跨過前面這座山嶺的話,就是進入天道院的疆土了。」李七夜看了看,點頭說道。

池小蝶呆了一下,她不知道李七夜為什麼跑到這裡來,如果要饒話,應該是往東而行,因為天道院的祖地山門在最東端。雖然說前面是天道院的疆土,但是,天道院的弟子根本就不會來這樣的西陲之地。

最終,李七夜帶著池小蝶登上了前面這座不高不低的山嶺,當登上這座山嶺的時候,池小蝶才發現,山頂上竟然有一座破廟,一座不大不小的破廟。

而且這破廟也不知道有多少歲月沒有人來居住過了,已經是很陳舊了,不論是牆壁還是雕梁都失去了顏色,而且破廟四周是雜草叢生,老藤盤踞,鼠蛇之類的小動物出沒。

當走入破廟的時候,裡面已經是積塵很厚,到處布滿了蛛絲,站在廟中,唯一能分辨出來的是廟裡面有兩尊雕像。

「祖神廟。」站在到處都是蛛絲的破廟之中,李七夜不由為之感慨,輕輕地嘆息一聲。

池小蝶都有點發懵站在這裡,她完全搞不懂李七夜為什麼會來這樣的地方,繁華的郡都不去住,卻偏偏跑到這座破廟裡來。

「把這裡打理打理吧,我們就住在這裡了,只怕我們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看了一遍之後,李七夜吩咐池小蝶地說道。

池小蝶都呆了一下,眼前到處是積塵,到處是蛛絲,像這種打掃之事,她還真的沒做過,像這種卑粗之活,一直以來,也不需要她這樣的金枝玉葉來做。

池小蝶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運轉血氣,衣袖一卷,往廟中盪掃而去,頓時,狂風大作,滿天飛塵!一時之間,他們都被灰塵所籠罩了。

「莫對前人不敬,用手來打掃吧。」李七夜隨手扔給了她一個乾坤袋,說道:「裡面有生活必需品,把這裡打掃乾淨吧,我先出去走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