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七十九章阿賴耶天香道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道,更是用來渡化眾生!大道堂皇,獨身而立,踏盡無極,這才是你的阿賴耶天香道所需要求索的。」 「你這是在浪費你的天賦,眉心仙骨配阿賴耶天香道,足讓你在未來有機會爭天命,渡化眾生,還不是你做的事情...

對於李七夜來說,並非是說梅素瑤所講的經章不好,並非是她所講的道義不妙。事實上對於梅素瑤所講道義,李七夜還是很讚賞的。

不過,這對於李七夜來說,沒有聽下去的必要。在這一方面,他比梅素瑤走得更遠,就算沒有梅素瑤那種神通,他也能講得天花亂墜,異象紛呈。

他曾為仙帝指道,為真神解惑,作為曾經被人稱之為仙帝導師的他,在大道領悟方面,完不是梅素瑤這樣的年輕人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踏著月色而行,瀏覽美景,都忘了時間。事實上,他很遙遠的當年,他也來過這裡,他曾庇護池家三世,對於這片天地他還是很熟番的,只不過,比起當年的勝景來,今天的獅吼國已經是沒落了,遠遠沒有當年的底蘊,遠遠沒有當年的資源,畢竟,經歷了千百萬年的起伏,池家後代也把祖先所留下的底蘊消耗得差不多了,所剩無幾。

踏月色而行,李七夜遊遍了皇宮,他心面打算離開獅吼國,現在對於他來說,此間的事情也差不多了結了,唯一的事情就是霸仙獅王所留下的那個寶盒還未能親手交給池小刀的爺爺。

「李兄雅興。」當李七夜站在皇城內無邊池旁賞著月色的時候,一個天籟之聲響起,悅耳動聽,宛如仙音,不用轉身,李七夜也知道是誰來了。

梅素瑤踏月而至,宛如是月下仙子,任何人看到她如此的風姿。都會神魂顛倒。

李七夜依然靜靜欣賞著眼前美景。也未轉過身來。從容不迫地說道:「長河宗消息靈通,不愧東百城第一派。」

「李兄本是揚名天下,不打聽也能得知。」梅素瑤踏月而至,與李七夜並肩而立。

此時,梅素瑤月籠霧罩,飄渺出塵,她並在李七夜身邊,清香醉人。霧氣縈繞,讓人全身舒泰。

「經講得不錯。」李七夜這個時候才緩緩地看了看梅素瑤,點頭說道。

這並不是李七夜託大自傲,這只是他平常之心,平常態度。鎮天海城的鎮天神女紫翠凝不論是出身,不論是道行,都不見得比梅素瑤差,就算是如此,在他眼中也是閑等視之。

梅素瑤含笑,傾倒眾生。羞花閉月,說道:「若是講得不錯。李兄也不會途中離席,不足之處,還請李兄斧正。」

梅素瑤是何等人物,傾倒眾生,風靡東百城,多少年為她傾心迷醉,這不止是她美貌絕世,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她道行深不可測,對大道領悟極深,行走於東百城,也願意為眾人講經,以解道惑。

若是外人聽這樣的話,絕對不敢相信,在東百城,不論是如何驚才絕艷的天才,都不敢說斧正梅素瑤的道義,在領索大道玄妙這一方面,梅素瑤絕對可以說是權威,就算是老一輩的人物都自嘆不如。

「其實你講得很好了,這個你不用理我,我只是想看看美景而己。」李七夜笑了一下。

梅素瑤輕搖首,她風姿迷倒眾生,她說道:「見李兄聽經,素瑤便知道,李兄心中更有寶經,何不說來一聽?」

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繼續看著無邊池的夜色美景。

「難道李兄不屑與我論經?李兄道場高遠,素瑤可洗耳恭聽。」梅素瑤再次開口,此時,她一開口,乃是口吐真言,大道鳴和,仙氣騰起,如春陽融雪,如酷暑冰涼,讓人通體舒泰,如踏入仙門,如掌執仙道,一種讓人說不出來的感覺,玄之又玄,妙之又妙,任何人此時站在梅素瑤的身邊,都會受到這樣的氣場所感覺,感覺是飄飄欲仙,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親和之感,這是親近大道的感覺,這讓彼此處於大道之中,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慢慢地轉過頭來,看著眼前絕世無雙的梅素瑤,從容不迫地說道:「妞兒,別對我用阿賴耶天香道,小心我揍扁你的屁股1

這話說得粗魯無比,梅素瑤乃是無數人心中仙子,只怕沒有人敢與她說這樣的話。

「放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喝響起,氣勢席捲而至,一個負槍銀衣青年踏月色而來,冷聲喝道。

這正是欲追隨梅素瑤的千岳聖子,似乎,梅素瑤走到哪裡,他都要跟到哪裡一樣。

李七夜連眼皮都未撩一下,更未看千岳聖子一樣,風輕雲淡地說道:「讓你身邊的走狗別來打擾我,否則,我不單是收拾他,連你也一同收拾了。」

「你」千岳聖子頓時臉色大變,手握長槍,殺氣頓起,雙目刺空,瞬間鎖住了李七夜。

「聖子,讓我與李兄單獨聊聊可否?」梅素瑤開口,不食煙火,依然是絕世無雙,讓人為之傾倒。

千岳聖子就算是怒氣衝天,但,聽這如綸音之語,都消了火氣,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轉身就走。

「李兄胸有成竹。」千岳聖子走了之後,梅素瑤聲音如仙樂一樣,從天而降,聽起來特別的悅耳,就算有火氣的人,都不由消了大半。

李七夜也懶得看她一眼,說道:「妞兒,你前途無量,但,別太著迷於做什麼聖女仙女的。袖水仙帝留下阿賴耶天香道,並不是用來講經授道,更是用來渡化眾生!大道堂皇,獨身而立,踏盡無極,這才是你的阿賴耶天香道所需要求索的。」

「你這是在浪費你的天賦,眉心仙骨配阿賴耶天香道,足讓你在未來有機會爭天命,渡化眾生,還不是你做的事情。還有,你還渡化不了我。在今天,就算你祖師袖水仙帝親臨,她的阿賴耶天香道也不見得能渡化我!這種小手段,以後別在我面前用,否則,我會當著天下人的面打你屁股。」說了這裡,李七夜迤邐而去。

梅素瑤望著李七夜的背影,美麗無雙的秀目變得無比深邃,她傾首而思,風姿迷倒眾生,連吹動的風兒都溫柔下來。

當李七夜回到後花園的時候,盛會已經散場了,所有俊彥人傑都離開了。

「你去哪裡了?」一見到李七夜,池小蝶忙是說道:「我到處找你呢。」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小刀呢?」

「他送寶聖公主回去了。」池小蝶說道:「我父皇想見見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也罷,就見一見吧。」李七夜想了一下,若是池小蝶的父親靠譜,就把霸仙獅王傳下來的寶盒交給他。

聽這樣的話,池小蝶心面不由苦笑了一下,一般人想見她父皇還見不到,然而,對方倒是愛見不見,此時,池小蝶也沒說什麼,她已經看不透李七夜了。

要池小蝶的引見之下,李七夜與獅吼皇主在皇宮內見上了面,獅吼皇主是一位看起來五十模樣的中年人,神彩奕奕,池小刀像他父親。

一國之君,以修士出身,稱呼是有一定講究的,一般的都是稱之為皇主,也有人稱之為人皇或妖皇的。如輪日妖皇,如寶聖人皇,那才是以妖皇、人皇稱之。

能稱人皇妖皇的,都是了不得的皇主,如輪日妖皇、寶聖人皇都是上一代修士中最傑出最驚艷的天才,他們曾經是中大域的兩大人傑!

如青玄古國的皇主,也是自之為人皇,那是因為青玄古國乃是古國級別的存在,絕對有資格稱之為人皇。

所以,多數的疆國的國君,都是自稱為皇主,不敢輕易自稱人皇、妖皇!獅吼國的國君更是如此,獅吼國乃是小國,他更不敢自稱人皇,也只能自稱皇主。

多數疆國的皇主,是真人、古聖級別的存在,當然,也有很小很小的疆國的皇主那是王侯級別的存在。

至於人皇、妖皇或者古國君主,那就不一定了,有可能是聖尊,也有可能是聖皇!

「道友為我兒改命,敝人不勝感激,道友乃是我兒再生父母。」見李七夜,獅吼國的皇主也不敢託大,向李七夜稽首。

李七夜受了獅吼皇主的大禮,這對於他來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獅吼皇主,忙是請他入座。

獅吼皇主是一個道行不淺的人,也是一個勤君,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皇城,特別是最近比較敏感的時段,他更是不敢離開皇城。儘管如此,獅吼皇主的眉間能看得出掃不去的愁意。

「不知道獅吼聖皇能否出關?」坐定之後,李七夜開門見山,說道。

李七夜開口便是問他父親,這讓獅吼皇主不由意外,不由說道:「不知道道友見我父尊是何為?」

李七夜搖了搖頭,並沒有說出來。見李七夜不說,獅吼皇主也不追問,他沉吟了一下,說道:「不瞞道友,我父尊閉了死關,就算是我,也不能見,若是道友要見我父尊,只怕唯有等他老人家出關了。」

李七夜心面沉吟了一下,也沒有交出霸仙獅王留下來的寶盒,這關係到霸仙獅王傳承,他也不能就這樣輕易交給獅吼皇主,若是他父親也就是霸仙獅王真正的後人不能出關了,再考慮把此寶盒託付給他。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