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七十七章虎岳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淌著他們始祖虎神的血統。」 五星真人,年輕一輩,已經是五星真人,的確是了不得,甚至可以說得上是驚才絕艷!難怪外人會說他身上流淌著他們始祖虎神的血統。 摘星境界的修士,便是被人稱之為真人...

「沒有了。www。wsxs.net」司空偷天笑著說道:「其實池小子不錯了,雖然說我的確是騙了他一點藥材,但是,我還是想跟他交個朋友的,這小子為人的確不錯。看得出來,這小子一直有心撮合著你跟池家小姑娘,可謂是用心良苦……」

「……雖然說,池家小姑娘是傲了一點,見識嘛,一個小姑娘,沒有見過太多的風浪,的確是還不夠。不過嘛,大哥對池小子不錯,若是大哥不計較小姑娘有眼不識泰山的話,把她留於身邊,作個婢女也不錯,這對她來說是一個造化。反正大哥身邊也有兩個絕世美女,多一個也不多。」司空偷天忙是慫恿著李七夜。

相比起池小蝶姐弟倆人來說,司空偷天一雙眼睛更老辣。池小蝶姐弟還年紀,沒見過太多的風浪,司空偷天不同,他什麼世面都見過,他知道進退,知道深測。

「我不會隨意收人於身邊,留在我身邊的人,至少有值得我大力培養的人。」李七夜看了一眼司空偷天,說道:「若是你留下來為我效力,我倒可以考慮考慮。」

司空偷天的個性,讓他想到了南懷仁,南懷仁那小子長袖善舞,擅長拐察色,不過,他就是少了司空偷天這樣的賊性。

事實上,以南懷仁的資質,以李七夜要求來說,還不值他大力培養,不過,南懷仁是他剛入洗顏古派第一個投靠他的人,正是因為這一份忠心,李七夜一直沒虧待他。甚至為他爭取到了帝術!

李七夜獨飲一杯。悠然自在地說道:「我倒有點欣賞你的賊性。跟了我,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只要你用心跟著我,未來便是你們天機谷的第二個人王1

這話頓時讓司空偷天心面一震!他當然知道自己天機谷的人祖是代表著什麼!莫說是他們天機谷,就算是放眼人皇界,他們天機谷的人祖,也是能排得上字型大小!只可惜,他們人祖大壽將至。他們天機谷也挽留不祝

「大哥見過我們的人祖?」司空偷天不由說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獨飲了一杯,什麼話都沒說,而司空偷天一時間是呆住了,連斟酒都忘記了。

「虎嘯宗傳人虎岳來了。」就在這個時候,場中一陣小騷動,在場的不少年輕俊彥站了起來,以迎接從門外進來的人。

此時,門外走進了一個青年,此青年虎額虎眼。氣場奪人,當他一走進來之時。有一股如猛獸的氣息如潮水一樣席捲整個場面,他一雙虎目寒寒生光,任何人被他掃了一眼,都感覺像是被一頭猛獸盯上一樣,心面特別不舒服,不由產生危機。

這個青年一走進來,池小蝶也臉色一變,虎嘯宗傳人虎岳!傳聞寶雲公主最有可能被寶雲世家許配給此人,這可是她弟弟的最大情敵,也是最危險的情敵。

儘管池小蝶心面對虎岳抱著敵意,作為東道主,依然是親自迎接。

「虎岳兄,久違了。」此時,在場的許多年輕俊彥都紛紛站了起來抱拳相迎,不論是有多自傲的年輕一輩俊彥,都不敢太過於囂張,那怕是出身於怒仙聖國的司馬龍雲,也是站起來打一聲招呼。

虎嘯宗,在東百城也是很強大的傳承,傳說虎嘯宗的始祖乃是一位虎妖封神,自稱為真神,給虎嘯宗留下了驚人的底蘊!

對於怒仙聖國來說,虎嘯宗不見得會比它強大,但是,就算是狂妄的司馬龍雲也是對虎岳不敢太過於狂妄。

虎岳在東百城年輕一代,可以說是排得上名號的人物,有好事之人曾為東百城年輕一代排名,虎岳絕對能排入前五。甚至可以說,虎岳比起司馬龍雲的大師兄,怒仙聖國的大皇子霸下來,只怕是相差無幾。

正是因為如此,出身於怒仙聖國一向囂張的司馬龍雲,也是敬虎岳三分。

當虎岳進來之後,李七夜就眯著眼睛,如池小刀所說,寶雲公主極有可能會被許配給虎岳,連寶雲世家也樂意坐看這一樁聯姻能成功,這是池小刀最大的敵情,既然他答應池小刀解決這件事情,那肯定不會給虎岳有這個機會。

「這小子也不簡單。」見李七夜眯著眼睛看著虎岳,司空偷天立即說道:「他是虎嘯宗的傳人,已經是五星真人了,傳說,他身上流淌著他們始祖虎神的血統。」

五星真人,年輕一輩,已經是五星真人,的確是了不得,甚至可以說得上是驚才絕艷!難怪外人會說他身上流淌著他們始祖虎神的血統。

摘星境界的修士,便是被人稱之為真人,這是修道過程中一個很難跨越的坎,虎岳如此年紀就已經是五星真人,不論是成就,還是天賦,的確是很強大,甚至不見得會弱於那些帝統仙門的傳人!

虎岳進來之後,點頭與眾人打招呼,他虎目一掃,在搜尋著什麼,當他一看到與池小刀在一起的寶雲公主,頓時雙目一寒,走了過去。

「他往池小子那邊去了,這傢伙絕對是池小子最強大的情敵,池小子現在的道行還不行呀,無法與這小子爭鋒。」見虎岳往池小刀他們那邊走去,司空偷天也喃喃地說道。

「希望他識相,別動我的小弟,否則,我拆了他的骨頭。」李七夜一飲而盡,慢吞吞地站了起來。

他既然答應池小刀,力撐池小刀去追求寶雲公主,他就不會坐視不理!

司空偷天立即跟上,他都不由為之興奮,這一次有好戲看了。李七夜在中大域的事他都打聽過了,這可是敢斬古國強者、屠殺聖天教的凶人,虎岳真的不知進退,那隻怕是會死得很慘。

與寶雲公主談笑風聲的池小刀一見到虎岳往這邊走來,他心面也不由為之一震,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站了起來,燃燒起鬥志,絲毫不退縮。今天,他必須爭取屬於自己的機會!

本是與池小刀有說有笑的寶雲公主,一看到虎岳,也不由臉色一變,笑容也頓時冷了下來,她是最不願意見到虎岳了,但是,這一樁婚事她又身不由己!

池小蝶一見虎岳往她弟弟這邊走去,也頓時臉色大變,知道要發生大事了,她都不由擔心起來,她清楚,自己的弟弟還遠不是虎岳的對手。

一時之間,整個場面的氣氛開始凝重起來,很多人都意識到了這個異象,都紛紛望這邊望去,一下子,這片區域的寧靜被打破了。

「池兄弟,多謝你為我招待寶雲,池兄弟乃是大忙人,現在就讓我來陪寶雲吧。」虎岳走了過來,對池小刀說道,開口還算是客氣。

虎岳一出口,池小刀都不由為之一窒息,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徐徐地說道:「虎兄客氣了,寶雲公主乃是客,我應盡地主之誼。」

虎岳笑了起來,說道:「講經會快要開始了,池兄弟也忙不過來,那就我來陪陪寶雲吧,正好談談兩家的婚事。」

虎岳這樣的話頓時讓池小刀臉色大變,至於寶雲公主,臉色也沉了起來,又不能多說些什麼。

池小蝶都不由捏住了雙拳,此時,她也想助自己弟弟一臂之力,但是,現在她出面又完全不適合。

「你便是虎岳吧。」就在池小刀進退兩難的時候,李七夜悠然的聲音響起,他慢吞吞地走了過來。

虎岳目光一掃,虎目一寒,徐徐地說道:「不管閣下是何人,此時我沒興趣客套1說著,氣勢是咄咄逼人。

「客套?」李七夜悠然地笑了起來,說道:「你也太高看自己一眼了,我也不是來跟你客套的。」

虎岳頓時轉過身來,虎目寒光大盛,直逼李七夜,他殺氣頓時,宛如一頭出柙猛獸,氣勢逼人,就像是擇人而噬的餓虎一樣,讓人一看都不由為之膽寒。

「不管你是誰,識相的,現在就給我滾,否則,我不介意在經會開始之前,雙手沾滿鮮血。」虎岳頓時殺機霍霍,讓在場的不少人都為之不寒而慄。

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說道:「五星真人是吧,也罷,今天我就勉強出手拆了五星真人的骨頭1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一片嘩然,在場無數年輕俊彥都面面相覷,有王子說道:「這小子也太狂了吧,他難道不知道自己惹的是何人嗎?」

一時之間,在場的眾多人都認為李七夜不知死活,虎岳在當今東百城,絕對是個大人物,五星真人實力,在年輕一代,絕對是橫著走。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1此時,司馬龍雲一下子站了起來,厲喝道:「就憑你這種無名小輩,還不夠資格讓虎兄出手,斬你小畜生,本座便可。」

「滾」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手握拳,拳化斧,反手就劈了過去。一手劈出,鎮獄神體頓時爆發,斧拳之下,雷鳴閃電,虛空崩碎,一拳之力,重如大地,壓破萬域,仙體小成,威不可擋!未完待續……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