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玄幻魔法

帝霸 第二百七十六章囂張不用看對手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絕對不是那麼好惹的,就算是東百城的大教疆國,都不願意去惹怒仙聖國。 池小蝶的顧忌不是沒有道理的,怒仙聖國的確是很強大,他們的底蘊絕對比聖天教這種新崛起的大教強大。 可惜,池小蝶根本就不...

? 雖然說,司馬龍雲不是怒仙聖國最有天賦最有前途的族裔,比起怒仙聖國的大皇子霸下來,不論是出身還是天賦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但是,司馬龍雲如此年紀在怒仙聖國就被封為了王侯,他本身也是玄命境界的道行,他的確是怒仙聖國的天才,在東百城也是享有盛名,前途遠大,也有不少年輕一輩願意去巴結他。

「世妹今晚美艷照人,讓人一見傾心。」一走進來,司馬龍雲便是讚美池小蝶。

雖然池小蝶厭惡司馬龍雲,但是,今日她主持這場盛會,她只好是笑臉相迎,把司馬龍雲迎接進來。

當司馬龍雲坐定之後,池小蝶讓門下弟子招待,而在旁的不少青年俊彥都立即圍了上來,紛紛與他打招呼,攀關係。

眾星捧月,呼朋喚友,司馬龍雲也是春風得意,氣勢壓人。儘管在場也有不少年輕俊彥不爽司馬龍雲,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作為同樣的俊彥人傑,出身於怒仙聖國這樣龐大疆國,的確是擁有著很多的先天優勢,這不是一般疆國教派所能相比的。

司馬龍雲談笑風聲,一般環視八方的氣勢,但是,當他看到靜靜地坐在一個角落的李七夜,頓時神態一凝,心面頓時不爽了。

前不久墳拍,他吃了不小的虧,甚至是丟了顏臉,今天又看到了李七夜這個無名小輩,這怎麼能讓他心面舒暢呢。

「今日梅仙子講經,能入此者,都是當代佼佼者。都是俊彥人傑。有些無名小輩。不會是渾水摸魚,偷偷摸了進來吧。」此時,司馬龍雲冷視李七夜,他的聲音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此時,不少人望向李七夜,事實上,李七夜到來之後,一直靜靜地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還真沒有誰去注意到,司馬龍雲發起挑釁,大家都才留意到了李七夜。

事實上,就算大家注意到李七夜,也不認識李七夜是何方神聖,中大域離東百城太遙遠了,在道艱時代結束沒多久的當世,進入中大域的年輕一輩還是很少的,不識得李七夜,也是正常之事。

見司馬龍雲突然挑釁李七夜。不少人都奇怪,當然。司馬龍雲囂張自大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大家也見怪不怪。不過,有不少年輕一輩就幸災樂禍了,又有人倒大霉了,也惹司馬龍雲,敢與怒仙聖國為敵,那是給自己找不自在,特別是無名小輩,那是自尋死路。

本是獨斟獨飲的李七夜這個時候抬起頭來,看到司馬龍雲挑釁,不由雙眼一眯。

司空偷天則是嘿嘿地笑了一下,知道司馬龍雲這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又跑出來挑釁了,這小子敢惹李七夜,還真是怎麼想死都不知道。

「今日能在此聽經,乃是當世人傑,區區無名之輩,也敢來此,能聽得懂大道的玄奧嗎?這也不怕丟人現眼。」司馬龍雲笑著說道。

至於一些想奉承司馬龍雲的年輕一輩也笑著說道:「司馬兄,就算聽不懂,有些人可以裝懂,雙眼一閉,就地而坐,就算是打瞌睡了,別人也以為他是聽經。」

這話頓時惹了一些鬨笑,至於一些不願意與司馬龍雲同流的年輕一輩,則是搖了搖頭,都覺得眼前這個無名小輩只能是自嘆倒霉了,惹上司馬龍雲,註定是被他羞辱一番。

李七夜眯著眼睛,對於司馬龍雲的嘲笑,他也笑了一下,說道:「喲,這不是以千萬精璧買了腐爛廢豆的司馬蠢材嗎?連區區腐冥豆是好是壞都分辨不出來的蠢材,竟然也跑來聽經了。在這社會,連三歲小兒都能分辨得出腐冥,你這低於三歲小兒智商的蠢物,來聽經,那皆不是比牛嚼牡丹更噁心,牛嚼牡丹,至少還知道牡丹的味道,至於你嘛,只怕連』聽經』兩個字都寫不出來,這樣的蠢物白痴,也好意思出來現……」

「……以你這樣的水平,就算是撩起褲子,露出你的細短近無的胯下之物來,那也是得意洋洋的蠢材。白痴不丟人,但是,跑出來還怕別人不知道你是白痴,非要炫耀一下你白痴的水平,那就太丟人了。你還是回你怒仙聖國去玩泥巴吧,小心了,不要把茅坑的屎當作了泥巴,搞得一身臭氣薰天。」

李七夜悠閑從容道來,一點都不激動,這本是潑婦罵街一樣的髒話從他那從容不迫的口中說出來,好像是講天書一樣。

李七夜一席髒話,頓時讓在場的人都傻眼了,臉皮嫩薄的諸多少女都不由捂耳,有少女不由抱怨地說道:「這,這太粗鄙了。」

「痛快,痛快,實在是痛快,沒想到李大哥罵人都跟講天書一樣,娓娓道來,如信手拈花,實在讓小弟自愧不如。」司空偷天笑了起來,鼓掌為李七夜加油。

此時,司馬龍雲頓時臉色漲紅,此時,他被李七夜氣得吐血,一席髒話下來,他被氣得說都說不出話來。

「你,你」司馬龍雲指著李七夜,全身發抖,血氣衝起,此時就想出手斬了李七夜。

李七夜慢吞吞地乜了司馬龍雲一眼,說道:「我什麼,這麼障智就不要跑出來了,說話都結巴,連一句話都說不順溜,哆哆嗦嗦,滾回怒仙聖國躲起來吧,別出來丟人現眼。」

「不知死活的東西」頓時,司馬龍雲氣勢滔滔,向李七夜逼去。

「你想幹什麼1此時,池小蝶冷哼一聲,秀目一張,眼瞳的金芒吞吐。池小蝶心面本來是就厭惡司馬龍雲,現在盛會還沒有開始,就鬧了起來,這簡直就是拆她的台,這讓她心面火氣也冒了出來。

司馬龍雲說道:「世妹,這不是我要惹事,是這小鬼欺人太甚,不知死活,今日我便出手教訓教訓他,以免他在世妹的宮中鬧事,讓他長長記性。」

司馬龍雲作為天才,還是有幾分機智的,立即是找了一個十分不錯的借口。

池小蝶心面惱火,對司馬龍雲的厭惡更增了幾分,若不是忌憚於怒仙聖國,她早就把這樣的人趕出獅吼國的皇宮了。

「李兄乃是我們獅吼國的貴賓,他來宮中已經有些時日,何來鬧事之說。」池小蝶說道。

「世妹」司馬龍雲忙是說道。

池小蝶打斷司馬龍雲的話,冷冷地說道:「今日講經,乃是由我主持,我不希望有什麼風波,今日大家來我獅吼國皇宮作客,我是歡迎至極,但是,若是有什麼恩怨,待盛會結束之後,皇宮之外去解決1

一直以來,池小蝶對於怒仙聖國都忌憚,今天池小蝶可以說是態度很強硬了。

「好,今天就給世妹一個情面。」司馬龍雲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忍下了這口惡氣,盯著李七夜,冷冷地說道:「你最好別離開獅吼國,否則,必死無葬身之地1

李七夜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獨飲起來,司空偷天立即給他斟酒,就算是對於司空偷天來說,他也沒把司馬龍雲這樣的角色放在眼中。

池小蝶默默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心面是暗暗地搖了搖頭,她知道李七夜有點深不可測,但是,她就搞不懂李七夜這是從哪裡來的自信,竟然敢以一人之力去挑釁怒仙聖國,要知道,在東百城,怒仙聖國絕對不是那麼好惹的,就算是東百城的大教疆國,都不願意去惹怒仙聖國。

池小蝶的顧忌不是沒有道理的,怒仙聖國的確是很強大,他們的底蘊絕對比聖天教這種新崛起的大教強大。

可惜,池小蝶根本就不知道,李七夜根本就沒把怒仙聖國放在心上,連青玄古國的強者他都照斬不誤,至於怒仙聖國,對於他來說,還是一回事嗎?

經過司馬龍雲這樣的一個小小插曲,氣氛沒有一會兒又恢復了,在場的諸多年輕俊彥也是談笑風聲,同時,也有一些年輕俊彥是在打聽李七夜的來歷,可惜,在場的人並沒有人識得李七夜。

而同時,隨著離講經時刻越來越近,趕來的年輕俊彥也是越來越多,夜幕落下之時,熱鬧的氣氛完全是點綴著美麗的後花園。

池小蝶忙裡忙后,接待著來自於東百城各教各疆國的年輕俊彥,她把所有事都扛下來了,並沒有讓池小刀分擔,她也為自己的弟弟爭取機會,畢竟他弟弟與寶雲公主相處在一塊並不容易。

而池小刀與寶雲公主相處得很好,他們獨處在一片寧靜的區域,在池塘前,在涼亭外,可以說是花前月下,十分浪漫。他們兩個人不時地傳出歡笑,很明顯,他們兩個談得很歡快。

「嘿,李大哥,其實池家那小姑娘不錯了。」在為李七夜斟酒的司空偷天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你多大了。」

「就算我年已過百,但是,在大哥面前,也依然是個小弟。」司空偷天立即笑嘻嘻地說道。

李七夜擺手,說道:「好了,別拍馬屁了,你安什麼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