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帝霸 第二百七十四章天機谷

作者:厭筆蕭生

本章內容簡介:去打擾他。 「大哥好雅興。」當李七夜剛喝完一杯之後,立即有人為他斟上了一杯,這個一個看起來英氣逼人的青年,有著小麥色的皮膚,整個人是陽光青陽,特別是他有點黝黑的臉龐掛著陽光的笑容,有著另一番風...

?

!--go-- 這就是長河宗的號召力,這就是梅素瑤的魅力。

梅素瑤的講經盛會,在皇宮中後花園內如期舉行。獅吼國的皇宮後花園,可以說是美崙美奐,古樹疏影,老藤搖曳,芝草飄香,寶葯灼灼,奇蕊綻放……

在皇宮後花園之中,有蛟龍盤於池中,有老龜馱負古牌,有靈鶴棲於良木……

雖然說,獅吼國早就不如當年,底蘊也遠不如大教疆國,但是,作為曾經是池家的後裔,依然還是有一定的底蘊,看這皇宮後花園便知道。

此時,皇宮後花園已經被騰出來,以作梅素瑤講經之地。在講經還沒有開始之時,有資格來此聽經的年輕俊彥很多都是早早的進入了皇宮後花園,以免錯過難得的機會。

天色尚早之時,已經一個個年輕俊彥進入皇宮,一時之間,皇宮外可謂是車如龍水馬如龍,有俊彥是乘著代表著自己世家尊威的古老戰車而來,有俊彥騎著珍貴罕世的瑞獸而至,也有俊彥腳踏仙劍駕臨,也有俊彥乃是坐寶山橫空而來……

一時之間,皇宮後花園是熱鬧非凡,人頭攢動,可以說能入此處聽經的年輕俊彥,多數都是了不得之輩,有疆國公主,也有古地聖子,有大教傳人,也有強國巨子……

作為主持這一場盛會的池小蝶姐弟兩人,帶著獅吼門中弟子,那是忙得不可開交,他們迎接八方來客,忙碌不停。

已經到來的年輕俊彥,更是三五成群。走在一起。在場的年輕俊彥都是當世的人中龍鳳。三三五五走在一起,實在是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男的是俊朗不凡,女的是落雁沉魚。

當年輕人三三五五走在一起的時候,不免談起東百城的種種盛事,不免談起東百城各大教各傳承的天才驕子。

「聽說霸下也在這一帶,不知道今晚盛會,他會不會趕過來。」有年輕一輩的聖子說道。

提到霸下。他們幾個坐在一起的年輕天才都頗為忌憚,有一位王子搖頭說道:「希望他別來,這傢伙太霸道了,隨時都會惹事情。」

「現在他更狂了,有傳言說他的怒仙霸體有所成,就不知道有沒有渡過小體劫。」另外一個朋友說道。

霸下,怒仙聖國的傳人,乃是怒仙聖國的大皇子,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修練了怒仙聖國的鎮國寶術怒仙霸體的仙體之術!

有一位古派的傳人笑著說道:「放心吧。霸下肯定是不會來了,前不久他在追殺一頭凶獸去了。殺入了古嶺那邊,只怕他一時半刻是趕不回來了。」

「霸下是不會來,他師弟司馬龍雲肯定會到。」那位王子說道。

一位聖子冷笑地說道:「司馬龍雲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四十八之一的先天體質而己!無非是仗著他師兄霸下的威風,哼,也不見得他本人比我能強到哪裡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算是東百城的年輕一代,也不是說和氣融融,彼此結仇,相互嫉妒的事情,太多了。

在另一旁的三五人聚在一起的俊彥也談東百城之事,一位消息靈通的古派大弟子說道:「聽說搖光巨子出關了。」

一提到搖光巨子,在坐的三五個俊彥都不由心面一凜,為之動容。事實上,這也不怪他們,提到搖光古國,在東百城沒有幾個不動容的。

搖光古國,是東百城最古老的疆國之一,一門雙帝,可以說,搖光古國的底蘊在東百城少有傳承能與之相比。

搖光巨子祖皇武,傳說一身兼雙帝之學,絕世無雙,驚艷無比。

「三年前祖皇武上天道院,挑戰樂毅。歸來之後,便閉關不出,這一次祖皇武出關,只怕是雙帝之術已經是貫通融合。若是到時候樂毅都不是他對手的話,只怕整個東百城,也唯有梅仙子才能壓他的風頭了。」在座的一位王侯動容地說道。

有一位皇子搖頭說道:「不見的,聽說神人來了。有人親眼看到他從天而降,入了天道院1

「神人姬空無敵1一提到這個人,不要說在座三五個俊彥為之動容,連旁邊的其他俊彥都不由為之動容,立即湊了過來。

「踏空山的傳人要入世了,了不得呀,難道是要與梅仙子爭當世的天命嗎?」有一位巨子不由變色地說道。

踏空山傳人姬空無敵,雖然出道不久,卻已經成了傳奇!被人稱之為神人,甚至有傳言說,在當世,除了長河宗的梅素瑤之外,已經無人能與他比肩了。

神人姬空無敵,那怕他不是東百城的人,依然是威名遠揚,讓不知道多少年輕一輩為之黯然失色。

踏空山,此乃是踏空仙帝所創下的傳承,雖然說踏空山乃是人皇界的帝統仙門,但是,踏空山卻不在五荒之中,既不在東百城,也不在中大域,踏空山是建在域外,高隱於天宇,外人難入其門。

「神人來了。」聽到這個名字,一時之間,就算是在場的天才俊彥,都不由為之失色。堪稱可以與梅素瑤比肩的人,絕對不會是可怕無比。

李七夜也來了,他坐在花園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他靜靜地坐在那裡,自斟自酌,雖然花園中來了無數的聖子公主、人中驕龍、金枝玉葉,不過,李七夜都懶得去搭訕,只是靜靜地坐在不起眼的角落。

至於池小刀,此時都忙得走不脫,李七夜也沒有去打擾他。

「大哥好雅興。」當李七夜剛喝完一杯之後,立即有人為他斟上了一杯,這個一個看起來英氣逼人的青年,有著小麥色的皮膚,整個人是陽光青陽,特別是他有點黝黑的臉龐掛著陽光的笑容,有著另一番風采。

這個人坐下之後,立即為李七夜斟酒,露出了十分燦爛的笑容。

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你整天換臉,不覺得膩嗎?做自己多好。」說完,獨酌起來,也沒有給青年一杯。

青年乾笑了一聲,說道:「大哥這是說笑了,我不如大哥自信無雙,嘿,我在東百城仇家不少,必須避避風頭。」這傢伙不是別人,正是前一段時間先溜掉的司空偷天。

現在司空偷天又溜回來了,他竟然也潛入了獅吼國的皇宮,這小子還真有本事,不過,現在他已經換了一個模樣,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司空偷天,但是,卻逃不過李七夜的法眼。

「大哥,踏空山的神人來了。」司空偷天給李七夜傳遞了一個消息。

李七夜不感興趣地說道:「踏空山的人來了,那又如何?與我有什麼關係。」說著,又喝了一杯。

司空偷天忙給他滿上,說道:「聽說大哥在天古城的時候殺了踏空山的弟子姬空劍,只怕神人姬空無敵絕對會來找大哥算帳。」

司空偷天他本身也是十分了不得,但是,在李七夜面前,他不敢亂來,甚至是與小弟自居。

「還真有本事嘛,短短的時間竟然跑去了中大域,把消息打聽得如此清楚。」李七夜瞅了他一眼,說道:「不會是想打我的主意吧。」

司空偷天頓時臉色大變,立即手指天,說道:「大哥,你這玩笑開大了,我司空偷天只是一個小混混,大哥你乃是九天上的神仙,就算給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對大哥你有一絲不敬。大哥上九天斬真神,下地府屠魔王,我這種小人物,連敬佩大哥都來不及,怎麼敢有一絲對大哥不敬呢。」

「好了,別拍馬屁了。」李七夜說道:「天機谷出來的人都是小混混的話,世間小混混太多了。」說著灑杯放在司空偷天的面前。

李七夜這話一出,司空偷天的臉色頓時發白,心面都不由顫了一下!他出道到現在,從來沒有人能看透他的出身,他自己的出身一直都很隱秘。他會過無數的強人,不論是大教的古聖,還是古國的人皇,都無人能認出他的來歷,然而,今天李七夜一口就輕易道破了他的來歷。

司空偷天心面顫了一下,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給李七夜滿上,立即笑著說道:「大哥法眼如炬,什麼事情都滿不住大哥你。」

「放心好了,你不惹毛我,我也不會去天機谷把你們的人王殿給掀了。」李七夜瞅著司空偷天,悠然自在地說道。

司空偷天心面都顫了一下,握著酒壺的手都不由抖了抖,他會過的大人物多得數不清,但是,卻沒有人能像李七夜那樣讓他忌憚。

「人老頭還好嗎?」在司空偷天發獃的時候,李七夜冒出了這麼一句,頓時讓司空偷天心面發毛。

司空偷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後穩住了心神,他苦笑了一下,說道:「不瞞大哥,事實上,小弟自小也沒見過人祖。聽諸位老祖說,人祖修養很久很久了。」

「他熬得過天人,還是有希望的。」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天機谷,只怕當世沒有人知道這樣的傳承,就算是知道的人,都是極為古老的老不死,或者是傳奇人物,這種人物,就算還活在世上,早就躲了起來了。!--over--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